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章 格局:神罚之战(下)

小说:净魔神谭录 作者:主题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主题疯狂求票,请大家多多支持啊,再次谢谢啦,此章开始,绝对精彩。票票快来吧)

这一年注定不是普通的一年,冬季的暴雪连续下了半个多月,厚厚的积雪将近有一米了,所有动物都为了躲避天灾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冬眠。随着寒风的来袭,大地被一层白茫茫的衣服包裹住,惨白而凄美。虽然一切凋零,不过这样的大雪,也是来年生机的象征,瑞雪兆丰年么。‘爸,好大的雪啊,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我的晓月也失踪’一个白衣的男孩静坐在帐篷中淡淡的诉说着。虽然是仍显幼稚的脸庞不过却多了几分稳健,身上淡淡的白芒,将寒冬的冷气抵御在身外。‘应该快出来了,这个冬季马上就要过去了,尼奥你的力量也提升到七级魔导师中阶了,爸爸能有你们这两个儿子,真的很欣慰啊。’站在帐篷帘的旁边的正是那个外表刚硬

的大叔索门。她的脸庞上多了一些岁月的痕迹,虽然只不过流逝了半年的时光却带给了这位大叔一些苍老。在这白雪皑皑的世界,一场阴谋慢慢的开始策动着。

菲斯拉王国偏殿,有一个壮汉和一个挺立着的男子在这空旷的大厅商议着。‘殿下,外面的雪好大啊,我已经联系过埃尔汗王国、纳兰王国、比达尔王国这三国了,而且这三国各盟国也都对于天生村有很大的意见,殿下你看下一步干什么?’一个穿着灰色裘皮大衣的大汉服跪于地,将此行的一切上呈于面前的王子。‘纳得,你这次做得很好,虽然没有一口气挑拨成西大6八大国,不过在这样的状况下,那些冥顽不化的天生村人只要有一点点出奇的举动,就可以带给他们一场绝对的毁灭。哈哈’说着,这位菲斯拉王国的王子,走到一旁静坐在靠椅上,接过女侍送来的红酒,均匀的力道摇晃着酒杯,而眼中全是嗜血的光芒和狡黠的高傲。

菲斯拉王国和埃尔汗王国边界靠近比萨尔森林处,有一个矮矮的山丘,上面静坐着三个人。他们丝毫不觉得寒冷,而视线统一的直视着前方,三人的眼中有畏惧有期待有阴狠。这三个人带着不同的情绪思考着。安静片刻后,其中一个全身黑色劲装的大汉刚硬的说道‘斯洛,巴法科,你们什么时候才决定去消灭那个村子。我已经等不及了。’‘纳卡,不要着急,那个村子的高手可是不少的,我可不希望栽在那里。而且,

我们三个人都是有着不同的背景,难道你不怕有某人在你背后捅刀子么!。’一个全身衣着和头都是金色的英俊男子起身伸懒腰的诉说着。‘巴法科,我知道身为人类的我和你们两位的立场是对立的,我虽然也是受人支托,和你们的目的却是一样的,难道你认为我会做出在别人背后下手这种龌龊的手段么,你应该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实力的人都是有强者的骄傲的,如果你在这么说别怪我就此把你永远留在此地。’最后的那个男人眼神里仅是凌厉。似有一句不和就会大打出手的架势。‘好了斯洛,我向你道歉。纳卡,等过完这个冬季,我们就去嗜杀那个目标,不过说起来,斯洛你到底是为什么对于那个村子耿耿于怀。身为人类贤者的你,不用像我们神族和纳卡的魔族那样接受长老的任务,屠杀预言中可能会毁灭我们族群的家伙。到底是什麽’当巴法科说到这时却被斯洛打断了。‘巴法科,我接受你的道歉。关于这件事我不想说,你只要记住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就行,如果可以的话你们最好不要出面,异种族的出现不管什么时候都会遭到所有人类的围攻,就这样,我先走了。大雪全化之时就是我们再见面之日。’说着,这个消瘦的男子斯洛站起身来凭空消失在雪地中。而雪地上却没有一个脚印,和一丝痕迹。换来了山丘上另外两人的一阵思索。而这三位都是在这个星球上提升到贤者之境的人。

