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75章 结局

小说:《不作不爱》 作者:澹台孑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虽是临时召开的股东大会,介于驰众近日来风闻不断,又加上确实是命运攸关的一次转折,因此大会已超越了临时会议的规模,不仅小股东代表列席会议,连记者媒体都邀请了近百人。

    要在会上汇报工作的高管席位被安排在了主席台上,kev陪着楚恒从连接休息室的通道走过去,正好遭遇了偷偷混进后台的记者。

    记者不知道是那个媒体的,看见楚恒亢奋地凑了上去,开口就问:“楚总,外界有传言您与家里不和,是不是真的?如果您执掌驰众是否会推翻您父亲现在推行的战略?”

    楚恒被他开门见山的问题问得直皱眉头,kev不知遭遇过多少次这样的场面,护着楚恒离开,嘴上还说着:“无可奉告,无可奉告。”

    后台的通道直接连着主席台,楚恒从通道出来,只觉得外边灯光晃眼,台下几百个小股东再加上近百号记者都已到齐,整个大厅座无虚席。

    而楚广源和楚诚早已端坐在主席台中央,神情肃穆地看着台下。楚恒和台上其他几人打了个招呼,又和台下前排的赵曦点了个头,拉开最边上的椅子,从容入座。

    楚恒落座后没过几分钟,大会便正式开始了。楚广源首先作了发言,发言的内容无外乎对驰众这一年的绩效做出总结,在对来年做出展望。楚广源发言结束后,便是和记者,以及小股东的沟通环节。

    到了这一环节,记者们都蓄势待发,心里揣着的对驰众的疑问直接狂轰滥炸般丢到台上。“今年驰众的财务状况不理想,请问公司高层对此有何解释?”

    楚广源一手扶着桌上的茶杯,一手支在桌上抵住下巴没有说话,只是轻咳了一声,看了看楚诚。

    楚诚抽了抽嘴角,调了半天话筒,调好之后才开口道:“财务费用我们已经在努力控制了,但今年有新工厂的项目启动,耗费了一部分资金,所以年末的利润不够理想……”楚诚看了眼身边的楚广源,又说,“我想……这是可以谅解的。明年我们会从稳健角度入手,对财务费用再进行严密的控制,请各位股东放心。”

    楚诚那边话音一落,便听楚广源又清了清嗓子,背靠到椅子里,从神情判断,对小儿子那一番中规中矩的回应还算勉强满意。

    台下又有记者抛出了一个更加大胆、刁钻的问题:“年初的产品质量事件使驰众声誉受损,年中新工厂项目又出现问题。就这两个失误,管理层有什么需要向股东交代的吗?”

    楚诚面色僵了僵,又瞧了眼身边的老头。楚广源依旧是一副淡定模样,准备任由他自生自灭。楚诚无奈,徜徉咳嗽了两声,为自己争取了一些时间:“产品质量问题实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我们发现后也做了补救措施,消费者那边也获得了谅解。至于新工厂的问题……”他磕巴了一下,心里没有底,便无意识地放大了声音,“我相信是竞争对手栽赃,这些事情报纸和网络上已经作了报道……”

    在股东大会上,发言人毫无凭据猜测被对手栽赃显然不是明智举措,下边的记者和股东听了窸窸窣窣起来,楚广源在一边也沉声叹了口气。

    耳边的这些声音让楚诚越发没有底气了,后边想好的词这会儿也忘得差不多了。他正磕磕巴巴地想要往下说的时候,主席台最边上的话筒被人打开了,发出了有些异样的电流声。

    楚恒打开面前的话筒,凑过去吹了口气,说道:“我也说两句。”

    记者听闻,纷纷举起手中的“长炮”挪了方向,对着楚恒“咔嚓咔嚓”按了几下。

    楚恒略作停顿,再度开口:“如果说产品质量问题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我想也不尽然。虽然驰众的产品早先都是交由代工厂出货,但是出现质量问题也不能完全推到代工厂身上,驰众方面也是有责任的。一来,质量不过关属于我们沟通不到位,二来,让这些问题产品流入市场是我们把关不严。由此对消费者造成损失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他说话语气诚恳,毫无推诿的态度,恰到好处的停顿更让人觉得他从容镇定,不失风度。

