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三十三章 白泽显善小收大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这药田位于万象神宫内,据传有上万亩,乃有专人种养,若是门人弟子偶得机缘,得了仙株,只需呈上,自会有药童帮其护理,可称一善政,能让周乾入得其中,这黄莲妖道也算是稍稍把其当作了自己人。

神宫离洞府足有数百里,黄莲怕其误事,又把自家驯养的一头驴精借给了他,随着四蹄生风,不到片刻功夫就来到宫门前,白玉大门足有上千丈,绘有天魔撒花,众妖献祭等异象,自有一种奇异的美感,还未开口,就听得风声从后袭来,呼呼作响,不得不避开一二,免得被吹翻。

一只钢翎铁羽的苍鹰缓缓落下,双翅足有门板大小,背上坐有一位闭目盘膝的男子,耳垂于肩,腿手极长,“你是哪家的仆役?”

“水娘娘门下。”周乾小心翼翼道。

“王水这贱婢,也称得娘娘么。”男子嗤之以鼻,“回去告诉她,备上百名童男,三日之内送入我门下,就说是我弥勒童子说的。”

“是,是。”

见这仆役恭谨,这自称弥勒童子的男子也懒得多言,轻轻拍手,大门‘咿呀’打开,看着远去的背影,周乾若有所思,弥勒童子可是教主吕轻烟的八弟子,自有猖狂的本钱,这倒是无有甚,但他那七师兄玄机子可是掌管十二铜魔神砂阵图的人物,在教内举足轻重,若有机会定然要看看能否接近,伺机偷取。

“来者何人?所为何事?”未见人影,只听得人声。

“王水门下,奉黄莲道人命,前来取一味百年黄精。”

跟我来,话音未落,一嘭魔火生出,往前飘去,周乾连忙跟上,这万象神宫内豪奢到了极点,白玉翡翠为阶,四处为金庭玉柱,火树银花,珠宫贝阙遍布,顺着一条宽十数丈的道路往上,两侧碧树,玄鹤丹羽,青鸟白带,阵阵清风划过,瓦棱叮铃,细乐清音,娱耳异常。

走进一间大院,内中自有洞天,不知几许长,几许宽,仙芝灵参,朱果仙草密布,瑰奇福丽,更有些津光四射,一看便不是凡品,那魔火顺着其中一道田道走了半程,“便是它了。”

周乾连忙望去,手臂粗,如山药般的白果摇摇欲坠,连忙拿起小铲,抛开五色仙泥,轻轻刨开一株,放在背后竹篮中。那魔火闪了闪,复又原路而回,虽说早有预料,但这魔宫里的警戒真是森严,肉眼望去,便有四五波门人于空中来回巡视,且偶尔还有元神高人的神识扫过,更别提隐藏其中的阵势妖法,若要偷入其中,怕是极难。

“靠边,噤声,有大人物来此!”刚走到门口,那魔火一颤,几一瞬间,从火中显出一人形,腰背微弯,看上去很是恭谨。

周乾依言照做,双耳一动,轻轻的脚步声传来,一双白色布鞋落入眼间,然后是青色的衣裙,黑发披下,眼光悄悄一撇,随即呆住,心神大乱,手脚不自禁的颤抖起来,这女子的模样,竟跟当年的招儿姐足有**分相似!眉如细柳,双瞳剪水,就连神态,都像极了她。

忽地脑勺一痛,回过神时,佳人已远去,“你这下等人,还不快滚。”这使魔火的赤身教门人不耐烦道。

“这位大仙,不知刚刚走来的女子是何来历?”周乾颤抖着嗓音,若是往常,他不会这般失了冷静。

“教主的贵客,是你能置喙的么?”随意一挥手,黑风一卷,就把这瘸子打翻在地,往神宫内飘去,

小小的屈辱,周乾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当年死去的妻子,却在这赤身教出没,却是为何,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走了回去,脑海一片空白,不知是怎地把黄精送回,也不知怎地回到住所,躺在地上良久,都不知在想些甚子——

‘三少爷还害羞呢!’

‘其实奴家也有一个像你这般大的弟弟……’

‘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好不好?’

‘原谅奴家吧,招儿以后不能再等你了……’

心神跳动的愈发激烈,体内的青鸟笼一阵晃荡,时暗时明,似都吃不住这变化,那李泉的魂魄似都要脱身而出,好在随着周乾神志渐渐平复,最终一点一点的隐去。

“教主的贵客。”周乾喃喃自语道,不是赤身教的门人么,贵客,能担的了这几个字的,除了数月前来的西方魔教石矶娘娘,又能有何人,到底是有了些线索啊!

