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章 同床被揍

小说:净魔神谭录 作者:主题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这个十三四岁的穿着古朴的花色大褂的小男孩,突然感觉到对面那个古怪的女人总是会用一种让自己毛毛的眼神看着自己。

有些慌张的左顾右盼道‘大姐姐,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没有画吧。’

看着眼前这个小子慌张的样子,叶小倩轻轻一笑哦,结束了心里的琢磨。好奇的问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啊?’

看着这个女人眼神逐渐正常,小男孩礼貌的一拘礼‘我叫马良,请多多指教。’

看着这个小孩如此懂礼貌,叶小倩回头揶揄的看着某,似乎再跟某人说,你看人家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都比你强。

修兵不好意的挠了挠头,心里无奈地想到,当初就是由于太惊讶阿倩是我未婚妻的事实,所以很失礼的没有和她打招呼。

看着对面那个小男孩如此的礼貌,就连平时傻傻忽忽的修兵也不禁有些汗颜了。

此时的叶小倩并没有在一修兵的想法,他更好奇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带着浓浓的好奇问道‘小马良啊,你手中的笔是什么宝物啊?你刚才是怎么招呼的龙凤的呢?’

这样的冒昧的询问,就连平时见多了叶小倩文温知理的修兵也有些诧异的看着对面的小男孩,到底是这个小家伙有什么好奇的地方啊,阿倩居然不顾礼貌的询问别人的能力,这样的做法可是很少见的。

这个叫做马良的小男孩慌张的将手中的金色毛笔藏在身后,有些戒备的看着叶小倩‘你想干什么,这是我的家传之物。刚才那龙凤怎么招呼的我是绝对不能告诉你的。’

修兵好奇的走到他的暴力小表姐身边,轻轻的碰了碰她,似带献媚的说道‘表姐,你不会看上那个金色的破笔了吧,用不用我帮你抢过来。’

修兵这个臭小子,从小受罗斯太太的影响,对于暴力汲取自己喜欢的东西是很平常的事情,虽然有些霸道,不过此时修兵的心里其实也在念叨。

小家伙你不是想和我们一起旅行么?

把那根笔给阿倩不就得了,就当是酬劳吧,失去一根破笔就能有我们保护你,你应该感到荣幸。

修兵这个家伙这样强加给别人的想法,不禁让身边的阿倩苦笑道‘修兵啊,罗斯姑姑是不是经常这样抢你的东西啊,你有没有想过被抢了之后是什么感觉的。’

阿倩这么一说,修兵的脸上突然变得多彩多样了起来,阿倩说的一点都没错。

小时候爷爷们送的东西到了他老妈的这,就以替他保管全部被老妈收在了手上。

修兵长大后想要,要回来哪怕一件,都只能用艰难来形容,而且至今为止只要回来过一个现在戴在手上的空间手镯,这还是临来凯萨琳学院时,自己千方百计求老妈才要来的。

想起那痛苦的历史,修兵的脸上突然啊开始黑黑的。

这两个人的对话时并没有施展什么防音结界之类的,所以对面这个穿着古朴的花色大褂,头上戴着一个丝质的透明的燕帽的小男孩听的无比真切,有些紧张有些畏惧的将对于自己无比重要的金色毛笔藏在身后,摆开架势。

似乎这一男一女一有所动,这个叫马良的小男孩就会再次出手。

马良的心里不断的打鼓,这两个人能一下就解决我的召唤术,想必实力高的十分可怕,他们要是真的对我的家传之物有所企图我该怎么办啊,跑的话以他们的实力一下就能抓住我,打肯定又不是对手,要是普通的旅者我展现下实力就能加入他们受到尊重,他有些恼恨自己为什么偏偏遇到这样的两个家伙。

本以为自己离开家出来修行可以更好的增强实力,没想到刚一出门没多久就要被人把家传之物抢走。

想到这心里越来感觉到委屈,埋怨着自己怎么这么点背啊。真是出门遇坏人,‘妈,我想回家啊

荒芜的沙漠中,这个被叫做罗的绝美白衣男子躺在了沙地上,全然不顾自己身上纯净的衣服。

他喘着粗粗的气,闭着眼欣慰的笑道‘呵呵,真的好累啊,没想到帮助别人晋级消耗这么大。’

白色光圈缓缓的将他环绕起来‘罗,你难道想将这个魔兽提升到人类十级么?’

