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11、门板剑客 族仙传

小说:族仙传 作者:风过留吻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打开洞府,已是艳阳高照。

少见的拿出煮茶器具,坐在洞府前的观景亭里,一边喝着灵茶,一边看着远处绕着山峰的云雾,放松半年多来一直紧绷的心弦。

不经意间,小半日不见,又去柳落天等人处串了会门,最后去炼器阁学习炼器。

接下来一段时间,柳毅先将灵药种子和灵草等移入青木塔,任由种植傀儡忙活。

减少了炼丹的时间,将更多的时间投入了炼器,功夫不负苦心人,两个月后,终于能炼制上品法器了。

柳毅按照融木功所述,准备了一些特殊药草,去到乙级炼丹房,先是将特殊药草淬炼成药液。

然后拿出三根长约五尺,粗如碗口,年限达到三百余年的铁木,扔进药鼎。

使出融木功所载秘术手决,只见一个个复杂手决打出,铁木逐渐软化,渐渐融成一团,最终化做一团青黑色灵液。

手决一变,那团青黑色灵液在炉火里不停翻滚,不时有灰黑色碎屑飘落炉底,青黑色灵液,渐渐变得晶莹通透起来,直至无论如何,都再无杂质飘出。

伸手一招,一团磨盘大的青黑色灵液飞出,落入柳毅早就备好的废鼎里。

接着如上所述,又接连炼了九次。

柳毅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回了洞府。

静修了小半个时辰,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将废鼎拿出,柳毅脱了衣物,坐了进去,运转融木功法的融木篇,吸收鼎中灵液。

刚坐进去只有一股清凉的感觉,但随着融木篇运起,青黑色灵液进入体内,顿时全身如万蚁噬咬,痛不欲生!

毅力无边的柳毅,坚持就是胜利!

柳毅用牙齿咬了下舌尖,一阵剧痛让头脑稍稍清醒些,迷迷糊糊间,也不知过了多久,痛疼感逐渐下降,并最终消失,一切归于平静。

哈哈哈,融木成功了,柳毅一阵疯狂大笑!

嗯,该试试融木成功后有何变化。

柳毅欲立起身,啊,怎么回事?

怎么全身似乎都僵了,站都站不起!

神识往身上一扫,不由脸色大变,自己全身的肌肤怎么变成了青黑色,嗯?不会是铁木灵液粘在身上了吧?

费了好大的劲,才移动了一只手,在肌肤上擦了擦,嗯,这青黑色也粘得太牢固了吧,居然一次未能擦掉。

没关系,毅力无边的柳毅,从来不怕麻烦,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

可是连擦了不知多少次,柳毅都累得气喘吁吁了,还是擦不掉。

这这?莫非是自己肌肤变成了这灰黑色?

连忙使用了个镜照术,往自己脸上一照,啊,柳毅被那青黑如鬼的面容吓得一阵尖叫!

柳毅竭尽全力,连滚带爬地出了废鼎,却欲哭无泪,茫然不知所措。

哎,惨了惨了,肯定是融木失败了!

可是该怎么办啊,找爷爷柳道明帮忙?

但立马柳毅就否决了,这样子怎么出去见人,而且你确定被爷爷柳道明见了,不当做妖魔鬼怪,一剑给剁了?

由于身体僵硬无比,柳毅几乎动弹不得,每日只能枯坐于地,在自怨自艾中,不知不觉中数日过去。

哎,难道我堂堂青云柳氏少族长,以后就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见不得任何人,直至终老余生?

不行,我得出去见爷爷,哪怕被他一剑剁了也得去!

咦?似乎身形灵活了许多,至少可缓慢行走了!

难道?

柳毅往手臂各处肌肤一瞄,不由哈哈一阵大笑,褪色了褪色了,我说那青木道长都死了怕有十几万了,哪有必要编个假功法,来坑自己呢?

嗯,看来融入这铁木后,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瞧这身体恢复速度,怕是至少得有一两个月,不能外出露面了!

不过没关系,毅力无边的柳毅,怎么可能连这丁点小小寂寞都耐不住?

