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二章 一枪荡定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压力来到林云路萧瑶瑶这边

    “瑶瑶……还好么?”

    林云路双手夹扶住萧瑶瑶的腰肢,让她背靠在自己胸膛上,以免她脱力跌落,楚锋英魂,坐骑也确实给力,到目前为止还见不到追来的去卑的踪影,然而他在马匹的颠簸下,身体也出现了点不适症状了,却恰逢又有人来堵路……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郁筑鞬一声大笑,静待在马背之上,看着‘奄奄一息’的林云路和萧瑶瑶,似若守株待来了‘兔’。

    然则见此场景,林云路已经管不得楚锋那边情况如何了,闭眼心念一动通过神魂的联系,将赵云唤了回来,这也解释了楚锋在与苴罗侯、羌渠交锋之时为何赵云会无端消失的原因,毕竟魂存在的前提就是保证其主免受伤害。

    “让开!”

    林云路对着挡在路上的郁筑鞬十分不屑地命令道。

    “唔?”

    “看来你颇有自信啊?!那便打上一场再来划个道道来”

    郁筑鞬见林云路如此嚣张,决心教训一番。

    林云路懒得再作言语上的纠缠,凝出白银亮胆枪,一手搂紧怀中玉人,催马上前……

    兴许是赵云归来的缘故,林云路的不适状况轻了很多,马术也提升了不少,‘掣肘’问题也能顺心如意地解决。

    一枪打出,由侧翼扫向郁筑鞬,欲用巧力将其挑下马背,这也好教他识得何为不自量力。

    郁筑鞬知其想法,一个后仰朝天躲过,而后腰扭一画,催马上阵,手中弯刀横截杀去,直冲林云路腰部,然而莫忘了,还有萧瑶瑶在,这一刀可谓直对林云路的要害。

    一拖一挺,枪杆挡住这一刀,而后枪尾一撇,将加诸于枪上的力卸掉,而后一拍枪尖,如叶舟划过水面般如意,正对郁筑鞬面门。

    郁筑鞬又是一个仰身躲过,顺势刀身红光一附[技能:斩使——取材自《三国志·魏书·乌丸鲜卑东夷传》,太和二年,田豫遣译夏舍诣见轲比能女婿郁筑鞬部,然夏舍为郁筑鞬所杀]

    一道光弧自郁筑鞬的长刀上脱将出来,以迅猛之势奔向林云路,林云路心头凝重,风集而云涌,飒飒狂风席卷而来,将林云路萧瑶瑶乃至整匹战马裹挟于其中,风散而成一金刚护盾[技能:维退——取材自《三国志·赵云传》,诸葛亮一出祁山失利,退军后诸葛亮问曰:“街亭军退,兵将不复相录,箕谷军退,兵将初不相失,何故?”邓芝答曰:“赵云以身自断后,军资什物,略无所弃,兵将无缘相失,敛众固守,不至大败]

    “叮当~~”

    两技互触,双方皆毫发无损,然而郁筑鞬却是因反弹之力而身形不稳,就在这一空档,林云路长枪刺出之际,魂临……

    林云路的的‘面容’剧变,原是一俊秀小生,反倒成了威仪堂堂,风姿凛凛的‘儒将’面孔,然其手中长枪却不儒雅,反而力势千钧,一击欲夺要害。

    郁筑鞬心急如焚,欲要回身固防,不料手重难举,身抑难动[技能:悖受(负面技)——取材自《三国志魏书乌丸鲜卑东夷传》,郁筑鞬斩使快意,而时任乌丸校尉田豫于当年秋,率西部鲜卑蒲头、泄归泥出塞讨伐郁筑鞬部,大破之]

    “噗嗤……”

    一贯而就,鲜血沿着枪杆滑出体外,滴落,如同落梅,点缀大地,“扑通……”一声,跌落下去,被血浸染的枪因此又从垂死着的郁筑鞬身上滑出……

    郁筑鞬还圆睁着眼,嘴中还呢喃着什么,但这也都无关紧要了,他微微抽搐着的身体,生机在不断流逝,赵云以手蒙住萧瑶瑶的双眼,不愿让她看到这幅场景。

    “咻……”

    一支箭从侧面射来,可是在还未触及赵云的时候便被风阵挡住了,也是,在风阵维持着的情况下,任何没有受到加持与强化过的‘暗箭’从来都不会致使赵云受伤。

    赵云冷眼一扫,见到数人骑马衣绒,手持弓正引箭欲射,收枪抬手,自动凝练出一弓三箭,挽弓射出,将那三人之弓一齐射断,见他们三人皆以极其震惊之相看来,赵云却不动声色,控弦之手一勾,又凝练出三只矢箭……

    那三人一见,心中皆有所惧,连带座下之马都惴惴不安得打划着蹄,‘左移右晃’起来。

    “嘣~”

    弦惊声出,三箭如鼓风吹鸟,亦如鹰隼俯冲,裹挟的威势让那三人心中大骇,拍马便走,却赶不过箭速……

    “呵!”

