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44章 懂事的有些不太正常 重生空间之天价神医

小说:重生空间之天价神医 作者:风梧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旭,严教授的孙子。

  严家也算是医学世家了,严教授的儿子学医出身,孙子刚高考完,考的也是医学专业,A大医学院,程玉若去读的话,可不就有可能分在一个班级吗。

  刚才程玉路过的那家邵世医院,就是严旭父亲名下的,严旭从医院出来,被闹事的人群堵住了,要不是程玉拉他一把,他可能就被车撞了。

  一路上他都在怪自己这性子,也不知道问人家的姓名,也不知道要个联系方式,只会傻愣愣地看着人家,京都这么大,想再次碰面,简直比大海捞针还难。

  无精打采的来到爷爷家,本想待一会儿就离开呢,没想到在爷爷家里竟然再次看到了她,爷爷还说,要跟他读同一所学校。

  这也太巧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这是!

  严教授看孙子好一会儿没动弹,也没什么意外,他这孙子从小就有自闭的倾向,沉默寡言,不爱说话,性子沉闷,来看他,叫了一声爷爷之后,然后就没话了,往往都是爷孙两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

  往往某一方面有缺陷的孩子,其他方面就会特别突出,他这个孙子在智力上是超群的,比他这个爷爷,还有他父亲的脑子都好使多了。

  “我这孙子,性子闷了些,不太喜欢说话。”严教授适时地解释了下。

  “您好。”不爱说话的孙子,杵到司老爷子的跟前,伸出了手问好。

  这给自家爷爷惊的,他孙子都会主动跟人问好了,这在过去可是没有过的。

  跟人家爷爷打完招呼,严旭走到了程玉的跟前,“你好,我叫严旭。”握手之前,还在裤子上搓了把手,眼睛也不敢盯着人家姑娘看。

  不但问好了,还知道介绍自己了,严教授更惊讶了,跟人家爷爷问好的时候,一句您好完事了,轮到人家姑娘了,还外加介绍,这架势一看就比跟人家爷爷问好重视多了。

  这小子有些反常。

  回头看到自家爷爷格外惊讶的目光,严旭忙木着脸补充了句,“她刚才把我从开过来的车上拉了过来。”

  严教授心说,原来是这样,难怪看到人家姑娘,会这么反常,原来是救了他,“你有没事啊?怎么被车撞了呢?保镖呢?”

  “我没事。”严旭又看了程玉一眼。

  中午在严教授家吃的饭,严教授的宝贝孙子,也鲜少地留下来用餐了,严教授和严夫人是格外的高兴。

  用完饭,喝了会儿茶,程玉就要跟严夫人施针了。

  严夫人知性优雅,身上透着端庄大方,大家闺秀的气质,生怕程玉局促,就安慰她,“孩子,没关系,只管来,我不怕疼。”

  “怕疼也没关系,施的这套针,不会怎么疼。”

  程玉笑着说,她倒是一点都不紧张,别的她不敢保证,但在针灸方面她还是比较有自信的,这五年来,她没少在银针方面下功夫,除了治疗外,她更是把司家的沧浪之水的剑法,运用到了银针上。

  不是她不喜欢用剑,实在是出门身上带把剑太不方便了,那里有银针来的便利,而且她发现把剑法融合在银针上,同样可以发挥出应有的威力,而且银针还有剑无法达到的灵巧和敏捷。

  “我可以在旁边看着吗?”严旭亦步亦趋地跟了进来,走到程玉跟前,小声地问。

  “可以啊。”她施针,不用脱衣服都可以,对穴位的精准度,闭着眼都可以。

  所以,治疗的时候,除了司老爷子避嫌,留在了外面客厅里,严教授和严旭都跟了进来。

  程玉下针很快,旁边的人几乎都还没看清楚呢,几枚银针已经扎在了身上。

  严教授看到,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针法,就是院里资深的中医都做不到,现下他开始有些相信司老爷子说的话了,他说他家孙女的医术高超,无人及其项背,拜的可是隐世不出的名医,读大学,只是想学的全面些。

  这些话,当时,他觉得有些夸大,可现在却不那么想了,心里更是有了期待,老伴的这毛病说不定就能改善了。

  几乎眨眼间,程玉就下完了针,针下的越快,痛感就会越少,尽管程玉已经在外面克制了速度,但在严家爷孙两眼里还是很不可思议。

  尤其是严旭,几乎是不错眼地凝视着程玉,随着凝视的越久,耳朵尖就越发的红,心里砰砰的跳,像是擂鼓似的,让人喘不过来气。

  程玉的针是用体内的混沌之力引导的,虽说她修的属于混沌之气,但不像玲珑塔里的粗暴,容易引起混乱,伤及身体,她自身修来的,比较平和,对人体是没有害的,不但没有害,反而比普通的灵力还要有益,还要效果明显。

  若论级别的话,显然,混沌之力是在普通灵力之上的。

  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程玉才拔了针,扶着严夫人坐了起来。

  严教授忙上前询问,“感觉如何?”