随后的日子里,柳毅的心态恢复了平静,每日搬运两三次融木功,余下的时间该干啥就干啥,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

嗯,修为似乎增长得有些快啊,不到两个月就突破到纳气九层中期,看来融合铁木后,连修炼速度都加快了。

两个月过去,身体也基本恢复正常,只是灵活性和反应速度,比以前慢上一两分。

试着用上品法剑在手臂上划了下,居然连个印痕都没有,用力劈了两剑,才见到血印,但不到二十息就愈合,恢复如初,愈合力至少是以前的三四倍。

哈哈哈,要不要如此强悍,柳毅一阵畅笑。

嗯,接下来该干什么呢?

对了,三百斤铁木重剑还没炼制呢!

于是柳毅接下来,大半时间都耗在了器峰上,不过,由于反应力略降,半月下来,居然未炼成一件上品法器。

半月后,才渐渐好转,零星出了上品法器,直到一个月后,上品法器已是随手炼成。

该炼制三百斤铁木重剑了!

一日,柳毅封闭炼器房,开启地火,待火势旺到一定程度后,拿出三根三百年铁木,扔进炼器鼎。

一串手决打出,三根铁木不停翻滚,渐渐软化并融成一团,再是一套手决打出,铁木团在地火里不停翻滚,不时有灰黑色碎屑飘落炉底,而随着杂质被不断淬出,铁木团体积也在渐渐缩小。

显然这融木功自带的炼器秘术,与融木秘术存在不小差异,前者只让铁木融成一团,而后者则会让其化成灵液。

当铁木团缩小到只有三分之一大小的时候,即使服用了中品补气丹,柳毅体内灵气渐竭,铁木团不再变小,只得改了手决,开始塑形。

于是,只见铁木团逐渐拉长,变成剑形模样,然后再是一番精雕细琢,剑成!

手一招,一柄巨剑飞出,落到一旁备好的水槽里,一阵冷淬,伸手将剑握起,只见这剑长达五尺,宽有五寸,剑身颇厚,怕也有两寸。

柳毅握剑提起,却手腕一挫,忙用了六分灵气,才提了起来。

炼剑时有器鼎相助,还未感觉,握剑时才发现,这剑真重,约莫三百斤,而三百斤是基础剑决修炼对剑重的最低要求。

柳毅细细端详了会,又用手指在剑身各处敲打了几下,满意地点了点头,剑还是上品法器级别,但或许用的是三百年铁木的原因,虽然由于柳毅的炼器水平未达,未能成就极品,在上品里却是上佳之作。

试着按照融木功所载养剑秘法,贯注灵气进剑体,不由大感满意,灵气在剑体内的运转,比青木剑要畅通得多,看来融木功所述不差,这灵木所铸飞剑,最是适合修炼融木功的修士。

这三百斤剑品阶已明,但威力几何,尚须用试器石一试。

同品阶的飞剑,也因属性不一,炼材有别等等诸多原因,实际威力不同,甚至大有差异。

所以,每个炼器房都会有一块试器石,用来试验新炼器具的威力!

柳毅来到试器石前,手握三百斤剑,不刻意贯注灵力,以能轻松握剑扬起并劈下为准,往试器石上一劈,只见试器石上出现一道四寸半深的剑痕,却缓缓消失,一小会试器石就恢复了原样。

“好!以后就叫你三百剑了!”

柳毅不由大为满意,一般刚炼出来的上品法剑,只能在试器石上留下三寸或更深的剑痕,超过四寸,则表明剑器不管品阶如何,实质威力已达极品法剑层次。

铁木重剑能达到四寸半,柳毅能不满意吗?

看来品质上佳的炼材加上沉重的剑身,对铁木重剑的威力起了不少加成作用。

回到洞府,柳毅不作休息,跑到洞府的练功场,凭着一股蛮劲,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始御起剑来。

但是任凭柳毅离得多近,使尽神识之力,铁木重剑都纹丝不动。

哎哟,一个不小心,神识遭受重创,瞬间柳毅扑倒在地,双手抱头,左翻右滚,高声痛叫,极其凄惨。

小半盏功夫,痛叫声渐歇,最后声不可闻,却是晕了过去!

