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二二章丐帮内乱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包三哥,风四哥,你们还是不要跟段公子打了,打不过的。”王语嫣劝告道。

“没事,王姑娘你说招数就行,我包三去也!”包不同大大咧咧的挥动手中的精钢长剑,提气纵跃过去。

风波恶也抡起单刀旋斩而来,刀光剑影交汇,威力大增。

在如此多人面前,他俩不能堕了姑苏慕容世家的赫赫威名,因此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铿然一声,段誉拔出背后的赤红长剑,当先使出一招:“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这一招拥有十三种后手变招,不仅将包不同的精钢长剑的攻势压制,还以长河落日的剑势将风波恶逼得连退了两步。

段誉后发先至,手中的精妙剑招源源不断的倾泻而出。

他也没如何的思索,只是如行云流水一般,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

浑厚的内力灌注于赤红长剑之上,发出的剑芒涉及两丈的范围。

可怜包不同和风波恶只是后天一流武者的实力,只能让兵器稍微泛出光芒,却不能将之发出,如此战斗起来,感觉憋屈之极,完全是被压着打。

“铿~铿~铿~”

数招之后,他俩已经被段誉的剑芒压制得退到了三十丈的位置,而且两人的距离更进。

“噗~”段誉随手一剑使出“无边落木萧萧下”,包不同和风波恶的束发头巾都被剑气斩掉,立即披头散发。

这还没完,剩余的剑气确乎是如同深秋之时,随着萧瑟寒风飘飞的落叶,他俩躲无可躲,值得胡乱将刀剑舞成一片光幕,可惜还是只挡住了部分剑气,风波恶的单刀被击飞,然后他们的脸上就被划出了几道血痕。

段誉飘然而立,左手探出在空中抓住一片飘飞的叶子,然后悠然的将赤红长剑之上沾染的些许鲜血擦拭干净。

此时,丐帮众人见得刚才击败了陈长老的威风凛凛的风波恶,现在落得如此狼狈的样子,都感到很震惊,毕竟他跟包不同联手出击,还是落得惨败,这让丐帮众人对段誉的武功又高看了几筹,愈发的觉得这个俊雅的公子来历不凡了。

“姓段的小子,你以先天虚丹境界,击败我和风师弟两个后天一流武者,胜之不武,你难道不觉得惭愧么?”包不同的利嘴又开始发作了。

在场之人都很震惊,因为看段誉的样子也才弱冠之龄。

“段公子居然达到了先天境界?他的天赋跟我们家慕容公子想必也不遑多让啊!”阿朱很震惊的道。

“是的,前些天在琅琊山一战里,我看到过段誉跟秃鹰的决战,很是精彩。”王语嫣轻声道。

段誉还剑入鞘,拿出腰带间插着的折扇,撑开之后,潇洒自若的扇着,这不是在装酷,而是早已习惯了,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况且他也不打算改。

对于包不同的质问,段誉悠然笑道:“非也,非也!

我虽是先天虚丹境界,但要教训你们两个后天一流武者也是理所应当,难道说你们行走江湖,遇到了武功境界比你们高的,就不准别人打你们么?真是岂有此理。

就只能你风波恶逞威风对年老的陈长老动手,仗着年轻力壮将之击败,却不能被别人教训么?”

“非也,非也!我看你是在强词夺理,我包三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没看到过你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包不同愤怒的道,脸上伤口的血都流到胡茬子之上了,很是滑稽。

“或许以后你们要跟人动手之前,应该先问下对手的武功境界,若是比你们高,那就不打了。要是比你们低,那就狠狠羞辱。若是武功境界相当,那么才算是一场很精彩的对决?你是这个意思么?”段誉嘲讽的笑道。

包不同无言以对。

“哼,姓段的,你休得狂妄,若是我家慕容公子在此,岂容你猖狂?”风波恶愤恨道,“你莫非是忘了上次在参合庄败于慕容公子剑下的事?”

“我当然没忘,慕容复比我大好几岁,多练了几年武功而已,但这也不是我的借口。我承认那次失败,是以我当时就和慕容复定下了一年决斗之约,我要用一年的时间,超过你们敬若神明的慕容公子!”段誉说话掷地有声。

言毕,段誉伸手发出一股内力,丈许远位置的那柄单刀就被他吸附到右手上,然后抛给风波恶。

“这是……控鹤手吧!世上当真有如此神奇的武功吗?”风波恶的心灵震撼无比。

王语嫣深深的看了段誉一眼,她虽博览武功秘籍,但却没有见过“控鹤手”以及类似的“擒龙功”的秘籍,只听过其传说。

“我这不过是初学乍练而已,让大伙儿见笑了。”段誉作了个四方揖微笑道。

“哎,不打了,我们哥俩今天给燕子坞丢脸了,就此告辞。”风波恶向乔峰拱手道。

包不同只觉得此刻多说一句就是多丢一分脸,拱手告辞,他跟风波恶很干脆的转身就走,随即远远的传来包不同的一句叹息:“走吧,走吧!技不如人兮,脸上无光!再练十年兮,又输精光!不如罢休兮,吃尽当光!”

