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37、蚁甲 族仙传

小说:族仙传 作者:风过留吻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随着不停地战斗,柳毅的剑法境界稳步提升着,当与河马斗到月余时,剑息到了七寸八,战斗与养剑结合确实比单纯养剑,剑息增长要快得多。

而且剑息锋芒气息日浓,却有点不像木修的剑息了。

基础剑术也愈发纯熟,即使八百剑使起来也可谓得心应手,剑随心走。

而右手的经脉,手阳明大肠经已冲击完成,手少阳小肠经也冲击完了部分,估莫再有近月即可完成,灵气愈发雄浑。

随着各方面的提升,柳毅的重剑对河马的威胁也大了起来。

原本连皮都刺不破,现如今十剑却有一两剑隐见血迹,让柳毅兴奋不已,看来,战胜并灭杀第一只化液妖兽真的指日可待了。

但是这日,河马再次让柳毅体会到了妖兽的狡诈!

原本河马每次喷出七八个冰锥,虽连绵不断,还能应付。

这日,柳毅照例与河马斗了会,有好几剑见了血迹,正在兴奋时,却不想战局突变,河马突然一次性喷出了十一个冰锥术!

柳毅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未能全挡住,一个冰锥被漏掉,幸亏柳毅用落叶术闪开了大半,擦中了右肩并瞬间爆炸,半只肩膀都差点被炸掉,赶忙使出木隐遁逃了。

柳毅在右肩洒了些止血散,又吞了颗上品回春丹,脑袋有点昏昏沉沉,连木隐遁都差点维持不住,咬紧了牙根,才遁去二三十里,怎么也坚持不到临时洞府,吩咐了一声小金小心守护,就昏了过去!

醒来却是半夜,躺在一片草地上,地上湿漉漉的,用手沾了往鼻子上一闻,却是血腥味,看来肩膀流了不少血。

四周除了数千只飞蚁飞来飞去,不停地巡逻外,再无其它活物。

柳毅不由有些感激小金,万妖岭从来都不是安宁的地方,夜晚更是如此,不少妖兽喜欢晚上猎食,天空更是飞满密密麻麻的蚊虫。

整个右肩失去了知觉,整只手都下垂着不能动弹,柳毅查看了下伤势,锁骨被炸得裂开大半,只剩下细细的一丝还连着。

柳毅苦笑了声,郁闷地遁回了洞府,不由一声长叹,自己碰到的妖兽,怎么感觉比修士还都要奸诈狡猾呢?

三尾巨狐、风狼王和河马都是如此,也就铁甲犀牛老实点。

虽说身体如玄铁,但也只相当于上品法器,没有极品法衣护体,自身防御确实下降了一个层次。

柳毅运起疗伤篇,搬运灵气到右肩肩部,用木灵气和上品回春丹丹液精华滋润伤口,特别是锁骨裂开处。

但是伤处似有一股力量阻止木灵气和丹液精华的进入!

柳毅加大灵气输入,肩部反而疼痛欲裂,木灵气和丹液精华虽然勉强进入了伤处,但却与盘踞在内的力量互相争斗起来,伤势不仅未见好,反而有加剧之势!

这,柳毅有点傻眼,以往不管受多重伤,只要上品回春丹和木灵气一到,没有好不了的,只是伤愈速度有快有慢而已。

那玉简怎么说的来着?

“但河马为水系妖兽,冰锥术威力偏弱!”

敢情这玉简编撰者也是人云亦云,或者确实亲自观察过河马施放冰锥术,看起来确不如冰甲鳄这种冰系妖兽,但未亲自体验冰锥术爆炸后的威力,伤都没法疗还叫威力偏弱?

柳毅使了个映照术,用神识探察右肩内部,看看是何种力量盘踞在内。

只见伤口处密集布满无数细小冰锥颗粒,这些细小冰锥颗粒居然仍在四处冲撞,攻击未受伤部位。

这,柳毅全身直冒冷汗,这还得了,放任不管,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全身都是这种细小冰锥颗粒了,那还不一命乌呼?

怎么办?

管不了伤重不伤重了,也不用疗伤篇了,搬起全身灵气向伤处冲去,先将小冰锥灭了再说,连冲了四五次,连颈部和胸部靠近右肩处似乎都痛了起来。

柳毅又使了个映照术,看看这冰锥是否已被消灭,可是一看,脸色瞬间苍白,眼露绝望之色,冰锥不仅未被消灭,反而颈部和胸部靠近右肩处,也有了不少冰锥,还不停在攻击未受伤部位!

伤势再蔓延下去,就到了五脏六腑和喉脖关键部位!

柳毅感觉全身都在微微擅抖,拼命强迫自己冷静,却难以做到。

全身虚脱般,衣服已满是汗液。

毅力无边的柳毅,挺住!

忽然柳毅灵光一闪,自己的灵气不是也能凝成锥形吗?

