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七二章 何方神圣(三) 刑徒

小说:刑徒 作者:庚新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七二章 何方神圣(三)

  干爷爷?

  蒙疾喊那人干爷爷?那岂不是说,这个人是蒙恬的干爹……刘阚一开始并没有注意这个人,因为他的目光,已经完全被另一个人所吸引。那人不是旁人,正是当初随刘阚平定三田之乱以后,奉召前往咸阳做博士的叔孙通。一晃两三年,刘阚是万万没想到,会与叔孙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重逢。

  随叔孙通一起来到的是一个老人!

  年纪大约在六七十岁,须发皆白。四方阔脸,浓眉虎目。相貌嘛,平平常常,没什么出奇之处,然则面膛红润,精神矍铄。一身灰布长袍罩在身上,站在那里,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概。

  这是什么人?

  虽然到现在,这老者未发一言。

  可刘阚却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种久居上位的气概。此人绝非普通人!但究竟是什么来历?

  “君侯,一别经年,你可是越发的精神了!”

  叔孙通上前拱手,笑呵呵的说:“叔孙通此次前来,却是为了向君侯寻一个前程。另外呢,也是为君侯引荐一位前辈高人。呵呵,说较起来,这位前辈高人,与老秦之渊源……颇深。”

  废话,一个能让蒙疾倒头就拜,口称干爷爷的人,和老秦的渊源能浅了吗?

  按道理说,叔孙通应该先把那老人介绍给刘阚。毕竟这里是楼仓,是刘阚的地盘;而刘阚又是老秦的关内侯,爵位一等,非寻常人可以比拟。来者 客,自然应该是老者先自报家门。

  可未曾想到的是,叔孙通却拉着刘阚走了过去。

  “老国尉,这就是广武君。”

  国尉?

  端的是一个好陌生的称呼啊!自老秦一统天下之后,不久便取消了国尉的官职,以三公九卿代之。这是老秦旧有的官职,设立于秦昭王时期,位列大良造之下,是老秦很重要的官职。

  商君书中曾有记载,论军爵,以国尉低于将一级。将短兵四千人,国尉短兵一千人。

  这个‘短兵’,近似于后来的卫队。再后来,国尉的位置越发重要,几近于三公九卿中的太尉之职。

  这人,是国尉?

  老秦自秦昭王之后,共有国尉十数人。

  有名的,没名的……但总体而言,全都是有才能之辈。始皇帝登基以来,也更换了几次国尉的人选。其中包括屠屠的父亲,故南征大军统帅屠睢,也曾担当过这国尉的职务。在一刹那间,刘阚脑海中闪现过了好几个名字,但又一一否定。这个人,应该是始皇帝的国尉!

  而始皇帝所任命的国尉当中,唯有一个人下落不明。

  难道说……

  刘阚激灵灵打了一个寒蝉,不免有些惶恐的看着那老人。

  老人搀扶起了蒙疾,打量了两眼,突然抖手就给了蒙疾一记耳光,“十六年未见,你怎地还是这般没有出息?男人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怎能效仿那女儿家,做此羞人的举止。

  谁打了你,你就给我打回去,莫要哭哭啼啼,徒增我心烦。”

  好家伙,这老人看上去不算很强壮,但下手可真的是够狠辣。这一记耳光,打得蒙疾脸都肿起来了,却不敢吭声,只是抹去脸上的泪水,恭敬的说:“干爷爷,孙儿受教,绝不会再流泪。”

  老人没有再去理睬蒙疾,而上仰着头,打量着刘阚。

  “叔孙对我说,广武君是做大事的好汉。富平一战,广武君名扬北疆,杀得匈奴人胆战心惊。

  今日一见,我颇有些失望。

  怎地这官位越高,就越没了胆气?徒具老罴之形,而无老罴之勇。说实话,我非常不满意。”

  这一番话,只说的厅中众人陡然色变,齐刷刷向老者看去。

  刘阚倒也没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有长者赐教,刘阚幸甚。但不知,如何才算是老罴之勇?”

  “你可知,老秦何以能横扫六合?”老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指着刘阚的鼻子,大声的责问。

  刘阚一怔,“可因那商君变法?”

  “商君变法,不过是表面。老秦所以能横扫六合,只因那一句‘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想当初,老秦尚未变法,没吃没穿,甚至连手中的兵器,也残破不堪。然则即便如此,却让六国不敢西向。如今,正是国难之际,昔日老秦赴死之慷慨,我旁观许久,却已似乎失却!

  广武君,我只问你一句:可敢提起你的兵器,和那横行鼠辈,决一死战否?”

  刘阚不由得为之动容,毫不犹豫的说:“敢!”

  “既然如此,何不拿起你的兵器,带着你的兄弟们,在这乱世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连那鼠辈都能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言语。而你堂堂广武君,为何就不能让天下人知晓,老秦未死,老秦犹存……纵观百年,老秦国难之时,可曾有一人,撤身向后退却一步?”

  “您的意思是……”

  刘阚惊讶的看着老人。

  这老者说话时,带着一口浓郁的大梁口音。

  可话语铿锵,隐隐有金石之声,宛若黄钟大吕一般,震馈人心。刘阚懵了,大厅之上的所有人都懵了……之前,大家的思路都集中在往巴蜀退却的方向上。可这老人话语中的含义,却似是要刘阚迎头而上,直取关中!疯了吗?可再一仔细琢磨,刘阚却听出了别样内涵。

  老人不是要他去保老秦!

