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大结局(全书完)

小说:六道教主 作者:造化斋主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巫州上方,空间壁障出现扭曲,荡漾开一圈圈涟漪,随即破碎。

    一艘如山丘般庞大的方舟穿梭而至,引得天地元气震荡。

    计帷幄摇着鹅毛扇,仰头道:“臭小子,这么大的阵仗,给谁摆下马威呢!”

    一条缥缈身影从方舟上一跃而下,悄无声息的落在地上,不溅起半点尘土,带着一股道法自然的味道。

    此人身着书生服,头戴纶巾,手持拂尘,仿佛仙画上的人物,天生有着涤世清氛,一旦靠近,仿佛连灵魂都会变得活跃起来。

    他一见着计帷幄,便是苦笑:“计师兄,你的布局未免过于决绝了。”

    计帷幄笑斥:“好你个白庸,一来就指责我的不是,也不想想是谁替你当开路先锋。何况,消除狱洲的威胁,这可是玄尊亲口下的命令,你难道要抗命不成?”

    白庸道:“那也不必如此极端,你游说莽荒蛮族进攻巫州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在水源下毒,引得全州的妖族陷入癫狂。”

    “哈,那群蛮族早已丧了胆气,若不给他们一点胜利的希望,又如何敢进攻巫州?若不攻破巫州,如何能扰乱整座狱洲大地?只消让狱洲陷入无尽战火中,自然威胁尽除。”

    白庸皱眉:“用这法子不知道要造多少杀戮,届时狱洲必定生灵涂炭……”

    计帷幄捂着耳朵打断道:“别,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白庸失笑:“师兄你怎么耍小孩子的无赖把戏?”

    “那你有何高见啊,对敌人仁慈的白贤者?”

    白庸不理他的讽刺:“我们可以寻一狱洲门派。加以扶持,让他们成为玄宗的盟友。许以利益,交以感情。日后他若能执掌一方,不但可以传递给我们情报,还能掣肘其他的野心家。”

    “你的法子也太耗时间了吧,远不如我的引火之计,何况这世上只有永远的利益,哪来永远的盟友?”

    “师弟对自家眼光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或许集体只有利益,但细化到个人,却有感情的存在。一名寿元无尽的极道强者,能保万世太平,远比师兄你的‘一烧了之’更有意义。何况,乱世出妖孽,师兄你就不担心,一把战火烧下去,烧出一群天赋卓越的野心家?”

    计帷幄沉默片刻,妥协道:“既然师弟你愿意浪费大好光阴,也就由着你吧。但可别拉我下水,这傻事我可不想搀和。”

    “哈,不敢劳烦师兄大驾,只有一个疑问要麻烦一下。师兄来狱洲已有半年,想来对此地的门派有所了解,不知道有没有哪个能入得师兄慧眼?”

    计帷幄皱起眉头。回忆道:“没几个像样的,大多外强中干。偶尔几个有杰出人才的,也是野心勃勃……唔。在问鼎峰的时候,倒是有那么一个令我颇为在意,好像是叫‘六道教’吧,他们的掌门是个厚道的憨货,想来会很合师弟的口味。”

    “六道教……”白庸念了一遍名字,笑道,“记住了,师弟这就去考校一番,若是真正满意,就上演一出毛遂自荐吧。”

    计帷幄正要离开,忽然停住脚步,转身道:“对了,顺带跟你说一下,使那些妖族发狂的,乃是一种经我炼制的五衰毒气,量少的时候,对人几乎无影响,可一旦成千上万的积累起来,就算是虚空强者,也有陨落的危险,就当是你截取我成果的补偿吧,帮我完成这一实验。”

    ……

    狱洲疆域之外,莽荒大地的上空,两道不世身影浮空对立,各自运转极意,将绝招威能催至巅峰。

    “禅海雷音!”

    岳鼎手持佛门神兵“佛刑禅那”,横空劈出恢弘耀世的一刀,霎时虚空炸裂,天地间奏起禅音梵呗,宛如地上佛国降临。

    无垠佛元金光中,数不尽的奇异怪虫被融化成齑粉,连带着体内的剧毒一起消失在世上,哪怕是钻入虚空,企图暗中偷袭的虚洞蛊虫,也在浩瀚雷音的震荡中,遭受空间挤压,扭曲而死。

    返古老祖见状,勃然色变,身形一转,化作一条太古魔虫,迎面冲入气势最强的佛光刀气,迎难而上!

