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九十八章 源生**印

小说:净魔神谭录 作者:主题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送走了修兵,修罗与艾罗两人脸色逐渐浓重起来。带着一丝丝紧张和莫名的忧心。刚才一直沉默寡言的艾罗先开口道“怎么样?准备好了么?”

修罗望着消失的空间缝隙,沉默的呆望了半天。缓缓答道“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好了?怎么?你害怕了?”

艾罗诡异的一笑“可笑,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来,上天下地,我可从来都没有畏惧过谁,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以后更不会有的。”

修罗感叹笑道“的确,当初你的实力已经跃进到创世神顶点的级别了。离那新的层次真是触手可得。呵呵,相比我而言,你的确强硬稍许。”修罗脸色严肃的怪笑道“不过,即便你重回极点,我又有何惧呢!现在这种威胁,却不及你当初的你。我又何足为惧呢!怕?怎可能!”

艾罗挑了挑眉毛,凑近修罗。轻轻的拍了拍他“好了,好了。看来我们都受了修兵的传染了。自娱自乐一下就可以了。可让别人看着我们的笑话。这样可不好呢!”说着向身边的人投去了默契的眼神。

修罗心领神会。会意地一笑。剑眉立竖。凝神看着不远空荡的空间。两人皆是一阵沉默。等待着接下来暴风骤雨的降临。

渐渐毫无动静的空间之中,似乎一抹黝黑的毡布一般,齐亮的被人掀起。只见一个虚坐在空中的男子,戏手把玩着手中正正方方的小晶石。就此出现在两人面前。

男子轻轻一笑。和蔼的叹道“抱歉啊,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二位的雅兴。看来我出现的还真不是时候呢!”说着细眼瞄向了对面的二人。此人正是尤。

艾罗笑道“那倒没有!反正现在无事,不介意的话,你也大可以和我们高谈阔论一下。不过,前提是你得放下心中对我们的忌惮,这样对于你而言会不会很是为难呢?呵呵!”

尤满脸平静。似乎不在意别人话语中的挤兑。道“既然大家都需要蓄力准备一下,那么趁现在我们也好好的聊一聊怎么样?呵呵!”

一眼就被看出了自己的目的,艾罗丝毫没有尴尬的情绪。直接询问道“你这么匆匆忙忙的就出现,完全在我们意料之外呢。‘涅槃重生决’,将**化成血水重新凝练组合。而现在似乎你还并没有完全修复好你的**。看来你的灵魂和**的契合度还并不完美呢!这么着急就出来,为了什么?”

“你既然连这些都知道,果然你们几个家伙时刻都在关注我啊。大预言术的演算的确精妙。不过,貌似为了窥探我,你们也会耗费很多时间无法预知未来更多的变化。真是有得必有失呢!”尤感叹过后。冷笑道“我这么早就出来是为什么么?很简单,我也知道你们在设法算计我。那明知你们以后会布下陷阱,那么我便提早出现。让你们无法完成针对我的布局。这样的解释不知道你们满不满意呢?即便我不会大预言之术,可是达到一定层级的危机预警我还是有的。怎么?现在,你们大概没有完成那个针对我的计划吧。你们两人是不是有会有些退怯了呢?”他在就此打击对方的士气。

两边针锋相对,绝不相让。

一旁的修罗驳道“计划!?哈哈,就算你知道又如何。现在即已如此,我便告诉你吧。我们两人的计划是针对你全盛时期而布设的。可是,你这么早就出现。虽然我们还没有有效的积蓄完力量。可是,你也没有达到我们当初所预计的阶段。此消彼长,看来,人算不如天算。这个计划依旧能实现!”

尤看着修罗和艾罗两人脸上淡定的神色。逐渐有些相信他们现在的说辞。正是因为彼此相当了解,所以更增加了彼此的顾及和忌惮。

尤,戏手转弄着手上这个晶莹的透明正方体。里面包裹着一股活跃的黑色浓郁的力量。只见他毫不理会身在陷阱之中。洒脱的笑道“这么完美的力量。霸道而又如此强横。只是接触到这么一点,就足够我心驰神往了。如果得到他的所有隐藏力量,该是一件多么完美的事情啊!”

说着尤冷眼观瞧着修罗。而从一开始的接触他便觉到对面的这个家伙,可能是血脉开启的一个牵引。这种世界最原始的血氏力量,是一种互补也是一种平衡。

修罗冷冷看了尤一眼。眼中的杀气腾腾。而尤所指的正是他心中最为在意的人。对于任何想要加害他所在意的人的手段,修罗都会毫不留情的摧毁。心道:这么快就想逼我出手么?