这个绝美的男子喘息的坐了起来,看着面前由大量土石凝结的的圆形。轻轻的一叹‘呵呵,我还真有这种想法,大地灰熊再从那石头层中出来就已经进化到九级了。修兵啊!以后就看你的了

‘哇’

叶小倩无奈地看着身边的修兵,责怪的说道‘都是你的错,看把那孩子吓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强盗呢。’

修兵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满带歉意看着对过的小男孩。颇感无奈的说道‘我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啊,那个小家伙的心里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

说着修兵,缓缓的走了过去。

这个小家伙怎么了呢?

他哭了,这面前的两个大坏蛋,不断的对他的家传宝物图谋不轨的探讨着。

让这个没怎么出过家门的小家伙心里越来越委屈,而且这个小家伙第一次碰到这种打也不是跑也不是的境地,心性稚嫩的他在听到对面的两个坏人更加绘声绘色的讨论,委屈的心情越来越大。

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大哭起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我好倒霉啊,外面怎么都是坏人啊,妈我好想回家啊,外面一点都不好玩

看着对面的男子渐渐靠近,这个小家伙更加紧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的哭诉道‘救命啊,你这个坏蛋要干什么?’

看着这个男子嘴角邪恶的笑容,小家伙心底都凉了。

修兵很无奈的走了过去,心里也委屈的要死。我看起来有那么不良么?

这个小家伙也太幼稚了吧,如果我真的想对他不利,我还会这样毫无敌意的微笑着过来嘛!

他怎么哭的成这样了,跟我真的欺负他似的。修兵温柔的微笑道‘小家伙啊,不哭了!哥哥不会欺负你的。’

修兵的这个样子更加刺激了小家伙的泪腺,哭诉声越来越大了。

叶小倩摇着头轻轻的走了过来,歪下腰嘴角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不哭了,马良!姐姐不会欺负你的,我们东宗的孩子可不会在外面光哭鼻子的。’

这样一句话,一下哭泣声戛然而止。一阵安静后,小家伙惊讶的看着叶小倩知道我是东宗的。’

叶小倩点了点头,轻轻的笑道‘我姓叶,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吧。’

阿倩的这句话,将小家伙脸上所有委屈的表情全部打散了,取代委屈的是无比的惊讶。

呆呆的看了阿倩一会,小家伙服跪于地,紧张恭敬的说道‘参见少宗主,刚才稍有冒犯请少宗主恕罪!’

阿倩轻声一笑回礼道‘不知者不罪,起来说话吧。’

旁边的修兵,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阿倩看出来这个小家伙是东宗的人啊,怪不得这么仔细的问他那根笔和召唤术的能力呢。

就在修兵思索的时候,小家伙眼神古怪的看着他,迟疑了一下问道‘少宗主,这位是’

不带修兵回答,阿倩就先答到‘这位是我的丈夫。’

阿倩脸上转瞬浮起一抹殷红,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他那冷漠淡雅的性格再次出现。

小家伙好奇的看着修兵,似乎觉得这个小子没什么出奇的地方。

看向叶小倩时脸上多了一份希冀,但是张开了嘴想说些什么,又闭上了。

不过,阿倩似乎看明白了些什么,点了点头算是一种肯定的说道‘马良,你就跟我们一起修行吧,不过我要告诉你,这次修行很苦的,我可不想看见我们东宗的孩子被折磨后哭泣的样子。’

这样直白的讽刺小马良,不禁让这个稚嫩的小孩小脸变得红红的,不过能一起的兴奋还是让他轻声欢呼起来

“耶”

就这样,他们三人重新踏上了旅途,马良疑惑的问道‘少宗主,我们这是去哪修行?’

叶小倩提醒着这个小家伙‘马良,你不要在叫我少宗主了,平时你就称呼我姐姐或者跟修兵一样阿倩吧,毕竟这是在外面。这样的称呼会惹来不必要的的麻烦的。我们这次是去浑浊森林修行。’

马良悻悻然的接受了这个提议,看了看天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即将生!?

慢慢的夜幕来临,就这样这三人停止了此次修行前进的脚步,马良好奇的看着修兵。

他悄悄的说道‘修兵啊,你有几个帐篷啊?’

修兵疑惑的回答道,‘一个啊,怎么了?’

马良微笑的说道‘呵呵,没看出来你们这么小就同居了啊。’

修兵听见这么个小孩既然说出这么早熟的话,脸上不禁有些炙热,急忙解释道‘你想哪去了,阿倩也有一个帐篷啊。’

马良摇了摇头,古怪的说道‘我出来的急,没带帐篷。能不能和你挤一间啊。’

此时叶小倩缓缓地靠近,两人也就此停止了交谈,马良怪笑的就此离开了,留给这两个人交流的空间,毕竟人家是夫妻两,私房话肯定少不料的。

阿倩好奇的朝着修兵问道‘你们刚才在说些什么?’