阿朱、阿碧和王语嫣正要离去,陡然从林子里蹿出来近乎三百多个乞丐,将整个杏子林都围起来,而包不同和风波恶的脚力甚快,已经走得远了。

这些乞丐的表情很冷漠,都以阴沉的目光望着乔峰。

段誉见此情况,心里不由得一凛:“看来杏子林中,丐帮的内乱要开始了。这是乔大哥一生的转折点,得知身世之后,就不断被冤枉,踏上了坎坷的英雄之路。我就算现在站出来说些什么,也是没有作用的。毕竟乔峰确实是契丹人,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只能问心无愧的做自己该做的了!”

他当即施展凌波微步,呼吸间就来到了王语嫣、阿朱和阿碧的旁边,毕竟杏子林一役里,就算没有段誉来,乔峰也不会有事,剧情可按原著正常发展,但这三个弱女子,稍不注意就会遭到伤害,万一跟原著发展不一样,段誉岂不是会感到很过意不去?

围过来的一些乞丐当即饶开,他们刚才见识过段誉的武功,不想跟他拼,而是去包围乔峰。

“你们这是要造反么?”乔峰洪声道。

他不怒而威,没有人敢妄动,不过却有一个穿着破旧儒衫的中年人站出来,冷笑道:“乔帮主,到了如今,你还不承认是你杀了马副帮主么?”

段誉立即就想到了此人是外号“十方秀才”的全冠清。

“你们怀疑我?有何凭据?”乔峰盯着全冠清道。

“哼,事情很明显,你怕马副帮主威胁到你的帮助之位,是以将之杀害。”全冠清道。

然后一番对质之后,乔峰知道若再让这能言善辩的全冠清煽动帮众,会让局面难以控制,到时打斗起来,丐帮弟子必定会死伤惨重,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因此乔峰果断出手,擒龙功一招就将全冠清制住,并且内力自掌心一吐,攻击到全冠清的膝关节,他当即不由自主的跪下。

丐帮众人还以为他自己投降,都没有拼命的想法了。

段誉在后边守护者王语嫣、阿朱和阿碧,静静的看着大哥处理这一切,十分的睿智干练,颇有大将之风。

然后乔峰让人去请传功、执法二位长老,这二位长老之前被全冠清骗到了船上,然后擒住。

乔峰沉声道:“其余的人呆在自己的位置,没有我的命令,休得妄动。”

如同雄狮咆哮,丐帮众人都被震慑了。

为了缓和气氛,不至于太过剑拔弩张,乔峰转移话题,左手指着段誉道:“众位兄弟,我今日好生喜欢,新交了一位好朋友,这位是段誉段兄弟,我二人意气相投,已结拜为兄弟。”

所有人都震惊无比,因为丐帮帮主的地位在武林很是尊崇,而且还是鼎鼎大名的北乔峰,居然跟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结拜为兄弟了,都盯着这边。

王语嫣、阿朱和阿碧更是难以置信。毕竟段誉虽然厉害,但是如今江湖里年轻一辈名声最响亮的当属“南慕容,北乔峰”。

片刻之后,待得执法长老白世境和传功长老到来,派人将宋奚吴陈四位长老用牛筋绑了,并且取出九柄锋利的执法刀。

接下来,本来是要将这丐帮四老处死的,但是乔峰居然挨个替他们流血洗清罪孽,将四柄执法刀扎在了自己的肩膀和肋骨间。

“大哥真是慷慨重义的好汉子,为了朋友两肋插刀。”段誉心里颇为佩服。

宋奚吴陈四位长老感激涕零,皆连声说道以后这条命都是乔峰的了。

然后,乔峰取下第五柄执法刀,走到全冠清面前,问他叛乱的原因,全冠清不说,乔峰就将这柄刀用布抱起来,道:“我可不会为你流血洗脱罪名,别以为我乔峰是老好人,这把刀权且收着,待得真相大白,我再用此执法刀取你首级,谅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今日本帮主将你逐出丐帮,从此你再不是丐帮之人,滚吧!”

全冠清却是笑了,然后他道:“咱们只需要再等会儿,就会有人来将真正的原因告诉你乔帮主了,到时我看你还有何颜面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