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232章 父子血脉 重生空间之天价神医

小说:重生空间之天价神医 作者:风梧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程玉进去房间那气势,跟全身带着火焰,手拿砍刀要砍人似的。

    床上的梁午以为进来的是周英呢,都摆好我见犹怜的病弱样了,转脸一看,咽部不自禁地吞咽了下,心里也不禁害怕起来,完了,完了,把媳妇给气疯了,这是要拿他出去祭旗啊!

    “程玉,咱有话好好说,我现在可还伤着呢,重病号,重病号你明白吗?”梁午抓着被子,一副小媳妇被欺负不敢还嘴的样子。

    还给我演!

    程玉上去一把扯开了他身上的被子。

    梁午忙抱住胸,“干什么?我现在重伤患,不能陪你那啥的。”

    “你想我还不想呢。”这个臭不要脸的,程玉拉开他的手,嗖嗖几针,就把人给扎挺了。

    “我就是跟阿姨说了句,我们在闹别扭,我也没说别的啊,你不至于为了这点就要要了我的命吧。”不能动的梁午,紧张地瞅着程玉手上那明晃晃的针。

    “你还需要说别的吗?”程玉晃了下手腕,一针又扎了过去,“你光肢体表演就够了,你多会演啊,我看那些什么国际表演大奖的,都应该颁给你才是,演技帝!”

    “我,我真的,没演,就是演,也是本色出演啊,事情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吗?我这身上的伤,是做不了假的。”梁午小心肝颤的可厉害了,“程玉,程玉,下针可一定要注意了,我是没什么的,我就怕你受不了,你说你要是有个缺胳膊少腿的老公,你这以后可怎么是好啊?”

    “你是谁老公啊?”程玉哼了声,“再乱说,我就扎哑你。”

    “程玉,我,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千万手下留情啊。”梁午哀求着,“你说你把我扎出毛病来,以后谁来照顾你和大麦啊。”

    “咱两之间什么问题,你自己不知道啊。”

    “知道,知道,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那你还误导我妈?你说你这心是怎么长的,这么说的时候,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愧吗?”

    “我心里可愧疚了,可我要是说都是我的错,那阿姨还会喜欢我吗?阿姨那么疼你,那还不把我扫地出门啊。”

    “本就该让你扫地出门,瞅瞅你干的那些烂事,就应该下油锅炸了你,你居然还敢在我妈面前瞎咧咧,告我的状。”

    “没有那么多烂事,统共就一件,就是身份问题,而且也不算是那么烂,那就是关心心切,情有可原。”梁午小声地狡辩道。

    “在我这里,就是一堆的烂事,烂事,你居然还有脸找来,找来之后,居然还敢在我妈面前颠倒黑白,让我妈狠狠骂了我一顿,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怎么着你啊?”

    “阿姨骂你了?”梁午的样子可无辜了。

    “你装什么大尾巴狼?你都那样说了,我妈能不骂我吗?在她老人家眼里,我就是那个始乱终弃的陈世美。”

    那人居然还敢笑,“我觉得阿姨说的也不是都错,你还真有点始乱终弃了的感觉,你把我睡了之后,就要拍拍屁股走人,你说你这不叫始乱终弃,叫什么?”

    程玉气极,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直接一针把他扎的嗷嗷直叫。

    “别,别,咱有话好好说。”

    “你有话给我好好说了吗?上来就到我妈面前去演,还病入膏肓,现在我直接让你病入膏肓,不需要你再费心演了,还敢让我给你治伤,来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是这个结果……”

    “你要是觉得这样解气,我随你怎么做,怎么折腾都行,就是要一定要给我留条命,我还不想死,不想跟你分开,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就这么没了,我就是化成鬼,都不甘心,都会缠着你的。”接着,这人又补充道,“还有我这张脸,可不能给我毁容了,毁容了,你肯定更不会要我了。”

    “随我折腾是吧?”程玉下针的速度就更快了。

    “轻点,轻点。”梁午疼的是嗷嗷直叫。

    “你不是很有种吗?”

