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87章 极品帝王绿(上)1更 名门傲妻之权少你栽了

小说:名门傲妻之权少你栽了 作者:浅笑之夏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父子两帮苏念微赌石的时候,她也没有闲着,同样去看了那些没人在看的全堵毛料。

  每块毛料她都会用手摸一下,在别人眼里,她就是不懂行在乱摸一气;

  一直注意着她的聂凌峰却有了点疑惑,不过他并没有开口问,只是一直以保护的姿势站在她身后。

  苏念微摸了好几块毛料,终于停在一块放在角落的毛料前。

  这块毛料从表面看很普通,长70cm*宽30cm,24斤,售价八十八万。

  虽然块头不小,但是从上面覆了一层浮灰看,说明这块毛料并没有几个人光顾过。

  她的手刚放在上面就被一股浓浓的温暖包围,她像是被烫了一下的立即收回手。

  然后她用异常晶亮的目光转头看向聂凌峰。

  “凌峰,这块毛料你买了吧。”

  聂凌峰想也不想,直接从身上拿出钱夹里面的一张金卡递给她。

  苏念微拿着卡转身就想叫站在那里的服务员。

  这时,在他们旁边的一个穿着长衫一脸睿智的中年大叔忙叫住她。

  “哎!小姑娘等一等。”

  这人是本地人,不过说的是英语。

  “你连看都没有看这块毛料,怎么能说买就买……翡翠毛料不是其他商品,赌涨赌垮只一刀切下来就能辨明!”

  这人说着,还朝四周看了看,才继续说:“你看,很多人过来赌石,都带了赌石师,我劝你最好也请一个赌石师给你掌掌眼比较好。”

  苏念微一只手还放在毛料上感受着里面的温暖,已经猜到了这人是做什么的。

  很多卖翡翠毛料的店里面都会长期驻守着一些专门帮人赌石的赌石师,他们帮人赌石的提成很高,所以只要看见有不懂行的进来就会特别注意,然后找时机过去忽悠。

  明显这人就是想忽悠她,让她请他帮忙赌石,然后给他提成。

  而且这种人一般都有同伙。

  苏念微看着这个人,嘴角微扬,故意问:“我已经决定买这块毛料了,为什么还要找赌石师?”

  “这位小姐一看就是不懂赌石的门道了,吧啦吧啦。”

  这人说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停下来看着两人,大概意思就是他们不找赌石师,最大的可能是赌垮,赌石这一行有点邪乎,只要你今晚赌垮了,接下来就很难再赌涨,所以让他们三思。

  苏念微听完,直接说:“不好意思,我还是不需要赌石师。”

  中年大叔:“……”他说了半天,说得口干舌燥,这人竟然一点都不领情!看来得让他们尝尝赌垮的滋味才行了。

  “既然这位小姐这么自信,不如直接买了这块毛料在这里解石,也让我们这些人看看,到底是解石师找出来的毛料会大涨,还是你谁便拿一块会大涨?”

  中年大叔故意把声音说得很大,所以立即就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

  众人一围观,中年大叔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很多人开始对苏念微指指点点。

  “一看就是她身边的男人太有钱,不把钱看在眼里。”

  “这么漂亮一个女人,要是我也愿意拿钱让她来谁便玩玩。”

  明显这些人把她当成依靠男人的附属品了,然后那人的同伙就出来劝苏念微。

  “这位小姐一看你以前就没有玩过赌石,我劝你还是请一个赌石师帮忙掌掌眼比较好,我以前也是相信自己的运气,但是最后亏惨了。”

  “对呀,毛料这东西和你买名牌不一样,只要价格贵看起来好看就行,这一行门道太多了,这个就像赌博一样,一不小心就血本无归了。”

  苏念微扫了这两人一眼,直接问了一句:“你们的意思是,我找赌石师就一定能大涨?”

  “这……”两人突然有点接不上话了。

  然后看向那个中年男人,“你能保证让我大涨?”