也不知几时,柳毅迷迷糊糊地醒来,只觉头痛欲裂,强忍着剧烈的不适感,盘膝坐下,运起融木功的疗伤篇,静坐疗起伤来。

小半日过去,柳毅才睁开双眼,舒了口气,眼中仍有余悸之色,哎,这哪叫什么御剑,这分明就是在自残自虐嘛。

稍做歇息,又静坐疗伤,不经意间,十余日过去,神识伤势终于痊愈!

这?柳毅兴奋得跳了起来,哈哈大笑几声,你说能不兴奋吗,神识居然陡增了两米!

毅力无边的柳毅,继续!

折腾,受伤,再折腾,不知不觉一月半已过去。

在反复的受伤折腾后,柳毅的神识不知不觉达到了99米,几乎达到了普通修士在纳气境时,神识所能达到的极限。

而这天,三百剑也终于动了一动,哈哈,看来自己先前冤枉了青木道人,真不是什么骗子啊。

三百剑一天比一天,被挪得更远,又是一月,终于,三百剑离地而起!

虽然只是短短瞬间,就啪地一声掉到地上!

“啊!”

柳毅的神识瞬间遭受重创,而且伤势之重史无全例,直接晕倒在地,如同伏尸般一动不动的静躺数日,才有了动静,并缓慢醒来,一月之后,才恢复如初。

但神识大幅暴增,达到了130米,虽然还不如化液修士,却远超普通纳气修士了!

而神识再次暴增的结果,就是终于可以正常御使三百剑了。

但柳毅未急于练习基础剑决,而是继续练习御剑。

让剑飞得更远,五米,十米,十五米,当剑能飞到二十米远时,又是两个月不见,柳毅的神识达到了148米!

而柳毅的修为,也悄无声息地到了纳气九层中期巅峰,怕是不会再落于柳落天之后了。

传音符一阵震动,柳毅一看,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是柳落天等人相邀聚会。

柳毅为了炼制重剑和练习御剑,已有近一年未与几位好友相聚了。

算算时间,自己也年近二十,过得还真快啊。

爷爷要求自己十年修出剑芒,而迄今自己连基础剑决的一招都没练过,看来聚会回来后,得开始修炼基础剑决了。

柳梦瑶又来了,仍是坐在柳毅身旁,柳毅也不再一味排斥,仿佛习惯了柳梦瑶每次聚会坐在身旁了。

但柳青青与柳落天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两人坐在一起,频繁交头接耳地聊得有说有笑。

而与柳毅的关系似乎又疏远了些,除了刚见时点了点头,几乎没有实质**谈。

柳毅内心没来由一阵酸楚,聚会时有点恍恍惚惚,也不知说了些什么。

回到洞府后发呆了半天,不免长吁短叹,首次为自己,这近一年来不分日夜地修炼,感到那么一丝后悔。

连续一两天都难以集中精力修炼,不知为什么,突然特别想见见爷爷柳道明,也许是一年未见了吧。

拿出传音符,给爷爷发了道消息,一小会就回了回来,爷爷有空。

柳毅出了洞府,御起铁木重剑向青罗峰飞去。

到了山腰,降下身形,使出落叶术,向爷爷洞府奔去。

不一会到了洞府外,见爷爷正在洞府前的观景亭等自己,没来由的一阵开心,内心的伤痛似乎一扫而光。

近前坐下,仔细端详了会爷爷,鬓角白发似乎更多了,眼角也隐现皱纹。

像爷爷这般年纪的元丹修士,哪个不正风华正茂?

而做为一族之长的爷爷,看起来风光,似则承受莫大的压力。

当天被捅了窟窿,甚至快要塌的时候,爷爷就是天底下最高的那棵树,须使尽全力让这天别塌下来。

柳道明见柳毅看着自己不说话,笑骂一声:“看什么看,你爷爷还没老!”

接着问道:“门板剑客,说说你那剑是怎么回事?”

啥门板剑客?柳毅瞬间脸色漆黑,柳毅真想破口大骂,什么破外号?准是自己偶尔御剑飞行时,被那瘦猴子看到,故意丑化自己的。

但坐在对面的是爷爷啊,哪能破口大骂呢?柳毅只得讪讪笑了两声,没有说话,将铁木重剑掏了出来,递给爷爷。

柳道明伸手去接,却不想手上一沉,赶忙运转灵气,才避免了出丑,不由笑骂一声:“你这混小子!”

柳毅嘿嘿笑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