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十二章 小婵儿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宁放回去,少不了给李冶带了点美食。

    细雨已经住了,院子里新栽的桑植嫩叶上挂着露珠,晶莹剔透,万物都在贪婪地吮吸着甘霖。

    李冶蹲在桑苗前,轻轻抚摸着,眼里含着希冀,灾荒之年,越来越不景气,大户人家也很少叫人干活了,这些桑苗是宁家唯一的希望了。

    “公子,听说北边又不太平了,今天街上来了好多逃难的。”

    “呃”宁放心不在焉地淡淡应了一声。

    “公子,你说这灾荒之年,饭都吃不饱,为啥还要打仗?”

    “蠢”宁放轻轻吐出一个字,小丫头顿时涨红了脸,却想不出怎么反驳,站在那里很是窘迫。

    李冶不懂,可宁放其实也不懂,这个破产小地主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仅仅停留在齐州城这片土地上。

    朝廷的事,寻常百姓不懂,也管不了,一日三餐能吃饱饭,闲事喝喝茶,吹吹牛,钟兆文老先生那句莫谈国事,只说眼下便是他们这些人真实写照。

    李冶每每和宁放争论都是落下风,习惯了却也不恼,剁了下脚,跑出去了。

    午后,郑秀才提着一壶酒来找他喝酒,唉声叹气地说棋院又收留了一个逃难来的小姑娘,赫老夫子不肯,但是拗不过沈姑姑,只得依她,棋院本来就艰难,多添张嘴,被平日又难了。

    在古代没有田地,就只能租种地主家田,各种苛捐杂税压的喘不过气,勉强糊口,遇到灾荒年就更举步维艰,这是最底层的人生活写照。往上是郑秀才这类人,靠着清水衙门,吃不饱饿不死,苟延残喘。

    宁放算是第三类人,靠祖业荫庇,只不过现在破产了。

    次日,街上便越来越多逃难者,各种谣言满天飞,据说大德军和西戎在边境发生摩擦,官方封锁消息,怕引起百姓恐慌。

    任店前面的空地上塞满了逃难的人群,这些人离开家园茫无目的,精神空虚,三文钱买壶羊羔酒能喝一天,夜里就睡在店门口,人多杂乱,时不时闹事,弄得本地人都不敢去喝酒了。

    李冶晚上回来抱怨街上到处都是醉醺醺的流浪汉,看着吓人。

    宁放仍旧看那几本医书,偶尔去看看顾老,看看赫老夫子,在河边渡口听范五爷和人争论朝廷之事,坐着喝茶看渡口人来人往。

    过了段时间,官府为了推广桑植,开办蚕学馆,请南方的丝织产地的师傅教学,为了鼓励百姓去学习,官府还发给利市。宁家刚新栽了桑苗,李冶不懂管理,但她是女孩子,不便去学,便央求宁放。

    他原来不学无术,这段时间竟然收了心性,踏踏实实地去官府办的蚕学馆学习桑植。

    一晃过了夏至,天气热起来,眼看着今年田里庄稼惨淡,街上米行,面行趁机纷纷涨价,跟着是油铺,酱醋茶行,商户趁机哄抬物价,短短几天功夫,物价上涨了一番。

    原来宁放去食为天吃一碗馄饨只要十三文,现在却要二十几文,掌柜的还不挣钱,因为米,面,油都涨价了,水涨船高。

    街上逃难者却少了,大概是大德军和西戎双方又缓和了。

    一夜,宁放刚睡下,听见外面一片糟杂,披衣起来走出门,发现前面一群人涌向茶楼隔壁的米店,这夜流民抢劫了数家米店,面店。宁放跟在人群里,完全糊里糊涂,看见齐大柱就在人群里,还是齐大柱往他怀里塞了一袋米。

    第二天一早,衙门里派人封锁了附近方圆十里,挨家挨户搜查,抓进去很多人,齐大柱也被抓了。

    饭后,宁放走出门,走到护城河边,看见渡船停在河边,瘸子老段却不见人。

    钟兆文老先生和郑秀才正坐在柳树下纳凉说话,他走了过去。

    “宁公子”

    “钟老,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唉,流民闹事”钟兆文边说边审慎地看看周围,道:“这年月,快活不下去了,雪灾未过,米店面店趁灾年故意哄抬物价,不给百姓活路啊。”

    “宁公子,瘸子老段也被衙门抓走了。”郑秀才声音嘶哑地插了一句。

    白天衙门大搜捕,抓走了很多人,官府在老段的船上搜到了米,就把他抓走了。

    宁放看着河边空荡荡地渡船,一阵默然,瘸子老段孤零零一个人,被官府抓走后,家里又被贼洗劫一空。

    ……………

    从河边回来,宁放刚要回去,远远听见有人喊宁公子,他循声望去,看见沈姑姑和一个小女孩站在路边向他招手。

    他走过去,沈姑姑向身边的小女孩说道:“婵儿,这是宁公子。”

    “宁哥哥好。”

    那小女孩生的唇红齿白,十分精神,脆生生招呼道。

    宁放便猜到小女孩是郑秀才前日提到的,棋院收留的小姑娘。

    沈姑姑尚未说话,婵儿便笑嘻嘻地说道:“宁哥哥,姑姑想请你去帮忙看看桑苗。”

    “哦”宁放笑笑,一问才知道棋院栽的桑苗半个月了死了一半,棋院众人都不懂,沈姑姑也是才听说宁放懂些。

    回棋院的路上,婵儿乖巧地一手拉着沈姑姑,一手拉着宁放,蹦蹦跳跳,不知怎么知道了宁家还有个小外鬟,好奇地追问着。

    “宁哥哥,李冶姐姐好看吗?”

    “好看”

    “那她好看,还是沈姐姐好看?”

    小姑娘停下来,歪着头好奇地看着宁放,一定要他回答。

    宁放正在尴尬,幸好沈姑姑噗嗤一笑,把婵儿拉开了。

    到了白山棋院,赫老夫子和范五爷正坐在院子里喝下午茶。

    春天那场病,让赫老夫子人一下午衰老了很多,病去如抽丝,坐在那里颤巍巍,看见宁放,露出难得的笑容。

    “宁公子来啦,去,给宁公子泡壶大龙团。”

    这大龙团是翰林院老大人韩鄙送的,赫老夫子平日舍不得喝,只有来了贵重客人才拿出来。

    沈姑姑跑到厨下泡茶,范五爷忙跟到厨下,这大龙团非凡品,极是讲究,他去井里舀了一壶井水烧开,待沸水平静,将茶饼碾碎倒入慢慢熬。熬到将沸未沸,再换上井水用小火炙。

    一壶茶熬了半个时辰,还未揭盖,便闻到香气扑鼻。更妙的是此茶和一般茶不同,泡好后在碗中颗粒犹如未泡前,色泽淡青纯正。

    范五爷给赫老夫子和宁放倒上茶,道:“二位请喝茶。”

    “好茶啊”宁放还未喝就忍不住赞叹,真正的好茶就是这样,只闻其味,观其色就已经倾倒。

    喝罢茶,宁放去桑苗下看了看,沈姑姑栽的桑苗大半都死了,他仔细察看了一会儿,发现桑苗都是被虫吃了,吩咐范五爷去野外采莽草熏之,又以石灰洒其上,忙到天黑才结束。

    婵儿笑嘻嘻在旁看着,眨着明亮的眼睛,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 csy:25415997:53:2019-08-18 11: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