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97.番外

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 作者:听谣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姜野坐在沙发上面, 一只手死命的按着太阳穴, 此时此刻他除了从屋里出去,别无他求。

    可是偏偏就是天不从人愿, 他出不去。

    扣扣的声音从手机上面传出来,姜野立马打开,那边是亲爱的老婆钟晴发来的短信。

    自从结婚之后,姜野早就给钟晴改了备注, 顺便再钟晴的扣扣上面也给自己改了备注。

    【老婆】:一一怎么样了?

    姜野恨不得这个时候把手机关机,老婆的第一句问候不是给自己就算了,问题就是她现在问的这个人,让姜野无言以对, 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他朝着地上看过去,那个被钟晴问到的人, 此时正坐在地上, 仰着头,身边散落着一堆玩具,他手里拿着,抱着,嘴上嚎着, 你完全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 但是他就是不开心了,并且还用巨大的哭声来表达了自己的不开心。

    他很想打开手机回复一句很好, 但是现在这个状态真的说不上来很好, 并且是很坏。

    姜野再一次的揉了揉太阳穴, 耐着性子走过去,坐在毯子上面,对着哇哇大哭的人说:“宝贝,你跟爸爸说,你为什么哭?”

    对面的宝贝看了他一眼,委屈的撇撇嘴巴,没有说话,继续大哭起来,表达了自己心里面巨大的不满。

    “宝贝,你已经五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不应该遇到什么事情就抬头大哭,爸爸觉得你这样很不好。”姜野又说道。

    回复他的是更加大的哭声。

    姜野这个人本身就算不上多有耐心,结婚和有了孩子之后,其实对他来说一直都是一种锻炼,在面对钟晴的时候他一如既往的有耐心,但是五年过去了,对眼前这个小子的耐心,自然是比不上善良美丽可爱大方的老婆。

    很快电话就响起来,姜野一看来电显示,立马就把一把抱过儿子,放在自己腿上说:“你现在开始不哭,等挂了妈妈电话,我带你出去买个新的遥控飞机。”

    怀里的小人儿看了一眼姜野,哭声倒是停了,经过半天的内心挣扎之后,他点了点头,没有哭。

    还是玩具好使啊。

    姜野松了一口气,本身就是拧巴,不肯买给他,穷养儿富养女,这话姜母总是挂在嘴边,倒是对姜野多少有点影响,就说姜野小时候到现在,其实也没有说想要的全部都得到,算是教育的一种方式。

    但是老婆来了电话,他不能哭,不然要完。

    接起来电话之后,姜野立马汇报了今天所有的事情,讲述了怀里的宝宝有多么的乖巧,多么的可爱,多么的听话,顺便他有多么的厉害,刚好赶巧在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还能够如此让宝宝听话,简直就是惊天的好父亲。

    钟晴听的直点头,也不知道那边谁和她说了一句话,就听钟晴这边跟姜野说道:“这批机器比较麻烦,叔叔又要顾着厂子,我可能还要三四天才能回去,这次就辛苦姜爸爸啦。”

    “不辛苦不辛苦,老婆你回来之前喊我,我去接你。”姜野立马说道。

    电话断线,姜野再次松了一口气,怀里的人儿抬起头,看着亲爹,就说了一句话。

    “飞机。”

    “走吧。”

    最后姜野还是妥协了。

    这一次也算是姜野运气不好,本身孩子都是钟晴带的多,平时姜母也会带,但是两人住在阳光海岸,多少有些不方便请人,所以一一就跟着钟晴多一点,平时不是在家里,就是跟着去果园撒野。

    姜母闲下来也会把孩子接过去,不过也不会假于他人之手,一一又是一个毛病不少的孩子,他像姜野,所以只跟三个人。

    钟晴,姜母,姜野。

    要说交给佣人的话,他自然是不愿意的,必须要亲爹在旁边坐着才行。

    今天是个好天气,姜野就说带着去商场逛逛,他一下子就看中了那个遥控飞机,不买都不行,但是想到家里面还有五六七□□个,姜野就觉得儿子不能这么惯着,当场就拒绝了。

    小男子汉的尊严不允许一一当场大哭,最后他还是撑到了家才开始表演。

    亲妈马上就会来例行提问了。

    这小子五岁了,心里面想什么姜野门清儿,别看人不大,但是人小鬼大啊。

    两人又折返了一趟国太,姜野拉着孩子走进去,一一很有目的性的冲着飞机就去了,姜野跟上的时候,就在角落里面看到了一家三口。

    站在玩具架子前面的女人怀里面抱着一个两岁多的女娃儿,穿着粉色的蕾丝花裙子,胳膊腿上都细心的穿了棉质的袜子和袖套,不至于让蕾丝扎到,头上带着漂亮的太阳草帽,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还有两个憨水包,看着格外的可爱。

    还是女儿好啊。

    女儿好!!!!

