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一十章 杀人者孙屠户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只见曹元礼跟着狱卒进来,这些日子关在大牢,不见憔悴,反而神态奕奕,满面红光。他家本来就是官宦世家,出事后小厮回去报信,家里花钱疏通打点,只判了半年。

    按武朝律令,当街强抢妇女是重罪,一般都是充军发配到偏远苦寒之地,基本上不死也得脱层皮。这家伙不但没事,关在大牢,每日有丫鬟莲儿送好酒好肉,在狱里过的滋滋润润。

    而且,这小子还干了一件让人瞠目结舌的事,公孙小娘因他被丈夫休了,曹元礼在大牢里居然念念不忘,托人花重金把公孙小娘纳为妾。

    曹元礼见了好酒好肉,眼里放光,一顿狼吞虎咽,吃完一抹嘴。等宁放说明来意,他砸吧砸吧嘴,毫不在意地说道:“宁兄是为这件事啊,好说,好说,那上方山听家父隐约说过,好像在兰州一带,家父也只是听一个叫赖布衣的高人说过,并不知情。”

    “兰州……。”

    宁放倒吸一口气,其时兰州是武朝和大凉国军队的前线,武朝和大凉国并存数十年,时打时和,眼下虽然和平,毕竟是敌对关系。如果要去兰州寻访上方山,必然凶险无比。

    他心中沉吟了片刻,还是决定去一趟哪里,所谓富贵险中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宁放本来还担心曹元礼富贵出身,禁不住牢狱之灾,见曹元礼反而生龙活虎,摇摇头,也不担心了,便告辞回去。

    虽然曹元礼没有说具体位置,但只要有兰州,赖布衣这些信息,宁放相信一定能找到。

    离开大牢,宁放雇了马车回去。

    …………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方宅里,湖心亭中传来一阵朗朗读书声。

    宁放跟着小攸宁,一字一句地读着论语,从南城大牢回来后,白家老铺店里来人说又有流民哄抢大米,徐管家询问怎么办,宁放心里为这件事发愁,便让小攸宁教他读书。

    遇到这种事,报官也不是,不报官这么下去肯定不是办法,他也不愿意让游豹出手,生意人和气生财,担心越闹越大,和人结下梁子。

    真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啊。

    两人读了一会儿书,宁放心里有事,始终心不在焉,小攸宁噘着嘴道:“姑爷,我讲的你都没听。”

    “呵呵,别生气,今天就到这里吧,走,我带你去吃烧猪。”

    “好啊,好啊。”

    小攸宁毕竟是小孩子,转嗔为喜,欢欢喜喜地拉着他出门。

    两人刚出了门,便见孙屠户手里提着杀猪刀立在街边和一个女人吵架。

    孙屠户本来就凶恶,提着杀猪刀一脸恶相,旁边的人都吓得躲开了。但那个女人却丝毫不怕,双手叉腰,指着孙屠户破口大骂。

    “孙屠户,你个挨千刀的,枉老娘跟你睡了几年,一点良心都没有,我家那口子老实也就罢了,前几天才交了钱,今天又来要,还给不给我们活路了?”

    “李娘子,莫要胡说,我什么时候睡过你了,这当着街坊邻居,也不羞臊,若不是看在你家可怜份上,早就把那李二赶出肉市了,哼,泼妇。”

    “杀千刀的,我跟你你拼了。”

    那女人又羞又气,忽然扑过去要和孙屠户拼命。一时两人纠缠起来。

    旁边的人群都偷偷晒笑,纷纷窃窃私语,宁放听了一会儿,才弄明白,这李二老婆是孙屠户姘妇,李二懦弱,在肉市卖肉。因为老婆的关系,一直不用向孙屠户交管理钱,谁知最近孙屠户突然翻脸,向他们催要钱,李二老婆恼羞成怒,跑来拼命。

    看那李二老婆,大约四十多风韵犹存,羞愤之下抱着孙屠户要同归于尽。

    孙屠户平日欺男霸女,这种事多了,旁边的人都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看热闹,宁放原本心里为流民的事烦恼,顿时忘了那些事。

    这时,卖肉的李二赶来了,这个平日懦弱的男子见老婆被羞辱,头一回壮起胆子,拿着杀猪刀冲向孙屠户。

    孙屠户想走,被李二老婆抱着走不脱,看见李二拿刀冲来,恶向胆边生,对着李二老婆就是一刀,李二老婆惊呆了,也不知道躲,当场血溅三尺,一命呜呼。

    围观的人群吓得惊叫,孙屠夫一不做二不休,抢上去又把李二砍倒在地上。

    眨眼间,地上两具血淋淋的尸体触目惊心,有胆小的人吓得不敢看。

    那孙屠户杀了人,也不走,当街站着冷笑。

    过了一会儿,军捕所里的捕快闻汛赶来,将他拿住,孙屠夫也不反抗,任捕快带走。

    小攸宁吓得捂住眼睛躲在宁放背后,直到孙屠夫被捕快带走了,才睁开眼,紧张地说道:“姑爷,这个好凶恶,竟然敢当街杀人。”

    “一个莽夫而已,走,我们去吃烧猪。”宁放淡淡说道。

    当街杀人可是重罪,就算孙屠夫背后有关系,只怕这次也没那么容易脱罪。说到底,这孙屠户和粪头孙麻子一样,都是莽夫而已。

    围观的人群散去,捕快忙着勘察现场,询问路人情况,宁放和小攸宁慢悠悠走到烧猪院,刚才杀人的一幕已经在街上传开了。烧猪院里面的食客都在议论着这件事。

    烧猪院里,食客满座,烧猪烤的鲜嫩可口,外焦里嫩,咬一口满嘴流油,这种季节天气温宜,吃烧猪格外得劲。

    两人找了张桌子坐下,要了一份烧猪,一壶好酒,几个小菜,慢慢吃喝。

    西城有几个有名的好去处,一个是任店,一个清风楼,一个是王家烤鸭,一个遇仙楼,一个就是这烧猪院。外地人来西城,必要去这几个地方,食客来自各处,所以也带来了很多新信息。

    那些做生意的尤其最爱来烧猪院,因为这里天天都有外地客人,能打听到各地的商品价格。

    “姑爷,这里的烧猪虽然被京师的烧猪院差点火候,但也不错。”

    小攸宁边吃边品头论足。

    宁放一笑而过,他耳朵里却在捕捉旁边的人讨论,隔壁一桌有几个正在讨论一件事。

    宫里太监要来齐州寻访上品蛐蛐了。

    <!-- csy:25415997:113:2019-08-20 11:46: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