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43、青龙甲 族仙传

小说:族仙传 作者:风过留吻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往铁木灵液里滴了几滴青玄灵液,打出几个手决,铁木灵液一阵翻滚,渐渐从灰黑色变成了淡青色。

接下来换着打了一套复杂的手决,铁木灵液被分隔成数百个三四寸大小的铁木圆片,熄了地火,待铁木圆片冷却后,除留了一片用于试验外,余者均扔进缩矿液里浸泡。

柳毅特意在青木塔里挖了一个四五丈见方的大坑,用于盛放缩矿液,柳毅将这个大坑命名为袖珍池。

另外,柳毅又用下品玄铜炼制了数百根玄铜丝,也留下一小根,其余扔入袖珍池。

由于玄铜韧性上佳,具有一定的伸缩性,不易折断,炼成玄铜丝后是用来缝制甲衣的上佳线材。

即使剑器相加,一般下品玄铜所炼玄铜丝,下品灵剑也得数剑才能削断,而一般的极品法剑恐得数十剑。

而柳毅所炼玄铜丝,预着浸泡缩矿液后会缩小,所以炼制得比较粗,有绿豆般大小,待缩小后防御力也必将有所提升。

接下来,又分别将河马皮和所有冰甲鳄鳞浸泡在一种秘制药液里,这种药液是专门用来浸泡妖兽身上的皮和鳞甲的,浸泡后,妖兽皮和鳞甲会大幅缩小。

妖兽在死亡后,其皮和鳞甲的防护力会大幅下降,用秘制药液将其缩小后,又能恢复到原本防护力的**成。

而且冰甲鳄的鳞甲如果不缩小,那么大一块,也没法用于制作法甲。

三四个时辰后,柳毅将铁木圆片取出,已缩小到只有半寸大小。

柳毅拿出九百剑对着其中一片全力一击,却只在铁片上留上一道浅浅的凹痕,连击二十八剑后,铁片才被击毁,柳毅不由大为满意,这铁片的防御恐怕还在普通下品防御灵器之上。

柳毅又拿出那片未用缩矿液缩小过的铁木圆片,仅仅八剑就被击毁,这缩小过的和没缩小过的差别也太大了!

又过了约一个时辰,将缩小后的玄铜丝取出,用两千剑全力劈斩,用了三十八剑才斩断。

而未缩小的玄铜丝,十二剑就被斩断了。

那玉简怎么说的来着?

说缩矿液对修士来说为鸡肋,毫无价值可言。

不用说肯定是缩矿液极为稀少,那玉简编撰者压根没见过,胡乱臆测得出个荒唐结论来。

不过,柳毅可不敢将缩矿液的秘密与任何人分享,这就像铁木能炼剑一样,只适宜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嗯,至少绝不能大范围扩散。

