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0二章 大足聚 刑徒

小说:刑徒 作者:庚新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0二章 大足聚

  如果按照安期当初的说法,唐厉现在应该是在关中,而不是巴郡。

  并且,刘阚也想不出唐厉跑到秦家做门客的理由。爵位?他有!钱帛?应该也不是这个原因。虽然唐厉并不像审食其或者刘阚那样身家丰厚,但身上却不会少了钱帛。再说了,审食其如今就在巴郡,如果唐厉真的是没有钱了,只需要往江阳走一趟,十几镒金饼不成问题。

  可他为什么会留在江州做门客呢?

  刘阚和唐厉相知数年,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是天天在一起。

  所以,他相信自己绝不会认错。如果真的是唐厉,那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让他不得不留在江州。

  当天晚上,秦曼设宴款待刘阚。

  不过参加酒宴的人并不多,聊聊数人,而且大都是秦曼的亲信。

  秦家的其他房全都没有出现……秦曼解释说:这只是小宴。等到秦清回来之后,一定会重新宴请刘阚。到那个时候,秦家各房都会出席。而今天的酒宴,只是秦曼以私人名义宴请。

  大户人家的规矩,还真的是够多!

  “曼小姐,你二叔他们不在吗?”

  在酒宴中,刘阚似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

  秦曼笑了笑,“哦,蒙叔如今在阆中,棘叔大部分时间是在成都,主要是和氐人打交道。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或者是奉祖母之名,他们很少回来。至于二叔,如今也不在田庄。年中时,大巴山一带的土著巴人有点不太平静。二叔对那里比较熟悉,所以奉祖母之名前去查看。

  算算日子的话,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这段时间,没听人提起过大巴山的事情,想必应该是解决了吧。”

  “原来如此!”

  刘阚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询问。

  毕竟这都是秦家内部的事情,他现如今一个外人,也不好问的太多。这一顿酒,吃的非常轻松。下了一天的小雨,在入夜之后就停了。乌云散去,夜幕中漂浮几抹淡如轻纱般的云,让皎洁的月光,更显朦胧之色。繁星一闪一闪,预示着明天将会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曼小姐……”

  “恩?”

  月光如洗,衬得秦曼娇靥白皙。

  许是饮了两杯酒的关系,那白里透着一抹嫣红,更显出娇柔妩媚之气。

  刘阚迟疑了一下,轻声问道:“我今天听巴文说,你家的门客,似乎还有区别?”

  “区别?”

  秦曼先是一怔,旋即笑道:“你是说二叔门下的食客吧……其实我家中的食客,大都是二叔门下。祖母性情比较清淡,对养士并不热情。只是经不住二叔的劝说,所以才开门养士。

  这些食客大都是归二叔管理。

  祖母很少插手这方面的事情,除非是巴蜀巫盟的人,一般都理睬。久而久之,也就成了如今的模样。不过这两年,祖母似乎是想要整顿门下的食客,比之两年前,人数已减少许多。”

  真的是想要整顿吗?

  刘阚微微一蹙眉,不由得心生疑虑。

  看得出来,秦清似乎是想要把秦曼当成继承人来培养。可是家中有这么多食客,却听从于秦曼的二叔秦枳。将来等到秦曼掌权的时候,这些食客……看起来,秦清也觉察到了不妥。

  这是要为秦曼清除障碍吧!

  刘阚在心中暗自琢磨。可这些话,决不可能说出来。听秦曼的语气,似乎挺尊敬秦枳。这时候若是说出来,只能是平白被当做小人。再说了,就算秦曼听他的话,这事情又该怎么开口?

  难不成告诉秦曼:你小心你二叔!

  想必秦清已经有了打算,也就不需要他再去操心。

  “曼小姐,既然清老还需要些时日才能回来,我想这两天去江阳一趟。和其哥他们也有日子没见了,颇有些挂念。老灌的家人也在江阳,临来的时候,他还托我去看望一下。清老回来之后,我怕是没有时间……不如先去一趟江阳,把事情处理妥当了,再回来等候清老。”

  秀气的蛾眉一挑。

  秦曼想了想,“也好!祖母回来,想必还需要一段时间。你去江阳倒也不会耽搁什么,只不过我无法陪你一同前往。家中还需照应,等过些日子二叔回来,我再去江阳找你也不迟。”

  这大户人家,的确是琐事繁多。

  刘阚倒也能理解,于是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在江阳恭候就是!”

  酒宴到戌时才算结束,秦曼熏熏然,也有了一丝醉意。自有贴身的丫鬟搀扶着她回了房间。

  巴文则领着刘阚等人,也回了住处。

  蒯彻等人都睡了。

  可是刘阚却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会儿是唐厉的影子,一会儿又是秦家目前的状况。秦曼的那个二叔啊……恐怕也不会是秦曼所形容的那么简单。性情豪爽,为人鲁直?

  如果真的是如此,秦清有为什么要清理门客呢?

