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七十四章 净芒和净劫

小说:净魔神谭录 作者:主题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修兵一呼喊完,他的声音异常的大,弄的旁边的尺劫也不禁反感起来。稍稍不满心中怒道。“喊那么大声干什么!你又不是叫给我听的,这么大声你嗓子就不痛么?”

还好对于这个总是糊里糊涂的主人,他还是很包容的。接着一副侥有兴趣的表情看着即将出现的一幕。

周围场景瞬息转换,一阵轻风刮开。眼前景色焕然一新,变了样子。修兵怔怔的瞪大了眼睛。面前的一切让他不是太灵光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

“这…….这就是寸芒的家里么?”

而一旁的尺劫,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早有预料般,完全忽略掉修兵的面部表情。自顾自的冲前走去。到底又是什么让修兵这么诧异呢?

修兵曾猜想过,本以为这个寸芒的世界应该就像自己心中那个意识空间一般,无限的庞大而广阔,可是当真的到了这里的时候。

他知道他错了,而且错的离谱。他也终于知道,这所谓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这就是世界么?这***就是间說閱讀,盡在

破房子嘛,搞的要想进来都这么麻烦!”

眼前的陈列着一间正正方方的房子,与其说是还不如说只是几面墙而已呢!这房子既不避风也不避雨,就跟摆设一样连门都没有。只一眼就能看的彻底。房子正中央只有一方方正正的茶几,茶几之上摆放着一套茶具。地上铺着宽平的席子。屋内什么都没有只有光秃秃的墙。简陋的不能在简陋了。一个脖子上套着囚环的小胖子,满脸颇为享受这种简单而又闲情雅致的表情。坐在茶几前,缓缓开始啜饮。转手放下,最后还不忘满足的啧啧小嘴。

修兵看着这个小胖子,怎么看怎么别扭。怎么说呢?太特别了,特别的让人有些无语。要是非要用一句来形容的话,就是“这就是艰苦朴素么?”

修兵开始还以为这里不是什么大风大景,也应该是个小桃园圣地吧。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副,穷苦寒酸样,看意思这家伙还相当享受。

倒不是对于贫酸的歧视,只是感觉刚才在尺劫嘴里似乎很强大的寸芒,居然是这么一副模样,有些失望。

从小就是个热血少年的小修兵,还以为对方是个君临城下的人物,可以让他一见面就能有那种被征服的感觉呢!却不料,寸芒却是这么一副样子。

“他到底能不能帮助我压制住太始啊。我一看到他这样,心里更没底了!”

而已经临近的尺劫,倒是很从容的缓缓的坐下,轻启嘴角说道。“来一盏。”

两人默契的互相笑了笑。这笑容的意味,很不平常。两人没在吭声,完全把修兵当成了空气。“嗯,给!尺劫。”

“这两个家伙居然都不带看我的,居然就这么闲情逸致的坐在那喝茶!当我是真空的么?”就在此时,暗生闷气的修兵在看到面前的一幕,一阵惊诧。

只见尺劫缓缓接住寸芒用力递送过来茶杯的双手。两人双手刚一接触,一阵气息飞扬,暗劲寄出。可是却偏偏面前的茶具茶杯丝毫不动,两股紫色劲气彼此挤压推碾,纷纷包裹住各自。而围绕在中间的茶杯,清水缓缓飘荡,却丝毫不向外溅射。而沉射之气如碧浪滔天般直接朝修兵拍过去,此时的修兵根本就连反映都做不到,随着最后的惊诧,一股莫名的拍力一溜烟的就把他打出这件小屋子。

痛苦的起身后,修兵怒骂道“你们两个笨蛋,想干什么啊!?要打你们去一边打去,别牵连我这无辜人员啊!!”

这二人都没有理会修兵的叫骂,一阵气土飞卷。那灰尘的屏障使得修兵不得不闭上眼睛。心中不满的嘟囔道“这两个混蛋,要打。之前给我说一声啊,痛死我了。”

当尘土,平复。修兵扭着摔得有些疼痛的腰,向他们二人。当看见这一幕之后,他都快被气炸了。

尺劫面色有些微白,接过茶杯,轻声说道“客气!客气!”

瞅了一眼寸芒平淡的神色,端起茶杯轻轻一饮。缓缓道来“好茶。”

修兵被彻底搞糊涂了,刚才这两人还一副暗中斗力的样子,怎么现在平平和和。不过,这些并不是重点,他们二人刚才可是害的自己被拍出去了,却还这么一副悠然自得的喝起茶来。有些恼怒的修兵早就看寸芒不顺眼了,刚想开口大骂。却不由心中一震。

“主人,千万别动气。寸芒的实力可是比我还要强的。想要收复它认你为主。现在更难了。先冷静下!”

虽然对于尺劫的实力认识不是很深,但是修兵也知道,这尺劫可是连自己的心魔太始都曾经击败过的人啊。现在寸芒比他还厉害,那对于自己日后的危机,可以说有着必大的帮助呢!

看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正在修兵酝酿词汇的时候,一直跪坐在茶几旁的小胖子寸芒,看了看身边小苗条的尺劫。转又看向修兵。后端起茶杯饮了一口,放下。

对着修兵淡淡的说道“真是失礼,这么半天都没有自我介绍过。我就是这枚手镯中的圣器,寸芒!先请坐!”说着仰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修兵蛮冷静的坐下后。说道“我叫修兵。”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想要一件有意识的圣器认主,可不是那么的简单的。

寸芒好奇的看向修兵,对于修兵的来意,他自然知道。

看来这个修兵就是那个得到他们的认可的家伙。要知道这金色巨龙可是只会吞食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寸芒似乎有意无意的开始向修兵询问着“修兵,我可以我问你一个问题么?”

修兵点了点头,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文人雅士的风范。他真的不习惯。寸芒继续说道“如果让你给你那个手镯和戒指重新起名字的话,你会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呢?”一旁的尺劫眼神一闪。

这样的修兵微微一皱眉,忽然他联想到某个意境。朦朦胧胧的记得那个梦中的一个译称。‘净‘字么?有联系到那两件宝物中的这两个家伙。尺劫和寸芒。

“净芒手镯,净劫戒指。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