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一四八章 演武(二) 刑徒

小说:刑徒 作者:庚新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四八章 演武(二)

    阳周城中,正值戌时。

    天已经黑了,蒙恬带着亲随,缓步来到了一座宅院门前。

    阳周是个军镇,民用建筑并不是很多。除了寥寥几座之外,所有人都是住在军营之中。甚至包括蒙恬在内,也是如此。能住在民宅里,自然说明这宅院的主人,身份和地位不一般。

    蒙恬轻轻叹了口气,让人上前拍了拍门扉。

    “谁?”

    从里面传来一个带着浓浓口音的声息,紧跟着门开了一道缝儿,从里面探出了一个脑袋来。

    “啊,上将军!”

    蒙恬沉声道:“王离将军在否?”

    那人略一迟疑,蒙恬已经明白了缘由。轻轻摇头,推开门,径自走进来院中。这里是裨将军王离住所,那开门的人,正是王离的家人。他倒是有心想要阻拦,可是看看蒙恬的亲随,最终绝了这心思。事实上,在内心深处,他何尝不是希望蒙恬能劝解王离,早日振作呢?

    王离正在厅中喝酒,已经有了些醉意。

    从接受任命的那一天开始,他这心里就憋着一股子火气。论军中资历,王离比蒙恬要早。

    统一六国之战中,他随祖父王翦,率先攻破了楚军的阵营。

    而那个时候,蒙恬还只是咸阳令而已;破齐之战,又是他随父亲王贲出击,转战齐鲁大地。

    若论功勋,王离自认要比蒙恬高。

    可是蒙恬却成了内史,而他则辅佐父亲,在胶东做了一个裨将军。一晃几年,眼见着屠睢失败,王离原以为将会由他主持南方之战,却不想父亲王贲在这个时候病故,终未能如愿。

    这一次北疆之战,王离看得格外重要。

    在确定了对匈奴开战之后,他连署十三份奏折,陈述他对北疆之战的看法,以期打动太尉府。

    结果……

    太尉府倒是通过了,可陛下却横插一杠子,让蒙恬统帅督战。而他,还是个裨将军!

    这种事若换做任何人,心里都不会舒服。更何况王离自认不比蒙恬差,却偏偏输给了蒙恬。

    越想,越觉得心里面膈应。

    虽然被委任裨将军,在永正原练兵。可他才没那个心思去整治那些公子哥,整日呆在阳周醉生梦死。蒙恬呢,也好像是忘记了他的存在一样,任由他在这里带着,根本不理不问。

    可没想到,今日蒙恬居然来了……

    “原来是上将军登门,不知有何指教?”

    蒙恬闻着一屋子的酒气,眉头一蹙,默不作声的在王离对面坐下,然后伸出手,亲随递上来一卷公文。蒙恬把公文放在食案上,推倒了往里面前,沉声道:“平侯今日送来的公文。”

    “与我何干?”

    王离瞪着醉眼,看着蒙恬,丝毫不惧。

    “我不过是个裨将军,你是上将军,你自可决断,何必再来问我?”

    “你且看过再说。”

    王离翻了个白眼儿,拿起书简展开,看了一会儿之后,仍在食案上,“人是你挑选来的,我又看个甚?永正原那边,有平侯照看着,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反正也不会有事儿。”

    “离大哥,我知道你心里不受活!”

    “我没有不受活……哈哈,我心里受活的很呢。”

    蒙恬叹了口气,“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加入蓝田大营,一起封爵……论资历,我需要叫你一声老大哥。说实话,这次北疆之战,你的奏议陛下都看过了,但是陛下以为,匈奴战事,绝不可拖延,必须要一战功成。你的计划虽好,但是却无法符合陛下的要求,你可明白?”

    “我如何不明白!”

    王离骤然爆发,“一战功成,谈何容易?匈奴人的打法,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帮胡蛮生在马上,长在马上,驰骋如风,行踪飘忽。唯有层层推荐,以筑城之法,不断压缩头曼那老家伙在大河以南的活动空间,而后伺机决战。这是事实情况,你难道不知道?为何不替我说明?”

    蒙恬也怒道:“我怎不知大河以南,一马平川,千里沃土,正适合匈奴人的战法?可问题在于,你若以筑城之法,需多少年才可以寻找到决战的机会?有肤施而过长城,三千里沃土,你需要筑多少城池,驻扎多少兵马,耗费多少时间?你算过没有?

