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百三十六章 奥特曼攻击姿态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嗯,我知道你对我好,只不过,总是不忍心你这样,就好像他们才是你家人似的,让我觉得你对他们就好像比我还重要……”瑶光妹子皱了皱可爱的鼻翼,撅起了粉嫩红润的朱唇,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可是那秋水荡漾的双眸里,却尽是狡诘的笑意。

“小东西,为夫看你是好久没被收拾,这里痒痒了是吧?”本公子看着这张艳丽的姿容,还有那眸含情,唇含笑的风情,不由得心中一荡,大手顺着她的腰肢缓缓下移,抚在了她挺翘而又弹力十足的丰臀之上。

“……哼,瞎说,哎呀……你,你,你个坏蛋”啪的一下丰臀受袭的瑶光妹子俏脸红得就像是那天边的云彩,眼眸儿险些滴出水来。暧昧淫糜的气息,渐渐地弥散开来。

“嘿嘿嘿,谁让你这小东西胡说,为夫要不罚罚你,日后岂不是想要翻天才怪。”揉捏着她那弹性惊人的丰臀,感觉着那滑如腻脂的手感,还有那肌肤滚烫的热度,本公子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已经开始有充血的迹象。忍不住又轻轻地抽了一巴掌,换来的是瑶光妹子一声低呼,还有那双揽着我的颈项的手越发地紧了。

“夫君,别闹了好不,这里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瑶光妹子脸红耳赤,犹如要滴出血来的模样,身体不堪的扭动着,就如同一条妙蔓游移的白蛇。

“哼,等会回了屋,好好的让为夫收拾收拾,知道不?”本公子一个劲地吞唾沫星子,半天才拿捏起了夫为妻纲的架势冲这妞威胁道。

“……知道了,坏蛋郎君。”瑶光妹子红得快滴血的俏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口,声音又甜又糯,就像是椿了三个月的年糕一般。

“嗯,这才乖,不愧是俺的好美人,嘿嘿……呃,青霞怎么了?”看到玻璃门外露出了青霞姐的倩影,本公子只能悻悻地松开了大手,凭着瑶光妹子逃出我的掌握。

“公子,魏院长特来求见,此刻就在前厅。”青霞姐目不斜视地打开了玻璃门步入了玻璃花房,仿佛不知道瑶光妹子此刻俏脸通红,衣襟都皱成了团在那急惶惶的整理,行到近前朝我行了一礼之后答道。

“那老家伙来了?嗯,既然这样,那我就去见见吧。”看了一眼桃红水色的瑶光妹子,看了眼太阳仍旧高挂于天穹,我深吸了几口气,理了理衣裳,总算是恢复了英明神武主公的尊容与仪表,冲瑶光妹子得意地挤了挤眼后,在这妞羞怒交加的目光绵绵相送之下,我大步朝着玻璃花房外行去。

“臣有罪,还请主公责罚。”看到了我步入了前厅,还没等我坐下,魏征就拜倒于地,很是沉重地道。表情显得有些沮丧,目光也同样有些颓然,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魏征会这么心情低落。

听到这家伙居然开口向我认错,本公子的心情好得就跟三伏天刚刚灌了一碗酸梅汤似的,要多痛快就有多痛快,不过,本公子虽然心里边痛快了,可是也不能让魏征丧气才是。

他可是本公子内定的未来华夏帝国的最高法院院长,若是连这点小挫折都过不去,以后他还怎么反对强权?

不行,本公子一定得扭转他的观念。“这是什么话,你什么时候犯了什么罪我怎么不知道?”不知道为何,看到这位铁骨铮铮的忠臣此刻垂头丧气的模样,我就觉得心里边很不自在,或者说,见不得他这副模样。

要知道,他可是我未穿越之前的偶像,读唐史时,读魏征与唐太宗之间的故事时,每每读完,都不由得大发感慨,总是痛恨李世民到了魏征死后,居然抹其碑文,毁掉约定的亲事。

这完全就是,怎么说呢,魏征的下场,不该是这样,而今天,看到了他如此,让我的脑海里边仿佛又翻看到了魏征的结局,让我浑身都不自在,一点也不痛快。

“你并没有犯罪,你只是得罪了本公子罢了,不是我说你,魏征啊,之前我都跟你说过了,大庭广众之下,千万得给我留点面子,你倒好,脾气一上来,啥也不顾就跟我在酒宴上争成那样……”

谁让俺跟魏征单挑少有占理的时候,这一次,既然是本公子占在了明理上,自然得唠叨唠叨这家伙,不然,连以直报怨都不会,本公子岂不是枉为君子了吗?