冷眼道“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即便是我死掉也一样。”这样的宣布,似乎已经将大战点燃。一切一触即。可是三人的脸上却并没有真的马上就动手的意思。

尤转眼观察着艾罗。笑道“其实我也没料到你们会这么快就来找我决战。刚才我已有了一些新的感悟。正想好好的静修一下。没想到你们两个却在这时就出现了。我重生之后,所计划三个目标,第一个目标就是彻底修复体质。从刚才的灵感来看,很可能我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完成。可是你们两个却这么快就赶来了。连一点时间都不曾给我。呵呵!不过,没关系。最开始我所设计的第一个计划之中。你们两人便是第一个目标。”

就算知道,这个家伙的目标是自己和修罗两人。艾罗也并没有丝毫的感到惊讶。“用神的命格和灵魂来凝练你的**。这样你便可以一下就达到创世十一阶的巅峰。看来,不光是我们会算计,你的算盘也打的很精妙呢。那第二个目标就是修兵了吧。”

尤摇头说道“错!完成身体之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摧毁那个老家伙所遗留下来的一切神识。是不是感到很惊讶。我为什么会把毁灭他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现在我也不妨告诉你们。正如你们曾经猜测的一样,我是怕遇到他。如果我的身体再没达到灵魂和**完美契合之前,那么那个老混蛋是可以直接用灵魂牵引重新夺回肉身的。我可不想在生什么意外。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干掉他。”

修罗无奈的一笑,熟知这一情况的他。早就猜测过这种事情。可是,他却知道尤嘴中的那个老家伙,是不可能出来遍布寻找尤的。因为他只剩下残缺的灵魂神识了。即便是在白天出来行走,都会魂飞魄散。不过,这种事情,他是不可能告诉尤的。

“哦?看来你的确很忌惮他啊。”

艾罗心中已经大致了然。警惕的眼睛之中微微一动。瞬时脸上露出一丝怪笑。冲着修罗默契点了点头。意思好像是再说可以开始了。

尤也观察到这一奇怪的事情。顺手将面前的晶石融入身体。脸上一凝。万分小心警觉起来。他可以确定一定会有不妙的事情生。就像是印证他心中的写照一般。

空无的世界中,扭曲的出现了一只手掌。这一股奇异的力量,既将周围的一切都彻底融合。静悄悄时毫无生息,就连力量和气息都被这种跟大自然般通化的力量彻底隐藏起来了。这无端端的袭来的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尤的身前。这种境地。瞬时激起了他一身冷汗。就算他想有所作为。可是已经为时已晚。

一切都生的太快了,即便尤对自己的实力相当由信心,可是在被这毫无征兆的偷袭下。也不禁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心中怒意更甚。

被这硬生生的一拳击中。趁着刚出力时,身体向后翻滚。本能的便反手还击。叫嚣般怒嚎道“次元斩杀技。给我!爆!!!爆!!爆!!去死吧!”

怒火中烧的尤,毫不留情。上来便不顾一切的用出最高技艺。它所不是完全熟练的四次元的空间之力的斩杀技。

这一技瞬时将周围一切切碎,捣碎。混乱的刀刃如光似电般飞驰而出。充满着狠辣,丝毫没有留手的余地。要将这偷袭的家伙斩杀于此。

艾罗看到此一情景心中一紧。望着那个四面危机的偷袭者。心中念叨:斯洛,你要撑住。便不会有事的。

斩杀的次元巨刃,如斧芒大力劈下。

“轰”“轰”“轰”

不断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那个偷袭者正是斯洛,这是他所敬重的大人教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刺杀。

斯洛即便看出实力上的差距,却还是出手了。因为这也是大人的计划。

现在在承受着那种可以直接将他摧毁甚至连灵魂都陨灭的压力时,他闭上眼用尽全力支持大人留给他的护身符咒。斯洛顶着泰山般的压力终于到达极限,而毁灭的力量也就此终结。刚刚庆幸逃过一劫的他便直接脱力的陷入昏厥。最后的睁开双眼,模模糊糊的只看见一幕。一股白光向自己飞了过来。似乎没有恶意,大概是传送之类的力量。

而那位大人和他身边的朋友忽然站开,双手开始不断结印。

“四形天尊,乾天,坤地,乾阳,坤阴。”

“五象法尊,极,沌,源,限,时”

“乾源极。坤混沌。两术招来。”

斯洛最后只能听见,那位大人和他朋友呼喝的声音。这也是斯洛最后的记忆。

“源生**印。封!”修兵疼痛的从乱石堆里爬了起来,坐在地上时。双手抱住头。专注的开始思索。刚才被用力的一推,就凭这一下。差点就把他击散掉。多亏撞击到一处小山丘上,才彻底停顿了下来。费力的起身后,望着远处被自己夷为平地的纵深的沟壑。修兵心中起伏不定。

五年!这是自己的大限么?

