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35章手刃仇人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就算段誉被大漠判官的辫子上边帮着的淬毒飞镖击中了肩膀,剧烈的疼痛传来,他也没有皱一下眉头。

有着百毒不侵之体,段誉根本不在乎飞镖上边淬着的剧毒,况且他还有神照经内功护体,绝无大碍。

“千手蜈蚣”吴影见得自己居然将大哥给击杀了,而且是一下子发出的几十柄飞刀,颇为的凄惨,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恍惚之际,他觉得应该尽快奔袭过去,将段誉斩杀,为大哥报仇才对。

曾经他没有这样的自信,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他分明见得段誉被大漠判官的绝命一击,也就是辫子的尖端扫中了肩膀。

“嘿嘿,这狂妄的小子已经身中剧毒了,就算他的武功再高,也不是我的对手。”吴影心念电转,想道:“之前那个很难缠的红叶大侠,就是死于大哥的辫子镖之下。”

在吴影看来,段誉跟红叶大侠的武功也差不多,因此他有了取胜的把握,就手持两柄飞刀急速闪烁过来。

与此同时,段誉也恰好相向而行的奔来,凌波微步的速度比吴影的身法要快了许多,如此急促的相遇,已经没了别的变招余地,都是按照刚才出手之际,已经想好的招数进行。

只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交错着闪身而过,如此短暂,吴影不愧是飞刀高手,在飞刀绝技上边钻研了二十多年,赫然将两柄飞刀都发了出去。

而且他有自信。飞刀所攻击的方位都是段誉的要害,不会有丝毫的偏差。

灌注了全部罡气,发出的绝命一刀。吴影自问对付一个身中剧毒的武者,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然后,段誉和吴影都背向而立,相隔有五丈距离,都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雕像一般。

周围的人也都凝目盯着他们,秋风萧瑟。枯叶纷飞,时间仿佛静止,刹那即是永恒。

对于刚才那一招的交锋。大部分人都没有看出名堂,只有虚竹和欧阳看到了璀璨无比的绝招。

吴影正要得意的大笑,不过却忽然发现自己的心口疼痛无比,低头一看。牵动了一下某些部位的肌肉。以至于心口的伤口一下子就裂开了。

鲜血汨汨而流,紧接着就是钻心刺骨的疼痛传来,吴影愣住了,好一会儿,才道:“没看见你出剑,但我的心怎么被剑气所刺穿了?”

“真是无知的家伙,这不是剑气,是大理段氏的一阳指。要以指力击穿你的脆弱小心脏。真是容易得很。”段誉淡然一笑道。

“哎,不幸中万幸。你中了大漠判官的辫子镖剧毒,而且还中了我的两柄飞刀,也不可能活得下去。狂妄的小子,你就跟咱们西域三魔陪葬去吧。”吴影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来,打算在临死之前看一下段誉的悲惨样子,也好让自己的心里得到一些平衡。

不过,当他看到段誉的时候,顿时疑惑不已,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的问道:“不可能啊!我的飞刀绝不会失手的,而且还是在那么近的距离,你的气定神闲都是装出来的吧。”

段誉左手一挥,将两柄飞刀扔在了旁边的地上,发出哐啷之声,悠然笑道:“这样的破铜烂铁,攻击的威力太差劲,我在刚才交错闪身的时候,右手使出一阳指点穿你的心脏,左手则顺便施展了控鹤手。”

吴影惊怒交加,心口被按住的伤口愈发的崩裂开来,如同血箭一般的飞溅,吴影倒地身亡。

这个村子里还活着的村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不久前还威风无比的西域三魔,竟然彻底的被击败。

“千手蜈蚣”吴影和“力敌千军”王元化都死状凄惨,而他们的老大,大漠判官更为的悲惨,身上中了几十柄犀利的飞刀,许多要害都被飞刀刺中,甚至他的双手都被齐腕斩断。

试问,这三个人里边,谁还能再比大漠判官更为悲剧呢?

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气绝身亡,没办法,由于这厮的身子太过高大了,如同长白山里边的黑熊一般,生命力极强,都重伤成这样了,还瞪着眼睛,没有咽气。

这下村民们终于爆发了怒火,纷纷过去对他拳打脚踢,甚至吐口水。

段誉坐在旁边的松树下,伸手点穴,止住了鲜血,并且运转神照经内功进行调息疗伤。

虚竹走过来,道:“三弟,这外伤还是得小心处理,否则发生了溃烂可不好。”然后他就发出天山六阳掌,将沾染了剧毒的污血给震飞,并且紧接着,又拿出一个瓷瓶,里边装的是灵鹫宫特别炼制的疗伤灵药,撒了一些之后,才长吁一口气。

