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一十八章 考核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小师弟,记得没事要到朝阳峰找师姐玩哦!不许不听小仙师姐的话!”

“嘿嘿,七师弟,我兄弟三人在山后腰处开辟了个洞府,唤作墨香府,离此处约一二百里,明日考核后便带你去小住几日,哪里风景宜人,又靠近青城八景之一的月井,等你可御剑飞行后,有事无事,都可自行前往……”

殷语切切,犹在耳边,他自是能感出这四位师兄师姐的真情实意,似乎只要是玉虚门人,便把自己当作自家人,毫不拿捏做作,周乾能入玉虚峰修仙求道,自感甚是庆幸感激。看书神器

“好了,七师弟,天色不早,你去歇息吧,明日还有考核呢!”秦渔起身,道:“这时辰为兄也该去行气抱元了。”

点了点头,二人道了晚别,不过走到门口,周乾忽然想起一事,转头道:“师兄?”

“何事?”

“六师姐既是女儿家,按青城规矩不是得在太素峰上修炼吗?至不济也留在朝阳峰,6师叔与苏师叔可时时教导之,为何入了我玉虚峰?”

“哦,此事还是二位师叔一齐商议决定的,我亦不知其中缘由,恐怕也只有他们夫妇二人自家才清楚吧。”秦渔摇头道。

“原来如此。”

“哈哈,今日莫不是被六师妹缠怕了吧?师妹她可不常这样的,大约是因你这师弟身份吧,无事,小姑娘家家的,新鲜感一过便也就没这份热情了。”

“倒也不全是这样。”周乾颇有些尴尬道。

躺在玉**上,阖目歇息,心中却有想法,‘我真是坐井观天,自以抱丹之境,把人体潜力掘尽为傲,却不曾想这仅是修仙之始……’

“我不会输与他人的!师傅你在天上好好看着吧!”

第二日刚到卯时,便醒了过来,一睁眼,便见一双亮晶晶的大眼与自家脸面仅一拳之隔,顿时大眼瞪小眼,周乾罕见的被惊吓住,后背满是白毛汗。

“早安,小师弟!”一股淡淡香气从其呼吸间传出。不知何时,6小仙漂浮于半空中,双眼好奇的上下打量。

“师姐?你是如何进来的?”周乾咳了一声道。更新最快最稳定)

“穿墙术,小仙师姐便是这般飘进来的。”

这是剑仙还是女鬼?真是古灵精怪,周乾起身,好在其阖衣而睡,倒也没有顾忌,“师姐,我要洗漱一番,你是不是先回避一下?”

“不用,我还未见过凡人做此事呢!”

周乾叹了口气,颇不自在清理脸面,与这位小小年纪的师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师姐你何时来的?”

“我做完早课,去仙泉饮了些泉水,跟柳师姐说了声,便飞来看看你这师弟,小仙还未见过凡人睡觉的模样,这次总算是长了见识。”6小仙嘻嘻笑道。

“这个师姐,我以后便称呼您小师姐如何?毕竟我年岁较你大了不少。”周乾犹豫片刻,颇为自欺欺人道。

“小师姐?”6小仙皱眉,“那我得叫你什么,总不能还是小师弟吧?难不成是大师弟?大师弟?咯咯,这称呼好玩,你喊我小师姐,那我以后便叫你大师弟咯!”

周乾叹了口气,还不算太坏。

二人出了石屋,却不见秦渔身影,正疑惑间,却见一道熟悉黄色遁光穿过钟乳石柱,丢下一人,正是衣衫不整,睡眼惺忪的何画。

“哼,正当秦某与你玩笑?今日不过,明日便去闭关!”

何画顿时惨叫连连,却被秦渔冷眼一扫,没了声响。

出了白玉洞府,便见云霞山雪,飞虹跃涧,远处林海茫茫,飞瀑流泉,便是已见过多次,却仍被景色所震撼。

秦渔带着何画,6小仙带着周乾,一红一黄两道遁光往西飞去。

“难不成我们要出青城吗?”周乾见几人不似飞往五峰,忍不住问道。

“哈哈,六师弟,我青城可不仅有五峰,周遭三十六座山头均是我派地界,我四人这次要去的乃是苦竹峰。”何画面色灰暗不久,又恢复了精神。

周乾了然,身下红绫软绵,此异宝唤作飞仙绫,乃是6小仙之母苏如师叔与其防身之用,据传已是天罡大圆满之法器。

往下,见山势错落,绵恒不断,更有横峰侧岭,起伏重叠,五座主峰上隐有仙阁洞府,瑶池翠沼,人影往来,顿生感慨,洞天福地,便是如此。

约有一炷香功夫,四人降落于太素峰左侧三百里处的一座偏矮小山上,这山乃竹山,漫山遍野具是竹林,枝干遒劲,尖叶飘飘,

四人落在一处青竹较多之处,秦渔道:“这便是第一关考验,小师弟分砍十黑竹,十白竹,十绿竹。这三种竹具是异种,有种种护身手段,你且小心;至于你这懒货,”说着斜了一眼何画,“数量翻倍!”