清晨,明媚的阳光照射着大地,雪水渐渐融化,滋润着土地。树洞中一些小动物开始窜出,生命又开始复苏起来了,冬季带了的一切随着阳光的照射,慢慢变成了生命的源泉。春季伴随着植物的生长,生命开始延续了。在比萨尔森林最中间的高山上,有一个黑乎乎的山洞,洞外在阳光照射下有一层闪现着七色光芒的结界。里面正式罗蒙修炼的禁地,而想要进入禁地里,在不知道方法的情况下,危险重重。洞中墙壁上刻画

着各种各样的符咒和阵法,无不显示其防御严密。此时的罗蒙,并没有心情想任何事情,而是全心的投入到修炼中。因为这是最后的阶段,也是能不能晋级到贤者之境的重要环节。罗蒙此时的表情严肃,双手不断翻飞,坐在一个六芒星

的法阵中,而他的头顶上漂浮着两本古朴的竹奘的文集。也随着罗蒙的双手翻飞不断的用着不同的方式飞转着。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罗蒙的脸色已接近苍白,似乎体力透支了,不过还在勉励的继续着。进行着最后的努力,突破现在的境界。随着罗蒙一生断喝,罗蒙全身白光爆射,那两本文集以更快的度飞转着。

正在这至关紧要的时候,罗蒙身后突然一块石头就此掉落,一个小小的头探了出来,细长的身体,还带着丝丝的水汽,身长已将近一米五,粗壮了不少。不断的吐着信,不用猜也知道这是一到冬季就失踪了的水姬蛟晓月,在冬季刚过就结束冬眠从岩石层中钻出来了。可是,就是因为它的出现,罗蒙被这突然出现的生命的造成一霎那的失神。

‘轰’在一阵强大的爆裂声响后,正座山峰都为之颤抖,不过却有一道光束直冲云端。位于大6西方各国都能察觉到这突然的异动。在一棵树上一个消瘦身形的男子被层层树阴遮挡着,正是斯洛。‘还是出来了,看来洛特家族的人还是逃不过这一劫。哎这就不能怪我了!’埃尔汗王国府的皇宫大殿,‘陛下,此乃天地之气孕育出的圣物,这种征兆代表着一股强大的能力的出现,而地点正是天生村。’一位年近花甲

的老人鞠身对着大殿之上的埃尔汗国王诉说着。‘看来,要想得到这强大的力量必须先出手了,斯巴克元帅。我命令你传我旨义联络所有志同道合之人,对于天生村进行全面攻击。’而就在这一奇观出现的同时西部所有王国全都开始动

员了,而东部王国之中也派出一部分军队,所有进军的目标都只有一个-----天生村。

‘爸,妈。哥哥出关了。’尼奥欢喜的进入了家人所属的帐篷,当先欢呼这。‘傻孩子,看你高兴的,别着急一会就能看见你哥哥,也不知道罗蒙那孩子达没达到贤者之境界。’一位慈祥

的女人看着眼前的孩子如此高兴,神情中多了一份温柔。随着外面一阵动静,这一家三口,也走出帐篷去迎接这家里的最后一员。当他们刚走出来时,就看见视线的尽头,一阵强烈白光直冲云天。致使全村人都走出来观看奇景。不过,在这阵白光消散后,位于村前的一个传送魔法阵突然一阵波动出现一个十**的男孩。他的出现致使全村都欢呼起来了,不用猜也知道此人正是罗蒙,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兴奋族中又出现了一个像洛特一样的大贤者还是什么,没有人现此时罗蒙身上的那不稳的气息,和灰败的眼神。当大家从喜悦中醒来,还是身为族长的罗蒙的爷爷先开口了‘罗蒙,你进阶了吗?刚才那个天兆是你所引起的么?’而罗蒙似乎也醒悟过来此时的他在看见族人们不应该表现出自己的任何负面,于是打起了精神道‘我没有达到贤者之境。只差一步,斗气和魔法都已经达到九级巅峰了。爷爷,刚才的天兆是《天生源术》和《天生咒术》修缮完成了所引起的。’虽然,在知道自己的孙子没有进阶而失望了一下,不过这位苍老的族长突然听到罗蒙的后半句话时,神色变成狂喜和惊讶。而他的话语也都激动的颤抖了起来‘什什么,《天生源术》和《天生咒术》完成,这么说’族长并没有说完这句话,不过在所有人的心中也都明白。

