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四十一章 叶小倩的哀伤

小说:净魔神谭录 作者:主题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寂寥夜空轻轻的飘过丝丝浮云,轻轻的风儿挂起,带走许多人的愁绪。

而劫狱森林深处,低矮的山丘上的静立着两顶帐篷。

不远处一个哀伤的女子静坐在树枝上背靠着树干,望着有些昏暗的天色,轻声的吟唱着“哀婉秀逸悲欢少,鬓霜寒满欣沁以,苦的人庞何消瘦,飞萍花时静萧萧”

随着轻婉的词歌的吟唱,清幽的月光似影相伴,这个略感哀伤的女子在这个静寥的环境下,心情似乎更显沉重。轻轻的将手中轻笛置于嘴中,悠扬的乐声开始慢慢回荡在森林之中。

清夜是茫茫,是乱局。

歉意是平平,是久长。

落得人生此各处,消夜欲断肠。

人天涯,思念各天方。

此一步错乱心情殇。

自终了奈何两茫茫。

已非苦,已非乐,

在何处吾念心死亲卿芳。

彼一生莫回眸

似完曲牵心动乱肠

此曲《情鸾词》,伴随着那优雅的笛音不断抒着这个少女的哀伤之情。

这个略感忧伤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修兵那有点暴力的小表姐叶小倩。此时的她似乎正在哀伤的思索着什么?

叶小倩想着最近的事情,渐渐的回忆起自己的小时候

---

一片青草茵茵的空地上,匍匐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全身上下红红的印迹,似乎刚才受到过什么不良的迫害。

而他旁边静立着一个**岁样貌精致的小女孩,看这个女孩有些满足的表情,似乎刚才生的一切已经将她心底的怨气充分的泄了出来。

这个静立着的女孩,轻轻的抬头看了看渐渐垂下的夕阳,似乎想到什么你好的事情,脸色微窘的小声自言自语道“我把修兵打成这样,罗斯姑姑肯定会很生气的,怎么办啊?”

这个小女孩就是小时候的叶小倩,短暂的思索过后,略微不满的哼到“修兵,赶快起来!再不回去,罗斯姑姑该生气了!”

躺在地上小男孩就是修兵,他慢慢蠕动着艰难的爬了起来,眼神畏惧的看着眼前的叶小倩,紧紧张张的答到姐,你别在打我了,好不好啊?’

叶小倩看着修兵那全身的伤势,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忍,不过从小受到训练的她,很快就恢复了常态。转身向来时的别墅走去,而修兵小心翼翼的跟随着她,似乎生怕自己的任何一个小动作,再就此惹怒眼前这个暴力的小表姐。

到了别墅后院门前,叶小倩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有些为难的欲言又止的看着修兵。

修兵在看见那扇门后,似乎都能感觉到自己马上就能就此解脱眼前的一切般,一个急跃进入了别墅。

叶小倩有些为难的跟了进去,当她听见一声严厉斥问后,心不由的慢慢沉入海底,愧疚着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修兵,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啊!?你快说!妈给你去报仇!”罗斯太太焦急的斥问道。表情有些古怪的看着后面低下头的叶小倩。

修兵急忙打马虎眼,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呵呵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啊我不小心摔了个跟头,滚在地上滚了好远,就弄成我现在这个模样了!”

叶小倩脸色更加羞红的低着头,不过当听见修兵挨了打既然还这样保护自己,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暖暖的感觉,这种奇异感觉在心里漫漫荡漾泛起涟漪。

罗斯太太似乎不太相信这样的说法,眼神更加古怪的看着叶小倩,质疑的向修兵问道“你真的确定你是摔了个跟头弄成这样的吗?那这些红色的印迹是怎么弄出来的!”

修兵傻傻的继续打着马虎眼“啊是我被地上花草刮的,嗯是被花草刮的。”

罗斯太太看着修兵的样子并没有在说什么,修兵清澈的眼神之中丝毫没有半点受到威迫要挟的痕迹。罗斯太太也已经明白了修兵这是自愿为某人作掩护。

于是,修兵和叶小倩就也就此得到了默许,各自回去休息了,看着叶小倩离开的背影语气古怪的说道“阿倩啊!修兵这孩子已经开始学会保护你了啊”

其实,叶小倩从一出生,上任族长(罗斯的义父)就已经将这个孩子重点培养起来,就是为了彻底结束这场东宗东皇之间恩怨。

可想而知叶小倩从小就没有什么愉快的童年,她的存在早以被套上了政治联姻的头衔,她在这痛苦的训练之中变得更加冷漠,快乐似乎早就因为这场婚姻而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叶小倩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极端听话的孩子,这也是东宗一脉多年训练的成果。

对待这个政治联姻的对象---修兵,他充满了讨厌。

因为叶小倩少时偏激的想法,让她认为如果没有眼前这个小子的存在,她的童年的她的生活会很快乐,不用费尽心力的置身于这样政治漩涡之中。

所以在看见修兵的无礼时,本身就对修兵不满的叶小倩也就此找到了泄的对象,虽然心情在泄后就此轻松了许多。

不过在看见修兵此时的可怜的样子后,有些愧疚阿倩也终于想通了这些,“也许他和我拥有一样的经历呢”

不过,在叶小倩心里修兵真正走入进来,却是此时明明被自己痛揍的修兵却帮着自己在罗斯姑姑面前作掩护。这样的做法让本是冷漠的叶小倩心里泛起了不小的涟漪,这么多年也无法释怀