    “所以我们也做了反思,决定自建工厂,重组流水线。新工厂项目虽然在短时间内会耗费一定资金,但从战略角度考虑,一来,能够对质量进行严密把控,二来,也是为全球化产品推广做铺垫。对驰众未来的发展不无裨益。”

    “当然,”楚恒点了一下头,继续道,“你们提到了新工厂项目中出现的问题,我作为项目后期的负责人难辞其咎。这些问题的原因我们现在已经无从追究,但所幸最终都合理解决了,也没有对股东造成损失。今后此类事情我们会严格把关,我希望能够得到各位股东理解和一如既往的支持。”

    他这一番话,说是在回答先前的记者提问,实则却披露了驰众未来几年的战略方向,恰到好处地转移了记者和股东的注意力,免得他们继续在驰众今年出现失误的几件事情上纠缠不休。

    楚恒说完话,留心了台下记者的反映,一个个不是都低头拿着纸笔记录,便是狂敲着电脑,一时间也没人再举手提问。

    再扫过去,看到赵曦时,便瞧见她抱着怀看着他,左手拇指偷偷从手臂缝隙中翘了起来,显然是在夸奖他的刚刚那番回答。

    楚恒不可察觉地翘了翘嘴角,便听有小股东提问道:“您刚提到了全球化策略,可否再透露一些?”

    这样的问题正好是顺着他的思路在推进,楚恒不假思索,开口便说:“全球化战略还只是销售和营销部门的初步规划,我们现阶段已在欧洲一些国家做了调研。调研结果还是相对理想的,驰众的产品在性价比上相比当地产品具有一定优势。渠道环节我们已经在洽谈了,当然,也不排除通过收购当地品牌来打通渠道。”

    他的话里又爆出了几个爆点,如同抓住了记者和小股东的兴奋点,引着他们一环接一环地往里边钻。果然后边便不再有人继续纠结过去一年的驰众出现的各种问题,而是围绕着驰众的未来发问。

    记者和小股东的提问环节过后便是对来年驰众人事更替的投票环节。股东们填写完投票意见便把卡片扔到会议室门口的投票箱里,监事会利用大会中间休息的三十分钟统计票数。

    休息的时候,楚恒出门拿了些冷餐填饱肚子,正和几位董事寒暄的时候,又被几个股东和记者缠着询问全球化战略的问题。等他回到座位上时,会议正好重新开始。

    楚恒瞥了一眼台下,看见kev站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正在冲着他打手势比嘴型。从他的动作上来分辨,kev是在对他说:“文件,文件!”

    楚恒紧了紧领带,伸手按住桌面上放着的牛皮纸袋,不动声色地避开kev急切的目光,转头去听主持人讲话。

    主持人此时正扯着一些不相关的话题,仿佛是要在宣布重大结果之前营造一个幽默、轻松的氛围。主持人的前|戏做得十足,kev那边却已经是按耐不住,急得捶胸顿足,楚诚也是紧张得面色僵硬,而楚恒却悠然自得地听着主持人说话,时不时还应和着发出笑声。

    最后,监事会公布了投票结果,楚恒以54比35大比重压过楚诚,出任驰众总裁。由此,驰众未来若干年的命运已被楚恒牢牢握在手中。

    会后,楚恒照例请楚广源和楚诚先离席,等其他高管散了后,自己走在最后。kev早在通道外等着他,看见楚恒出来,迎上去好一番恭喜,恭喜过后又说:“刚才真是急死我了,手握着这么好的证据,怎么就不善用呢?好在票数是过半了。”

    楚恒和他并排走出来,拍拍他的肩膀道:“这事儿说出来对驰众声誉不好。当时的局势,我们已经占了上风,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他是我亲弟弟。”

    “赵曦说得没错,”kev看着楚恒,叹口气总结道,“你这是妇人之仁。”

    楚恒笑笑,不做争辩。

    他原本就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不喜欢和别人争抢。早些年起了一些拼搏的念想,也只是为了在楚广源面前证明自己,而现在自己的这番举动无非就是对自己的女人负责,为自己的家庭谋个好的前途,再简单不过。他没有赵曦和kev那样的野心,又何必处处将人赶尽杀绝呢?