    太古魔虫吞天噬地,连空间也一并被吞噬,所过之处,出现了宛如世界伤痕般的虚空裂缝,而后迅速弥合。

    在山河破碎的轰鸣声中,佛元刀罡锵然破碎,岳鼎的菩提金身仿佛被涨破般,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血痕,狰狞可怖。

    然而,他却是面带笑意,轻吐道:“返古老祖,你败了!”

    离他数十丈远的太古魔虫,身形一晃,仿佛亘古不变的身躯炸裂开一条惊人的刀痕,海量的魔血从中喷出,如倾盆大雨般散落,将大地腐蚀得千疮百孔。

    返古老祖发出了气急败坏的声音:“不——我还没输!我怎么可能会输?我还有创圣计划,还有破碎虚空之机,败的人只可能是你们!这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逼我的!”

    太古魔虫仰头嘶吼,发出一种不可名状的声音,霎时天地骚动起来,一如沸腾的热粥。

    无数象征着生机的光晕从大地上的各处角落中浮起,不约而同的朝他飞来,钻入魔虫身躯。

    那些与巫州将士鏖战的蛮族士兵,身体倏然僵硬,随即化作一张空荡荡的皮鼓,并飞出一只吞噬了他们血肉精华的蛊虫,纷纷向着太古魔虫聚拢。

    除此以外,与巫州修士们浴血奋战的蛮族强者也很快步了后尘,哪怕竭力抵挡,也只是延迟死亡的时间。

    刹那间,数十万士兵化作数十张空瘪的人皮,散落在战场上。

    蛮族圣女惊恐的看着这一幕,失神的喃喃:“返古老祖。你骗我,你骗了整个莽荒。你竟然将元神蛊虫寄生在我族战士体内……”

    太古魔虫不断吸收元神蛊虫反馈回来的强者精华,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恢复。眨眼间便已痊愈,而它的气息更是不停高涨,往着某个象征极点的境界冲去。

    “现在,你说是谁败了?唔哈哈哈哈——”局势为之逆转,返古老祖发出了不可一世的嚣狂笑声,“看着吧,再过一会,只要我将莽荒所有强者的力量吸收,就能以力证道。粉碎虚空,到时候杀你们就跟杀一只鸡那么简单。”

    十里外的一座山丘上,白庸看着这一幕,摇头叹气:“再过一会,你就没命喽!虽然是利用计师兄的残局,可未免太过残忍,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感受着无穷的力量在体内翻滚激荡。节节攀升,返古老祖洋洋得意,眼看就要一鼓作气,冲破虚空界限。蓦地,他的**开始衰老。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身躯会衰老,太古魔虫寿元无尽。远远不到大限……”

    返古老祖的语气中出现了慌张,忽然醒悟:“是五衰毒气!天地灾劫。精元衰竭!你们是什么时候下的毒?”

    岳鼎冷峻道:“五衰毒气藏匿在所有的蛮荒生灵中,正是你当初同意。用来对付巫州的计划。”

    就在这段说话间,太古魔虫神器难伤的身躯,迅速衰老枯竭,肢节处流出了腐臭的脓水,全身散发出腐烂的气息。

    原本节节攀升的力量,回落到不足原来的二分之一,并且还在持续衰退。

    “不!我返古老祖通天彻地,创圣计划只是起步,怎么能陨落在这里?你们,都是你们的错!都是你们阴险卑鄙的算计我,我要你们一起死!”

    感受到死亡的降临,返古老祖陷入毁灭一切的癫狂状态,豁尽余力,不顾一切撞向岳鼎,想将这名“罪魁祸首”一并拖入地狱。

    但是,两道身影挡在了他的前面。

    “哈哈,输不起的家伙,看看你现在的模样,真叫人不齿,你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称为强者。速速回头,尚有全尸,一意孤行,神魂俱灭!”

    丘离大笑一声,手持天炎斩风月,指向苍穹,一道由剑气凝聚的圆环缠绕周身,明明气势陡升,却是神意内敛,精神自发。

    “神魔非我,一剑无悔!”

