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七十九章 不尽烟氛随地叱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道排练红光冲入云层中,约是去势太急,将那如山似海的云堆一下冲破。所过之处,四外青云受不住激荡,飘散四溢,化为一团团、一片片的断絮残棉。

然后红光中显出一道古色莲台,其上坐着玉佛普定,他乃小雷音寺四圣僧中,最有天资的,但亦是修行最晚的,内心还做不到天塌不动,死生不动,风吹不动之境。面色做焦虑状,左右一看,还未找着所找之人,便听得一声——

“大师何故来此?此时不应正降服那魔邪间?”附近云朵纷纷聚拢,化作一古冠道袍,艾如真的模样。

“不是真人所言,那吕老魔欲炸开河间冥道,借助幽泉之力,以九幽鼎为引,镇压这方空间?”

“竟有此事?”

“难不成贵派的女娃娃说谎不成?”普定面色大变,“是那冷月师太的弟子李琼儿所言,还假托了真人之令。”

话音未落,又有几名得道之士纷纷驾云御剑赶来,所说所言,具是如此。

“莫不是此女投敌?”

“断无可能,琼儿是我青城弟子,嫉恶如仇,识得大局,既然这般说,定是有所凭证。”艾如真摇了摇头:“且让老夫以已冲卦,算上一卦。”

青城派乃上古金仙广成子的道统,这已冲卦乃是小衍神数第十九卦,而小衍神数脱胎于先天卦,由广成子于河洛之中参悟,十算九准。

“咦?这天机似被人所蒙,一片混沌,但并不像是赤身教中妖邪的手笔。不然老夫不会察觉不到,”艾如先是五指朝天,二指并掐,继而翻下,做老君问道式,忽的心中一悸,脱口道:“糟了!却是输了一手!”

‘嘭!嘭!嘭!’不知是否是幻觉之故,周乾竟感到大地一阵又一阵的哀嚎,刚欲细听,这些声响却又消失无踪了。

“不对啊!”周乾喃喃道,倒并非只是这处幻象,而是整个千里之内,道魔双方,正邪各派。

得势的穷追猛打,被困者做殊死一搏,断肢残骸落个满地,仿佛各个都陷入迷怔了一般。

青城派,周乾不熟悉的一位同门,隔空一掌,拍出一团云雷,往其中一赤身教弟子打去,那小妖人也不甘示弱,摇动手中长帆,一只只骷颅脑袋跳出,张开大嘴咬向雷光。

互拼几记,那青城弟子终是占了上风,招来一道雷光霹雳把对手打的身焦体黑,失了还手之力,仍不解气,连连驱动飞剑,把尸体身上戳出多个血窟窿,这才摸了一把脸上血迹,骄狂的一笑,踏云离去,复找另外的妖魔去了。完全失了平日谦盈有礼,温润平和的修道风骨,看其模样,与先前的赤身教妖人的表情,倒有几分相似。

相隔数里之外,另一名随师参见天魔法会的旁门弟子,见四方均是敌手,逃无可逃,血丝充目,‘啊’的一声吼叫,逆转精元,浑身炸裂开,伴随着一声巨响,半空升起一道血光,靠的近的,多少受了些伤势。

自古已来,人心日恶,道随魔长,而在这般局面之下,正邪、善恶却已分不清了;只知非我同类,并力戮之。

当年那峨眉派方雨蓉所赠的隐身旗虽只区区地煞禁制,但真乃异宝,除非元神之辈的神识扫过,难被发觉,一路上周乾遇强则避,倒也有惊无险。

“到了啊!”周乾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小楼,楼上牌匾水月二字依稀可见,附近泉石花草、苔痕翠绿,在这豪奢至极、气吞霓虹的万象大宫中,算是难得的清净之地,亦是招待西方教主石矶娘娘的所在;应招儿侍奉其师,也住于此,强闯瀚海古道之前,二人珍重告别,短短数日,局面却是斗转而下。

推开门,迎面一股清香,是水仙的味道,也是招儿姐最喜欢的花,周乾暗叹了口气,扫视一圈,经卷、香炉、桌椅、玉床,花束,别无长物,皱起了眉,忍不住坐了下来,苦涩的心想‘招儿姐,莫非真是正邪不两立,另师借你之手,来成就大计,你也同意了么?’