    “干爹。”熟悉的声音从自家儿子口中传来,女人怀里的孩子立马就低了头,看见了站在下面的一一,开心的咿咿呀呀的喊着哥哥。

    “哟,这不是一一吗?来干爹抱抱,最近重了没。”

    被喊干爹的人立马弯下腰把孩子抱起来了,掂量了两下之后马上说:“你咋轻了啊?你妈这才走了几天啊,是不是有人虐待你啊!”

    说完就看向了姜野。

    姜野连白眼都懒得给他,顺手把儿子先开始看上的那个飞机提了起来,又把男人面前的推车拉了过来,把飞机放在里面。

    “干爹。”女人怀里的女娃儿也朝着姜野甜甜的喊了一句。

    “小财迷,过来干爹抱抱。”姜野一只手伸过去,女人就把孩子交给了他,单手就被他抱了起来。

    “一一看着是瘦了点,晚饭去我家吃吧,今晚住我那。”女人腾开手就去捏了捏一一的脸。

    “好好好。”一一倒是无比兴奋,还指着车里面的飞机说:“带上我的飞机,晚上和妹妹一起玩。”

    姜野摇了摇头,不过还是挺高兴的,总算把这个小祖宗给送了出去。

    “那咱哥俩去喝两个?”孩子被放下来,那边的男人一只手搭在姜野的肩膀上说。

    女人凌厉的眼神看过来,男人立马就掏出来裤兜里面的钱包递过去说:“身份证就在里面,晚上姜野请客。”

    “那多不好。”女人拿过去之后抽了一张自己的卡出来递给他,笑眯眯的揣起来的他的钱包。

    后来是姜野抢着付的款,门口有司机等着,也不需要两个人送回去,一一只要见了妹妹,也就不是那么需要爸爸了。

    坐上姜野的车,金阳这才把兜里唯一一张卡丢在钟晴弄的置物架里面说:“姜野,你说我结婚之后咋变得这么憋屈了呢?”

    姜野看一眼他道:“金阳,你这叫活该,把你的卡拿走,不然回头你我都解释不清楚。”

    “解释个屁啊,我还需要解释吗?”

    “你不需要,你连钱包都上交了。”

    金阳立马把卡揣了起来,系上安全带,抹了一把辛酸泪说:“这个钱钱啊,实在是我命中克星啊,她把我所有的财产看的紧紧地,我干啥都不行,你看到她今天那个刀子眼了么?只要我有一点不顺她的心意,说瞪我就瞪我,说凶我就凶我。”

    这简直就是委屈巴巴啊。

    “挺好的。”姜野就说了三个字,一脚油门就踩了出去。

    浪荡公子改了性子成了家庭煮夫,不是挺好么?

    晚上两人坐在酒吧里面,金阳就开始讲述他的心酸血泪史。

    只要找到机会和姜野见面,金阳就要把这些事情拿出来讲上一讲。

    十年如一日,根本就没有改变过,姜野也习惯了,反正他只是想找个地方清净清净,比起来小孩子的闹腾,还不如金阳的屁话连天。

    “姜野啊,你说说我当初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啊,我咋放弃了我的大片花田,最后选了钱钱啊!”

    金阳的第一句,永远都是这个开场白。

    姜野仔细的往前想了想,当初好像不是他选了钱钱,是人家钱钱睡了他,然后不要他,自己死缠烂打的要负责任,还叫了金太太去搞好关系,金太太也有那个意思,也算是费了一番心思,钱钱到底还是和金阳有了第二次见面。

    “你说说我当初多风流啊,我那么多女人,又不缺她一个!”金阳又开始抹眼泪。

    确实他不缺女人,但是好像和钱钱发生过不正当关系之后,姜野就再也没有见过金阳找女人,以前那些个死缠烂打的女人也都被金阳全部处理干净了,还记得有一天晚上,金阳约姜野出来,义正言辞的告诉姜野,他决定放弃大好河山,以后再也不和任何人纠缠,因为钱钱说了,她不喜欢!