    我承认,你的战略很稳妥,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照你的打法,这匈奴还没打完,我大秦已经撑不住了?

    离大哥,你现在还不明白陛下的意思吗?

    陛下需要的是速战速决,三十万大军,哪怕损失半数,只要能击溃匈奴,陛下也是在所不惜。

    时间,陛下不在乎别的,只在意时间。所以才会让我主持此战,你以为我愿意嘛?督战此战,也意味着我至少要承担起十万人的性命。离大哥,我知你气闷,但这是陛下的决意。”

    亡秦者,胡!

    始皇帝在委任蒙恬为帅的时候,曾拉着他的手说:“匈奴一日不灭,朕寝食难安。蒙恬,朕的心思,你应该明白。朕想睡一个好觉,但能不能睡的成,却要看你的手段,明白了没有?”

    这些话,也只有在对蒙恬这种亲信的时候,始皇帝才会说出来。

    王离怔怔的看着蒙恬,许久之后,突然伸手把食案上的酒菜扫在地上,又拾起那书简翻看。

    “我拟三路进击,吸引头曼主力决战。

    如今,我在北地,上郡两地虚张声势,意图制造假象,迫使头曼向云中靠拢,而后在假阴山与头曼决战。三路兵马,两虚一实。北地上郡之兵,不过是假象,决战主力,则在云中。”

    王离似乎没有听见,却呵了一声。

    “上将军所选的人倒也是个妙人,居然……召平说,十五天后演武,他将会安排刘阚和蒙疾对决。

    想法倒是好……

    刘阚所部虽然有壮郡守的三百甲士撑脸面,但是要想战胜疾贤侄的虎曲,怕是不太可能吧。”

    蒙恬则冷笑一声,“那孽子端的是少不更事。若非平侯及时赶到,这家伙就犯下了冲击友军的大罪,我定不饶他。这两年,这孽子太顺利了,顺利的以为他有那虎曲,就能天下无敌。

    依我看,这次他未必能胜得过刘阚。

    我倒是看好刘阚,正可给那两个孽子好好的一番教训。”

    王离忍不住笑了:“你这当老子倒是有趣。别人都巴不得自家孩儿扬眉吐气,你却想着让他们失败?”

    “上将军,我和你打个赌,你可敢应承?”

    蒙恬眼睛一眯,淡定的说道:“离大哥但说无妨。要赌什么?”

    王离说:“咱们就以疾侄和这刘阚的演武打赌。若是疾侄赢了,我就督战云中军的战事。如果疾侄输了,我立刻会永正原,全力操演人马,听凭你的调遣。不知道上将军可敢和我打赌?”

    蒙恬闻听,不由得乐了。

    “离大哥,你此话当真?”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蒙恬伸出手来,笑道:“既然如此,我和你赌了……十日之后,我们一同去永正原督战演武。”

    “上将军,你输定了!”

    王离忍不住大笑起来,“我不知道你为何会看重那刘阚,也许他的确是有本事。但淮汉不比北疆。泗水的盗贼,更比不得我大秦铁骑。疾侄出身蓝田大营,自统军以来,战功卓著,怎是一个小小的仓令可以比拟……嘿嘿,上将军,到时候如果你输了,可千万不要反悔。”

    “离大哥你也莫要反悔才是!”

    蒙恬看着王离,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先确定下来北地郡所部统帅的人选,然后蒙恬这才起身告辞。

    出王离的住所,蒙恬长出了一口气。

    身边的亲随忍不住轻声问道:“上将军,你和王离将军的这个赌约,实在是有些吃亏啊。疾公子和克公子有真才实学,那刘阚就算是再有本事,所治的不过是楼仓弹丸之地,怎可能是对手?

    若输了,您怎么办?”

    蒙恬一笑,摇头道:“我不会输……嘿嘿,一个六年之中,能连升七爵的人,岂是善与之辈?

    他的确是没有进过蓝田大营,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兵事。

    但我有一种直觉,疾和克不可能是刘军侯的对手。让他们好好受些教训,也好知道这天外有天。

    再说了,就算是刘阚输了,也没什么。我所在意的是对匈奴之战的过程。至于最后一击由谁来主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要击溃头曼……绝不能给他们甚发展壮大的机会。”

    蒙恬说完,又长出一口气。

    “走吧,我们回军帐去,十五日之后,胜负自然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