  而是要他在中原各地皆败之际,扛起老秦的这一面旗帜。换句话说,老人不是要他保老秦,而是要他去保住老秦的那一股子血性。赳赳老秦,共赴国难……刘阚的耳边,似回响起当年富平城破之时,南荣秀军侯死前的高呼。每一次国难来临之时,老秦人何曾退却半步?

  “刘阚,受教!”

  说着话,刘阚深施一礼,“小子不更事,更需长者时时提点。今有不情之请,还望长者首肯。”

  老人倨傲一笑,“你之所请,我已明了。不过,我是否同意,还需看你如何为之。”

  说罢,他转身看了一眼叔孙通,“我累了,需好好休息。都是你这夯货,非要把我从家里拉出来。我已多年未曾理事,偏偏被你巧言令色的一番哄骗,才来了此处。我要一安静住所。”

  刘阚闻听大喜,连忙道:“长者一路劳顿,刘阚这就安排。”

  这位爷狂的没边儿了,也傲气的没边儿了。刘阚这么恭敬的说话,却似理所应当一般,迈步往外走。刘阚连忙跟上去,为这位爷带路。他家中本就不缺这房舍,很快的就为老者安排妥当。

  往大厅走的路上,刘阚仍在思索着老者的话。

  天下大乱,如果按照这种形式发展下去,老秦的命运只怕是难以保全。

  亮出老秦的名号,来日可凭此得老秦人的拥护;可这样一来,危险系数也就会随之增加。

  而且,这老秦的名号一旦亮出来,楼仓可就真的成了众矢之的。

  之前大家还可有一分缓冲余地,可如果这样一来,这一分缓冲也就随之荡然无存。彻底的撕破脸,来个你死我活。危险的确危险,但不可否认的是,若成功了,刘阚于老秦的威望,足矣大大提高。也就是说,这楼仓不能丢弃,并且需要在一个合适的时间,亮出来旗号。

  刘阚在思考着老人的这番言论。

  大厅里,却好像炸开了锅似地,乱成了一团。

  这大厅里的人,认识叔孙通的并不多。除了贾绍之外,也就是昔日曾为敌手的那个李左车。

  贾绍在楼仓已有时日,自然要出面为叔孙通介绍。

  引荐完毕后,贾绍忍不住奇道:“何公,你不是在咸阳为官吗?怎地这突然间,来到了楼仓。”

  叔孙通笑道:“我此次前来,是奉了赵高的指派,前来缉拿君侯家人。”

  “啊!”

  陈平等人心里吃惊,但是并不感到惊奇。

  贾绍说:“何公,你不是在说笑吧。”

  “呵呵,当然是说笑。不过我也的确是奉赵高之命,来缉拿君侯家人。咸阳现如今,已乱成了一片。若非丞相李斯,怕早就瘫痪了。不过,李斯和赵高之间,似产生了很大的矛盾。李斯并不在意君侯的事情,但赵高……依我看,这一次李斯,恐怕是撑不了太久,必被赵高所害。”

  “那你……”

  “陛下丧祭之后,我就假意接近赵高。这一次,赵高让我通知应壮郡守,来楼仓缉拿君侯家人。我欣然应命,准备直接来楼仓报信……不成想,途经大梁时,正逢陈涉之乱兴起。

  于是我就躲到了小王庄里,和那位老先生交谈了很久,这才劝说得他随我一起,前来楼仓。”

  陈平忍不住问道:“何公,那位先生……可就是……”

  “正是那人!”

  陈平和叔孙通这一打哑谜,让其他人更觉云山雾罩。特别是贾绍,曾经奉命往小王庄拜访过老人。

  “何公,那个人究竟是谁啊!两年前我曾拜访过他,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出奇之处。本来主公准备在回楼仓的路上,再去拜见一下。不成想却被陛下招了过去,随行伴驾。前次我见他的时候,只觉他言辞颇为出色,但却未曾似今日这般,气势逼人。这老先生,究竟何方神圣?”

  不仅是贾绍好奇,李左车等人也非常的好奇。

  叔孙通笑道:“他是什么人,还是请蒙少君回答为好。”

  蒙疾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没想到,干爷爷他居然还在人世。当年他辞官挂印而去的时候,我才八九岁年纪而已。祖父和干爷爷的关系甚好,后来还让父亲拜在了干爷爷的门下求学。

  一晃十六年,干爷爷看上去还是很精神,只是我父亲却……”

  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说清楚那老者的身份。众人一个个急得是抓耳挠腮,却偏偏又奈何不得。

  陈平说:“能被上将军称之为亚父者,还担当过老秦之国尉,除了他……还能有谁?”

  李左车第一个反应过来,脸上顿时流露出一抹敬慕惊讶之色,同时还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道子,你说这老先生,就是秦王的那个神秘国尉,缭?”

  “尉缭!”

  贾绍惊呼一声,张大了嘴巴,再也没能合住。尉缭,这个老人,竟然是那著《尉缭子》尉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