    股东大会后的午餐,楚广源明显也不在状态,只在开场简单说了两句便借口身体不适匆匆离席了,楚诚自然也跟着老头消失了,唯独留下楚恒招呼与会的股东代表和记者。

    楚恒端着酒杯敬了一圈酒,刚准备吃两口菜的时候,小许匆匆忙忙从外边进来,伏在他耳边低语:“哥,唐恬恬那丫头承认了,嫂子的消息是楚诚管她要的。她不知道楚诚会找人这么编排,心虚得很,经理没问两句她就都说了,那天你的手机也是她动的。”

    楚恒听了不做声,低头又扒拉了几口菜,喝了口汤。

    小许拿不定主意,又问了句:“哥,你看怎么办?”

    楚恒拿过餐巾擦了擦嘴,“她是行政的人,怎么办你清楚,别问我。”

    小许琢磨了一下,点头道:“我知道了,这就去办。”

    吃了午饭,楚恒回到公司转了一圈。早上股东大会的消息显然是已传到了公司,前台的两个小姑娘看见楚恒,立马停下嬉笑,恭敬地向他打招呼:“楚总好。”

    楚恒点点头,绕过前台后,那两个小姑娘循着他的背影看了两眼,一个开口道:“其实大公子比二公子帅气多了。”

    “哟,现在开始说好话了。”另一个笑着戳她的脑袋,“前几天是谁说大公子看着痞气,尤其是脸上破了相之后,跟小流氓似的……”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捂住了嘴。先开口的小姑娘急道:“你少胡说,我的意思是,男人看起来坏坏的更有魅力!要是能像大公子这样该坏的时候坏,该正经的时候正经就更好了!”

    另一人听了又笑着打岔:“你是想大公子对你使坏呢?还是想让他对你正正经经的?”

    两人的嬉笑声音有些大,正好行政经理从大厅穿过,揪着两人训了一顿:“前台没点前台的样子!嘻嘻哈哈,不成体统!领导也是让你们品头论足的?”

    一顿训斥之后,行政经理心头也疏松了一些,转脸坐电梯上了高层,穿过销售部去敲总监办公室的大门。

    楚恒正站在桌前收拾着文件,随口应了句,“进。”

    行政经理推门摸进了屋,又不敢往前靠近,只站在门口点头哈腰道:“楚总,许秘书交代办的事情我都办好了。”

    楚恒没言语,低头分着文件,重要的留下,不要的随手就扔进了垃圾箱。

    行政经理见领导不理睬他,又往前凑了凑,说道:“唐恬恬那丫头试用期还没过,这种渎职的人驰众肯定不能要,所以已经解约了。”

    楚恒还是没说话,拿过手边的牛皮纸袋,从里边拿出两份文件。文件还是早上kev托小许转交的,他扫了眼文件内容,踱步到书桌旁,把文件直接丢进了碎纸机里。

    这种不理不睬和沉默让行政经理心里发慌,他心里直犯嘀咕,老板怕是对这种处理方式不满?也对,那小丫头敢招惹太岁,动的还是太岁的心头肉,自然不能从轻发落。

    行政经理抹了把汗,刚要开口问,是不是该把这件事知会给别的用人单位时,楚恒这才缓缓开口:“小许交代你办的事,你跟他汇报,没必要跟我说。”

    行政经理这会儿才回过味来,这种不足挂齿的肮脏小事怎么能劳动老板指示呢。行政经理拍了拍脑门,频频点头认错,末了又想巴结一下新上任的领导,将功补过:“楚总,楼上总裁办的位置已经腾出来了,元旦前就给您搬过去吧?”

    楚恒看了他一眼:“老楚不是在总裁办吗?”