又像是一场古怪的梦魇。总是不断出奇般的对自己施加难以承受的压力。

而种种压力面前,心智尚未育到成熟的修兵,忽然有种绝望的感觉。

他终于明白那个哥哥,修罗的苦心。正是因为这恐怖的压力,可能会致使他就此崩溃,而一蹶不振,被就此击垮。所以罗才一直隐瞒着他。可是,都已经到了这么危机的关头,那个哥哥修罗,却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为自己争取时间。

五年,是痛苦的五年。噩耗的五年,还是希望的五年。一切都只在修兵一念之间。

心中百转千回的寻思着。全身酸楚的感觉更甚。似乎在鼓励他一般,手上的手镯和戒指微微流动着微弱的紫光。

看着这两件东西,修兵睹物思人。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自己的亲朋好友倒在自己的脚下。这是他所愿意看到的么!?

绝不!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生。

修兵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抚摸着手镯,他现在已经开始坚强起来了。

是的,必须变强。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强。从现在开始真正的修行,修炼才正式开始。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

宿舍中,闲着无事的几人。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开始修行。大厅中毫无声音。安静的让人不禁开始烦闷。本身就属于活泼好动的小斑安,越的难以忍受这种烦闷的生活。

苦叫道“啊~~~~~~~~~~!无聊死了!你们几个家伙,就知道修行,这么闲着多没意思啊。我们找点事情做吧。”

又是一阵沉默。对于自己的牢骚,这几个家伙居然没有反应,小斑安薄怒的撅起嘴。先开始骚扰起与他关系最好的亚利。

时不时的用手指东碰碰,西摸摸。斑安坏笑道“我看你还能不能安心的修行。”

被他搞的一阵无语的亚利,只好举手投降。这种静下心来修行,有助益提高自己对周围事物的洞察力的。可是如果静不下心来,被人打扰,那一切努力都是白费。可是亚利就偏偏遇到这么个无理取闹的小家伙。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斑安!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你这样,我根本没法静下心来的嘛。”

斑安坏坏的挑了挑眉毛。“啊!那真是抱歉呢!我是实在憋闷的慌,好无聊呢!想找点事情做。嘿嘿,你看…”说着满脸古怪的冲着亚利使着眼色。双手揉搓着。似乎在讨要什么东西一般。

亚利心领神会。不过,他可不想失信于人。想到此处,看了看房间的时钟。疑惑的自言自语道“天都快黑了,修兵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以斑安的耳力自然听见了,这也勾起了他的小心思。对于什么人给修兵送来的那个东西,他自然很好奇。可是如果从亚利这里找不到突破口的话,那只有那个好糊弄的小笨蛋了。

想到这,斑安心中一乐:欺负修兵要比糊弄亚利简单的多嘛!嘿嘿!我看还是等修兵回来找他问的好。哈哈!!!!

“嗯!是啊!中午那个游戏,我们都没有什么突破。难道修兵有什么新现了!可是都这么晚了,他还没有回来呢。要不我们出去找找他吧!你说怎么样?亚利。嘿嘿!”

亚利瞧了一眼满脸狡猾的小斑安。一下就看出他在耍什么歪歪注意。没好气的用手指嘟了他的头一下。笑骂道“你这个活宝,真拿你没办法。好吧!反正你也闲着难受,我们就出去找找他吧。一会就该吃饭了。他一天也没吃怎么吃。估计也饿了。”

斑安一听,眉毛挑了挑。这话语,怎么感觉怎么像等丈夫回家的小媳妇。满脸古怪的朝着亚利上看看下看看。一脸的笑意。

觉到斑安奇怪的神色,联想到刚才的话语。亚利没来由的脸上一热。没好气的揪住小斑安的脸“小坏蛋,看什么看!既然无聊,就赶快去找吧。哼!”

斑安傻笑着刚一起身。就听见大厅房门嘎吱一声。斑安好奇跑了出去,想一探究竟。这个房间除了他们几人还能有谁来呢!虽然有点扫兴,不过既然修兵已经回来,那就可以开始接下来的计划了。嘿嘿!