又过了两个时辰左右,柳毅将河马皮和冰甲鳄鳞从特殊药液里取出,河马皮大幅缩水,看这面积恐只够七八件甲衣所需。

冰甲鳄鳞原本有尺许大小,缩小后小的只有寸许,大的有近两寸,看来得在不同部位搭配不同尺寸的鳞甲了。

大的鳞片防御力要强上一些,像两寸大的冰甲鳄鳞,柳毅用两千斤剑试了下,可承受十八次全力一击,而寸许大的鳞甲只能承受十次。

但是两寸大的鳞甲由于尺寸太大,手臂以及转折处都有不便,但肩背和胸腹等处却是无妨。

在胸腹等要害部位,柳毅所用之皮是取之河马背部等防御力较强部位,而且先用秘法将铁片嵌入河马皮内。

然后再用玄铜丝将鳞甲缝合在河马皮上,缝合时,柳毅将玄铜丝系在极品灵器级别的万法针上,才能刺破冰甲鳄鳞和河马皮,将二者缝合在一起。

甲衣炼制比剑器要难上不少,时间也长上不少,整整耗了两日时间,才炼制成第一件甲衣。

柳毅在河马皮上绘制了一个简单的伸缩符阵,可让甲衣根据修者的身材适当伸缩。

柳毅穿在身上一试,甲衣自动伸缩调整了大小,自然颇为合身。

河马皮透过冰色鳞甲,泛出青色光泽,称做青龙甲还算合适。

接下来除了打坐入定静修为,柳毅一口气将所有的河马皮炼完,共炼制成了八件青龙甲,冰甲鳄鳞却有半数还未用完。

自己和柳梦瑶两人,再加上柳尘海三人,瘦猴子和青青两人,就占了七件,剩下一件就留在储物袋里备用了。

炼完青龙甲,柳毅又想起还有几柄青玄重剑,被缩矿液缩小后,剑形变得有点不协调。

嗯,可惜储物袋里三百年铁木不够了,倘若去购买的话,算算重量,三百剑、五百剑、八百剑和九百剑,天,全部重铸的话,怕是将要六千斤,哪怕每斤只需六块下灵,也得要三万六千下灵!

哎哟,我的灵石啊,柳毅一阵心痛,虽说手头灵石够用,但都是一块一块积攒起来的,又不是大风吹来的,这一猛地让身家缩水大半……

而且,让柳毅更不敢想的是,将来还需炼制一千剑、两千剑、三千剑……

天,柳毅只觉头脑一阵发晕!

不行不行,从现在就要学会抠些!

怎么个抠法呢?

嗯,五百剑似乎已甚少用了,弃炼!

八百剑……哎,九百剑还不能正常御使啊,还是再炼一柄吧!

还有,这几柄变形了的丑剑,还有没有啥废物利用了的价值呢?

柳毅摇了摇头,可惜了,不说重量,光这外形,这几柄剑看起来也太丑了,得多神经大条的才会用它,只怕拿去变卖也换不回几块灵石。

而且,炼制过的器物,也没法重新分解成炼材,进行废品再用!

嗯,不对不对,谁说不能利用的?别人不能不代表自己也不能啊,谁叫自己是智力无边的柳毅呢?哈哈哈!

只见柳毅掏出一柄炼废的青玄剑,扔进盛飞蚁的纳妖袋!

哇!只见所有飞蚁一窝蜂的涌上,蚁多剑少,数十息,一柄青玄剑就被吞噬得干干净净!

哈哈哈!噬金飞蚁,故名思义嘛,不噬金吞剑,怎称得上噬金飞蚁呢?

现在就等待飞蚁提炼后,会否拉出铁木颗粒,拉出的铁木颗粒,能否重新使用了!

一个时辰后,拉出花生粒大一堆铁木颗粒!

柳毅捡起一颗,细细一瞧,发了发了!

这百年铁木炼成的青玄剑,被飞蚁这么一吞一拉,不仅重新变成可用的铁木,而且,年限居然达到了三百年!

给!柳毅大手一阵挥舞,所有炼废了的青玄剑,全扔进了纳妖袋!

再一个时辰,重达七八千斤的三百年铁木颗粒,呈现在柳毅眼前,柳毅边流口水,边收了起来。

然后是三百剑、五百剑、八百剑、九百剑,一股脑扔进了纳妖袋!

柳毅一边傻笑一边等待着,飞蚁将铁木颗粒重新拉出来。

这些可都是用三百年铁木炼制的,这再给飞蚁一吞一拉,提炼升华后,会变成多少年份的呢?五百年,还是千年的呢?

哎呀,倘若真变成了一千年份,自己要不要用之重炼铁木重剑呢,这样,会否太奢侈了点?

快看,有一只飞蚁已拉出一颗,不等了,先掏这颗出来看看!

可是一掏上手,柳毅眉头就皱了起来?

咋回事,怎么还是三百年?

莫非是这只小飞蚁消化不良,一不小心出了意外?

第二颗、第三颗……

这这?柳毅的脸色彻底黑了起来,居然全都是三百年!

柳毅长叹了口气,看来做人不能太贪啊,这飞蚁能将普通百年铁木,提炼升华后,化做三百年的铁木颗粒,并且能将三百年铁木炼制的飞剑分解还原,自己应该知足了!

知足者常乐啊!

