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八章 心性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静香楼坐落在夫子街东南角的一片空地,占地数十亩,这在寸土寸金的夫子街是难得可见的,周乾三人问明方向,穿过一条卖糕点的小巷,就见到高大古朴的食楼人声鼎沸,生意红火之极。看书神器

刚入大堂,一小厮就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看到三人夸张举动,一愣,似是还没见过来静香楼还自带吃食的,这跑堂的也是个心思活泛之辈,马上笑着道:“几位少侠请稍等片刻,二楼甲座马上就有一个包厢空出来。”

“那些人也是来等的?”王虎指了指靠近门口的三四十人。

“这位少侠误会了!”小厮解释道:“咱静香楼有个规矩,就是为不得达官贵人们订席子,想来吃就得自个儿来排队等位,那些个大人物们哪能丢这个脸面,又垂涎咱静香楼的美味,只得派遣自家下人来打包带走,这场景天天都有,几位应该是第一次来吧!”

“你们就不怕得罪人吗?”李二哥疑惑道。

小厮把小胸脯一挺,骄傲道:“咱静香楼可不怕有人使袢子,楼上的牌匾可是当今天子钦赐,谁敢捣乱!而且咱们易膳大厨的名头也不是白来的,来这儿捣乱,就甭想在夫子街混了!”

就在这时,几位吃的酒足饭饱的食客满意的从楼上走了下来,一位食客拍着那小厮的肩膀哈哈一笑:“不愧是天下第一食楼,这菜色,这眼光,没得说!没的说!价钱也公道,若有机会来洛都定会再来一趟!”

“几位客官慢走!”小厮笑嘻嘻道。

“几位请上!”

三人被领着来到一雅间,装饰布置简洁清秀,以竹篱相隔,墙角处还摆有两三插瓶水仙百合,淡淡的香气让人精神一振。

“老三,我肚子抱了,吃不下怎么办?”李二哥愁眉苦脸。

周乾刚欲开口,大门砰的一声被打开,门外站着一个浓眉大汉,大汉盯着三人看了好一会儿,又看到三人所带吃食眉头一皱,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这家伙怎么回事?”三人互相看了看,都一脸疑惑。

三人又百无聊赖的等了一会儿,“怎么没人伺候了?菜谱也没有叫咱们怎么点菜?”李二哥又嘀咕道。

“上菜喽!”大门又被推开,七八名侍者斟酒上菜,看到三人惊讶的表情,那名小厮又笑嘻嘻道:“咱静香楼还有一规矩,就是看人上菜,刚才三位客官可看到李朴园大厨了?那可是易膳大师的四弟子,得大师亲传,李大厨只须看人一眼,便知那人喜好何种菜色,肚里可撑几斤酒肉,所以咱静香楼无需菜谱。更新最快最稳定)”

“哦?若是我不喜欢如何?”李三善眼珠子转了一转,故意问道。

“您若是不喜欢,小的可不敢收您钱,小的就把饭菜给撤了,您就请到别处就餐。不过若是您若是不喜欢还把饭菜吃的精光,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小厮的回答聪明机智,想必也不是第一次回答这个问题了,这法子也杜绝了别人想吃霸王餐的可能。

“西湖牛肉羹,醋溜鲫鱼,拔丝甘蕉,三位请慢用。”

“甘蕉?果蔬也能入菜?”周乾一愣,好似一道大门‘砰’的一下打开了。

西湖牛肉羹与拔丝甘蕉算是辅菜,真正的主菜是醋溜鲫鱼,这道菜无论是菜色、香味、模样都是让人无法挑剔,虽然三人在外已经吃了七八成饱,但还是忍不住食指大动。

周乾忍不住尝了一口,鱼肉极其嫩滑,淋上酱醋料在嘴中一碰就化,原本撑的鼓鼓囊囊的肚皮好似一下子挤出了地盘,周乾又从盘子里拨弄处似是姜片的东西,可直觉告诉他这未必是姜片。

“小客官可知道这是何物?”小厮靠在门外,笑眯眯的问道。

周乾夹了一片放在嘴里,一股似曾相识的冰凉的感觉从舌尖传来。

“这是薄荷片?”

“小少爷看不出来也是个老饕啊!”小厮惊讶道:“这道鱼里不仅有姜片去腥,还有薄荷片、无花果丝、橘皮丝,具是消食之物,想必是李大厨看到了那个!”小厮嘴指了指那头烤乳猪。

周乾脸色微微泛红,这头烤乳猪还是自己强烈要求买的,好似的确有点夸张。

牛肉羹暖胃,拔丝甘蕉去腥去火,三道菜被三人一扫而光,周乾也不知三人哪里来的肚皮。

“饱了饱了!这下可真是饱了!”李三善摸着肚子喃喃道。

“老大你呢?”

“九成饱!”王虎吁了一口气,“我也不想再吃了!”

“几位可满意不?”小厮问道。

“我服气了,不愧是天下第一食楼!”李三善翘起了拇指。

“几位客官慢走!”

来到门口,仰望牌匾上大气蓬勃的静香楼三字,周乾说不出的羡慕。

“咦?门边上还贴着字呢!”

