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百一十二章 绝地

小说:回到古代当匠神 作者:王不过霸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洛阳守军不过三千,当城门被打开,上万汉军将士汹涌而入之后,凭这三千守军,想要将上万汉军赶出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庞德入城之后并未急于与魏军将士厮杀,而是迅速命人占据八门,防止魏军趁乱出城报信,如此一来,城中的魏军没了退路,死的死,降的降,也有一部分藏于民宅之中。

汉军的规矩,破城后是不能扰民的,而且眼下的主要目标是击退魏军,攻略整个河洛之地,同时也要收拢民心,所以庞德也不好大张旗鼓的去搜索,在攻破城池之后,并未改换旗帜,依旧打着曹魏的旗号,派人前去伊阙关方向打探消息。

“若下洛阳,必守成皋,此地尤为重要。”事情安排妥当之后,于禁看向庞德,沉声道:“如今成皋于曹魏腹地,守军必然不多,敢请将军于我三千人马,外加百名飞军,末将可为将军再下成皋!”

成皋便是虎牢关,是洛阳守备关东之地的主要门户,当年董卓守住此处,诸侯百万大军不得西进,若是以正常手段攻城的话,想要拿下此处,就算是汉军装备精良,没有三五万人也难以攻破,于禁想趁着虎牢关如今还属于曹魏腹地,不会有太多防备的情况下,先拿下虎牢关,如此一来,洛阳就稳了,至于平县、偃师等地,虎牢关一下,这些人只要不傻,必会自己撤走,到时候将轩辕关、玄门关一封,洛阳就彻底落入汉军帐中。

于禁既然投了刘备,自然也希望能够立上一功,洛阳的功劳,刘毅显然是给庞德的,但虎牢关之功,于禁想自己争取一下。

洛阳已下,庞德的任务也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就是阻挡曹休回城,这个七千人足矣,在思虑片刻之后,庞德点点头,允了于禁的要求,分出三千人并两百飞军给于禁,另外又从洛阳府库中找出三百副魏军的衣甲,于禁毕竟曾侍曹魏,要诈开城门,显然比庞德更容易一些。

至于放权给于禁,一是七千兵马守城已经足够,二来,虎牢关在此番战略中并非主要的,能拿下自然是好,此处若下,曹魏再想打进来可就不容易了,但若拿不下,大不了以后以洛阳为基础防守,等消化了关中之地以后,再下虎牢关,还怕拿不下来?

当下,于禁点了三千兵马疾行军赶往虎牢关,庞德则继续打着魏军的旗号暗中打探曹休动向。

当夜,关羽趁夜突袭曹休大营,曹休大败,大量魏军逃往洛阳,也就有了此前一幕。

曹休眼看着洛阳被占,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幸得周围亲卫扶住,才没有从马背上栽下来。

“大将军,洛阳已失,此刻我军士气低落,不好攻城,可先退往偃师,再做计较!”一名魏将担心曹休想不开直接攻城,劝说道,后面关羽还在吊着呢,若此时攻城,只会被关羽跟洛阳汉军夹击。

“虎牢关,速速派人去往虎牢关,先行占据虎牢!”曹休虽然惊怒,但头脑还算清醒,洛阳一丢,偃师是不可能挡住汉军的,但虎牢关却不能丢,若虎牢关也丢了,魏军等于连先手都没了,以后就算想要攻回来,虎牢关这个坎就不好过。

“喏!”几名副将连忙派人前去虎牢关报信,曹休也不去偃师,径直率军绕城而走,退往虎牢关方向,只要虎牢关不失,守住此处,就还有机会把洛阳夺回来,只是谷城的兵马是带不走了,不过若是在虎牢关能够稳住脚跟,倒是可以联络谷城大军夹击洛阳!

眼见曹休要退兵往虎牢关方向,庞德自然不愿,此时天光已经大亮,他已经看到关羽旗号,一边命人换了洛阳旗帜,一边率军杀出,与关羽一起夹攻魏军溃军,收降魏军无数。

正午时,在偃师与关羽合兵一处。

“末将庞德,参见君侯!”三军稍歇,庞德亲自来见关羽。

“令明不必多礼!”关羽从马背上下来,身形有些佝偻,连夜厮杀,一直坐在马背上,此刻下马来,腰身一时间直不起来,伸手将庞德扶起,脸上也露出几分笑意:“此番能下洛阳,令明功不可没!”