  也许只是偶然,但如果是秦清看出了什么,所以才下手清理秦枳的门客……那这里面的猫腻可就多了。当然了,刘阚倒也不怎么担心。就算那个秦枳很有才,可只要秦清在一日,秦枳怕也不可能闹出什么花样来。如果连自己的儿子都搞不定,秦清又怎能有如此大的家业?

  可是,唐厉为什么会在这里?

  刘阚真的很好奇!

  但除非是唐厉主动登门,刘阚没办法和唐厉取得联系。

  因为他现在是秦家的客人,目标过于明显。主动去找唐厉的话,万一坏了唐厉的事情,岂不麻烦?

  刘阚可以肯定的是,唐厉已经知道他在秦家的消息。

  之所以在酒宴上向秦曼提出去江阳的事情,刘阚也是希望唐厉能够尽快的和他取得联系。

  原本以为是一趟轻松的旅程,没想到……

  刘阚想到这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笃笃笃!

  似乎有人在敲窗棂子。

  刘阚蓦地惊醒过来,翻身坐起,低声道了一句:“谁!”

  窗外没有人出声,只见有人捅破了窗纸,然后扔进来一块白绢。刘阚连忙走过去,捡起白绢。

  然后推开窗子,就见一个人影在后院角门处一闪,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却并不妨碍刘阚认出那人的身份。

  应该是唐厉的那个贴身老仆。

  刘阚立刻点上烛火,拿着白绢凑过去,上面写着‘辰时大足聚见’六个隶书。只一下子,刘阚就认出这是唐厉的笔迹。不为别的,整个大秦治下,会写隶书的人,绝不能超过八人。

  程邈刘阚,这固然不必说。

  蒯彻曹参学过一段时间,司马喜、戚姬随程邈读书,也应该能掌握。

  除此之外,也就只有唐厉能书写隶书,甚至包括吕嬃陈平等人,也只是知道,却不会书写。

  现如今在秦家,除了刘阚蒯彻之外,也就只可能是唐厉了。

  大足聚,是一个地名。

  刘阚收起白绢,从书架上翻出了一张地图,很快就找到了大足聚的位置,就在江州城西南二十五里处。

  看起来,唐厉果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消息,约在明日相见。

  也好,既然联系上了,也就不用再费心思了。

  刘阚松了口气,吹熄了烛火,躺在榻上,很快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刘阚早早的起床。秦曼起的更早,两人在一起先用过了早餐,刘阚就提出告辞。

  不过,他并没有把人全部带走。

  只带上了蒯彻和五十名楼烦骑军,林甦和剩下的二百多名骑军,则留在了秦家田庄上。

  说不上是什么原因。一来刘阚不是去打仗,探望审食其等人,也无需带上所有的兵马前往。其二呢,刘阚有一种预感,也许秦曼能用得上这些骑军。至于怎么用?为何用?刘阚也说不清楚。

  私下里,交代了林甦一番。

  刘阚道别了秦曼,带着蒯彻离开了秦家田庄。

  这巴郡的天气,当真是变化莫测。昨夜感觉应是晴空万里,可是一大早,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刘阚认清楚了方向,打马扬鞭,在小雨中急行。

  大约将到辰时,一行人被一条大河阻拦住了去路。河水湍急,打着旋儿,朝着江水方向奔涌。

  “按照地图所标示,这里应该就是大足聚了吧!”

  刘阚勒住了马,疑惑的向四处张望。这里,人烟稀少,不过依稀能看见,远处村廓的轮廓。

  要想去江阳,就只能渡河。

  河面上并没有桥梁,只见在不远处,有一艘小船正漂浮在河面上。

  船并不大,一次可以承载五匹马、五个人。

  蒯彻轻声道:“走的时候,我问过巴文。去江阳,只有通过大足聚渡口。都尉,看样子咱们要乘船了。”

  “唤那船家过来!”

  刘阚计算了一下,五十个人渡河,只怕要十几趟才行,至少要花费大半天的时间。

  怪不得江州距离江阳并不远,可是巴文却说来回需要五六天的时间。刘阚想到这里,跳下马来。

  这时候,船夫也走到了刘阚的跟前。

  “客官,这水名为大足水,来回一趟需要半个时辰。如果只是载人,小老儿这船上可载二十人,一个客人两大钱……不过若是载马渡河的话,一匹马需六大钱。而且这往来需算作两趟。”

  这船家倒是个打算精细的人,刘阚也没有和他还价。

  “那速速准备,天黑之前,需全部渡河。”

  刘阚一边说着,目光却扫过了周围。没有看见唐厉的影子……难道说,这家伙被发现了吗?

  “客官,现如今船上已经有两个客人了。”船夫说:“所以这第一趟过去,只能载四人四马。”

  船上有两个人?

  刘阚心中一动,眼珠子一转,立刻对蒯彻说:“老蒯,我先带人渡河,你在这里安排,最后一批渡河。”

  说完,他牵着赤兔马,就登上了渡船。

  有三名骑士,牵着三匹马随同刘阚也一起上船。上船之后,刘阚打了一个手势,三名骑士立刻明白了刘阚的意思,借口看护马匹,就站在甲板上。而刘阚,则挑舱帘,走进了船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