又拿出一物,如同鸟笼,往其身上一拍,灵光一闪,便消失无踪。“此乃困仙笼,虽只地煞十六禁之法器,但可暂时封住你法力,时限便定为一个时辰,现在便开始吧。”

“师弟快跑!”何画一把抓住周乾,二人撒腿便跑。

“五师兄我们到哪去?又没有刀具,我们拿何物砍竹?”周乾边跑边问。

“这苦竹山顶有颗芭蕉树,其叶坚硬堪比精铁,便是靠它。”

二人具是跑的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才到了山顶,便见得一颗巨大芭蕉树,三丈高,通体碧绿,只蕉叶泛黄,且敲击时有金属闷响。

“这该如何拔下来?”周乾目瞪口呆。

“我想想,当年我们师兄弟三人是如何做的,对了!此树最忌水火,触之则萎缩。”

“那我们得快去找山间小溪!”

“无须这般麻烦!”何画大手一挥:“师兄虽无水,但有尿,好芭蕉,吃我一泡!”

伴随淅淅沥沥的响声,两蒲扇大叶根部萎缩,脱落,金叶应声而倒,出沉重响声。

何画递了一片给周乾,大方道:“小师弟,别客气。”

周乾咧了咧嘴,小心翼翼接过,果真不轻,顺道还在地上抹了两下,挥了挥,竟现单论其锋利,不比自家那三柄宝剑差。

“走吧!找竹子去!”

二人在山间四处乱转,不一会儿便现一颗黑竹,黑竹有碗大粗细,厚重凝实,二人合力,砍了数百下,方把其砍断。而以二人之力,便是同等粗细的凡铁亦是只几下便断。

“快快!此关之难便在于时间之短,快些寻找下一颗!”何画经验老道。

二人扛着竹子漫山遍野的搜寻,又现一绿竹,何画惊喜道:“我记得此竹十分好砍,且让我来!”

“若是这般简单也不会被当作考验了吧?”周乾提醒道。

“有道理!”何画点头,想了想:“此竹到底有何本事试试便知,真个倒霉,十几年过去,都记不清了!”

走上前,用力一砍,便在竹身上砍出半寸缺口,还未来的及欢喜,竹叶如雨下,何画抱头鼠窜,惨叫哀嚎,到得周乾身前,背上已然插了五六片竹叶,屁股上亦有三片尖叶。

“我想起来了!这绿竹叶可射人!”何画有气无力道,只是是否稍稍晚了……

“要不让我来试试?”周乾边说,边帮何画拔出竹叶,不知竹叶是否有毒,伤口处却是又疼又痒,何画自是咬牙切齿,狠狠诅咒自家大师兄。

“那你小心点,见状不对便跑路!”

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来到绿竹前,刀一挥,缺口处又增大,几近裂开一半,竹叶如暗器,纷乱射来,周乾眼一眯,步法施展,身形鬼魅,竟一时沾不了身,转身又是两刀,绿竹应声而倒。

江湖说法,躲暗器便若针戳眼,眼不闭,心不乱,躲之不难。

“七师弟你还有这个本事!”何画目瞪口呆。

“一些凡人把式罢了。”周乾摇头。

扛着两颗竹子继续搜找,时间缓缓流逝,二人肩扛之竹逐渐增多,黑竹难砍,绿竹射叶,至于白竹,其上却有一怪鸟筑巢,模样好似数倍大小之乌鸦,二人分工,一人**之,一人乘机砍竹,耗费的大半个时辰,终归把三种灵竹之数目凑齐,肩扛手提,往秦渔所在之处赶去。

“七师弟,这次真亏了你,不然师兄一人还真不一定搞得定!”何画由衷感谢道。

“师兄无须客气。”

“下次你若逃做功课,师兄我帮你掩护!”

“……”

见得秦渔二人,连忙把竹子堆放在地,数了数目,点了点头:“不错!此关便是考验你二人之身手、体魄,算是合格了!”

“便去下一处,火池,七师弟你正好去拜会二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