  中年男人就不一样了,他自认自己看的毛料虽然不能十拿九稳,但是苏念微看中这块毛料他早就研究过;

  上面不但蟒带松花都很少,而且根本就没有雾,表皮光滑皮质紧固得就和石头根本没多少区别,这块毛料他以前还特意问过店老板,店老板的话就是,这块毛料是当时进货时的添头,放在店里面总会遇到一个冤大头。

  所以中年男人自信的说:“只要你放弃这块毛料,请我帮你赌石,我就能保证你赌涨。”

  他在这家店驻守了这么久,肯定能解到赌涨的毛料。

  苏念微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又扫了一眼围上来的人,本来想要直接无视,但是在看见一两个站在人群后面打扮低调喜欢收翡翠裸石大佬的时候,她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当场解石也不错,我一直很相信我的运气。”

  中年男人,众人:“……”合则这位还是任性的打算解她选的这块毛料了。

  在赌石这一方面,靠相信运气的,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

  中年男人心里来了气,表面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带上了点嘲讽:“那我就拭目以待你靠运气解出来的翡翠会不会大涨了。”

  苏念微朝他扬了一下唇角,对聂凌峰说:“凌峰,帮我叫一个服务员过来。”

  这里人围得太多,苏念微懒得走出去叫人。

  聂凌峰直接冷眼扫了四周一圈,那些人下意识就帮他们把服务员叫过来了。

  苏念微满意的对服务员说:“这块我要了,马上解石。”说着把手里的金卡递给他。

  店员用意外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转身就去给她结账。

  结完账,店员过来把她选的毛料朝后面搬。

  苏念微和聂凌峰率先跟着朝后面走。

  很多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跟着一起朝后面的解石场走。

  解石场此刻有好几台解石机旁边都围满了人,还有一个老板正在焚香。

  苏念微他们进来的时候很多人都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又转回去紧盯着正在解石的解石机。

  服务员把他们带进来后,问苏念微:“这位小姐,我们这里还剩下3、4、5、7号解石机,请问你选择哪一台解石机解石?”

  苏念微扫了一眼剩下的几台解石机,随便指了一台:“就5号吧。”

  服务员就把他们带到5号解石机旁边。

  5号解石机旁边站着一个穿着短褂笑的像个弥勒佛的中年汉子。

  苏念微和聂凌峰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特别热情地向两人打了声招呼。

  然后问:“不知道客人是切石还是擦石。”

  苏念微手掌壮似随意的放在毛料上,感受着温暖传出来的地方,对解石师说:“请给我一只画线笔。”

  解石师就给了她一只划线笔。

  苏念微接过来,在靠近中间的位置围着石头画了一圈,然后又在其中一边画了好几下。

  那几条线画下来,只留下最中间足球那么大的一块。

  这时她对解石师说:“你按照我画的线切,只留这一块。”然后用画线笔直着足球那么大一块的位置点点。

  众人:“……”那么大一块毛料,只留那么小一点,这位小姐还真是来玩的吧?

  “这也太任性了。”

  “连看都不看,简直是瞎画一气。”

  “即使里面真会出翡翠,也会被她画这种线给毁了吧!”

  “没看见她结账的时候用的金卡吗,证明她男人有钱啊。”

  “也是,才八十八万,能用上金卡的,八十八万连个零头都算不上。”

  “长得这么漂亮,要是我也愿意让她随便玩。”

  ……

  这些人自认压低声音的议纷声根本就没有逃过苏念微和聂凌峰的耳朵。

  苏念微一脸淡定,反正认为她是被包养的人走到哪里都出出现那么几个,她要是在乎,早就气死了,她一般喜欢以事实说话;

  聂凌峰倒是对‘她男人’这三字很满意,所以也一脸平静的站在她身后,而且他相信他的女人会解决这样小事。

  解石师看了一眼苏念微画的解石线以后,直接把毛料让在切割机上,就跟着她画的线切了下去。

  那些小声议论的声音马上就消停下来。

  砂轮机一刀切下去,既干脆又利索,而且还很快。

  很多人立即伸长脖子去看。

  “怎么全是石头?”

  “果然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时,从他们旁边一台解石机那里传来了一阵吁嘘的声音。

  “可惜了,玻璃种上全是裂纹……这是赌垮了。”

  所有人脑子里面一个激灵,全部转身看过去。

  就见那个赌石的老板一脸灰败的紧盯着剩下来的那点翠绿色,嘴唇抖动,眼睛通红,一副无法接受马上就要晕厥过去的样子。

  接着就见他捂住脸嚎啕大哭起来。

  “看吧,赌石界就是这样,一刀切下来,血本无归的太多了。”这时中年男人突然对苏念微说了这么一句。

  苏念微直盯着解石机,头也不回的反问一句:“难道那人是因为没有找赌石师才赌垮的?”

  中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