《天生源术》和《天生咒术》的重现,证明九级以后的进阶不再是梦想,因为《天生源术》和《天生咒术》就是他们天生村所有洛特族人变成圣贤的希望。如果再给他们一些时间绝对可以让天生村的贤者批量生产。这带来的惊讶和震惊对于他们是无比庞大的

可是,命运可不是就此安排的,不会给天生村将贤者批量生产的机会。

三天后,‘哥哥你是说在你马上进阶的同时,晓月的出现致使你分神没有成功晋级么?’尼奥表情有点尴尬,伴随着失望。内心深深的自责着,都是自己带晓月回来的,造成哥哥的晋

级失败。‘没事的,尼奥,功法已经完成了,我还有机会晋级的,不要怪小水姬蛟,我知道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这也得怪哥哥意志力不坚定。’罗蒙这个做哥哥的大包大揽的将所有过失都弄到自己身上,不想自己的弟弟自己想不开。

‘好了,你们两兄弟就别怪我怪他了,赶快来吃饭。’说着一个慈祥的女人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孩子们,将他们的那些话题打断。不一会一家子刚坐在座位上。随着一阵大地震颤。罗蒙和索门都紧张的站起身来。

‘大概有几千万的大军,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朝这里聚集。’罗蒙皱着眉头思考着。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罗蒙你最近在闭关并不知道最近的事情,’说着,这刚硬的大叔将一切告诉了自己的家人。

在一阵骚动后,天生村最大的帐篷中,‘朝这里的军队人数很多,据我的观察,光魔法师不论等级就有百万之多,而且武装力量还有冷兵器的类斗气和热武器魔能机甲。大概有两千

三百多万人。’罗蒙看着大帐的众位叔叔伯伯们,焦虑的汇报这。‘这么多人,只为了毁灭我们一个两万人的村子,看来他们还真够下的其血本。’坐在最下位的高挑男子说道。一段讨论后,没有一个结果,不过身为洛特家族的人他们

也不希望将全族葬身于此,所以具体有两个意见第一是全部逃,第二个是留一部分人经可能拖延,用实力给这些侵袭的家活一次痛击,然后由几个人带着村子的妇女和孩子逃。

‘天生村的人,你们听着,我联合军元帅斯巴克,对你们经行最后的公告,交出引起天兆的圣物,然后所有成年男子自杀,把小孩和妇女交出来,我们可以报他们的周全。如若不从,我们的武器和军队就将你们的村庄永远埋没与此’斯巴克元帅那浑厚的声音传遍了森林每一个角落。‘那些混蛋,还想要我们的《天生源术》和《天生咒术》,绝不能容忍,’说着一个白衣的男子已经飞身闪出大帐,朝声音传来的地方冲去。而大帐中的所有人都没来得及拦住这个平时沉着冷静而此时无比意气用事的家伙。在他们冲出大帐之时,却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白衣男子的身上的白衣已经烧成灰黑色,在肉眼可及的天空中尽头一片法师的身影。

即使以平时无比稳重族长也不禁倒抽一口气,因为那漫天的魔法师气息,即使是他也不得不畏惧起来。

‘怎么办,我感觉到人太多了,似乎逃跑是不可能的,以洛萨八级的实力一个照面就被伤成这样,怎么办啊!?’索门身旁一个灰衣胖子焦急的叫嚷到。而此时罗蒙却无比稳健的像前迈进一步,面露微笑的边双手做印边说着‘大家不要着急,会有办法的。-------天生卐禁’说着一个庞大的光芒笼罩到整个天生村庄。‘爷爷,爸爸,这个结界是《天生咒术》之中最强大的防御阵。以八个圣魔导士级别的人互相帮忙支持,就可以抵御一切攻击。’罗蒙在说完这些后,身后的众人都上前帮忙,以天生村算上罗蒙二十三个圣魔导士支持这个--天生卐禁--还不是小菜一碟。不过每八个圣魔导士只能支持这个阵三天,算起来争取了九天的时间。