柳毅一边将一缕灵气凝成锥形,一边用出映照术,只见一个木灵气形成的小锥体颗粒,与一个游离的细小冰锥颗粒撞在一起,木锥明显不敌,被冲散了,小冰锥似乎从木锥里吸取到了养分,壮大了一丝。

柳毅不敢再大面积的用木灵气去冲撞冰锥,也管不了冰锥的破坏,这些小冰锥,只要你不主动招惹,破坏倒也不快,按这个速度至少还需要近十个时辰左右才能到要害部位。

在这十个时辰里,必须找到战胜冰锥的办法!

柳毅一次次凝成一个细小木锥去冲撞小冰锥颗粒,散了再凝,同时用映照术仔细观察小冰锥,不断调整改变小木锥,让其外形越来越像冰锥。

终于,小木锥不再一撞就散了,而是可以冲撞两三个回合。

小木锥可以坚持的时间越来越久了,已经可以与小冰锥斗上二三十个回合!

在与小冰锥争斗五六十个回合后,小冰锥居然不敌,被撞散了!

似有什么东西进入了小木锥,小木锥变大了一小圈,而且似乎变得更加强悍,更加不易被撞散!

柳毅不禁一阵振奋,越来越多的小冰锥被撞散,加强版的小木锥越来越多,至少有数千之多。

正在柳毅兴奋时,突然胸部传来一阵剧痛,忍痛用映照术一察探,小冰锥已攻到了肺部边缘,柳毅赶忙将加强版的小木锥搬运过来,与小冰锥大战起来。

这里毕竟是柳毅的主场,有源源不断的灵气供养,而小冰锥在小木锥难以被撞散后,成了无源之水,后劲不足,数量越来越小。

柳毅见胸部战场取得优势后,忙探察了颈部,小冰锥也快攻到喉咙了。

此时,加强版的小木锥在吸收小冰锥的养分后,不断壮大裂变,数量有了数万,忙派了近半去到颈部,进行双线作战。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冰锥被消灭完毕,加强版的小木锥达到了六七万之数。

没了小冰锥,柳毅忙搬运木灵气和上品回春丹丹液精华,到得伤处疗伤,待伤势稳定,从疗伤中醒来,发现已是第三日中午了。

柳毅用映照术探察下了伤口,不由咦了一声,加强版的小木锥,在神识未加控制后,居然未散开来,重新变成木灵气,而是一直以小木锥的形式存在,并参加灵气运转。

其实在与小冰锥战斗时,加强版小木锥多时已达数万,神识哪还控制得过来,只是当时形势紧张,未加留意而已。

柳毅不由大为兴奋,哈哈大笑起来,毅力无边的柳毅真不愧家族第一天才,终于找到了解决木修战力孱弱的方法!

将全身灵气全部转化成加强版小木锥颗粒不就成了吗?

这些小木锥颗粒,可是连极度难缠的小冰锥都能战胜的,能弱得起来吗?

可理想是丰满地,现实是骨干地。

无论柳毅怎么折腾,小木锥颗粒却不再增加一个,用灵气凝成的,新的小木锥颗粒,一旦神识不加控制,就溃散了。

都看到了希望的署光,却卡在最后一步不得成功,让柳毅颇为无奈。

怎么办?要不要找河马斗上一场,故意被一个冰锥术击中?

不成不成,柳毅打了个寒颤,万一运气不好,炸伤了五脏六腑等要害部位就得不偿失了。

早知道就不将小冰锥全撞散了,留下些用普通的木灵气撞上几撞,不就又壮大了吗?

然后再用那些未加强过的小木锥颗粒,去一一撞击,直至所有小木锥颗粒都得到加强,不就成了?

看来还是得让河马用冰锥术再炸上一次,可是不能这么鲁莽的上,嗯,既要达到目的,又要让自己足够安全。

可是,翻遍了储物袋也未找到一件可堪一用的防护器具,见飞蚁们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金灿灿地晃得眼花,不禁一阵心烦意燥。

噫,柳毅忽地双眼亮了起来,这样成不成?

只见柳毅让飞蚁们敷满上身,一只又一只蚁脚相连,紧紧缠合在一起,用手使劲扯了扯飞蚁,却是颇为牢固。

柳毅左瞧瞧右瞅瞅,一只只飞蚁像极了一片片金色鳞甲,合起来就不是一件金色的铠甲吗?

不由的一阵哈哈大笑,智力无边的柳毅真是创意无边啊!

想了想,柳毅又让飞蚁爬满头部,形成一个头盔模样,又爬满下肢,这样,除眼睛外,就全身被飞蚁覆盖了,不错不错,就叫蚁甲吧。

然后将蚁甲散了,向小水塘遁去。

片刻就到了小水塘边,让飞蚁重新组成蚁甲,为了让水锥术能伤到自己,特意在手臂和腿部留了些空白。

这次河马不再伪装,一上来就一次性喷出十一二个冰锥!

可是哥有了蚁甲,哪还怕你小小河马的冰锥术?

只见躲闪不及,被击中左胸,炸了开来!

哎哟,飞蚁被炸飞了,还好还好,爆炸威力全被飞蚁挡住了,蚁们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