    程玉狠狠地说,这点疼才哪儿跟哪儿,她生大麦的时候,生了几天几夜,比他这儿可疼多了,她不过是给他治伤的时候,手重了点罢了,他就叫成这样受不了,想博取她的同情,她那时候,死了都没人知道,更不用说博取谁的同情了。

    “我主要是怕你把阿姨召来,再骂你。”梁午说。

    “就是我妈来了我也不怕,我妈不过是被你忽悠了,被你那高超的演技给蒙蔽了,她要是知道了实情,你看她还会理你?非活剥了你不可。”

    “我现在就想活剥了你。”周英阴测测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程玉浑身僵硬,凶狠地瞪了梁午一眼,你是不是早看到我妈来了。

    梁午可不会承认,眼神回他,我都被你折腾的七魂去了六魄了,我那会注意到其他。

    “你这是干什么啊?”周英走过来,“刚才我是怎么给你说的,小梁都伤成这样了,你怎么还折腾他?你说你这孩子怎么下得去手,离老远我都听到,叫的那叫一个凄惨。”

    程玉忙给梁午整了整衣服,又把扎着的几根针给拔了下来,“我那儿折腾他了,我这是给他治伤呢,这套针,就是有些疼,我也是没办法,虽然疼,但好的快啊,不信,你看他这伤口是不是不流血了?”

    她没说谎,这套针的确见效快,但就是那个疼痛程度跟用刑有的一比。

    床上那个戏精还不忘找存在感,“阿姨,你不要说程玉了,其实也没那么疼的,都在能忍的范围之内。”

    “再能忍,他也疼啊,看疼的头上都踏湿了,我去打盆水来,让程玉给你擦擦汗。”周英走出去之前,看着程玉不由叹了口气。

    程玉这个时候,简直没脾气了,欺负她家小梁这个罪名,算是在她妈那里坐实了,很难再洗清了。

    她算是认清了,跟这人比,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段数的,这人的道行太深了,斗不过,彻底认输。

    程玉接下来懒得说话,给他重新包扎伤口,又喂了枚丹药给他,赶紧好了,让他赶紧滚蛋,跟他多待一会儿,就能少活十年。

    “别生我的气了,好吗?”程玉起身的时候,梁午拽住了她的手,拿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并放到嘴边亲了下。

    程玉已经气的都没脾气了,不由叹了声气,“等你养好了伤就走吧。”

    “我走没问题啊,可是我们的事呢。”事情还没解决,媳妇还没哄回来,他那里有心思走啊。

    “不是说好了,考虑的吗?”程玉把他的手掰开,刚掰开一只。另一只又抓了上来。

    “你要考虑多久?”那人认真地问。

    “我哪能知道。”程玉说。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梁午拿湿冷的手摩挲她的掌心,“三五天行吗?”

    三五天能考虑了个屁啊,程玉想了下说,“三个月吧。”

    梁午还价,“一个星期。”

    程玉瞪眼,“两个月。”

    梁午说,“十天。”

    程玉火大,这里那还有你说话的份,“一个半月,不行,就算了。”

    “一个半月太长了,两个星期吧,两个星期就这样子了,不能再长了,刚好我养好伤,我们再一起回去。”梁午爽快地拍板做了决定,生怕对方反悔似的。

    程玉看着他半天都没说出话来,这人居然像小摊贩似的在这里跟她讨价还价,她都觉得自己脑子被驴踢了,“就你这伤还需要两个星期?”

    梁午眨了下眼,“你要是现在就跟我走,我现在就可以离开。”

    “我就是考虑清楚,跟你在一起了,我也不会跟你离开的。”

    关注的重点是这个吗?

    “不离开也行啊,我跟你过来住,偶儿我们可以回市区住。”

    “住住住,住你个大头鬼。”程玉强行掰开他的手,端着水盆走了出去,她算是看出来了,无论她说什么都能被对方给拐到沟里去。

    梁午就这样明目张胆地登堂入室了,准备跟自家媳妇长期抗战,他还就不信了,他梁午还会攻克不下程玉这个硬骨头,无论程玉的考虑结果如何,在他这儿只有一个结果,从来没有第二个结果,这招不行,咱还有下招呢,反正他梁午是跟她程玉耗上了。

    大麦在玉庄里看到梁午很是讶异,“你怎么在这儿?”警惕的小眼神倍儿亮,抢他老妈都抢到这里来了?

    “我来是找你老妈治病的。”梁午摆出了一副虚弱的样子,其实他本身就很病弱,都不用怎么摆的。

    “你咋了?”小家伙的眼神在他身上扫了一圈。

    梁午咳嗽了声,“你还记得山上那帮人吗?”

    小家伙点了点头,“那些坏人想抓我和舅舅,差点把我活埋,我怎么会忘呢?”他记得可清了,他是一个记仇的小孩儿。

    梁午半真半假地说,“我是抓那些人才受伤的,那些人上次差点要了你的命,我可不会放过他们。”

    大麦虽然熊,可不是忘恩负义的小孩儿,看到他这样,不由关切地问了句,“伤的很严重?”