就在结界一出现,斯巴克就觉得不对,于是千万人的攻击开始了,一篇流光异闪,天空中各种颜色的魔法焱丹聚集,空气中所有的元素都活泼了起来,凝聚在魔法师手上,更有甚者既然开始运用高级瞬魔法。强大的力量同时出现,一起击向天生卐禁这个结界。在一阵剧烈的轰炸后,近处的山峰和树林都已消失,而天生村上方尽然出现了一股蘑菇云,景象极其壮观,而产生爆炸的气浪将围在附近的人群吹飞了不少。而当所有人都认为这样就结束了,可是天生村那个村庄却依然还在,而且那个结界也没有丝毫变化。‘罗蒙,真是太神奇,刚才我还以为我们就这样完了呢,刚才那些魔法师的轰炸相当于几十个禁咒的威力啊,我自问不可能全身而退的,没想到就这么简单化解了,除了地面震颤一下,没有任何感觉,真是太神奇。’一个年轻的中年人惊讶道。‘罗蒙,这就是那两本功法中招数么?’族长也很激动,他在努力的不表现出来,不过他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

‘是的,这就是那里面的一部分,还有好多的我都没法学习,可能是境界不够吧。’罗蒙的表现要正常多了,虽然眼神中有丝紧张,但是还是很冷静诉说着一切。

‘请问斯巴克元帅,这天生村是否能拿下,好像第一翻魔法轰炸并没有效果,’说这些话的就是此次大战中推波助澜的菲斯拉王国王子艾夏,‘艾夏王子,不得不说他们很强,我们西

部各大王国全部武装都未能占上一点便宜,这不得不让我从新估量天生村的能力了。’这位年迈的老将军忧虑的思考着。‘元帅,在一切实力的面前,所有的东西都是摆设,虽然我并不懂兵法,不过我知道那样强度的魔法阵,肯定会消

耗魔法力的,不如就让我们以人多欺负他们人少一回吧!’也许艾夏王子的话正点中关键。老迈的元帅将此命令布了下去。

就这样千万人的大军分成三波轮番对天生村的结界轰炸,那恐怖的破坏力在一次又一次的蘑菇云后,天生村附近的地面深深陷下去十几多米。那强大的破坏力将附近一切都毁灭了。包括哪做连绵的山和整片森林,空气之中拥有了淡淡的土味,不过这还没有完,当大地**裸的展现在眼前后,继续的轰炸,让原本结实的地面化成了沙石。

‘看来,就算我们真的去攻击,也没用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两个不让我去了。’一个全身黑色劲装的大汉正是纳卡沮丧的说着。‘没事的我们只要见证那个目标死去就行,又没有说非得自己动手。’全身金色的巴法科轻松的说着,他当然希望有人能代劳。‘好了,我该出去了加一把火了,我们就此散了吧,我劝你们赶快回各自的星球吧。’说着斯洛飞身离开了这三人聚集的地方,还是那个山丘。‘回去,目标还没死呢,怎么能走。他又走了,纳卡你现没有他总是那么阴沉那么神神秘秘的。’‘是啊’