表面上,这李瘸子又恢复了原样,做事麻利的紧,憨厚老实,除了胆小外,倒也是个顺手的仆役,倒是这白猫般的精怪最近来的很勤,周乾闲时也弄了些吃食,把它养的十足,在这步步危机的邪教总舵中,它算是唯一的朋友了。

“它这几日都是在你这里么?”红光一闪,一位少女出现,正是当日与王水,常师兄一齐去巡视大佛之人,好似被那骷颅头称作吕师姐。

“是的,大人。”周乾化身的李泉憨憨一笑,“这小猫倒是有趣的紧。”

“把白泽当作凡间小猫,你倒是第一人。”这吕师姐还未有动作,幼兽白泽就爬跳到她肩上,亲昵的模样。

白泽,虎首蛇尾,好吞鬼神,分善恶,乃是世间的瑞兽,没想竟在这里遇上了一只,周乾略微有些愕然。

“跟我走。”这吕师姐不等其回应,当先而行,周乾只得紧随其后,心中却是泛疑,这人一向居于后院,平素都见不得人,仆役都不知其身份,找自家能有何事。

不到半晌,就到了主殿,还未进前,就听得一声声的**浪声传来,吕师姐一皱眉,看了看周乾,周乾会意,轻轻拍了拍门,轻叫道:“水娘娘,有贵客前来。”

大门无风自开,两位脱得精光的面首狼狈的爬出,似是被踹走,王水肤色粉色似都还未消去,仅裹着一张轻衾,露出浑圆白嫩的大腿,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吕妹妹大清早的找我有何事?”

“这个人,我要了。”吕师姐一指周乾,不容置疑道。

“哦?他是我门下奴仆?似见过几次面,叫甚来着?”

“小人李泉。”

“哦,李瘸子,倒是听敏儿说过一次,说是挺机灵的。”王水捋了捋秀发,浑不在意露出大半酥胸,“你怎地会对他有了兴趣?”

“白泽亲近他,我平素没时间管养,便准备让他专门带理。”

王水似是听了甚好顽的笑话似的,笑个不停,“哈哈哈哈,没想我这殿中还有这号人,教中居然有这号人,少见的紧。”

“没甚事,我就走了。”

“吕怀蕊,你喜欢拿去便是,李瘸子,以后你便是她的人了。”

周乾不明所以,只得跟上,快走到后院时,这名叫吕怀蕊的少女方转过头,轻声道:“白泽乃上古奇兽,喜善厌恶,既然愿意亲近你,你与他们便就不同,以后只需听我的话,没人会惹你。”

“是,小姐。”

“还有,你腿瘸面丑,以后就叫你丑奴吧。”

“……是。”

成了这位来历神秘的吕姑娘的仆役,倒还真是有了不同,平素对自己不假眼色的几位奴婢与水娘娘的面首们一个个态度大变,竟都有些巴结了起来,看来单论地位,这寻常间不露面的吕怀蕊倒还在王水之上。

几日一过,才发觉真是轻松,这位吕姑娘除了修炼外,少有露面,只需把白泽喂养好,都无它事,这却使得周乾有些焦急,按照他的想法,只需得了黄莲等人的信任,定会有些俗务交予他,正可乘机出府,除了探听阵法机要外,更可寻觅那容貌极似应招儿的女子的跟脚,可现在被这小猫儿似的灵宠缠着,根本分不开身,且跟无理由外出,一时间倒是无了法子。

临近亥时,忽的一亩黑云由远及近,毫无阻拦的冲到水娘娘府上空,降下道道黄烟黑岚,仆役猛兽闻之即倒,顷刻间死了上百。

“王水你个贱婢!快些给我出来!”

一道红光飞上半空,显出面色难看的水娘娘,骂道:“弥勒童儿,你好大的狗胆,竟敢闯我的洞府!”

“本童子让你准备好的百名童男竟无丝毫动静,明显未把我弥勒看在眼里!就让你试试本童子新炼成的**!”话语说完,一道长百丈的毒火烟瘴成形,往下盖去,这王水也不是个好惹的货色,见状一指,两口赤色飞剑冲上,与之纠缠起来。

“你这蠢物,何时让本娘娘做此事的。”

“哼!明明是在万象宫外,我告知你府中的一个仆役,期限为三日,都十日过去了,你还说不知此事?!”

声音若洪雷,传遍方圆数十里,周乾听后心里一沉,当日却有此事,不过自家遇见那女子后,心神大乱,却是把此事给忘却了。

空中的这二人也不呆傻,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个分明,均是怒视着周乾,若非互有顾忌,都要把他折磨个十分。

忽的吕怀蕊从静室中腾空而出,淡淡道:“此事是丑奴不是,算是给我个面子,就此结束吧。”

“吕师妹,你为了一个区区奴役就阻拦我?!”弥勒童子更是怒不可遏。

吕怀蕊沉默了片刻,也知晓这理由站不住脚,半晌后方道:“奴役不行,若说他是我新收的徒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