    摇摇头,姜野靠在后面看金阳继续装。

    他倒是想看看,金阳还能说出啥来。

    “当初要不是她死缠烂打让我负责,我会和她结婚吗?”金阳恨恨的说道。

    还记得那个时候钱钱连金阳的电话都不接,金阳那是左一个右一个的打过去啊,最后搞得人家钱钱特意换了一个最新款的手机,为了拉黑他。

    结果就是这样,金阳那都是不会善罢甘休啊,硬是把所有通讯公司都办了一张卡,换着打,用家里的电话,用别人的电话。

    甚至,用姜野的电话。

    这才换来了人家的一句干嘛。

    啧啧啧。

    “你说说我咋这么惨,你看我那个闺女,长的多可爱啊,结果她妈给她取了个什么名字你说说!!!金钱?这不就是个财迷吗!!!别说你了,现在谁都喊她小财迷,她还笑眯眯的答应呢,真是气死我了!”金阳那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想笑。

    这名字还真是钱钱起的,但是钱钱当初明显只是随口一说,金阳立马排板就给答应下来了,还美名其曰的说着什么,金钱金钱,就证明了金阳和钱钱情比金坚。

    现在这个话儿到了金阳的嘴边又变了花样。

    姜野不置可否,靠在后面的沙发靠背上,他一口酒都没有喝,一会儿还要送眼前这个人回去接受洗礼呢。

    “我当初肯定是瞎了眼了。”金阳对这一点特别肯定。

    瞎了眼?

    还记得求婚的时候,金阳站在国太的广场上面,放飞了几千个气球,南瓜马车还搞了一辆来,他把自己搞的像个王子,准备给钱钱一个惊喜,结果钱钱那天本来就不想出门,是为了应付金阳才临时出来,也没有说收拾一下自己,随便套了一身运动衣,素面朝天,头发随手扎了起来,除了钥匙扣和手机什么都带。

    站在广场上纯粹一路人。

    当时金阳是怎么说的?

    她在他心里面是全世界最美的。

    口是心非啊口是心非。

    姜野断定金阳喝多了。

    事实上金阳确实是喝多了,他不但喝多了,还有一点喝傻了才是真的。

    最后金阳倒在酒桌上面,姜野倒是很干脆的就把扛回了家,本身也已经快晚上两点钟了,姜野把人送到门口,钱钱亲自开的门,她随手挽了一下头发站在门口,看着金阳靠在姜野的身上,立马伸手就去接,眉头拧起来,眼里无限的担心。

    “多喝了几杯。”姜野善良的解释了一句。

    “嗯。”钱钱点点头,看着姜野,眼神里面竟然多了几分责备道:“他本身胃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也不说劝劝。”

    这两夫妻。

    真可以啊。

    “老婆!老婆你真美,老婆你怎么可以这么好看!老婆我想你,我爱你。”金阳听见钱钱的声音,立马就睁了眼睛,一下子就扑了过去,赖在了钱钱的身上。

    姜野看着他这个样子,前面那些话完全就是抱怨,爱的死去活来的一天还嘴硬?他嫌弃金阳。

    “我明早来接一一,他一般七点半起,要是醒早了闹你给我打电话。”姜野说道。

    “你也不用那么早了,我能哄好,吃了早饭我给你打电话你再过来吧,现在也不早了,那个点太早了。”钱钱扶住身上的人说。

    “你不要关心他,你只能关心我,他爱几点来就几点来,不要管他,我才是你老公。”金阳不高兴的靠在钱钱的头旁边说道。

    姜野一回头就走了,每次都要面对这样的一幕,他实在是觉得胃里不舒服。

    “老婆我跟你说,我今天出去喝酒的时候可想你了,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能见到你。”金阳喝多的时候总归是有点傻,抱着钱钱的头不停的说着,说完之后还在她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钱钱也没有说话,把人直接拉到了里面。

    这还没上楼呢,就被金阳按在了沙发上面,刚准备说点什么,金阳的吻就细细碎碎的落在了她的脸上,脖子上面,钱钱想推开身上的人,就听金阳一边亲一边还在念叨。

    “老婆我特别乖真的,我们结婚之后,我真的都没有看过别人一眼,我特别爱你。”

