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195章棋局盛会终了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聪辩先生苏星河听了段誉将山腹石室里的情况叙述了一遍之后,得知师父无崖子已经身亡,不由得悲戚不已,痛苦起来。

段誉并没有说什么节哀顺变,逝者已矣,生活还要继续下去,诸如此类的话。

因为对于真正陷入悲伤的人来说,这样的话根本起不到什么慰藉的作用,况且无崖子也是段誉的师父,他所能做的,也是哭泣了一会儿。

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男儿是不能轻易流泪的,但也不可不流泪,完全无泪之人是无情的,那样的人怎么能成为有血有肉的英雄好汉呢?

真正的豪杰就是,痛快哭,痛快笑的性情中人。

然后,段誉和苏星河都进入了石室洞窟里,苏星河到无崖子前边,跪拜了许久,额头都因为磕头而出现了血痕,肿了起来。

又过了会儿,苏星河停止了哭泣,因为他明白,伤心之后,就应该将师父的后事处理妥当。

苏星河很郑重的道:“以现在两位师弟的实力,就算再加上我,也不是丁春秋的对手,咱们应该从长计议。”

“师兄,你这话有问题。”段誉忽然道。

“难道你打得过丁春秋?”苏星河很诧异的盯着段誉道。

“我前天在擂鼓山顶附近跟丁老怪对战了一场,他的连珠腐尸毒根本对我无效,至于真功夫。他也比不过,以至于被我斩了其胡子。”段誉道:“尽管当时没有分出最后的胜负,但他最后的绝招化功大fa。估计也比不过咱们逍遥派的正宗北冥神功。”

“我这个师弟可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或许他是示敌以弱,等下次战斗的时候,你必定会掉以轻心,所以你还是听师兄一句劝,咱们徐徐图之。”苏星河很固执的道。

段誉淡然点头,其实他真的不怕丁春秋。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许多特点正好克制了丁春秋,但他确乎也不着急此事。

然后苏星河就让他俩暂且低调的去闯荡江湖,进行历练。提高实力。最好先去大理无量山的阆苑玉洞里,得到百家典籍,并且让画像之上的女子指点武功。

段誉并没说自己早就去过阆苑玉洞,至于画像之上的女子。虽然是李秋水的妹妹。但大伙儿都以为指的是李秋水,此人也不在山洞里待着,人家去西夏皇宫了。

对于解释不明白的人,段誉就懒得跟他解释。

苏星河将画卷展开,惊叹不已,道:“世上难得有如此美人,更难得的是师父的妙手丹青,或许将此美人画得比起本身更为有神韵。”

他看得出神。暂时将其他的事情都抛掷于脑后,然后苏星河就伸出右手的手指。在虚空里勾勾画画,就如同在临摹这副画一般。

看样子苏星河对于琴棋书画果然是达到了一个痴迷的地步,尤其是对于无崖子师父的各种超凡入圣的手段,钦佩不已。

段誉也不得不承认,就算后世的照相技术可以将一个人的样子分毫不差的照下来,但是有的人很不上镜,以至于并没有其本人好看,反之亦然。

但是此画却将一个女子画得很传神,有一种独特的韵味,这是照相技术难以比拟的。

因为一个人的外貌,从不同的角度看来,以及不同的光芒照耀之下,样子和神韵是不同的,可谓千变万化。

可惜无崖子一代宗师,就如此默然无闻的驾鹤西去。

段誉忽然想起了吕纯阳的一首诗:“朝游北海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三过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秋。”

无崖子在三十年前,过的确实是逍遥自在的生活,但是上天并不会让一个人总是处于完美的状态,以至于有了后来的一些列变故。

他的妻子和孩子离他而去,徒弟丁春秋也背叛他,后来摔下山崖,脊椎断裂,成了这副样子。

“学武之人大部分是为了追求名利,也有一部分有识之士,追求的是世外逍遥。但是只有绝少数的人,能够明白,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段誉心道。

段誉心里思绪纷涌,而虚竹却没有想那么多,他一个劲儿的念经超度亡魂,至于他心里却是在纠结要如何才能将逍遥派弟子的身份丢掉,然后重新回少林寺当回和尚。

“要不我先答应他们,然后趁着他们不备,悄然的跟着玄难师叔祖回少林寺,到时候他们总不能来少林寺再来打扰我修行。”虚竹心道。

不过他也很纠结,因为出家人是不能打诳语的,而虚竹向来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因此,虚竹显得很茫然,许久之后,他才停止念经。