于是柳毅又重新阳光灿烂起来,开炼……

一番折腾,三柄全新的飞剑,出现在柳毅眼前,经缩矿液缩小后,三百剑、八百剑和九百剑,体形大小只相当于三十、八十和一百斤,只比普通飞剑稍重的模样。

所以,三百剑被炼成了三尺长,八百剑和九百剑,则被炼成了五尺长。

却说那天柳毅扮作蒙面人救下柳尘海三人,虽然装扮了一番,又缩小了身材,看起来自然不像柳毅了,但是却有点像刺杀朱由松的蒙面刺客。

柳氏由于祖誓之故,灵药谷无法从柳氏处探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更是无法安插眼线打入柳氏内部。

但是,在莫氏和灵符派却安插了不少眼线。

因此灵符派数人围攻柳氏弟子,却被一名蒙面人救走,反而斩了灵符派化液修士一条手臂的消失,很快就传到了朱鹤年耳朵里。

听了汇报,朱鹤年越来越觉得,这蒙面人太像那蒙面刺客了,身形差不多,剑速都很快,虽然一个使用火属性法剑,一个使用木属性法剑,但这重要吗?

只要没修出剑芒,火属修士使用木属法剑有何稀奇,反正剑息是无色无质的,谁又能判断得出?

而且朱鹤年从汇报里得到一个重要信息,这蒙面人的剑息锋芒颇盛,充满锐气,但从那化液修士的伤口留下来的气息来看,确为木属灵力所致。

朱鹤年不由一声冷笑,还真会装,将其他人当傻瓜,木修如果真如此厉害,植天成也不需要整天窝在天香灵园里种植灵药了。

做为木火双属性上品灵根,朱鹤年不仅擅长炼丹,战力也颇为不俗,对于派内只会种植灵药的植天成,却是有点瞧不上眼。

但是朱鹤年拿来介绍柳氏的玉简资料,仔细翻了又翻,却没一个符合的。

柳落天早就确认当时不在青云郡、柳青青当时和柳落天在一起,而且是个女的,怎么也不像。

柳尘海、柳灵隐和柳石柱三人更不可能了,除非三人会分身术。

还有个叫柳毅的,嗯,木系下品天灵根,柳氏年轻一代两大天才之一,这也能称为天才,柳氏也太没人了吧?

还喜欢炼丹,哈哈,木修炼丹能有什么前途,木修就该去种植灵药嘛,好歹也有那么一丝机会,搏得个种植宗师的所谓美誉哦。

嗯,还修炼刻苦,自诩毅力无边的柳毅?

什么嘛,这小子一点也没自知之明啊,不知木修是天下战力最孱弱的灵根吗?再努力修炼又有屁用!

对于柳毅的信息,朱鹤年只是稍稍看了眼,就直接跳过,做为木系天灵根,柳毅又神奇的被排除在外。

朱鹤年对柳氏那些战力稍强的三灵根纳气修士,都进行了一番研究,可是一个都不像。

心里不由一阵大骂,灵药谷尽养了一帮饭桶,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朱鹤年又仔细看了几遍留影石,可以肯定的是那蒙面刺客绝对是纳气修士。

而帮助柳氏三个小子的蒙面人虽然战力强悍,但也瞒不过元婴期修士的法眼,确为纳气修士无疑。

只是这蒙面修士怎么做的伪装,让全身均透露出纯正的木灵力气息,连一剑劈掉灵符派化液修士,所留下的也是纯正的木灵力气息,连朱鹤年这位元婴中期修士,妥妥的千年老怪都觉得颇为费解。

难道这蒙面刺客真不是柳氏的?难道那帮助柳尘海三人的蒙面人,不是柳氏的?

朱鹤年在洞府里不停地来回踱步,那往日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面容,越来越狰狞可怖,最后桀桀笑了几声,自言自语道:“就这么办!”

不一会就将灵药谷谷主,金丹圆满修为的朱逢春叫了过去,低声吩咐了几句,就让朱逢春退了出去,又自言自语地低声道:“青云柳氏,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原来,朱鹤年想出一条毒计,可以一次性灭掉柳氏不少精英修士,不管那蒙面刺客是否真是柳氏弟子,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掉一人,谁让你青云柳氏嫌疑最大呢?

何况,就算杀错了,也没多大事,小小柳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