    大公子和家里不和的传言行政经理自然不陌生,这会儿便自作聪明起来,答道:“老楚总该挪位去董事长办公室了。”

    楚恒“哼”了一声,道:“老楚搬了我再搬。”

    行政经理嘴上应着,心里却虚得很,想着自己是不是又把马屁拍到马腿上了,便听楚恒又问了句:“你还有事吗?没事就出去吧。”

    待行政经理出去后,楚恒摇了摇头继续收拾文件。

    文件收拾妥当,又回了几封业务上的邮件,他想着那女人,寻思着一切尘埃落定了,也该多抽些时间回家陪陪她,把两人的事情敲定下来。

    楚恒穿了大衣准备回家,小许看见他,也颠颠的跟着他准备开车送他。两人走到电梯口,正好截住从楼上下来的一辆电梯。电梯门开了,楚广源一人站在里边。

    楚恒抬头时正好看见老头,想了想伸手拦住小许,一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合拢时,他开口喊了声,“爸。”

    楚广源这会儿看见他就来气,冷冷回了句:“你别叫我。”

    楚恒看了老头一眼,转过身,背对着他,迟疑片刻,开口说:“我准备和旻旻复婚了,一月办婚礼。”

    楚恒看不见老头的表情,但能听见他呼哧带喘的声音:“混帐东西!不让你碰的人你偏要碰,现在连驰众都觊觎!抄底价收购股票?勾结投行?”老头例数着他的罪证,气急了,声音提高了几度,“你以为kev黄自己没心思?投行想的就是扩张,你以为他能挺你一辈子?不会见风使舵?”

    楚恒不说话,等电梯门打开,他走出去,又转过身,“爸,你和楚诚看重的是驰众,我看重的是我的家。驰众在我手里,我会按自己的想法经营它,不会受别人左右,也不会让它有差池。楚诚愿意要,我也不会霸者不放,只要他不再想着那些歪门邪道。”

    楚广源气得说不出话来,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合上,楚恒在门外按了一下电梯按钮,门又再度打开。

    “我先回家了。”楚恒说,“改天再和旻旻过去看你。”

    楚恒坐车回到家,开门时瞧见陶旻坐在窗边的长条桌前,支着下巴盯着电脑发呆,专心到未曾察觉他已走到她身后。

    楚恒站在她身后弯腰瞧着电脑里花花绿绿的婚庆场景,笑嘻嘻地在她左耳边吹了口气,等到陶旻朝左看时,他又转到她右耳边柔声道:“看什么这么入神?小娘子恨嫁了?”

    陶旻急忙把笔记本合上,笑道:“你今天回来得真早,我还没做饭呢。”说着她扭头推开楚恒就要往厨房去。

    楚恒一把把她抱回来,让她坐到自己腿上,翻开笔记本,双手把她圈在自己怀里,笑吟吟地问她:“婚庆公司把场地发给你了?婚礼喜欢什么风格的?跟老公说,老公一定满足你。”

    楚恒口口声声自称“老公”,叫得陶旻先害臊起来。她伸手扯他脸颊,揪了揪,笑道:“脸皮真厚,都不求婚,死缠烂打的,我可没有答应要和你结婚。”

    “你没答应吗?”楚恒作势去咬陶旻的手,吓得她赶紧收了手,收了手,他又转去亲她,嘴里还不正经道,“你没答应,那我可就去找别人了。”

    陶旻听他这么说,笑着握拳捶他,嗔道:“你敢!”

    她的拳头软绵绵的,本就是嬉笑,捶在楚恒身上也没有一点力度。楚恒捉住她的手,笑着俯身去吻她,陶旻左躲右躲,躲不过最终还是被男人得了逞。

    绵长一吻结束,楚恒回味似的抿了抿嘴,笑道:“亲完了,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陶旻被他闹得没有力气,听了他的话只是笑笑,伏在他肩上歇着气,温润的气息尽往楚恒脖颈里钻。楚恒背脊一耸,咽了口口水,换了个姿势抱着陶旻,伸手理顺她及肩的头发,缓缓开口道:“明天陪你去试礼服,好吗?”

    陶旻心里算了算时间,有些讶异地抬头问他:“明天还是工作日,你不忙吗?”

    “不忙。”楚恒笑笑,“碰见终身大事,其它的都要靠边站。”

    有他这句话,陶旻心里大概知道他最近忙的那件事有了怎样的结局。她笑着往他怀里钻,腻在他身边不肯放手。

    晚饭是楚恒下的厨,亲手烹制了肉酱调料,浇在意面上,味道堪比西餐厅。

    吃了晚饭,楚恒非要拉着她出门散步。

    那晚是圣诞夜,屋外气温虽低,但b大周围却是热闹非凡。楚恒腿长,原本可以走在前边,但顾及陶旻,便放慢速度走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经过b大的小校门,里边蹿出不少情侣,成双成对腻歪在一起。陶旻看了,也学着他们的样子,伸手去挽楚恒的胳膊。