苏星河道:“你俩先下山去吧,我也一起出去将群豪疏散,之后再将师父入土为安。至于墓地的位置,以后你们前来扫墓拜祭的时候,可以来问我就行。”

段誉忽然想起,原著里,玄难大师,以及苏星河,都是死在丁春秋的逍遥三笑散之下的。

现在既然苏星河是他的大师兄了,虽然以前没有什么交情,但是现在至少身份之上算是师兄弟,不能不见死不救。

“师兄你可得当心了,丁春秋这厮心理不平衡,估计待会儿出去之后,会找机会释放他的拿手剧毒,逍遥三笑散。出去之后,你说场面话之时,可别忘了运转内功,抵挡周围的气息。”段誉很郑重的提醒道。

苏星河愈发诧异的看着段誉,道:“你如此年轻,没多少江湖经历,居然也知道逍遥三笑散,真是难得啊!多谢段师弟的提醒,待会儿我会注意的。”

现在苏星河才想起,之前在破解珍珑棋局的时候,蜀中剑阁的长老就是死在逍遥三笑散的剧毒之下的。

因为这位长老云鹤真人在死前诡异的笑了三下,苏星河感到有些愧疚,因为因为他们逍遥派的缘故,导致了远道而来捧场的武林同道遭受了伤亡,不由得摇头叹息不已。

虚竹听不懂这些谈话,心里还在纠结着自己的事。

及至他们都从山腹洞窟里走出来之后,苏星河一边运转内力防御着周身要害,一边朗声说着场面话:“感谢诸位武林同道前来捧场,珍珑棋局盛会现在已经完美的结束,破解棋局的虚竹小师傅,以及下和了棋局的大理段公子,都得到了应有的奖励。那么咱们就此散了吧,勿要责怪这山野间没有什么可招待的酒菜。”

群豪们对于这个结果显然很不满意,以往参加其他的各种盛会,都能够大吃大喝一番,可是自从来到擂鼓山顶之后,别说是好酒,就连茶水都没有喝到一滴。

这也不能怪苏星河,毕竟他门下寥寥可数的一些聋哑弟子,怎么可能为这好几千的武林豪杰斟茶倒水?那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啊!

尽管前来看热闹的群豪们很不满意,但也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来跟苏星河闹腾,毕竟聪辩先生苏星河在武林里还是有一定威名的。

须知苏星河的弟子,函谷八友之中的“阎王敌”薛神医,名头很响亮。

群豪们可不想去因此得罪了薛神医,否则以后有求于他,该如何是好呢?

于是他们纷纷唉声叹气的散去,须臾之后,玄难大师走过来,看着虚竹道:“很好,虚竹啊,以前老衲觉得你是个很平凡的孩子,没想到你大智若愚,有着自己的奇遇。要不你从此就留在这里吧!凡事要听聪辩先生的安排。”

“师叔祖不要这么说啊!我虚竹生是少林寺的人,死是少林寺的鬼。”虚竹连忙道。

“阿弥陀佛,为何你如此的执着。咱们礼佛之人,只要心中淡然,随遇而安就行,一切随缘吧!”玄难大师道。

他这话说得很有深度,而且很严肃,但是脸上在那么一瞬间忽然显现出了诡异的微笑。

段誉和苏星河互相看了一眼,都心惊胆战,因为这诡异的微笑就是中了丁春秋的逍遥三笑散剧毒的征兆。

当出现到第三次的诡异笑容,那么也就是气绝身亡之时。

段誉虽然免疫了此剧毒,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给别人治疗,苏星河恰好是知道治愈之法的。

“玄难大师,你已经中了剧毒,还请赶紧打坐入定,不要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我这就给你解毒。”苏星河赶紧道。

玄难大师很信任苏星河,更不犹豫,就立即盘膝打坐,他的禅定工夫很不错,一下子就古井无波,又仿佛一个枯木桩子一般,没有了任何动静和气息。

苏星河当即运转内力,不断挥掌拍击着玄难大师的各个穴道。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终于长吁一口气,道:“还好咱们发现得及时,否则玄难大师就可能要因此而丧命了。”

玄难大师正要问苏星河原因,但苏星河却诡异一笑。

“糟了,刚才师兄你全力帮玄难大师治愈剧毒,但自己却被丁春秋暗算了,我们却没有发现他是如何出手的,当真是防不胜防。”段誉皱眉道。

“竟然有此事!你们都不懂治愈之术,而我已经没有足够的内力给自己治愈了,罢了,这都是命。”苏星河苦笑道。

段誉道:“我的内力足够,你可以指点我如何治愈,估计也并不太难,咱们死马当活马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