    另一旁,山子巽冷哼一声,用手握住涅槃剑的剑锋,用力一抹,以血激发剑器灵性,剑意突破空间。

    “剑十一,涅槃!”

    两大绝世剑招,相互激荡,仿佛天生敌对一般,剑意如同攀比般不停高涨,交替着超过对方。

    双剑斩落,剑气挥洒。

    一者无边无际,无穷无尽。

    一者无暇无隙,不生不灭。

    两道对抗的剑气相互交错,在中途奇迹般的融合一体,气势磅礴无比,摧枯拉朽的击穿太古魔虫的身躯,并将其中的元神也一并击杀。

    ……

    “这位幽冥主宰不但能操控尸体,甚至还能令其恢复生前七成的本领,从而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最是难缠,如今北方三州尽数攻陷,苍昊派、绝鸣宗等十七个门派,全军覆没,他们的掌门和弟子也全数成了幽冥主宰的麾下爪牙。”

    白庸说着打探来的情报,忍不住难过的叹气。

    岳鼎睁开双目,开口道:“兵多将广,以战养战,但弱点也十分明显,擒贼擒王,只需斩杀寇首,千万尸流顷刻就会瓦解。”

    与返古老祖一战后,他顺利晋级天人九重,更向着传说中的壁障突破,一身苍茫气息宛如太古时代的霸主,不怒自威。

    白庸道:“这也是最难的一点,幽冥主宰的功体极为特殊,能够在受到攻击的时候,将遭到的伤害转移到任意的死灵御体上,而且他的出身乃是九洲世界的西部罗洲,元力构成与我们东方的术法截然相反,很难破解。传闻他曾在中古时代造成一场浩劫,令罗洲人口锐减七成,而后被联合起来的诸多英雄击败,封印在永恒棺木中,放逐到虚空乱流,不想居然落到了狱洲。”

    山子巽道思索:“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初西部罗洲的人能将他击败,必然有着破解功体的方法,我们不妨找人来询问,只是此人必须在西方术法上有着精湛的造诣。”

    白庸点头:“正是如此,值得庆幸的是,与我交情不错的齐无憾前辈,恰好认识这么一位人物,而且将人请到了这里。”

    岳鼎道:“那就赶紧请上来吧,时间不等人,早一刻消灭罪魁,狱洲百姓就能早一刻脱离苦海。”

    白庸称是,捏诀射出一道传讯法印。

    片刻后,大殿外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声音,来者竟然不止一人。

    “亲爱的搭档,我真没有撒谎,源自本能的悸动让我切身感受到,我的半身就在这方大世界,只是非常奇怪,他似乎是处在一种明明看得见,却摸不到的状态,就像是镜子里的镜像一样。唉,若能找回我的半身,相互融合,以后召唤出来的宝具就不再带有诅咒,从此横扫八荒无敌手,御姐萝莉尽入宫。”

    只见一名身形削瘦,面无表情的黑发青年手里牵着一名十一二岁女孩,脖子上骑着另一个三岁左右的女娃,抱着一本书进来。

    刚刚出声的,是他手里的怪书,而且似乎很能唠叨,哪怕黑发青年根本不离他,也能喋喋不休的自说自话。

    “……一路说到现在,喉咙有点干,小茉莉,让叔叔舔舔。”怪书用一本正经的声音发出邀请。

    骑在青年脖子上的女娃对它吐出小舌头,做了个鬼脸。

    那名稍大一些的金发女孩,半是羡慕半是嫉妒的看着女娃,就像是自己的位置被取代了一样。

    看见这一幕,丘离忍不住道:“这人靠不靠得住,出来闯江湖,居然还拖家带口!”

    岳鼎忽然感应到,藏在识海空间的佛刑禅那产生了激烈的战意,就像是碰见了与生俱来的对手一样。

    黑发青年那边似乎也有所感应,两人视线交汇,静滞。

    须臾后,彼此点了点头,收回目光。

    白庸将两人的反应收入眼中,微微一笑,往前踏出一步,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儒雅的君子、豪迈的侠客、流浪的学者,不同的风采,却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最终,汇聚在了一起,演绎出全新的传奇。

    (全书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