    这一点钱钱自然知道,金阳和她之间没有一点秘密,手机也从来不怕她看,和她在一起之后就算有前女友纠缠,金阳也会当着她的面说的清清楚楚,从来不会让她有一点的不舒服。

    钱钱本来就是个直性子,凡事都不喜欢拐弯抹角,金阳也知道这一点,对钱钱更是改掉了自己多年的臭毛病。

    要说这个人肯定有时候还是有点抱怨的,只不过多半都是对着姜野,钱钱又不傻,自然也知道,但是她不会说什么,金阳本身就不是一个老实听话的人,性格更是有些让人抓不住,这些事儿钱钱心知肚明的,让他发泄发泄,又没有什么毛病。

    “我真的特别爱你。”

    最后一吻落在钱钱的胸口,金阳缓慢的说道。

    “我也是。”钱钱凑近他的耳朵说道。

    ……

    姜野回到家之后洗了个澡就准备躺下睡觉,看了一眼手机,老婆再也没有来过消息,于是给她去了个晚安,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身边一阵温热,伸手去抓了一下,就闻见了熟悉的香味。

    姜野手上一用力,就把人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宝宝,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姜野说道。

    “想给你个惊喜,结果车子在路上出了点事情,就回来晚了,你已经睡下了。”钟晴转了一下身子过来,把头埋在姜野的怀里说道。

    “真是个惊喜。”姜野手上开始不老实起来。

    “别闹,一一呢?我刚才去屋子里面没看见他。”

    姜野身上一僵,这才想起来,一一今晚没在家,他也忘了报备。

    “……钱钱把他带走了,本来我说不让的,但是一一一直缠着说想去和妹妹玩。”姜野实力甩锅,虽然确实有这个成分,但是还是被他夸大其词了一点。

    要说这些东西都是跟谁学的。

    那毋庸置疑,是跟亲儿子学的。

    钟晴本身也很放心钱钱,自然不会不高兴,抱着姜野的腰说累了,之后就缓慢的睡过去。

    姜野松了一口气,结果第二天钟晴也没有叫醒他,自个儿就去了钱钱家里,回头带着儿子回来的时候,看着姜野的眼神都有些变化。

    尤其是儿子那笑起来的样子,让姜野毫不怀疑他把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在路上和钟晴讲了个清清楚楚,趁着钟晴在厨房里面忙活起来,姜野把儿子拉走说:“你都跟你妈说什么了?”

    “妈妈问什么,我说什么呀。”一一一脸的天真无邪。

    “有没有说我坏话?”

    “有。”一一如实作答。

    钟晴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看见两人还在聊天,于是指了指姜野说:“等我回来再说,我要回一趟家里,奶奶叫我回去说些事情。”

    这话在姜野的耳朵里翻译出来就是——你等我回来在收拾你。

    “你怎么是个小叛徒呢?”姜野皱着眉头说。

    “你丢下我去喝酒,还说我是叛徒,我已经告诉妈妈了,干妈说你和干爹半夜两点才回家的。”

    论坑爹。

    谁能跟他比?

    果然还是女儿好啊女儿好。

    赶在午饭之前,钟晴还是赶到了吴英霞的家里。

    这几年因为添了一一的关系,吴英霞也有个逗乐子的曾孙子了,多少心情跟着好了不少,身体也一直硬朗着,将近十年过去,也算是彻底走出了丧子之痛,每天生活那叫一个丰富啊。

    大概是真的年龄大了,也不像以前那么朴素了,现在基本上逢人就说钟晴,说钟明亮,说这个说那个的。

    今天是难得大家齐聚的日子。

    吴英霞是把老钟家所有的人都召集在了一起,这里面当然不包括郭军。

    钟晴一开门就闻见一股肉香味儿,然后就看见了瘫坐在沙发上面的钟明亮,他眯着眼睛,看这样累得够呛,钟晴坐下来之后他则是立马回过头来说:“姐,你最近看你们那个网店了没,评上了淘淘网的第一名你知道吗?”

    钟晴点点头说:“你好好关心你自己的公司吧,一个网店一天还劳烦你二十四小时关注着,你要是真的说起来,你姐姐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最近这段时间没有那么忙,基本上所有的问题都处理干净了。”

    钟明亮立马兴冲冲的和钟晴说起来最近公司的一些事情。

    他大学毕业之后跟着导师干了一年,然后就开始自己创业去做游戏,开始并不太顺利,但是这两年倒是越发的顺利,新做的网游也有更多的人支持,他也从工作室变成了公司,生活过的可以说是相当不错。

    “那私生活呢?”钟晴问了一句。

    钟明亮的婚事现在是家里人最关心的事情了,基本上是谁来了都要问一句,钟明亮看着钟晴,立马摇摇头说:“姐姐,你就不能问点别的事情吗?”

