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十章 民以食为天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清早起来,下了一场细雨。

    从年后,齐州城还是第一次下雨,街上的人全都跑出来,站在雨中贪婪地呼吸着。李冶没有出门,在院子里看那些新栽的桑苗。

    “公子,你看,它在吮吸。”

    细雨落在桑苗根下,随即便被干涸的土壤吸收,雨中的幼苗晶莹剔透,分外精神。

    李冶站在院子里,仰起脸,贪婪地吮吸雨水。

    这场雨来得太及时了,冬天哪场雪灾让田里的庄稼基本冻死了,开春无雨,更是雪上加霜。久旱盼甘霖,总算是老天开了眼。

    难得心情高兴,午后宁放出门去羊市街高阳店赊了一只烧鸭,回来的路上却被人喊住了。

    “宁公子”

    宁放回头一看,一件马车停在路边,帘子揭开,陆九渊正在里面向他招手。

    宁放诧异地看着,自打白文喜得宁津种被黑背蛐蛐打败后,齐州蛐蛐圈沉寂了很久,基本没有什么活动了。而他被山贼砍伤,流年不利,又经牢狱之灾,很久没有见过陆九渊了。

    陆九渊下了马车,非拉着宁放去食为天,宁放只好跟着,食为天就在高阳店隔壁,主营馄饨,因其个大皮薄,入口滑溜爽口,且价格实惠。虽然只是小吃却名气很大,基本上凡是来西城的人都会慕名去吃。

    陆九渊刚从白马寺还愿回来,陆家一直是白马寺的香主,年年都要给寺里布施。

    天下着细雨,街上几乎看不到人,而任店,茶楼,食肆这些地方几乎人满为患,食为天里面坐满了客人,有慕名而来的外地食客,有买完菜打尖的菜农,有悠闲自在的落魄书生,全都挤在一处,不分尊卑老幼享受这碗馄饨。

    西城不比其他地方繁华,大多是菜农,穷人,食为天虽然出名却大众皆宜,一楼是敞开的,食客随便坐,一碗馄饨吃完,再送半份密糕点心,只要十三文钱,吃的满嘴冒油,肚里舒坦,一抹嘴走人。

    若是有钱的富家子弟,二楼有雅座,先上免费水饭,再上馄饨,吃完有爊肉,乳炊羊、烧臆子,莲花鸭签、酒炙肚胘、葱泼兔果一样不能少,一桌下来少说也得几百文。若再叫上唱曲儿的侍候,动哉便要几两银子。但凡这种,伙计就在旁边侍候,客人要求无所不应。

    这种生活,宁放以前并不鲜见,但现在宁家一无所有,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过二楼了。

    陆九渊径直上了二楼雅间,让伙计去外面叫一个唱曲儿的,才吩咐上菜。

    过了片刻,唱曲儿的进来,是个中年妇女,搔首弄姿卖弄风情,唱的却是一般。宁放忍不住皱眉,陆九渊今日心情甚好,挥手让她出去,笑道:“宁公子勿急,难得今日有雅兴,我让伙计再去找。”

    便叫伙计去请西城唱曲儿最有名的公孙小娘,伙计看这阵势知道了来了富家公子,欢天喜地地去了。

    公孙小娘是西城一个落魄秀才的娘子,秀才屡考不中,花光了家中财产,无奈出来卖唱,因长相美貌曲儿唱的好听,有钱的富家公子趋之若鹜。一般请公孙小娘唱一曲少说都得几两银子,宁放以前也听过。

    若论享受,陆九渊这种真正的富家公子不知甩宁放多少条街。

    说话间,伙计端上水饭,虽说是雅间免费送的,但这水饭也是当时宴席时兴的一道佳肴,做法是先把米煮好,但不要煮过了,如果煮的太烂就粉了。然后,摇上一桶乍凉乍凉的井水,在簸筐里,反反复复地淘,直冰得两手通红,再兑上适量的井水,水饭便成了。

    这是食肆,宴席做法,而普通家庭多半没耐心,只是加水熬成稀饭。

    这水饭只是开胃点心,两人都浅尝辄止。

    陆九渊擦擦嘴,笑道:“宁兄,好久不见了,最近可有好玩意?”

    宁放摇摇头,他已经很久没有玩蛐蛐了。一则上品蛐蛐难求,二则流年不利,接连出事,也没心情去玩票了。

    陆九渊眼里露出失望的神色,却也没说什么,他虽然是齐州蛐蛐圈名流,自己却从未培养出上品蛐蛐,一直引以为憾。

    “宁公子,眼下白文喜的宁津种废了,韩老不出山,任那姚五的黑背蛐蛐称王称霸,陆某实在是不甘心啊。”

    陆九渊愤愤不平,自姚五靠黑背蛐蛐逼死秦白茅,打败白文喜,齐州蛐蛐圈人人自危,都怕姚五找上门来,连唯一有一战之力的韩鄙都不出山。

    本来姚五就是一个不入流的泼皮无赖,他要是自己玩自己的,坑蒙拐骗也好,赌蛐蛐也好,像白文喜,陆九渊这种层次的玩家根本不屑理会他。但他却想靠武力打败蛐蛐圈名流,这就和这些人结下了梁子。

    宁放和姚五有夺田之仇,愤然说道:“天下之大,宁某就不信没有能胜过黑背蛐蛐的。”

    “不错,宁公子,我已经托人四处打听,一旦有好玩意,就买下来,只是上品难求啊。”陆九渊叹息。

    宁放点点头,上品蛐蛐难求,这世上凡事都需要机缘,大事需要大机缘,小事需要小机缘。任何看似普通的小事,皆逃不过此数理。

    两人聊着,伙计端上馄饨,这是食为天的招牌,一大碗热腾腾馄饨,清汤淡水,香气扑鼻。可以瞧见碗底,又叫珠落玉盘,汤不能混,必须照见碗底,馄饨要个大皮薄,饱满圆润,轻轻摇动碗里馄饨如蜓蜓过河,互不沾合。

    “妙啊”陆九渊和宁放都是行家,见到如此精妙美食都忍不住赞叹。

    这自然是他出手阔绰,掌柜的知道不是一般人,让厨房拿出浑身解数做出来。至于一楼的普通百姓,估计是无福享受这等美食。

    “妙极,妙极。”陆九渊连声赞叹:“这馄饨,便是宫里御厨做出来估计也不过如此,伙计,过来拿赏钱。”

    说罢,随手掏出一点碎银赏给伙计,伙计欢天喜地,打躬作揖。

    一口吞下肚,滑溜爽口,到了肚子里还是原汁原味,那个舒服,宁放好久没有吃过这等美味,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外面细雨沥沥,竟然是越下越大,街上久盼甘霖的菜农喜极而泣,浑然不顾下雨,冲到街上狂奔欢呼,赵吉祯也在人群里,大概刚卖完菜,仰面看着天空。

    一碗馄饨吃了一半,伙计跑进来,一脸不安地说:“两位爷,公孙小娘在清风楼陪客人吃酒,来不了。”

    “哦”陆九渊侧过脸,淡淡问道:“她在陪何人?”

    “回爷话,是姚五爷。”

    陆九渊和宁放同时一愣,抬起头来。

    <!-- csy:25415997:51:2019-08-18 11:09: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