第二天,天生村连夜的讨论也没有结果,而脚下的地震还在继续。而这些天索门却没有参加过一次会议。持续着轰炸的第二天中午的,看着满天的光彩绚丽的魔法,索门心里一片凄然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突然,他用秘法向所有的族人心灵传去一句很简单的话‘我可以让八个怀孕的族中女人安全离开这里继续我们村子的全族的香火,我的族人们你们愿意和我一起讨伐这些想毁灭我们村子的人么?’大帐内的所有人都听见了,这两天不曾露面的索门的话语后。所有人都激射般飞出自己的帐篷。这些话语更激了他们心底哪对村子的热爱之情。当所有人都来到近前时,却看到索门强壮的体格消瘦了不少。‘索门,你这是怎么弄’族长大人看着自己的儿子这番样子不禁关心的问到却被儿子打断了。‘父亲,我没事,现在我们开始挑选八个最优秀的后代吧,现在没有太多时间解释那些了。’说着这位刚硬的大汉转身柔和略带严肃的盯着自己的儿子罗蒙‘罗蒙,这些天我都在研习《天生源术》和《天生咒术》的功法,找到了应对眼前局势的方法,你应该知道,《天生源术》和《天生咒术》中-天源传送和天咒极光-吧!’此时,罗蒙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虽然父亲问的问题他知道,但隐隐之中似乎感觉的到父亲所说的话让自己有些不安,不过还是点头应是。‘天源传送是需要六个高等级法师以六芒星的位置通过天生印经行八点瞬息传送,传出时期间不受任何结界外力的阻挡,而传送地点和距离取决于六个法师的能力,所以以我们六个圣魔导士将孩子和母亲们传送到这个大6的各个角落也是没问题的不過传送的人数只有八个,而维持法阵的这六个法师会暂时失去全部魔力。’索门讲解着,说着就带着族人们开始布置这个法阵

‘随着连续一天的轰炸,居然还没有破开那个结界,看来真是我太低估天生村了。’艾夏王子斜躺在椅字上,看着外面那绚烂的犹如烟花般的轰炸,眼神中多了一份惋惜。是啊,天生村这样的能以一村顶档八国的能力,要是能为己所用,那统一全大6都不会只是梦想啊。哎!‘王子殿下,天生村似乎在筹划反击,我感应到一阵强大的魔法波动,’一个穿着短袖魔法袍子的中年男子,缓缓出现在王子近前。

夜渐渐深了,可是外面的轰炸继续就行这。遥望远处的光彩中年男子诉说着‘王子,就连我也不得不夸赞这个天生村所设下的结界,是如此精妙,一切元素在撞上结界的同时,一部分被结界吸收一部分被弹散开变成空气中的元素,而且

这种高能量的消耗和维持至少是八个圣魔导士级别的人物才能支持。’就在此时天空之中,出现了八道从结界之中激射而出的光芒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去。虽然有人想阻拦,不过当魔法轰击到上面时却全被弹开了。看着这犹如流星过境的一幕,如此壮观而美丽。不过,八国联军却无心他故。‘看来,在这么多魔法师的攻击下还能让人传送而出,天生村啊,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啊!’坐在大帐内的联合军元帅斯巴克感叹道。一股忧虑油然而上,他陷入深深的思索中大帐内也就此陷入一片哑然的静寂。

‘罗蒙,你知道引渡之法么?’索门在完成了天源传送后,虚脱的坐在地上。‘爸爸你不能这样,我刚才就在想,以天咒极光这种大圣贤才能施展的能力,你是想用何法施展,没想到还是被我猜对了,你想用全村人的所有力量赋予你一个人身上强行使用这招。这不行的,你会死的,爸爸我不能这么做~’罗蒙扶住自己的父亲,眼神坚定,绝不能看着自己的父亲使用这违禁的一招。

天咒极光本身就是一种高强度的攻击,而洛蒙达到圣贤的境界时就可以使用,不过却被小水姬蛟的出现,没能晋级。如果罗蒙真的成为达到圣贤之境,以天咒极光的力量绝对可以将外面轰炸的法师击退,可是也许这就是命运的一轮吧。就算罗蒙以后能达到那个境界,但是现在的他却绝对无法使用的。引渡之法运用生命力将所有引渡过来的力量为己所用,虽然只是片刻却已经足够索门来施展了,不过却引渡之法却有个条件就是本身能量必须空虚,只有这样引渡过来能量才不会和自身能量起冲突,而维持这外来能量的方法就是燃烧生命力。‘罗蒙,不要任性,难道你想看见他们毁灭我们的村子么,就算我们最后无法抵御,也要我们的敌人掉一层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就在听到索门最好一句话时,那些站在近前的族人义愤填膺的呼号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看着这样的状况,罗蒙还有选择么!没有,没有任何借口可以拒绝父亲的。