    钟晴摇摇头。

    “你弟弟可能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胡说八道。”吴英霞把最后一个菜端上桌子,然后对着钟明亮说道。

    钟江海端着碗坐下来,顺手接了岳媛一个电话,电话里面两个人话不少,他们是去年复婚的,不过关系倒是早两年的时候就已经如同当初,只不过为了验证钟江海的成长,所以岳媛还是等了几年。

    果园是发展的越来越好。

    钟江海和钟晴也是每一年的收益都高过一年。

    终于钟江海在市里面又买了一套大房子,最后还把岳媛劝说了回来,钟明亮倒是留在了海城,开公司之后也会两头跑,今年没有起初那么忙,很多事情变得轻松许多,回来看看吴英霞倒不是什么难事儿。

    今天是早先就和钟明亮说好了,所以他才刻意赶到了。

    大家都坐下来,围城一桌子,吴英霞先嚷嚷着让大家动筷子,这动了筷子下去,才说道:“今天呢,我有两件事情要宣布。”

    所有人立马放下筷子,看着吴英霞。

    “第一件事情呢,是关于咱们大家的,这老房子也要拆迁了,我仔细想了想,这养老啊,住在这儿也不方便,我仔细想了想,准备搬去果园,我也不跟着干活,就是想去养老,晴丫头天天来,那也有菜地,饿不着。”吴英霞说着。

    这话一出来,倒是没有人说话了,全都闭了嘴。

    谁也没有想到吴英霞是这么打算的,钟晴没有说话,果园里面现在倒不是只有一个看门的,也算是有几个平时守着的,要是真说危险是不大的,要是出点事儿也能有人看管着,只不过离开熟悉的这个环境去换个环境,本身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还有这房子的拆迁款啊,我是这个意思,回头你们三家人平分了,我有养老保险,回头靠着养老保险就行了,名下就这么一套房子,老大的那一份给钟晴,剩下的你们姐弟俩一分,我住在果园,就算是两个儿子的,你也省点劲儿。”吴英霞拍拍钟萍的肩膀。

    现在果园是钟晴和钟江海的,所以算下来也就是两个儿子的,但是钱是不少给钟萍的,是这个意思。

    “妈!”钟萍立马就皱着眉头说:“那不能这么算,您也不要说这个话,拆了咱在要一套,果园也有点远,以后我去看个你,不费劲吗?”

    “行了小萍,我都想好了,我今天把你们叫来主要就是想问问晴丫头和海子,你要不要我这个老太婆过去住,我琢磨着那小楼也没有人住了,回头收拾收拾,刚好适合我。”

    钟晴这哪儿就能说不行,立马点头。

    他知道这不过就是老太太的思念之情罢了。

    当初钟父钟母离世,她大病了一场,这其中缘故,大家心里头明镜着呢,现在老太太确实放下了伤痛,想搬过去,其实也不过就是想缅怀缅怀儿子,说是心里头一点惦记都没有,那肯定是假话。

    其实他们也都理解老人家的想法,钟萍也没有再执意拦着,只是要求每年吴英霞也去她家里面住上一个月到两个月的,吴英霞也就答应下来了。

    这第二件事,吴英霞也没急着说,只是让大家先吃饭,等回头吃晚饭了坐在沙发上面的时候,吴英霞立马就把一堆东西全部都拍到了桌子上面,仔细看过去,那就是一堆照片。

    率先出声的是钟明亮,看着桌子上面那一堆照片,基本上全部都是艺术照,什么样的都有,还都是姑娘家,钟明亮以一个网络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奶,是不是要做婚恋介绍啊?”

    结果看了看又觉得有点不对,接着问了一句:“这不对啊,全都是女的。”

    “我是做婚恋介绍,不过是给你,你赶紧给我看看,喜欢哪个,你都老大不小的了,你姐孩子都五岁了,你准备拖到什么时候去啊?”