这种古怪奇异的感觉和东宗多年的一切,不断的产生着矛盾不断的困扰着叶小倩。族长和父亲所托福的使命和对于修兵的不忍、不舍得让她就此夹在了中间。而最近和修兵生的一切事情,又让性情本是冷漠的叶小倩,突然多了一丝丝醋意一丝丝忧虑。矛盾的想法、烦乱的心绪、百味参杂的勾起了叶小倩莫名的哀伤

---

清风潇散的抚过,山丘之上两顶帐篷渐渐轻轻的摇曳起来,此时一个黑色人影从帐篷中走出一阵急窜没入了深林之中。一块狼狈不堪的空地,地面深深凹陷了进去,四周围损毁树木,此时那个人影,静立在这个白天修兵和纳卡他们对战的地点。一段古怪的吟唱后这个黑影全身轻轻震荡着,浑浊的黑色气息慢慢将他包围起来

“嗖”

天空之中一道黑白翻滚的光芒从直射下来,目标正是这个黑色的人影,不过似乎他并没有慌张,随着光芒射来周围的空气不断的震颤着。可是这个黑色的人影却抬起了头古怪的长大了嘴巴

黑白翻滚的光芒直直降临了下来,这个黑影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硬生生的长大了嘴巴将这道黑白色参杂的光芒吞了下去。短暂的吞咽后,这个家伙还人性的轻轻的打了个饱嗝,一阵白烟从嘴中冒出

叶小倩在看见不远处天空奇异的一幕,渐渐结束了自己的哀伤。好奇的站立起来眺望这那个地点“那到底是什么?”

天空之中灰蒙蒙的云儿在刚才那道光芒出现的时候就慢慢的躲开了,皎洁的月光懒散的照在那个黑色的人影的身上。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天来此和纳卡他们战斗的修兵,不过从她的表情和刚才的行为来看似乎他又不是修兵。

“呵呵,还是吃了这些能量感觉最舒服。”这个黑色人影酷似修兵的家伙,满脸满足的回味着。不过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古怪的向前方看去“呵呵!没想到她这么晚了也不睡觉,呵呵反正也无聊正好过去调戏调戏她。”(这可能是修兵说的话么?这又是谁呢?)

叶小倩看着不远处渐渐安逸的森林,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生一般,眉头紧锁的自言自语道“怎么没动静了。”不过当她刚就此说完,一声轻柔的从背后想起声音响起“呵呵,亲爱的表姐,这么晚了!你想要什么样的动静啊。”叶小倩惊讶的回过头来,心里感到无比震惊兵,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的,他的度怎么这么快,我连一点都没有觉。

看着叶小倩此时惊讶的样子,这个健谈的酷似修兵的家伙缓缓的向叶小倩走去。“表姐,我脸上有不好的东西么?你干什么用这种表情看着我。”

叶小倩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了,略微整容的说道“修兵,你怎么还不睡,这么晚还出来!”

这个酷似修兵的家伙略带伤感的轻皱眉头,望着浩瀚的星空,辛辛的说道“我被一哀伤的词曲勾起来了,仿佛心里突然有东西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所以便出来走走!”说着还略带忧伤的看着眼前的叶小倩。

叶小倩突然想起刚才的那凌乱的愁绪,似乎感觉到修兵此时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的记进了自己的心里,修兵那忧伤的表情,让叶小倩有种同病相连的感觉。呆滞的不再言语

两人之间的气氛渐渐暧昧起来,正在叶小倩继续感怀时,这个酷似修兵的家伙瞬息消失,轻盈的抱住了叶小倩的柳细的腰肢。叶小倩本能的刚想反坑,可是在看见修兵那双深情无比的眼睛时,便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表姐,放松点不要反抗,好么?我想此时的我应该是你最温软的依靠吧!”说着轻轻的在叶小倩的耳朵上吹着轻气。

叶小倩还是头一次听见修兵这样诗意般的对自己诉说情话,甜蜜的感觉散遍了全身,慢慢的身体软了下去,找了个一个舒适的姿势轻轻的将头放在了修兵厚实的肩膀上。这种感觉很舒服、很安详

“表姐,能有你这样的妻子我真的觉得很满足,你喜欢我吗?”

这样直白的表白,让叶小倩心里产生一阵迷醉,不过平时冷雅的她,可不会应对这样的局面。出于本能的将头深深的埋在了修兵的胸膛,而羞红的小耳朵已经出卖了她。

这个家伙轻轻的将叶小倩的脸托住,满怀温柔深情的对叶小倩说道“阿倩,你能告诉我答案么?”

叶小倩在听见这些后,涨羞着脸颊紧张的说道我也喜欢你。”

不过在听见这声细如蚊蝇的回答,当事人的修兵表情却突然一变

“啊!!!!!表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抱着你的!”此时从睡梦中醒来的修兵,紧张的道歉道。似乎他生怕眼前这位有些暴力的小表姐,会像白天那样痛揍她一顿。

叶小倩看着前后判若两人的修兵,脸色略微一沉“修兵你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么?”

修兵迷茫的反问道“什么话啊?”

叶小倩脸色黑黑的又问道“你别告诉我你忘了你刚才说了些什么!?”

修兵脸色微窘的说道姐啊,我真的不知道刚才说了些什么啊!”

叶小倩脸色更加难看,古怪的问道“修兵,你什么意思啊?”

修兵更加茫然的挠了挠头“我真的没意思啊!”

叶小倩想起了什么,又感娇羞的叫到“什么!你都抱了我了,还敢说没别的意思。”

叶小倩勾起一抹冷笑,修兵后背凉。“表姐!!我真的没意思啊,我真的没你说的那种意思不是!我是想说我没有意思啊”

大地慢慢震颤起来,哀嚎声让人听起来不禁产生毛毛的感觉

---

修兵精神海之中,黑色固体慢慢化**影,带一起了一阵捧腹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