    其中一人见避无可避,回身一停,连带其余二人也停了下来,而后却有三道似有似无的锁链影子牵连住三人,将三人连成一个整体[技能:协抗——取材自《三国演义》,乌延曾与袁尚袁熙兄弟二人合力抗曹,后为曹军所破,败逃辽东,为公孙康所杀]

    “砰!!!”

    三箭如钻,而三人如锁钟,合力之下,终究是顶住了赵云这三箭之威。

    然而赵云更为过分,又是一套张弓搭箭,又是一套三箭齐发……

    同样的伎俩,三道锁链一牵,不过却是与乌延放出的技能有所不同,看上去更像是被削弱的版本[技能:从令——取材自《后汉书》,原乌桓单于丘力居死后,苏仆延奉丘力居遗令,以其子楼班为单于,而后其从子蹋顿代立,苏仆延亦从蹋顿之令;袁绍矫制令苏仆延为乌桓单于,苏仆延受之;再后来楼班长大,苏仆延又奉楼班为单于]

    这下赵云终于没有故技重施的念头了,而是提枪静观三人动作。

    “吾乃乌桓汗鲁王,乌延”

    “吾乃乌桓峭王,苏仆延”

    “吾乃乌桓单于,楼班!”

    那对头三人齐齐上前报上名号,已是对赵云一身实力的认可了,在草原民族的心中,也唯有真正的强大才能让人真正的臣服与敬仰。

    赵云单手甩动长枪对着三人一指……

    “汉·赵云”

    简练而又明了。

    三人闻名明显都沉顿了一下,一般这种状况,除了惊吓外,无外乎与其宿主正进行着‘精神上的交流’。

    而后可见那三人脸色又凝重了几分……

    “要战么?”

    赵云似是轻描淡写地问道,但谁都知道他语气夹带的不善。

    “额……”

    那三人该是从宿主口中得知这‘赵云’究竟是何等人物了,是故开始迟疑起来。

    “呼……”

    赵云深呼出一口气,拍马过去,然而并没有什么攻击的意图,而是如若无人之境,不把对面三人当‘人’看。

    直至赵云胯下战马轻快跑到三人跟前不足十米之处时他们终于醒悟过来,调转着不甚安份的马,眼神直勾勾地盯住赵云,却又带着点怯懦,反倒是倒退着为赵云让开一条路来……

    “哒哒哒哒~~”

    “那三个乌桓人!莫让那人走脱!!!”

    去卑终于是追上来了,难得他明明见不着人‘屁股’却还如此‘不屈不挠’‘孜孜不倦’。

    那三人一惊,胯下战马感受到其主人心境,更加慌乱了起来,一时间场面乱了起来,是打是散,抓不定主意了……

    “怎么,尔等三人是要助那汉人?!”

    去卑打马停驻,却是目露疑光,朝三人打量着。

    而赵云此时也勒马停下,这一举动同时也把‘围住’他的三人吓得不轻……

    “嘭……”

    风爆之声陡然自赵云身上外放出去,一时间竟然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一种难以动弹的压抑感。

    一扯缰绳,回身,赵云将手中长枪高举而起,枪尖直对远空血月与荧日。

    只这一枪,裹挟无边之威,轰杀出去[技能:虎威——取材自《三国志·赵云传》,汉中之战,曹军败,已复合,云陷敌,还趣围;将张着被创,云复驰马还营迎着。公军追至围,此时沔阳长张翼在云围内,翼欲闭门拒守,而云入营,更大开门,偃旗息鼓;曹军怀疑赵云营中有伏兵,便引退去;赵云却擂鼓震天,惟以戎弩于后射曹军,曹军惊骇,自相蹂践,堕汉水中死者甚多,蜀军中因而号赵云为虎威将军]

    去卑只觉狂风骤临,席天而刷地,催峰而削谷,风爆声自耳边穿过,经久不绝,如同做了个‘头发’,发型也显得‘杀马特’了点……不知为何,去卑似乎对自己的身后究竟变成了什么样产生了点儿兴趣,却又惊怕自己会看到什么‘惨绝人寰’的场面,是故狂咽唾液,僵直的脖颈如齿轮锈蚀,一弹一弹地,把自身视野往后拓展去……

    满街的白骨……如若是全须全尾的正常骨骑兵,想来他该不会是这种表情,而是如同字面上的意义,铺满了整街的白骨,去卑所部所召唤出来的鲜卑骨骑兵尽数被灭了,而干出这事的人只用了一击,就这一击,便将数百上千的兵马‘碾碎’了……

    “若为寻死,可再随至,吾可一污双手,全汝等性命”

    赵云看来‘冷气’十足,冷面甩出这么一句话,可那三人包括去卑都显得‘理所当然’一般,自是不敢再动弹分毫,更不用说因此而恼怒万分决心与赵云干上一架,除非他们真心寻死。

    “恰……”

    赵云一抖马缰,双腿一夹马腹,便一去绝尘,留下四人‘含情相望’,似有千般言语,却哽咽当场,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 csy:25399582:25:2019-10-18 12:16: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