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4、有塔残角 族仙传

小说:族仙传 作者:风过留吻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逛得稍稍有点累,淘宝的兴趣也被各式假货消磨得七七八八,正准备抬脚回洞府,却不经易间扫到一座残塔,塔底缺了个角,看起来灰扑扑的。

真正引起柳毅关注的,是塔身绘满奇怪的图纹,像极柳毅以前见过的某种古文。

柳毅站在丈余外,佯装查看其他地摊,再细细打量了残塔,塔身材质似木非木,也不知是何材料,塔身图纹确为某种古文,柳毅还识出了一两字。

地摊上还有三柄法剑,几张中低级法符,其中恰好有一柄中品木系法剑,柳毅往摊前走近三五步,双眼全神盯着木系法剑。

柳毅不喜华服,穿着并不华丽,再加上刻意装无知,看起来就像个少不更事的,哪家中小型家族少年。

这种少年会有点小钱,往往见识平平,又喜欢不懂装懂,正是各色摊主喜欢的对象。

因此,中年摊主见柳毅紧盯木剑,赶忙行忽悠大道:“这柄剑叫青虹剑,是少有的上品木系精品法剑,出自连云圣宗炼器宗师炼无云年青时之手!”

柳毅听后佯装有点意动,拿起木剑不懂装懂地看了几遍,差点快笑出了声,剑身明显有些粗糙,勉强算做中品法剑,摊主大嘴一张,就变成了出自名家的上品法剑。

不过还得装下去,柳毅拿着木剑翻来覆去又看了几遍,细声细气地问:“多少灵石?”一看就是对剑爱不释手,却囊中羞涩的模样。

摊主自然也不会真按上品法剑的价开,但也比普通中品法器高出许多,伸出五个指头:“五百块下品灵石,不二价!”

柳毅差点忍不住将剑扔得老远,这破剑还敢要价五百下品灵石,还不二价?

实际表情当然不能这样,眼神一暗,偷偷地摸了摸储物袋,弱弱地问:“大叔,能否三百块下品灵石?”

摊主一听,知道柳毅也就这么点灵石,再想多榨也不可能,而且这柄剑怎么也值不到两百块下品灵石,卖成三百还是大赚特赚。

眼见这青年伸手准备掏灵石,却忽然又止住,将这摊主急得难受。

柳毅咬了咬牙,又道:“大叔,你看我买了这么贵重的剑,总得送点东西!”边说边双眼瞄向另外两柄剑。

摊主差点破口大骂,还买了贵重的剑,就那货色?

见柳毅紧盯着摊上的两柄剑,这两柄剑为下品法剑,也值个三五十下品灵石,自然不能拿来赠送了,摊主赶紧将其收进储物袋,道:“这两柄剑太贵重,不行!”

柳毅双眼有点不舍,叹了口气道:“大叔,那将摊上剩下的东西都送给我吧!”

摊上也就剩下几张低级法符和一座卖不掉的残塔,总共也值不了三五块灵石,因此摊主很干脆地应道:“行,拿去吧!”

于是柳毅欢欢喜喜地掏出三百块下品灵石,递给摊主,拿起木剑、几张低级法符和残塔,收进储物袋,也不再逛散修地摊了,径直往洞府走去。

回到洞府,柳毅也没心思像往常一样修炼,拿起个空白玉简,细细比对,将塔身上的图文一股脑地全刻进玉简内。

刻完后发现已经深夜,破天荒地未再修炼,心神总琢磨着残塔会是何种宝物,又担心是一文不值的废物,在患得患失许久后才勉强进入静修状态。

早上醒来,精神有点萎靡,施了个镜照术一观,居然挂了两个黑眼圈,这还是头一遭,以往哪次静修完不是神清气爽,看来心境修炼还是不到家啊。

出得洞府,已是艳阳高照,柳毅现在心思不在修炼上,也不勉强,直奔坊市而去。

昨日在逛坊市时,有个叫万经阁的书坊似乎有不少古籍,当时未有此类需求,未做详观,今朝得好好寻找翻阅。

一小会就到了目的地,书坊古色古香,已有不少人在翻阅购买功法玉简,不像其他商铺,这里大家都尽量轻声细语,让书坊保持一份宁静的阅读环境。

书坊分为玉简区和古籍区。

玉简是近一两万年才兴起的,此前都用上等妖兽皮材,经加工熬制,并刻上防腐阵法,再在上刻录文字,能保持数万甚至数十万年不腐。

大多数人在翻阅玉简,古籍区只有廖廖数人。

毕竟自从玉简兴起后,只需神识一动,就可在空白玉简上刻录,阅读也是,神识一动,玉简内容就会映照到大脑里,既便利又清晰,而且存储量大。

而且一般上等功法,都会转录到玉简上,如此渐渐无人再翻阅古籍,认识古文字的人也渐少。

由于受众太少,难以盈利,一般书坊并不贩卖古籍,这书坊在云阳坊市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专留出近三十方的古籍区,可见雅量不低。