  严夫人晃了几下肩膀,突然咦了声,“你看,以前只能抬到这里,现在都能抬到这里了,也没感觉到吃力,多疼,而且感觉轻便了不少,从来没这样轻便过,老严啊,丫头的医术真是好啊,这样好的大夫,可一定要好好培养,一个好的大夫,能给病人解除多少痛苦啊。”

  严夫人激动地一个劲地握着程玉的手,“真是谢谢你了,这几年,我从来没感觉到这么松快过。”

  “你太客气了,这没什么。”程玉被严夫人激动的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叫没什么?”严夫人非常不赞同她的话,“这虽然不是什么致命的病,但是,有时候疼起来,我都恨不得撞墙,恨不得死了算了。”

  “哎,我说夫人呢,可不能说死不死的。”严教授着急了,“你都疼这么厉害,你以前咋都没跟我讲过呢?”

  严夫人叹了声气,“我那不是怕你担心吗?就是跟你说了,也没什么用啊,又不是没看过,不是都没什么好的效果吗?”

  严教授愧疚地叹了声气,转头向程玉道谢,“丫头,真是谢谢你了,就你这样的针法,就是你不去读,我还非待让去读不可。”

  几人走出去,司老爷子站起来问,“如何?”

  严教授拍了拍司老爷子的肩膀,情绪复杂地说,“你说的没错,孩子的医术真是没得说,这次真是要谢谢孩子了,你们一家人对我们的恩情……”

  司老爷子忙打断,“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咱们是什么关系,说这就见外了。”

  事情都办妥了,程玉和老爷子要回去了,并跟严教授说,针灸一次并不够,她还会再来的。

  严教授说好啊,刚好他可以帮她补习补习。

  临走前,程玉给他留个电话号码,让严夫人有什么问题,给她打电话。

  旁边木着脸的严旭,默默地掏出手机,不动声色地把号码存了起来,并盯着看了好几眼。

  为了表示感谢,严教授非要把他们送到外面。

  严教授回头一转眼看到孙子跟着,就说,“我送他们下去就可以了,你玩你自己的。”他这个孙子一向不喜欢跟人打交道,送客人下楼从来没干过,心疼孙子,家人从来没勉强过他。

  “哦。”严旭哦了声。

  严教授把程玉和司老爷子送到车上,等人关上车门,一回头发现孙子还跟在自己身边呢,他家孙子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

  等人走后,爷孙两回家,并旁走着,还是一句话没有,沉默地走回家。

  严教授以为孙子要离开了,平常这孩子可没待这么久过,可是孙子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并没要走的意思。

  严教授赶紧把程玉送他的那盆兰花,放到了阳台上,刚一转身,突然发现孙子杵在自己身后,给他吓了一大跳,“你平常不是不喜欢花草吗?”

  “也没有不喜欢。”只是没碰到喜欢的罢了,严旭眼睛盯着程玉送的那盆兰花,就不错眼了。

  严教授真惊讶,孙子跟他说话,一句话超过五个字了,突然就发现了不对劲,忙下意识地挡住了那盆花。

  “这是她送的?”

  “是啊,她说她自己种的。”严教授呆呆地说。

  “我也喜欢。”自家孙子突然冒出来一句。

  严教授下意识就想说喜欢就送给你,对这个孙子,他一向是有求必应的,可是,这花不一样啊,他硬起心肠说,“兰花不好养,没养过花的人会养死的。”孙子今天的话真多,只是还不如话少呢。

  严旭听到会养死,转身就回了客厅,离开还没一会儿呢,就又回来了,“爷爷,我这几天没什么事,过来陪你们住几天。”

  严旭说完走了。

  严教授愣哪儿了,孙子今天懂事的有些不太正常了,脑子坏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