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七十八章 蜀人左慈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宁放笑笑,随便掏出一点碎银子打赏,那店妇人笑盈盈道谢,出了汤店,风一吹,只觉浑身舒坦,道:“我们去韩桥看杂耍去。”

    太阳已经西斜,街上熙熙攘攘,不知哪里又发生火灾,军捕挑着水桶匆匆去救火。食品检验所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满身油腻地猪肉贩子冲着路过的大姑娘小媳妇起哄,空气中飘着美酒的醇香

    两人走到北院门府学,旁边的湖心亭子里,有几个书生在高谈阔论,咬文嚼字,满口之乎者也,这里因为挨着府学,多少沾点文墨气,每天都聚集着很多文人,谈古论今抒发感慨。

    “姑爷,你以前读过什么书?”

    宁放摇头,父母在世时曾给他请过私塾,但都被打跑了。

    “千字经,百家姓,总该读过?”

    小攸宁眨眨眼,这些可都是启蒙书籍,看到宁放再度摇头,她嘟起小嘴,一脸困惑。

    宁放虽不读书,平日交往的人像顾老,郑秀才,赫老夫子都是附庸风雅之人,耳熏目染,加上游手好闲,悠哉悠哉,养成了公子哥儿的清雅气质。

    所以他虽然穷困潦倒,给人的印象却是淡然从容,小丫鬟不相信他没读过书。等她歪着脑袋,判断了一下,才相信了。

    “姑爷,我家老爷说过读书人好,喏,过几日我教你读书吧。”

    “呵呵,你教我?”

    宁放有点哭笑不得,看小攸宁一本正经地样子忍不住笑了。转念问道:“你家小姐读书吗?”

    “姑爷,我家小姐琴棋书画,文章作赋样样精通,可惜是女儿身,如果是男儿说不定还能得状元。”

    “这么厉害”宁放暗暗咋舌,这坑爹的岳父大人,自己不学无术,这不是赶着鸭子上鸡架吗。

    两人说着话,转过书院门围墙,便到了韩桥,韩桥上围满了人,那个自称蜀人的中年男子被围在中间,其他的杂耍艺人全都停下来,挤在里面围观。旁边还有很多吆喝叫卖果品点心的小贩,他拉着小攸宁上了桥,挤到跟前。

    人群中间,那个中年男子表演的还是前几日的红花变白花,这人来到齐州城快十天了,只表演了三个把戏,都没人看出来,看的人很多都是第三次四次观看,抱着揭秘的心理,目不转睛地盯着,周围不下数百人,却鸦雀无声。

    表演完,周围的人纷纷打赏银子,那中年男子盘膝而坐,对周围的一切视若无睹。原本有人还怀疑他是骗钱的,这几日看下来,见他并不张口讨要,别人给多给少都行,表演完就走,绝无多余话。

    宁放微微有点失望,这红花变白花的把戏,虽然神奇,但新鲜劲一过去,再过几天只怕看得人也少了。

    小攸宁蹦蹦跳跳地跑到旁边卖梨子的小贩跟前,她这么大的孩子,兴趣早已经跑到了旁边的小吃上面去了。

    “姑爷,这梨子又大又甜,你吃一个吧。”

    “唔,不错,真甜。”

    宁放接过梨咬了一口,赞叹道。

    那果贩约莫十六七岁,也挑着框子挤进人群,嘴里喊着:“借过,借过,让我毛三儿也瞧瞧神仙是什么样子。”他嘴里嚷着,硬是挤进去,上下打量着中年男子,摇头道:“我道是甚么神仙,原来也和我等一样。”旁边的人顿时轰然大笑。

    那果贩吐吐舌头,说道:“我说错了吗,他们都说是神仙……。”

    旁人都道:“小哥儿,你问问他是不是神仙?”

    毛三儿见众人怂恿,往地上吐了口唾液,壮起胆子说道:“你若是神仙,便说出我家住哪里,家里有几口人,否则就是骗子。”

    围观的人群顿时哄笑起来,这意外的一幕倒让宁放来了兴趣,拉着小攸宁挤到跟前。

    四周一片哄笑起哄声,那中年男子抬起头看了毛三儿一眼,淡淡地道:“这位小哥,在下蜀人左慈,生平喜好游历山川,寻访有缘之处,在此卖艺只为讨口饭吃,并无炫耀之意,小哥何出此言?”

    “左先生……”

    毛三儿见那人开口说话,有点慌乱,他也是被旁边的人怂恿,一时口快,情急之下,张口道:“你若不是骗子,怎么不回答我的话?”

    左慈皱眉,旁观的本来就有很多人怀疑,连宁放在内,都冷眼旁观。他微微叹气,摇摇头说道:“也罢,我正口渴难忍,就借小哥梨子解渴。”

    说着站起来,过去在毛三儿的框子里拿了一个梨子,大口吃起来。毛三儿连忙去夺,却夺空了,只好懊恼地吐口唾液。

    左慈狼吞虎咽,把一个梨子吃完,将梨核埋在地下,须庾间,不可思议地一幕出现了。

    只见面前地上长出了一个大梨,左慈不慌不忙,把梨子摘下给旁边的围观者,他摘一个地下长出一个,眨眼间,旁边的人全都手里捧着一个梨子,目瞪口呆。

    过了一会儿,地上终于不再长梨子了,左慈摇摇头收拾起东西径直离去。

    他走了很远,场上所有人还恍如梦中,痴痴呆呆,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毛三儿大叫一声,喊道:“我的梨子。”

    这时就见毛三儿挑着的框子空空如也,梨子不翼而飞,全都跑到了旁边的人手里。

    “神仙啊……。”

    毛三儿如梦初醒,噗通跪下朝着左慈远去的方向磕头不止。

    “姑爷,我是不是在做梦?”小攸宁掐着自己的胳膊,疑惑地问道。

    “小攸宁,这不是梦,是真的。”

    宁放摇摇头,众目睽睽之下,周围的人看的请清楚楚,待醒悟过来,哗啦一下全都跪下,和毛三儿一样朝着左慈离开的方向磕头喊神仙。

    …………

    半晌,桥上的人群开始散去,连其他的杂耍艺人也收摊离开,没啥看头了。宁放和小攸宁随着人群回去,小攸宁是真的看傻了,一路叽叽喳喳地不断问。

    “姑爷,那个人真的是神仙吗?”

    “姑爷,毛三儿框子里的梨子怎么会到别人手里?”

    “姑爷……。”

    宁放摇摇头:“我要知道,就也是神仙了。”他和小攸宁是亲眼目睹全过程的,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手段已经超出了骗术,凡人根本看不出。

    两人转过府学围墙,湖心亭子里,那群书生还在高谈阔论,有人喊道:“是宁公子吗?”

    宁放仔细一看,喊话的是府学的朱大成。

    <!-- csy:25415997:80:2019-08-18 01:53: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