周乾一愣,眼光转了过去,就见上面大大的‘招聘’二字。

本楼庖厨,鲁氏老三,腿疾难忍,遂辞去坑饪之职,因人手稀缺,遂聘请锅勺之能者,十日后考核之,能者录用。

“不就招一厨子,用得着那么咬文嚼字嘛!”李三善撇了撇嘴。

“咱们去看九曲桥吧……”

三人四处游逛,流连忘返,直到天色黑暗才不舍的回到胡儿府,刚进门,就看到周询面色阴沉的站在院子里。

“师傅!”周乾忐忑不安的上前行礼。

“今日的功课做了没!”周询冷声道。

“没,没有。”

“有无洗练脏腑!”

“没有。”

“我教你的基础剑法悟通了几招?”

“我……”

‘啪!’周询右脸肉眼可见的肿胀起来。

“跪下!”周询喝道。

周乾低头跪下不语,可惹怒了李二哥,冲上前就骂道:“你个坟头冒烟的死老头,不就是没练你那个破武功嘛!你敢这么对付我兄弟!你这是找死……”只是骂还不解气,要不是王虎拉着,指不定就上去拳打脚踢。

“前辈,老三只是玩耍一天而已,前辈不用过于苛责吧?”王虎也语气不满道。

“老孙!”

孙管家一个闪身到二人身后,老鹰抓小鸡似的揪住二人衣领,往二人颈部一按,轻轻一笑:“二位少爷也累了,随老孙去休息吧!”二人只感觉浑身一阵酥麻,提不起劲,任凭李三善如何叫骂也不松手,一跨两三丈消失在黑暗中。

“想明白再滚来见我!”周询冷哼一声,背影渐渐远去。

自己做错了嘛?周乾茫然的想着,肯定是做错了,不练武,不养身,只去游玩嬉戏,可是师傅是因为这个而生气吗?师傅到底是在气什么?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你这过于严苛了吧?”一个老乞丐出现在周询的书房里,翘着大腿,不时扣扣脚丫,老乞丐衣着模样无甚特别,只是眼神晶亮,常人与其对视都有种刺眼的感觉,乞丐嘿嘿一笑“这么小的徒弟你舍得让他跪上**?不怕他怨恨你吗?”

“屠老二,我教徒弟的事你少管!”周询斜了屠勇一眼,冷哼道。

“哎~”屠勇摇了摇头,嘲讽道:“自从老大走了之后,你这个性到是越乖戾了!只是一件小事而已,训斥几句也就罢了,何必呢?”

“你懂甚么!我这徒儿资质极好,又误食宝物,武学境界说是一日千里也不为过,但我更看重的是他对做事的专注,不为外物所动的决心,这才是他真正的优点,最大的优势!但我昨天夜里在他眼里只看到了少年人特有的散漫与迷茫;武学之路一步一个血印,他之武功不断的进步,但是他的心境根本驾驭不住这样的成就;这种口子一旦打开就拉不回来了,心境不到,学的又是极其高深的武艺;仅仅是繁华之景就让他流连忘返,那么未来更磨人骨肉的酒色财气呢?我这是怕他入了邪道啊!”周乾叹了口气,也只有这个徒弟才会让自己这么操心。

老乞丐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这件事上到是我想差了,你做的没错,这小子学武不到半年,练成这样的确让人心惊!是该好好搓一下他的傲气了。”

二日清晨,滚滚露珠在花草上滑动,少年周乾仍跪在地上,外衣已被雾气沾湿,膝盖在地板上红一块青一块,下人侍女们似乎得了吩咐,纷纷绕道而走,只有招儿拿着一个果篮经过的时候,趁着附近无人,悄悄的来到周乾身前,蹲了下来,用手帕轻轻擦拭着周乾额头上的露珠,低声道:等下老爷会过来,三少爷你不要顶撞老爷,低头认错就行,老爷会原谅你的!”

“招儿姐!”

“招儿买了点吃食,你……”

“不用了,招儿姐!”周乾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摇了摇头。

“可是——”

“招儿姐你快走吧!等下师傅就要来了。”

招儿磨蹭了一会儿,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不一会儿,周询与一个老乞丐走了过来。

“想明白了?”

“徒儿想不明白。”周乾实话实说道。

周询脸色一黑,老乞丐扑哧一笑,笑的前俯后仰,使劲拍了拍周询的肩膀:“你这徒弟太有意思了!”

“你到说说看你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周询忍着怒气道。

“师傅责怪徒儿贪图玩乐这是天经地义,但是徒儿想不明白师傅为何如此生气!”

周询面色缓和,淡淡道:“那你这几天就不用出去了,什么时候想明白什么时候再说吧!”

“是,师傅!”

“老爷也真是的!”招儿用毛巾给周乾擦拭着手脚,埋怨道:“少年心性只是出去玩了玩又怎地,那些王侯贵族的子弟那天不买醉于花街柳巷,飞鹰走狗;相比之下少爷性子不知道好到哪里去呢!”

招儿凤眼扫了周乾,现他早已进入了梦乡,招儿轻轻的替他盖上了锦被。

“真像呢!”招儿眼神迷蒙的看着周乾,“弟弟若是在世的话也该有这么大了!”忍不住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