“全赖墨侯调度得当。”庞德谦虚道。

“洛阳城中还有多少守军?”关羽点点头,询问道。

“尚有两千守城。”庞德答道,他见曹军已成溃败之势,所以只留了两千人守城,自带五千兵马前来追缴溃军。

关羽思索一番道:“洛阳既下,不容有失,我观那曹休是退往虎牢关,令明且回城守御,某自领兵继续追赶,若有机会,便攻占虎牢。”

虎牢关是当年他们兄弟三人的成名之处,如今绕了一圈,几十年过去,又杀回来,却是感慨颇多。

“末将领命!”庞德躬身答应一声,随即道:“末将昨日已命于禁率军前往虎牢关,伺机夺城,此刻或许已经夺得关城。”

“于禁?”关羽闻言挑了挑眉,随即点头道:“也好,那某去追缴那曹休,令明小心谷城方向魏军。”

“喏!”庞德答应一声,与关羽道别,自领兵马押解着大量俘虏的魏军往洛阳而去。

另一边,曹休带着残军,路过偃师时带了偃师军队一并退往虎牢关,只是此前五万大军,先是被关羽杀溃,在洛阳时,洛阳的失陷让军心彻底溃散,溃军、降军无数,此刻哪怕合了偃师守军,加起来,身边竟不足五千人马,好不凄凉。

若是停下来整合,还能收到一部分溃军,但关羽对他一直紧追不舍,曹休怎敢有片刻停留,这一路人困马乏,米水未进,一路上,不断有人掉队,或是投降,或是走不动了,曹休也无力再去理会,只想抵达虎牢关,再行休整。

关羽自知道于禁已经去往虎牢关之后,便不再步步紧逼,甚至停下来吃了顿饭才继续追击,魏军人困马乏,汉军厮杀了一夜,同样累的不轻,关羽放缓了速度,让将士们也能缓一缓,若于禁能够占得虎牢关,那虎牢关外,将是曹休绝地,他得养足精神,此战最好能够将曹休这员曹家大将给斩了。

当年曹操对他的恩义,华容道时已经还了,曹家篡汉,如今剩下的就只有国仇,再无私情,这一次,关羽可没准备再给曹休机会,只要有机会,就定要斩杀曹休,断曹魏一臂。

曹休一路赶到虎牢关下,见城头尚是魏国旗帜,心中松了口气,正要派人前去叫城,却见城头的魏国大旗突然动了动,被人从城头尚直接扔下来,换上了汉旗,同时女墙后突然涌出大量汉军,对着城下的溃军便是一通乱射。

曹休只觉两眼发黑,一口鲜血喷出,从马背上栽倒下来。

虎牢关的攻占并没有太多波澜,虎牢关守将可没有洛阳守将那般机警,于禁以三百将士拌做曹军,轻易的便骗开了城门,虎牢关守军只有八百,城门一开战斗也就基本结束了。

众将眼见曹休落马,连忙抢上,扶起曹休。

接连败北,丢城失地,此刻连虎牢关都丢了,再加上一天一夜,米水未进,此刻怒急攻心之下,曹休差点直接昏死过去。

只是眼下的局势,也容不得他昏迷,是以强撑着朝着城头看去。

于禁走上城头,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曹休,抱拳一礼道:“文烈,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曹休看到于禁,微微一怔:“文则将军?”

随即却是大怒,戟指于禁破口骂道:“背主之贼,你如此做法,如何对得起昔日先帝之恩!?”

“我乃汉将,谈何背主?”于禁看着曹休,沉声道:“曹公于我有知遇之恩,然我于禁也从未背弃曹公,当年襄阳兵败被俘,某受五年牢狱之苦,却从未有一刻言降,这五载光阴,你可知我是如何过的!?”

说到最后,于禁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这五年里,关羽虽然没有真的去苛责于他,但在牢狱之中,可并不只是被困那么简单,哪怕狱卒不为难他,但牢狱中的囚犯对于禁可没那么客气。

“我为曹公守忠五年,然尔等却是如何待我家眷?”于禁红着眼睛道:“若非老仆携幼子投到荆州,我还不知我已家破人亡,妻子被占!”

曹休呼吸一滞,一时间,竟无言以对,于禁家中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人走茶凉,于禁是降是死,都无人知晓,没人愿意为了一个可能已经投降或是死去的人,而得罪人。

“事已至此!”于禁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曹休道:“多说已是无异,陛下待我恩厚,我当以死想报,若想过此处,便从某尸体上踏过去!”

曹休看了看身后残兵败将,心中苦笑,别说现在人困马乏,就算不是,凭这三四千人马,想要攻占虎牢关,不啻于痴人说梦。

“将军,不可意气用事,可走玄门关,先去往许昌再做计较!”一名曹军将领低声道。

曹休点点头,正要退走,远处却是烟尘四起,曹休面色一白,关羽的追兵,也在此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