    “很严重,跟你上次一样,差点没命。”梁午点头。

    “很严重啊?”大麦想了下,“看的好吗?会不会快死了?”

    梁午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这孩子是多巴不得他死啊,“你是不是很希望我快点死啊?”

    大麦摇了摇头,他虽然不喜欢他跟自己抢老妈,可也不希望他去死,从此消失,毕竟相处了那么久还是有感情的。

    梁午欣慰地摸了下熊孩子的脑瓜,总算是没白疼他,“你这是要干嘛去啊?”

    大麦指了下前面不远处的一群孩子,“去找我舅舅。”

    “我跟你一起去吧。”梁午说。

    大麦别看腿短,跑的可快了,很快就把梁午这个病患给抛在了后面。

    跑了一段距离的大麦同学,回头一看,梁午还在哪儿慢悠悠的晃呢,皱着小眉头,叹着气又跑回来了,“我老妈说,生病了是要卧床休息的。”那意思就是在说,你跑出来瞎嘚瑟什么。

    梁午反正是把这话当成了对他的关心,“你妈肯定还跟你说过,躺久了是会发霉的,要时不时地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大麦说,“那就不能走快点吗?”

    梁午说,“你牵着我,我或许能走的快一点。”

    梁午本来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这孩子犹疑了下,就朝他伸出了手,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走吧。”

    梁午这颗老心,是又感动,又好笑,伸出手,握上了孩子的小手。

    小手柔软无骨,干燥温暖,握上去,跟有股温泉划过心底一般,心里无比感叹,大麦要是他的种,那该多好,心里是嫉妒死大麦那个早死的爹了,短命鬼的运气居然这么好,生出大麦这样的儿子来。

    “大麦,这是你爸爸吗?”孩子们见到大麦被个陌生的大人牵着手,不由七嘴八舌起来。

    “你爸爸长的真帅,比我爸爸帅多了。”

    “又高又帅,这么帅的爸爸,你为什么不带出来呢?”

    “你是怕你爸爸太帅了,我们会跟你抢吗?”

    梁午在这些孩子眼里的形象可高大了,拿来跟自家爸爸比,瞬间就把自家爸爸,比成了个矮冬瓜。

    梁午一开始是想反驳来着,大麦这个熊孩子能牵着他的手已经很让他感动了,他怕应了,孩子再叛逆反弹,培养的感情再给前功尽弃了,他知道,大麦这熊孩子可一直反对他当他爸爸的。

    他没有开口,他等着孩子开口呢,可是小孩儿并没有开口,好像是无声默认了。

    孩子这是接受他了?梁午那叫一个激动,看着别的孩子夸他,夸他长的帅,大麦的脸上似乎还带了几分享受和自豪。

    “你不是不想我做你爸爸吗?”梁午蹲下身,凑到孩子跟前说。

    “我不想你就不是了吗?”大麦给了他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舅舅说你会成为我爸爸,既然如此,我不承认也没用啊。”

    听着那些孩子的话,大麦觉得挺享受的,都来到了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他也不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佛系孩子了,知道每个小孩儿,都是有爸爸妈妈的,一家三口,他肯定也是有的。

    这人老是亲他妈,还睡在一起,那肯定就是他爸爸了,别的小朋友都说了,家里的爸妈都是睡在一起的,而且在他眼里,爸爸就是爸爸,也不太懂得亲爸爸和后爸爸的区别,别的小朋友夸他爸爸长的帅,他觉得这人也没那么差,至少还有点用,当爸爸也不是那么的讨厌。

    得到了熊孩子的承认,梁午觉得这次受伤受的也值了,激动的眼眶都湿润了,不由抱住了孩子。

    “你行不行啊?你不行,就赶紧说,我送你回去,可别死在了这里。”被抱着的大麦以为这人患病了呢。

    又是死,你确定你不是盼着我早死?

    梁午磨了磨牙,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好像是有些不舒服。”

    大麦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那我送你回去吧,舅舅,我先送他回去,然后再过来。”

    “我跟我同学说一声,跟你一起回去。”小逸在那边喊了句,“午哥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你招呼你同学,让大麦跟我回去就行。”梁午冲他挥了下手,有大麦牵着他回去了。

    看到一大一小牵着手走进门,程玉不由叹了声气,父子血脉是割不断的,即便是不知道,大麦这个熊孩子可从来没对谁这样过。

    旁边的周英看到这两人是喜笑颜开的,“这爷俩看着相处的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