柳毅一本本地打开翻阅,由于不是真阅读古籍,只关注是否有类似古文,速度并不算慢。

但才翻阅数百本,抬眼一看,天色已暗,除柜台坐了名年轻伙计外,已空无他人,也未见那名伙计有何不耐,但柳毅也不好意思再翻阅下去,只得次日再来。

回到洞府,心神已基本重归平静,照例修炼养剑,练剑打坐,毕竟再大机缘也不能助人一日成仙,持之以恒地苦修方为长久之道。

神奇的是,居然未走神思念青妹,也不知是决心所致,还是残塔的功劳。

一早醒来,神清气爽,养剑半个时辰,又练了会剑,开了洞府,树上高枝居然有鹊鸟在欢叫,莫非有好事将近,今日书坊之行值得期待。

到得书坊,今日来得早,尚无几人,直奔古籍区而去。

约莫又到了下午,整日对着这些陌生又奇异的文字,有些根本不像字,说是画更让人信服些,更离谱的是,有些东一笔西一划的,有如天马行空,更像是鬼画符。

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双眼,施了个清眼术,顺手轻轻拿起下一本古籍,这本古籍兽皮已有些许细小裂纹,亏书坊还敢拿出摆放。

翻开第一页,柳毅双眼就亮了,没错就是这文字!继续翻阅第二页,完全确定下来,至于再多页数,书坊下了禁制,只有买下后才能继续翻阅。

柳毅又随手从旁边捡了本古籍,两本一起拿给伙计结帐,从书载图文看,应是上古十分普通的记事类文述,总共却花了一千二百多下品灵石,说不得柳毅小小肉痛,这大概也是没几人翻买古籍的另一重大原因吧。

回到洞府,摆好阵盘遮掩好洞府,就拿出解禁后的古籍细细翻阅,古籍有百来页,基本每页都配了些图画,看完后能猜出大致所述,但具体文字做何解注,却不是一时半刻能搞定的。

接下来数日,除了修炼外,每天至少花上三个时辰研究古籍,柳落天过来邀一起逛坊市,也托辞委婉拒绝。

数日下来,总算有些收获,残塔上总共有一百五十二字,有一百零八字大致解了出来,但不是特别确切,还有四五十字毫无头绪。

根据已译出的文字推测,大致是一篇养器之法,这让柳毅差点崩溃。

养器之法,养什么器,手中残塔?

估摸着以前不是没人发现塔身古文,毕竟字体不算太小,柳毅离着丈余远都能看清大概,其他人怎会视而不见?

估摸像自己一样,废寝忘食研究数日甚至数十日,却发现是篇不知所谓的养器之法,气得吐血三升。

难怪那天自己费尽心机要那残塔时,那猥亵摊主随手一挥,对残塔视而不见,像丢垃圾一样任自己拿走,估摸也研究过了,吐血三升了吧?

可恨啊可恨,哎呀,我的灵石啊,柳毅捂着心口嚎啕大哭,尽显男儿率性本色。

也不再做修炼,连静坐也免了,和衣躺下。

次日醒来,却浑身酸痛,不由骂道:“什么破床!”

施个镜照术一看,满脸憔悴,眼角还挂着浅浅泪痕。

这还了得,男儿有泪不轻弹,千万不能让那瘦猴子看见了,回去又去青妹那里咬耳朵,无端败坏本少名声,引来青妹恶感。

连忙对着脸蛋施了两个清洗术,见左眼角还有那么一丝细小泪痕,赶忙又放了两个清洗术,然后又整了整有点皱的衣服。

出得洞府,只见几只吵人的鹊鸟在枯枝上吱吱地乱叫个不停,不禁一阵心烦意乱,低声骂了一句:“傻鸟!”

见几只鸟不搭理自己,还是一个劲地傻叫不停,地上恰有两三颗碎石,捡起使劲扔向几鸟,结果一只都没扔中,都被惊走了。

不觉一阵羞人,做为一个纳气九层的修真高手,连只傻鸟都扔不中,可见人有多倒霉,左瞅右瞧,还好没人看见,要不就要名扬南楚了。

这下清静了,却不知该去哪里,坊市不想去了,远远地看着坊市区,像一只贪财恶魔张着巨嘴一般。

又有傻鸟触了霉头,大觉诸事不顺,左思右想,还是转身回了洞府。

一进洞府,见到被随手扔到地上的残塔,塔身歪倒,破角正对着自己,仿佛在咧嘴嘲笑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