修兵想起刚才和那个小家伙的对话,不禁脸上犯烫,不过他可不会真的傻到说这些‘马良没带帐篷,想让我和他睡一间。’

不过阿倩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羞涩,严肃的说道‘你今天晚上和我睡一间帐篷吧,我有话跟你说。’

修兵在听见阿倩这些话后,涨红着脸呆呆的静立不动,刚才阿倩的那句话让他的心里泛起不小的涟漪。

其实阿倩听见了修兵和马良的谈话,不过她并不在意这些,因为晚上她真的有话要和修兵说。

夜慢慢黑了下去。马良怪怪的看着修兵从这个帐篷出去了。

不禁笑道‘看来少宗主很记挂修兵啊。’

修兵来到帐篷链外,轻声的唤道‘阿倩,我来了。’

一声轻轻回答‘进来吧’。

修兵进入阿倩的帐篷后,慢慢的坐了下来,好奇地问道‘表姐,你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我真的在这睡么?’

阿倩羞红的脸庞解释道‘修兵,如果在遇到我们东宗的人时,我们必须表现出十分亲密的样子,宗皇之姻在我们东宗众人的心中可是头等的大事,所以为了不让他们有所猜测,或者以为我们不合而产生分歧,我只能在遇到东宗子弟时让你和我同睡了。你明白么?’

其实还有后面半句,东宗之中其实也有不少反对这段姻亲的,如果不是阿倩看出那个小家伙是他们这一派的,如果要是反对一派的阿倩也不会客气的答应马良那小家伙一起修行。

不过这些,阿倩并不像告诉修兵,毕竟这个傻小子还不能理解那些权利中深层次的东西。

修兵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这样的解释,不过还是涨红着小脸结巴的问道姐,我睡.

阿倩的小脸一下红到了耳根,是啊怎么睡啊,只有一张被子一个枕头。难道真要同床共枕啊?!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很暧昧,而且这两个家伙羞涩的样子。似乎这注定这一晚不会太平

两人在这诡异怪怪的的气氛中,安静了好久。

似乎谁都不敢说话,可是出人意料的,阿倩却将被子展开,自顾自的挤到床上的一边给自己盖上一部分留下另一半被子,反转身子不在看修兵。

此时的阿倩满脸的红晕,她都不知道怎么做了,只能用自己最后的矜持告诉自己去躺好,毕竟这两个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修兵满脸涨红呆滞的坐着,看着阿倩就此休息,自己仿佛还没找到目标去做什么。

不过此时,阿倩背对着修兵慌张的说道

快睡觉!’

修兵心里一阵异动,真有一种狠狠抱过去的冲动。

不过,心里对于阿倩的恐惧还是有点后怕,所以老老实实的钻进了被子里,修兵脑海中一片茫然,心里想到。

接下来就是睡觉了吧,希望不要出现状况,我全身都好热啊,刚才那样的氛围下我都有些呼吸不上来了,心跳的太快了。

此时阿倩也异常紧张,这样的展可大大出乎自己的预料,都是马良那小家伙惹得祸,要不是他的出现也不至于演这么一处,要不是他没带帐篷,也不至于自己和修兵一床睡觉,而且心里泛起那样特别的涟漪,也不至于现在心跳得太快让我的脑袋都乱了。

此时的马良还不知道,自己无缘无故的到来已经惹到这个女人,而此时得叶小倩已经把所有的过错和怨愤都记在了他的身上。

躺在床上的两人,各怀着不同的心思在这暧昧的氛围下久久不能入睡。

修兵此时特别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所以深深的吸了口,刚要吐气缓解自己躁动的心跳,一声异类的声音响起彻底的将这迷乱暧昧的氛围打散了。

‘卟’

‘臭死了,修兵你去死把,熏死我了。’叶小倩愤怒的叫到。

刚才羞涩的样子已然尽去,随着一声缠绵悠长的残嚎渐渐开始回荡在整个夜空之中

此时另一个帐篷小马良古怪的一笑‘看来,他们俩人还挺激烈

修兵到底做了什么呢?

呵呵,自己想想吧,不过阿倩对于修兵的态度的变化也越来越大了,修兵以后会有怎么样的命运呢?

故事还在继续,慢慢的一切都会浮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