正沮丧间,一只熟悉的香囊挂在横梁之后,若是不注意,根本察之不到,心中一动,挥手一招,那香囊便落入其手中,打开一看,娟秀的小字正是应招儿所书——

周郎亲启:若见得此信,定然已平安归来,妾心实喜,但事恐有变,师尊以千里传音之法,让弟子速即离去,说是大事有变,此地将遭灭顶之灾,师命不可违,只愿夫君得此消息,早做打算,万勿涉险。

纸张随周乾阅尽,化作一团焰火焚尽,长呼了口气,招儿姐果然不知其师之意,只是那石矶娘娘又从何得知自家与招儿的瓜葛呢?思索良久,却不得要领,只是摘下面具,苦涩一笑,‘怕是又让你失望了,青城派周乾的身份怕是人尽皆知,但丑奴的真身却并未暴露,消息也已传出,自家留在这里,或许在关键之时,还能发挥奇效。况且那般多的无辜之人的血仇未报,自己心中有愧,可做不到脱身离开啊。’

再出门时,已摇身一变,化作赤身教长老,阴火姬座下八弟子——火魔女吕怀蕊之徒,此地已处万象魔宫北端,附近仍有不少妖教残余正抵抗间,体内法力运转,感觉已恢复了少许,张望了片刻,忽地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眼睛一亮,迎了上去。

那许天文正暗道自家倒霉,师傅五毒散人撇下自己,不知逃去了何处,还未飞多远,就被一众和尚围住,勉力施展一番手段,废了数件法器后,方才脱身,没想又被两个青城派的弟子围住,说也巧合,对敌之人正是当日五脉论剑的周土与周火二兄弟,一黄一红两口飞剑上下舞动,把其杀的狼狈不已,心中暗狠,‘若非没了适手法宝,哪能容你等猖狂。’

“许兄莫慌,我来助你!”随着周乾一声大喝,三道血光从其手中打出,正中二人剑上,顿时一声金铁交鸣,剑光一阵不稳,此乃当日吕怀蕊赏下的龟甲血片,这还是他收了力,不然打到二人身上,少说也是个重伤。

“走!”周乾一把抓住许天文的手,往后遁去,可周家二兄弟哪能这般简单就放过,互视一眼,两口仙剑交-合,化作一条青红长虹往其背后劈去,气势十足,这一招正是《青城剑诀》中的招式——逢路开山。

但周乾于这套剑法何其熟悉,头也不回,三两下一拐,便躲开,还乘机拉开了距离,不过半晌,便脱身开。

“多谢相助,道友、兄弟你看起来颇为面熟,是哪位门下?”许天文有些尴尬道,到了现在,他还不知此人是谁,只是有些面熟。

“师兄可是忘了,昔日我那黄莲师兄开宴之际,我便坐你身侧,相聊甚欢呢。”

“哦!你是那丑奴!啊不,是丑兄弟!”许天文一拍脑门,奉承道。他未参与黄莲道士等人暗害周乾一事,倒是交谈无碍。

“如今正教伪人攻入教内,我与师尊被冲散开,却是不知何去何从,不知师兄有何见教?”周乾试探了一句。

“哪还有想法,只是听说元魔殿还未被攻下,那里还有本教几位前辈在,想去试试,看看有甚出路。”许天文愁眉苦脸道。

“正好,那我师兄弟便一齐去吧。”

计已商定,二人便悄悄遁去,那元魔殿离此地足有百里,一路上二人均是奸猾,能逃便逃,实在逃不过方拼杀一阵,饶是如此,也是多有险境,数次周乾都差点忍不住祭出隐身、豸皇二旗;道魔之争,早已变成生死之争了。

那元魔殿本是一名唤作精气道士的教内长老所居洞府,这精气长老好色贪花,精于采补之术,祭炼的是一道桃花迷神瘴,一经放出,吸之则迷。这洞府似是刚经历过一次争斗,破破烂烂,刚入其中,前方便迎来两位妖仆,验明真身后,即便邀入,这般关头,每多一人手,便是多了一丝力量。

里面倒是还有十几名赤身教门人与数名逃遁而出的左道人士,均是神情不佳,面容萎靡,领头的除了精气道士外,还多了一位化魔掌裘让,均是元神之下,法力巅峰的人物。

周乾忽地双眼大睁,只因其看到一位窈窕身影,那佳人似也看见了他,掩嘴含泪,刚欲上前,却被周乾忍住激动,以眼神示意;那人会意,二人便像是路人一般,擦肩而过。

那裘让似是要说些什么,忽地一道地陷一般的巨响传来,妖邪各自大惊,只见先前那纹丝不动的万丈大佛忽地睁开了眼,与此同时,方圆万里的大地猛烈的晃动起来,断壁残垣间,更是有道道裂纹生出,一股股黑气如狼烟赤柱,不下千百,便是以九难珠所发的佛光,也难掩其状。

“果然如此,教主果然有后招!”其中一名赤身教弟子喃喃道。

“西方教主!老夫寻你好久了!!”远隔千里外,传来艾如真的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