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零九章 战后

小说:回到古代当匠神 作者:王不过霸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战争并没有持续太久,尤其是夏侯渊的精锐被魏越率军压住之后,前方的将士失去了指挥和督战队,在伤亡不断加剧,剑盾兵开始翻过来压迫他们的时候,便开始有逃兵出现。

墨城兵马本就不及曹军多,此刻自然无力再派追兵去拦截,就算有这个能力,刘毅也不准备用,真把人逼急了转过来跟你拼命,墨城可出不起这个代价。

反倒是这些逃兵的出现带动了更多人的逃亡,弓弩还在继续射击,夏侯渊眼见大势已去,也不愿再跟魏越纠缠,在亲卫的拼死护卫下,杀出重围,径直往江陵方向而去。

远处的曹军大营已经化作一片火海,浓浓的黑色烟柱犹如一朵低空乌云一般,呛人的味道已经传来,墨城西边的原野上,暗红色的鲜血与尸体交织成一片的惨烈景象向西不断扩散,魏越带着人马追杀一通,直到刘毅这边开始鸣金,方才有些恋恋不舍的率部撤回。

魏越回来的时候,刘毅已经开始组织人手掩埋或是焚烧尸体,那惨烈的画面中,还不断有呻吟声传来,那是未曾死绝的曹军或是墨城将士。

魏越翻身落马,让身后的将士帮忙一起收拾,一名断腿的曹军突然伸手,抓住魏越的脚踝,脸上已经被血渍覆盖,看不出本来的面貌,只有一双眼睛,带着几分祈求看向魏越。

魏越面无表情的抽出腰间的佩剑,冷漠的将宝剑刺入那曹军的身体,曹军眼中的祈求已经变成了绝望,身体剧烈的抽搐了几下,无力的软倒下去,抓着脚踝的手也无力的松开。

“仗都打完了,为何要杀他?”迎上来的刘毅有些不忍的看向魏越道。

“伯渊,战场上,不可有妇人之仁!”魏越知道刘毅不太喜欢杀戮,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摇头道:“曹军将士家眷都被留在后方,你以为可以招降?若不能招降,这等人留着,又有何用?”

这也是曹军将士能够用命的一个原因,家眷都在后方,若是当了逃兵或是战时不尽力,很可能祸及家人。

刘毅能明白这个道理,但或许是对乱世的理解还不够透彻,也许是骨子里前世对生命的敬畏,让他无法这般正视如此将生命当做草芥的做法。

“看看有没有没有牵挂的,能少杀便少杀一些吧,战争已经结束了。”最终,刘毅叹息一声,没有阻止,却也没有赞同。

放过敌人,就是拿自己人的生命开玩笑,而且战争只是开始,并未结束,刘毅清楚这一点,所以没有阻止,但要他立刻便能赞同这种做法,却也是做不到。

“喏!”魏越点点头,这一次没有拒绝。

吕玲绮带着五十人回来,她的任务很重要,曹军士气直接因为后方被毁而打散了,但危险性却是最小的,毕竟刘毅虽然尊重她的选择,却也不希望她冒太大的风险。

“此处便交由将军了,玲绮,我们回去吧。”刘毅情绪有些低落,不只是因为杀死这些没有反击能力的曹军,更多的是对己方这次战损的心疼。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次虽然成功击溃了夏侯渊,但这边光是剑盾兵便折损过半,加上魏越人马的战损,此战之后,两校人马缩水至三部一千二百人左右,或许这个战损相对于战果而言已是十分难得,但对刘毅来说,却是如同一块大石一般压在心口。

吕玲绮默默地跟在刘毅身边,并不说话,她知道刘毅此刻心情不好,但更知道刘毅如今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安静,有些坎,只能自己一个人走过去,她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不是什么人都能在一开始就漠视杀戮的,相反,能够一开始就漠视杀戮的人很少,她当年有着仇恨作为动力,所以那个坎,过得很快,至于刘毅能否过去,这个时候没人能够帮他。

“夏侯虽败。”在城里走了一圈,从西门走到水寨,刘毅坐在那巨大的水车旁边,看着在水车的带动下缓缓转动的水车,突然开口了:“但这件事,曹军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不久当会有更多的曹军杀来,这竟陵将会成为曹军平定荆州的首要目标,同样也会成为江夏的门户。”

不知道为什么,当那股低落、彷徨和茫然的情绪过去以后,刘毅感觉自己的大脑突然变得十分清明,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人有种顿悟或是灵魂升华般的感觉,而且情绪也变得十分平静,好似任何事情都难以再让他波动一般。

吕玲绮坐在刘毅身边,默默地点了点头,依旧没有说话。

“我准备差人前去见刘备,让他出面帮忙邀请刘琦共同抵御曹军,只靠我们,怕是难以守住墨城。”刘毅看向吕玲绮,这是和刘备全面合作的讯号,原本他是想着三家都不得罪,但如今看来,有时候,立场的选择并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为中心,在没能力改变世界之前,只能学着适应这个世界。

吕玲绮点了点头道:“伯渊觉得对,便去做便是,莫要以我为念。”

作为墨城如今的话事人之一,吕玲绮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压力,来自曹军的压力,墨城是刘毅的心血,而想要守住墨城,只凭他们不够,必须要有盟友,而刘备、刘琦是眼下唯一能够找到的,也是有理由帮助他们的盟友,若是这个时候再去顾虑私人恩怨,就等于将墨城推往绝境。

“真好。”刘毅背靠着岸边的木桩,伸手拉住吕玲绮的柔荑,长长的出了口气,看着那巨大的水车道:“此乃墨城之劫,亦是我的劫,若是此劫能过,玲绮可愿嫁于我?”

“这等事情……伯渊何须问我?”吕玲绮面具已经摘掉,此刻脸上透出几许羞涩,低着头,看着那河水,不敢去看刘毅。

“此乃你我之事,自然要问你。”刘毅笑道:“若玲绮不愿,毅不会强求。”

“自是……玲绮并无不愿,一切……听凭伯渊做主吧。”

看着夕阳下,那绝美的侧颜,刘毅原本有些疲惫的面容,露出几分开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