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八十八章 血氏源生转世

小说:净魔神谭录 作者:主题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修兵倒是想抓住这个有临阵脱逃嫌疑的小子可是在一看见马良接下来为了逃跑所使用的手笔。不免暗骂道“我k不至于这么怕我吧。这么急。”

只见安静的小巷中马良身周闪耀起一阵诡异的法阵。渐渐笼罩的白光之中。一闪而逝。彻底消失了踪迹。一阵小轻风飘过修兵真不知道是该哭改笑。

嘟囔道“大哥不至于这么玩命吧。我又不是追命的。有必要这样嘛!”

也不怪修兵感叹因为马良脱身所用的手笔的确有点夸张。

居然是价值不菲的“压缩传送卷轴”。

而马良为了逃脱既然使用了需要储蓄能源的魔法压缩传送阵。这种东西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使用的而且这玩意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得起的。要知道一个传送魔法阵的压缩是很考验魔导力的控制的虽然以现在的技术上这一方面无论是东大6还是西大6都已经解决了。可是这法阵中内部的储蓄能源却一直都是一个很难做到达到普及的。要知道一次短距离的传说对于能量的需求也是相当浩大的。要是一般人根本用不起这玩意。

其实这种传送魔法最早的时候都是贤者才能使用的。像贤者这种级别他们不需要储备什么能源。通过自身的力量就可以完全支持传送对于自身力量的消耗。这样方便的能力也更使得贤者的地位得到巩固。因为试想如果真的要生什么大战那么有贤者的一方只要身为贤者的高手一出动凭借高的传送魔法直接杀入敌军主营帐。抹杀敌方将领如探囊取物。那么失去高层的一方很显然就会像失去大脑指挥的身体。无法在运作可想而知必败无疑。

后来在大战中人们渐渐现。这么好用而有效的能力如果真的达到一定级别的普及的话那么对于行军打仗的益处良多。既可以提高进攻的作战能力和还能防止高层的遇到刺杀而紧急脱身。

所以传送魔法的也渐渐达到一定量的普及。即便要制作一个传送卷轴所消耗的材料和能源也是相当恐怖的。所以这种耗资巨大的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用得起的。

不过修兵感慨的倒不是这个。他最感慨的是马良居然把自己的追问衡量到一种追杀逃命的地步。试问自己有那么恐怖么?

这玩意之所以让修兵如此意外和惊讶。并不是他真的孤陋寡闻。而是看到了这个传送卷轴让他想起两个颇有“气派的人物。这个“压缩传送卷轴”的事情还是在白金研究所的时候那位神经兮兮的馆长给他讲述的。所以当后来将所有总结之后他才现这两个把这种传送阵当不要钱的白纸撒的人物。是多么的奢侈啊。这两个人也不是别人正是修兵的母亲和蒂诺雷爷爷。

现在呢!这位小马良同志也很不幸的被修兵如此认定了。不过最后得为这个小家伙加一个别称“败家子”。

修兵不禁暗骂道“马良你也快成败家小玩意了。居然为了躲我连这种东西都用上了你教我怎么说你的好!”转念一想沉寂了一下。修兵满脸****的坏笑道“哼臭小子既然你穿的是凯萨琳学院的校服。你认为你还能跑得出我的眼线么?哼哼~~~!”

既然马良已经跑掉了修兵心中虽然感叹但是也不至于真的就忘记了自己现在正在干什么。这才想起来那件大事。

“不好又浪费了不少时间。得赶快找….”

而此时传送到凯萨琳学院另一边的马良瞅了瞅四周看着面前挂着“空间魔法研修部”几个大字的实验楼。马良拍着**脯后怕的念叨着“还好我用魔法卷轴跑掉了要是修兵在瞎问无意中说漏了什么事情。那可就麻烦了没法跟少宗主交代了。”想着看了看手上已经使用了的魔法卷轴。嘟囔道“只是可惜我浪费了一个传送卷轴。没关系这玩意只要有魔力累计蓄冲我要做多少有多少。”——

另一边已经散去的广场之上只剩下收拾架台的工作人员。而当刚刚与修兵碰面的那位艾罗同学第一步踏进广场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一个强大的气机正带着探索的意味追寻了过来。迎着远处对方敏锐的眼神。艾罗满脸的和煦的微笑毫不动容。