本公子一番话,让魏征那张黑脸也禁不住微微发红。“主公教训丨得是,是臣当时想差了,以为公子是想要放过薛仁果这样的暴虐之人。还请主公放心,征自当谨记主公的教诲,争取不会再犯……”

靠,这家伙向来是说一是一的人物,现在居然也懂得跟本公子玩文字游戏了,什么叫争取不会再犯,那意思分明就是觉得本公子肯定还会犯错,这里正好为他日后再犯这样的错留下铺垫才对。

“算了算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也是为了天下的百姓和华夏的江山社稷着想,不过,我还得得提醒你一句,下次真要有什么要说的,你可以写下来递给我,要时没纸笔,你就直接告诉我,有要事,我就能领会你的意思了知道吗?”

“臣多谢主公如此体谅微臣,微臣自当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魏征点了点头,朝着我深施了一礼之后答道。

看到魏征情绪渐好,脸上又恢复了光彩,本公子不由得暗松了一口气,嗯,国家就是需要有他这样的铮臣押阵才行。

就在这时候,瑶光妹子的爱鸟小青卟腾着翅膀飞入了厅内,落在了案几之上,本公子看到了这只目前已经长成了的海东青,很是无语,这家伙除了瑶光妹子和那小子,谁也不鸟,嗯,连本公子这位当初搭救它的救命恩人也不鸟。

就在这个时候,魏征原本带着笑容的脸又不禁阴沉了下来:“主公,臣知道您勤政爱人,每日处置政务都需要很多的时间,您就更应该远离走马斗鹰之物”

泥玛啊,这才刚刚跟这家伙劝说来着,这一转眼又开始来吐槽本公子了。

本公子右手横放,左手竖起,摆了一个奥特曼发射死光的攻击姿态?靠,说错,那是裁判示意比赛暂停的正确姿势。“停第一,这鸟是我婆娘的,跟我没半点关系;第二,本公子从来不玩这些东西;第三,本公子好乘马而不喜坐车,这应该没有什么可弹劾的吧?”

“你们明白哥为什么气这老小子了没?”本公子目送着那昂头昂脑,一脸无畏状的魏征闪人之后,杀气腾腾的指着厅门外,朝着两个刚好从门外步入了厅中的婆娘问道。

“呃,的确是有点那什么,脾气可真够臭的。”正在爱抚着怀中小青羽毛的瑶光妹子吐了吐丁香小舌,与青霞姐相视一笑言道。“可妾身怎么觉得他似乎只对夫君您这样,对于其他的人,似乎就不像这样了,方才妾身在门外把小青停在手臂上,他也没说什么呀,还是恭敬地朝着我行了礼才离开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看这老家伙分明就是针对本公子这位正人君子。”这话更让本公子更家的火冒三丈,靠靠靠,看样子分明就是针对我一个人,他妹的,本公子到底是偷他钱了还是泡他妹子了?

难道说,这家伙妒忌我比他长得帅?又或者是觉得本公子这么英明神武,浑身没缺点,犹如一位圣人,看得他心里边不舒服总想来找碴以获得成就感不成?

“你们在于嘛呢?大中午的不去吃饭在这呆着于嘛?”不知何时娘亲出现在了厅门外,看到了我跟俩婆娘,不由得嗔道。嗯,现在午饭都会在玻璃花房吃,毕竟那里的光线是最好的,而且花房里边温暖如春,绿意盎然,能够让人的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

“婆婆,夫君又被那魏尚书给训丨了。”瑶光妹子双手一抬,把那小青给放飞之后,一脸灿烂笑容的凑到了我娘亲身边报告最新八卦。

这话把本公子的鼻子都气歪了。“喂喂我说娘子你这话是啥意思?难道你们方才在门外没有听到本公子义正言辞的反驳吗?”

“行了行了,呵呵,又跟魏征斗嘴了吧?”娘亲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笑眯眯地看着我道。

“娘亲瞧您这话说的,孩儿是那种很幼稚的人吗?”我赔着笑脸走上了前来,扶住了娘亲的手臂,瞪了瑶光妹子这个还在兴灾乐祸的妞一脸,很是委屈地道。

“你是我的孩儿,你幼稚不幼稚,娘可是清楚得很,不过呀,娘觉得,你别老跟魏征计较才是。”娘亲不由得婉尔一笑,在我的抚持之下下了台阶,朝着花房所在的院落行去,一面劝道。

“娘,您可真冤枉孩儿了,孩儿这么个性情宽厚,为人谦和的人,怎么会跟他一老头子在那计较?”本公子听到这话忍不住撇了撇嘴说道:“每次都是他来惹的孩儿,泥菩萨都还有三分脾气,何况于孩儿这样活生生的热血青年…

“少给娘亲贫嘴”娘亲听到了热血青年四个字,顿时瞪了我一眼,本公子只能于笑着乖乖地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