须臾,段誉收敛内功,看着虚竹笑道:“二哥其实你不适合做和尚,而是天生的郎中啊!以后你若是缺钱了,直接在大街上摆个摊,给人治病赚取银两,岂不是大妙?说不定那个‘阎王敌’薛神医的名号,都会被你夺了去。”

“我只是承蒙天山童姥传授了几招,其实对于医道也没有多少研究。”虚竹挠着头憨厚的笑道。

段誉确实知道,在原著里边,阿紫的眼睛由于视网膜被丁春秋施展的剧毒给弄毁掉,后来游坦之愿意献出自己的视网膜,于是虚竹就为他们换了。

在古时,能够做到这样,称之为扁鹊再世,也不为过。

说起来,那个“阎王敌”薛神医还只是虚竹的师侄呢,以后虚竹的医术是必定会远远的超过薛神医。

虚竹和段誉在这里谈笑风生,不过另一边村民们仍然在如火如荼的收拾大漠判官,甚至于有的之前被他欺负了的女子,竟然跑到了屋里边去,然后拿出了剪刀。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女子拿剪刀是要做什么,此刻果然是有仇报仇啊!

段誉没理由去阻止这些村民们报仇,毕竟他们的亲人和朋友都惨死在西域沙漠的手下,现在有此机会,岂能放过呢?

片刻之后,段誉不想在此久留,就跟虚竹点头示意,他俩起身刚走几步,发现欧阳不见了踪影。

“欧阳在何处?咱们都赶紧离开了。”段誉运起内力呼喊道。

结果围在大漠判官周围的村民们都散开来,一个瘦弱的少年,左手持着一柄兀自滴血的柴刀,右手则提着一颗很大的头颅,正是大漠判官的头颅,他死不瞑目,瞪着前边的一切。

“不至于吧,他都死了,你还取其首级作甚?又不能去市集里卖钱。”段誉有些无奈的摊手苦笑道。

眼前的瘦弱少年,当然就是欧阳,他沉声道:“血债血偿,这恶贼杀害了我的师父红叶大侠,我曾在师父的墓碑前发过誓,要取得西域三魔的首级,回去墓前祭奠。”

“阿弥陀佛,死者已矣,欧阳小施主你何苦如此的凶狠,毁坏别人的尸体呢?罪过,罪过啊!”虚竹很难以接受这个情况,不由得跌足叹息道。

虚竹不由得看向段誉,希望得到一些言语方面的支持。

不过让虚竹更为惊呆了的是,段誉已经走过去,拔出背后的赤红长剑,然后迅捷的挥剑,将“千手蜈蚣”吴影尸体的首级斩下,然后一脚踢飞,堪堪落在欧阳面前。然后段誉又去取了“力敌千军”王元化的首级,都让欧阳提着。

抖落赤红长剑之上沾染的污浊血液,铿然一声还剑入鞘,段誉走过去,拍着虚竹的肩膀,道:“二哥,我很敬佩你的怜悯之心,不过对于西域三魔这样的恶贼,咱们不能心慈手软。须知咱们对恶贼越凶狠,就越是在惩奸除恶,彰显道义。”

虚竹自认为口才很差,就没有多说,况且也没有心情去跟段誉争辩孰是孰非。

然后他们就大步走出了这个村子,然后翻身上马,往回向着红叶大侠的墓策马奔去。

“哎呀,忘了问那三位大侠的名号了。”有个村民忽然道。

“刚才我听见那个白衣大侠说自己使用的是大理段氏的一阳指,想必他是大理国皇室的高手。”有个老头道。

他们望向段誉等人离开的方向,已经绝尘而去,只看得到空中弥漫翻飞的烟尘,至于大侠,可谓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其实在这样的时代,并不是只有顶尖高手才能成为大侠,只要武功还不错,到处去行侠仗义,然后给自己取个比较威风的名号,那么很快就会在江湖里边打响名号,成为一代大侠。

不过除了刻意夺取虚名的人可以得到一些利益,而真正的大侠,一边都过得很清苦,往往是住山洞,吃烤肉,盐都不放。

不久之后,段誉、虚竹和欧阳就来到了红叶大侠的墓前。

欧阳遂将西域三魔的首级都整齐的摆放在墓碑前边,然后点燃一簇线香,他带着哭腔的道:“师父啊,你老人家终于可以安息了,西域三魔已经伏诛,首级供奉于此。”

然后欧阳很虔诚的磕头,总算了结了一个心愿。像他这样能够如此快的就将大仇报了,还是很少见的。

段誉看着墓碑,叹息道:“一代大侠生前默然无闻,死后也是这般的寂寥,可悲亦复可叹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