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八百四十九章 红袍大人的挑战 豪门弃少

小说:豪门弃少 作者:珍爱一生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接下来的几天,楚风便在这花园之中,熟悉这套《混元金光阵》。

  “楚公子,您在吗?”

  第三天的中午,楚风正在训练着这些仙俑,廖福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楚风快速将两百多具仙俑收起来,问道:“什么事?”

  “楚公子,神丹居的王老板在外面等了几个小时了,说找你有要事。您看……”

  “让他进来吧。”

  “是。”廖福应了一声,转身离去了,没过多久,便领着王崇林走了进来。

  “师尊……”一见到楚风,王崇林急急忙忙上前见礼,“弟子王崇林,见过师尊。”

  “嗯,你找我有什么事?“

  王崇林连道:“回禀师尊,下午在百花林会举办一次赏花大会,到时候,会有许多高手前去,还有很多艳名远播的绝色女子,不知道师尊有没有这个兴趣?“

  “赏花大会?不去。”楚风摆手,他对这种场合,没有任何兴趣。

  “师尊,此次的赏花大会,跟往常不一样。”王崇林道:“一周前,红袍大人就赶来了龙骨城,得知姬如墨和姬太成被师尊你击杀,他已经发了帖子,邀请天尸骨地有头有脸的人物,集聚百花林中观战,说要,说要当众挑战你,将你挫骨扬灰……“

  “什么!红,红袍大人来了。”廖福吓得面无人色。

  红袍大人这个名字,在天尸骨地犹如帝王般的存在,威震天尸骨地几百年,可以说,绝大部分人,单单听到这个名字就得先胆寒三分。

  “这,这可怎么办。”廖福惊慌失措道:“楚公子,要不,你赶紧走吧,现在还来得及。”

  “师尊,红袍大人手下无数,单单无量后期属下,就有两人,无量初期,无量中期更有不少。”王崇林道:“我知道师尊你实力强大,但双拳难敌四手,还是听廖掌柜的,赶紧走吧。”

  “他既然来了,为何不直接来找我,非得在百花林中公然挑战?”楚风反问道。

  “这还不简单吗。”廖福苦着脸道:“姬家,可以说是红袍大人在天尸骨地最得力的手下,每年,敬奉给他的资源,也是他手下势力中最多的。再加上,姬如墨可是他最疼爱的义子。楚公子你杀了姬太成和姬如墨,等于是公然打他的脸,他要是不当众让你受到惨痛教训,他的威望,他的名声,何在?”

  “是啊,我估计,他是想当着天尸骨地精英阶层的面,好生的将你羞辱一番,直接杀了你,我估计,他都不够解恨的。”王崇林迟疑着说道:“师尊,这次红袍大人手下的高手,全都来了,您可千万不能冲动。”

  “那正好。”楚风露出了笑容,“一次性都杀了,免得多费手脚。”

  “这……”闻言,廖福和王崇林都呆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准备去赴约不成?

  王崇林心中颇为为难,他答应了李天香,带楚风去百花林,可,又不希望楚风被红袍大人击杀。他承认楚风的实力很强,但,对上红袍大人,以及他诸多的手下,肯定没有任何胜算。

  “走吧,你们前面带路,我倒要看看,这个红袍老鬼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这……”廖福为难道:“楚公子,我店里事务繁忙,我就不去了吧。”

  要是被红袍大人看到自己跟他在一块,到时候必受牵连,他可不愿意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押在楚风身上。

  “师尊,我陪你一块去!”王崇林咬了咬牙,说道:“那地方我熟。再说了,我姓王的孑然一身,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楚风眯着眼睛扫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道:“既如此,那就你随我走一趟吧。上我的疾风舟。”

  说着,他摸出疾风舟,两人双双腾身而上,在王崇林的指路下,迅速朝一个方向闪去。

  “师尊,前面就是百花林了。”

  约莫三个小时过去,王崇林凝重的说道。

  “看到了。”楚风已经远远闻到了扑鼻的花香,一双白睛虎眼,更是早就看到了前方各色的鲜花,此地当真是万花争艳,犹如一片花的海洋,各种颜色,各种香味,简直像是人间仙境。

  不但看到了这些花,楚风也早早的察觉到了,在这片花海的中央,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其中,有一道格外强大,如渊似海,深不可测,很显然,此人定然就是那位威震天尸骨地的红袍大人了。

  “红袍大人,那小杂碎,怎的这个时辰还没有到?”

  花海中央一处巨型空地之中,一席血红斗篷的红袍大人,整个都隐藏在这斗篷之中,除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无人知道,他隐藏在斗篷中的脸,到底是俊是丑,是老是少。

  除其之外,他的两大顶级护法,血魂城城主赵七夜,血魔教教主左天鸿,都伫立在其两侧。

  诸如秋汝宗这等的无量中期、初期修士,更有数十人之多。

  红袍大人一声令下,三大城的无量修士,基本上都赶了过来,无人敢不给他面子。

  “那小杂碎,莫非不敢来了?”

  “他会来的。”红袍大人的声音,出奇的冷静,“他敢当众击杀如墨,自然是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他既然做了,那就代表,他有胆量面对我,他一定会来。”

  “这小杂碎,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窜出来的。”赵七夜冷声道:“灭了恒家不说,现在,又杀了姬太成父子,这分明,就是故意跟大人您作对。”

  “此前恒家传来过消息。”左天鸿淡然道:“此子不知因何原因,从天寰岛来到了登月岛,也就是说,他在登月岛没有任何关系,他屠灭恒家,击杀姬太成父子,恐怕,只是一种巧合,并非什么阴谋。”

  “即便如此,他公然与红袍大人为敌,也该死一千次一万次。”赵七夜道:“他不来也罢,他要敢来,我赵七夜会教一教他怎么做人,告诉他,天尸骨地到底是谁说了算!”

  “大人,赵城主……”秋汝宗颤声站出身来,请求道:“此獠杀我儿秋弘,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能否,在他死后,将他的首级赐予我?”

  “你要他的首级做什么?”

  “做夜壶!”

  “好,准了!”赵七夜大笑道:“你这个想法不错,这杂碎,杀了他都是便宜他了,最好能生擒活捉,让他受尽人世间各种痛苦,慢慢的将其折磨致死。也好让那些胆边长毛的家伙看看,跟红袍大人作对,到底是个什么下场!”

开心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