    这就是吴英霞的第二件事。

    钟明亮看了看钟晴,他觉得很是绝望。

    钟晴转过头去当做没有看到。

    一一确实是需要一个弟弟或者是妹妹了,金阳家的那个小财迷虽然也讨人喜欢的很,但是说不定能定下个娃娃亲,至于家里面,姜野和几个兄弟的孩子都挺大了,玩不到一起,钟明亮早点生一个,刚刚好。

    钟晴这么想着呢,干脆没出声。

    于是这个晚上,钟萍留下来帮着干活,晚上也不准备回了。

    钟江海还挺忙碌的,刚学会聊扣扣,和岳媛在网上那股新鲜劲儿还没有过去的,话不少,两人都琢磨着呢,就是对话框太小了,总归是有些看不清。

    钟明亮是最惨的,吴英霞坐在沙发上面,不停的给钟明亮挑选未来的新媳妇,说这个好看,那个好看,哪个都不一般。

    硬是逼着钟明亮去挑。

    一直以来站在钟明亮这一边的钟晴也没有歇着,兴高采烈的帮着吴英霞看,还是不是出一点意见。

    回头好不容易他随手挑了一个,这才被吴英霞放过,不过下一秒就开始约起来时间,钟晴趁机就溜了。

    好不容易回到家里面,就看到屋子里面那叫一个一团乱啊。

    今天姜野没有出去,和儿子在家里面玩玩具,结果一个不小心,飞机把各种东西都打落到了地上,偏巧佣人都不在,又是方才才发生的事情,结果这一个不小心,就被走进来的钟晴看了个清清楚楚。

    这爷俩。

    这是要做什么?

    钟晴皱着眉头走进去,合着收拾的不是他们自己。

    她还没有说话呢,就听见爷俩在屋里面的对话。

    “爸爸拿着遥控器弄下来的。”这是一一的声音。

    “一一,妈妈回来看见这一地狼藉,也不会怪你,所以你就干脆说是你好不好?”这是姜野的声音。

    半天一一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脑子转了几圈,才接着说道:“爸爸,要不这样吧,你知道我一直都喜欢那个游戏机的,但是你不肯给我买,你给我买了,我就跟妈妈说是我弄下来的,好不好?”

    “成交,但是你不许告状,买了之后也不许告状。”姜野又说。

    “我不告状。”一一立马发誓。

    钟晴在外面一个不小心把这些话听了个清清楚楚,然后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你们父子俩有商有量有来有往挺有意思呗。”

    姜野绝望的回头。

    一一也绝望的回头。

    钟晴的第一反应居然是。

    这父子俩还真像是一个模子里面雕刻出来的,简直是一模一样。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佣人去外面收拾花园进来,看见屋子里面乱成一团,也吓了一跳,正准备收拾起来,就在楼梯的拐角看见两个人。

    一大一小。

    老老实实的,就跟站岗似的,面向墙面。

    “少爷,您和小少爷站这干嘛?”佣人立马过去问了一句,姜宅就算是需要站岗的,也不能让少爷亲自来啊。

    “我俩在比毅力,看谁能坚持长时间不动。”姜野思来想去,还是解释了一句。

    要是放在平时,他才不会理会,可是钟晴说了,最少也在这里站上三个小时,总归还是不想被佣人发现,姜野算得上是硬着头皮编了个话。

    只可惜,这话刚说完,就被儿子无情的拆了台。

    “明明是妈妈在罚站我们,爸爸你还敢说谎。”一一是真的怕了,他和亲爹的黑市交易还没有结束,就被亲妈抓了个现行,并且以一大一小一天就知道说谎的缘由让他们站在这里罚站。

    还特意说明了。

    不反思的话,今天谁都不要睡觉了。

    以后还不反思的话,就连饭都不要吃了。

    要不是钟晴说了不准动,姜野真的想伸手扶一下额头。

    佣人看着少爷和小少爷两个人对话,多半也知道哪个说的是真的,咳嗽了一下,还是赶紧离开了。

    不能让少爷觉得丢脸不是。

    “一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姜野闭着眼睛叹了一口气。

    “爸爸,我想问你个问题。”一一低着头,想了半天之后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问题,你说。”反正两个人也在罚站,姜野倒是不怕和他说多说两句话。

    “为什么要叫我一一啊?”他不太明白,抬着头问亲爹。

    姜野低下头去看他,他的眼睛特别像钟晴,笑起来的时候弯弯的,嘴边也有一个小酒窝,和钟晴一模一样。

    “因为你妈妈是我的唯一啊。”姜野说道。

    “那我呢?”他问。

    “以后也会有个女孩把你当做唯一的,和你妈妈对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