可刚一碰面,斑安瞬息就呆住了。

只见一个光头大汉背着修兵缓缓的走了进来。那大汉警觉的气息。致使房间之中的众人皆是一惊。瞬息都从各自的屋中跑了出来,而最为冷静的亚马修谦逊地向前靠近,顺手要帮忙把修兵安置下来。

大光头微微一哼。似乎有些不满别人随意的靠近。而在他背上劳累的修兵,此时却话了。“巴克!”这语带责备的话语。很是有用,而背着修兵回到宿舍的正是他的魔兽大地灰熊巴克。

亚马修微微一愣。平和的一笑,准备接过修兵。“还是把修兵交给我吧。他到底生了什么事?”说着,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修兵。只见修兵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神色之中充满着落寞的情绪。虽然很消极,可是眼神之中时不时的迸射出一丝异样的光彩。似乎都在表明他经历过什么特殊的事情。这种大的变化,不只是亚马修就连旁边其余的几人也都观察到了。

巴克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修兵的神色似乎也不愿意过多解释。亚马修只好不再多问。将修兵放在他的床上后。亚马修稍稍观察了一下修兵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身体用力过度有点虚脱而已。

修兵躺在床上。缓缓的闭上了眼。静静地说道“巴克,你先回去吧。我回来有事在找你。”

巴克应了一声便自行消失了。宿舍的众人完全摸不清楚修兵到底怎么了!?而有话想对修兵说的亚利,也不再多言。就连晚饭都没有再过多的询问修兵。

大家都认为修兵可能生了什么事情,一时无法恢复精神。所以就让他早些休息了。就连一直调皮捣蛋的小斑安,这一次也很识趣没有再去骚扰修兵。

就这样大家都在一种异常沉默的氛围中各自睡去了。

深夜,熟睡的亚利,尖尖的耳朵微微一动,似有所觉。身体本能一紧,倏然睁开眼睛。细细的聆听着周围的动静。

有脚步声!还在慢慢靠近!已经很近了。

亚利猛然一回头,单手欲切。手上的动作刚进行到一半便停了下来。看着黑夜中的人影有点面熟。狐疑的轻声问道“嗯?修….修兵么?”

修兵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答道。“嗯!是我啦!”

看了看熟睡的几人没有被惊醒,亚利便拉着修兵走向大厅。可是他却不知道,就在此时,另一张床上的同样有一双尖尖的小耳朵的小家伙,他的耳尖也微微的动了一下。

亚利疑惑的问着“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修兵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这个….你看,我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不吃点东西,我根本睡不着!可是我又不知道吃的东西放哪了,所….所以….”

亚利和蔼的一笑“所以就来找我了!”亚利随手一番,对着大厅的桌子一抖。几样食物就已然扑满了桌子。

修兵眼睛瞬时变成了绿色。刚才心中种种纠结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比得上现在肚子饿的要死更要人命呢!事情得一件件的做,总不能被活活饿死吧,所以修兵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修行。然后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活下去。往往压力和希望是同步的。

看着修兵狼吞虎咽的一通胡吃海喝,亚利神色中流过一丝忧虑之色。是什么让他给人的感觉判若两人呢?带着试探的语气,亚利关心的问道“修兵,你有什么心事,给我说说好么?说出来可能会舒服点的。”

修兵一顿,看着亚利那温和的目光。心中瞬时一软。深深的一呼吸。“我….”可又不知从何说起。无奈之下,只能打个比喻吧。“如果有一个人,他还有五年的时间,就必须迎接死亡。亚利,你觉得他现在该怎么做才好呢?”

亚利略微一思索,答道。“难道就没有活下去的方法么?如果非要迎接死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就只有好好的享受余下的时光。可是如果可以活下去的话,我想不管希望多么渺茫,都应该试一试。有时候人活着,不单单只是为了自己。即便是为了不让关心自己的人为了自己伤心难过,都应该勇敢的试一试的。”

亚利简单的话语,直接触动了修兵的心灵深处。一种身体本能的想法油然而生:活下去。

看着修兵愕然的愣住了。看表情似乎自己的话语有些作用。亚利就事论事的,缓缓继续说道“不管这五年到底会怎么样,我想你说的这个人,他身边应该也会有信赖他关心他的朋友和亲人的。即使未来可能会迎接一场惨烈的悲剧,到不如轰轰烈烈的大做一番,也不枉在这沧海茫茫的人世间走上一遭吧。”

看着修兵神色中的动容,亚利觉得自己的话语开解应该起到了作用。即便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不过,既然能给予修兵一定的信心。这也是他所希望的。

忽然,亚利想起一件事情。随手一翻,将一个包裹递给了修兵。

“给,这是有人给你寄来的包裹。宿舍管理员交托给我替你保管的,晚上你刚回来了,我还没时间给你呢。现在物归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