    楚恒意识到,扭头看了她一眼,两人正好对视上,都是相视一笑,默契地不说一句话。

    走过学校,便是闹市区,人渐渐多了,气氛也嘈杂起来。陶旻不知道他要走到哪里,只是挽着他跟在他身边,一步也不愿落后。

    到了闹市区商场门口的喷泉广场,楚恒忽地停了下来,抬手腕看了看时间,喃喃道了句:“到点了。”

    陶旻不明所以,刚想要开口问他,便听音乐声响起,广场上的喷泉也同时随着音乐的起落而绽放,楚恒不知何时已走到她对面,环过她的腰。

    陶旻脑中的那根弦紧紧绷起,抬头去看楚恒。

    他低头从大衣兜里拿出一个首饰盒,在她耳边耳语:“旻旻,上一次是你,这回换我来求婚。”说着,他在她面前单膝跪下,抬头问她,“旻旻,我们重新开始,你愿意再嫁我一次吗?”

    陶旻眼泪在打转,心里却怨他作怪。她原来都已经不打算期待什么求婚不求婚的了,没想到这人藏得这样深,这样沉得住气。

    “你愿意吗?”楚恒应着音乐声,又问了一句。

    陶旻伸手抹了抹眼泪,笑着点了点头,等楚恒站起来给她戴上戒指时,她已经满脸是泪了。

    喷泉还在起落绽放着,陶旻把脸埋在楚恒怀里,不经意间瞥见了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那还是初婚时候,楚恒偷偷戴在她手上的那枚。

    她脑子里泛空的时候,楚恒开始抱着她,在她耳边应和着喷泉的音乐低声哼唱,他的声音轻轻柔柔,撩拨着陶旻的心弦。

    他那晚哼唱的是一首她没有听过的歌,记不住旋律,也记不住歌词。

    后来,陶旻回味那晚楚恒的求婚时,百般央求之下,楚恒才愿意再开金嗓为她又唱了一遍那首歌。

    那首歌里有这样一句歌词:

    “我一直在等待你的心,你的手,

    我再也不放开,你的心,你的手,

    真爱不要错过,怕什么,

    那一夜的惊喜,就是,我愿意陪你走完一生不回头……”

    -the end-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想了想,结局还是归为平淡比较好。

    1完结才发现,本文8月多开坑,到现在竟然填了3个多月了……渣作者这个渣速度实在愧对小伙伴们。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陪伴!(鞠躬)

    渣作者还是准备了一些小红包,略表心意,感谢大家的支持。所以请大家留言,说说对本文的看法,对人物的看法,番外点单之类的,都可以。

    2楚公子最后唱的那首歌是,就是范爷电影的主题歌。当时听没什么感觉,前几天偶尔听到的,突然觉得很合适,于是发现本文叫做也是极恰当的。

    3感谢大家没有嫌弃女主,或者就算嫌弃女主也坚持把文看完了。相信大家都能看到女主性格的变化,从干脆、爽快到犹豫不决优柔寡断,再到最后对男主的心心念念。如果要渣作者对比,我会说我最喜欢的是第一阶段的女主,但是,就像文章里说的那样,人生是有得必有失,尤其是面对爱情,当得到了某一个人的眷顾,也就意味着必须放弃对另一些人的留念。于是我们瞻前顾后,开始害怕失去,变得不敢去爱,不会去爱……于是陷入了得不到真爱的死循环。

    同样也感谢大家在第一眼看见痞痞的楚公子时,没有因为他和高大上的男主差距甚远而选择弃文。爱情神奇的地方就是能够改变一个人,改变他的心态和想法。有一句电影里的台词,叫做:you akewantbetter an我想非常适合楚公子。

    4还会有2-3个番外,讲一讲小小楚或者小小陶,具体还没有想好……再就是交代一下文中没有讲清楚的细节。

    5再次感谢大家对正版的支持!(鞠躬)这里是作者的专栏,欢迎收藏

    ps:给新文做个广告~~

    新文讲的是黄暴广告圈的小清新故事,也是暗恋成真、倒追成功的故事。具体内容请戳链接~~小伙伴们可以先行收藏,开坑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