冲着对方走了过去。似乎两人都达成了某种默契。站在墙边的男子不在继续用探索注视的眼神看去而是起身向着广场外围走去。似乎想找某个安静的地方?一直向无人的方向步寻。

两人谨慎的保持着距离的相行片刻。看四下无人。终于走在前面的男子转过身来。那刚刚挺直的腰躯微微一弯。似乎要行礼。此时身后的这位艾罗同学却率先开口。而欲要行礼男子正是斯洛一阵轻风将他扶起。打断了他的举动。

“嗯?我们初次见面你行这么大的礼又是为何呢?”

斯洛面色挣扎了一下。深深的看了满腔的艾罗一眼。自顾自的开始说道“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凭借您身上独有的气息。若是我家族别的成员都不见得会现什么可是接受您的亲传圣谕的我。凭借那契合的同种力量波动。只一眼我便能辨认出您的身份。”

看着艾罗淡定的面庞斯洛这试探**的解释。似乎并没有得到效果。一种疑惑的心思油然而起“难道我认错了么?”

艾罗脸上的微笑渐渐内敛。轻声道“不管我是不是你希望的那个人这样一见面就行如此大礼。是不是太冒失些了?”

“这…….”

斯洛脸上有些微微难堪。的确在没有确定别人的身份时候就如此断言似乎并没有依据。斯洛思绪了下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身前的艾罗。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刚才由于接触到如此熟悉的气息使得他过分的激动。要知道那个曾亲传他旨意的人对于他而言或者对于他整个家族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人物。凌驾于任何事情之上。而且要不是斯洛常年与那三道圣谕接触也不会在第一眼就认出对方就是那个人。而且在家族密地里还留有这个至关重要的人的一些手札。上面可是很详细的记录着一些十分神秘的转世之术。就连斯洛都不禁感叹这种秘术的强大。

转世之后在达到一定年龄后或者一定实力级别时自动唤醒记忆。

他也是凭借着这一点还有那契合而熟悉的感觉才如此深信面前的这个看似岁数不大的孩子就是那位对于他很至关重要的人。

看着斯洛不再言语满脸的寻思的神色。似乎是在想如何得到他想要的答案。艾罗微微一摇头。轻唤道“好了!即使你在如何思索也是没用的。有些东西我若不说你在用何对策也是无用的。我来是向你询问一些事情的。”

斯洛的情绪安静后满脸狐疑“询问事情?”

如果不是他所期待的那个人的话那这个孩子很有可能和那位大人有着某种联系要不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现象的。既然有所联系那么很有可能是那位大人间接的对自己传递什么话语。所以此时的斯洛在听到这个孩子话语时脸上多了一丝恭敬。

“大您想问什么事情?”

艾罗点了点头看着平静下来的斯洛。似乎很满意他就此镇定下来的表现。说道“如果可能会面对死亡你会害怕么?”

这么突兀的问题斯洛稍稍一愣。很诚实的答道“会不过如果是我的家族或者为了我所珍惜的人而死死不足为惧。”

“好好一个死不足畏惧。”艾罗由衷的赞道“斯洛族长。不亏为我艾特家族的族长。”

“我家族?”斯洛从中抓到了一丝信息“你也是我艾特家族的人?您果然是始祖大人。”说着斯洛又要拜礼。

艾罗上前一搀“我的确是艾特家族的族长长年闭关可能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却见过族长。我的名字叫艾特.艾罗。在家族中一直是个默默无闻的角色。”

“怎…怎么可能?你居然是一直都在家族之中我尽然没有现。”斯洛失声的叫道。意有深味的仔细的看了看面前的艾罗看对方脸上丝毫没有欺骗的神色。斯洛的心中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血氏源生转世。”毕竟秘典中记载着这种术必须从与自己有一丝血缘关系的人中诞生。是一种血脉中的转世。

斯洛刚想继续细问什么艾罗便率先开口。“就算你猜到些什么或者你已经肯定我是你想要找的人。希望你不要去提醒家族里的人。不管是不是真的。我的存在不希望你说出去。”

斯洛这一次只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艾罗继续说道“你应该已经拆开第二道圣谕了。只要继续做下去就好。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你逃过这生死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