正在这时罗蒙的母亲和爷爷,走到他身边‘索门,你真的决定了么。这一役,我们很难有生还了,不过我还是要问你,我的儿子你愿意为了村子牺牲自己么?’此时的索门在孩子的扶持下渐渐能站住后,用无比决然的语气呼喊到‘我愿意,愿意为了村子牺牲我的一切。’而站在族长旁边的罗蒙的母亲‘索门,你真是个汉子,我为有你这样的丈夫而自豪!’说着身为母亲的她,先将精神海中的源线牵引到索门身上。就这样开始了,不同的精神力集中在开始汇聚在索门身上。‘爸爸,我为有你这样的父亲而自豪。’不知什么时候,小儿子尼奥也已经来到锁门大叔的身前,将臂膀顶在了他的腋下,支持着他此时微颤的身体

在引渡之法开始的同时,天空中的白云荡起了一阵涟漪。‘斯巴克元帅,看来魔法并不能有效的打击这个村子啊,我想还是让我的属下去吧!’自从这个男人进入斯巴克大帐后,一阵阴风流转。这个人身材适中,没有一点出奇的地方,不过他的眼睛却带着一分嗜血冷酷。似乎只有战争才能满足他眼中的**。而此时的斯巴克却站起身来,冷冷的观看者这个家伙。犀利的眼神对视着,不过在短暂的僵硬后,斯巴克元帅却一反常态的说着‘那好吧,作为东部武装的你们也动全部攻击吧。’随着这段对话,外面的全部魔能机甲和东部王国全部投入战斗。不过在那个男人离开后,斯巴克将军苍白的脸色自言自语着‘希望,战斗就这样结束吧。’

不过就此一个命令传来。所有人停止攻击一分钟后以全部力量的最后一击攻击目标。

就这样短暂的停滞时,结界在停止攻击的同时渐渐的变淡。也正是这短暂的时间,让天生村维持法阵的八位圣魔导士也将力量寄托给了索门。法阵消失了,所有的天生村的人都聚集在一起满脸期盼的看着索门等待他的最后一击,给与敌人最强大和最致命的一击。

‘轰’一阵光芒爆闪,空气中的所有元素都凝固了,而魔能机甲的魔导炮再射出去不到百米就突然哑火了。一阵强光以天生村为中心不断扩散,慢慢降临到八国联军魔法师的身上时。那些魔法师开始并没有任何反映,不过连想的时间都没有,最后一眼就是看见光芒近身时。本能的闭眼所看到的黑暗。就这样索门这一招天咒极光。一下消灭了村子近前的所有的敌人。扩散继续,一会功夫无论东部王国魔能机甲,还是西部的魔法师和战士都化成一缕空气。‘爸爸,这一招大概消灭了将近五十万人,呵呵看来有这么多人陪葬,在下面我们也该心满意足了。尼奥,你还怕么?罗蒙坐在地上,体力的透支使他脸色苍白。不过还是在这最后的时刻坦然面对者死亡。‘哥哥,我不怕,死就死吧。’而尼奥的小脸上却多了一份和他岁数上不符的脱。正在这时,天生村的人们都以为完了,可是天空却突然破开了一个白色的大洞,族长茫然的看着也已经躺倒的索门‘索门这也是你天咒极光的招数么?’‘不是的,父亲这股力量并不是我的,而且他比天咒极光所蕴含的力量更强大。’此时,天空的白洞越来越大突然射下一股方圆千顷的光柱。尼奥看着这个光芒,神情中多了一份哀伤。似乎又对这道光芒无比熟悉,他满怀深情的看着身边的哥哥‘哥哥,就这样吧,我们能一起死去真好’

后面怎么样呢?其实生命就是这样,死只不过是轮回的另一个开始。不是么?

(主题今天这张八千字吧,是这两天的。因为这一张故事很多所以更的慢了点。不过本书天生之劫也就此马上要结束了,下章:静默的战场。将把故事经行最后的罗列下。这一集就结束了。主题狂求票票你们的支持是我努力的根源啊。推荐点击收藏,各位看官帮帮忙。主题再此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