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九章 年少轻狂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阿锋……我身上有点痛……”

林云路脸上‘部件’揪成一团,看起来是确有其事,让楚锋有点紧张,这万一‘缺斤短两’了该怎么跟萧瑶瑶交代啊?!

“云路,你哪儿痛啊?哪儿哪儿?”

楚锋把林云路扶正,按住他的两臂仔细打量着他的身体……

“我屁股疼”

林云路说道。

“……”

楚锋一脸黑线,将扶着林云路的两手放开,后退一步,抱臂‘看戏’。

“欸~~”

林云路一懵,整个人便倒了下去,正巧‘翘臀’着地……

“我擦”

十分夸张的反弹反应,犹如自动的咸鱼翻身,凭空划作三百六十度的圈圈,再以面着地,唯独腰臀‘凸起’,就是一条恶心的‘毛毛虫’爬姿。

“啊!疼~~”

楚锋不信邪,谁叫林云路自恋,总以为男女通杀来着,莫名就像搞怪故意整蛊人。上去一发‘一阳指’点在林云路挺翘的peach上,发觉林云路的反应不是一般地大,这才信了。

“原来你是真有伤啊?!”

楚锋摒了摒鼻,原来是他自己脑补过度了。

“废话,不然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人会做这么丑的姿势?!”

林云路捶地说道。

“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儿,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伤到’……”

楚锋小声‘哔哔’。

“你说这个我就不服了?!这是‘战伤’,跟人打斗受的,哪能分个高低”

林云路辩解道。

“那你冲锋陷阵还没碰到人呢被人石头K晕了也算?!”

楚锋却淡定回道。

“这什么比喻啊?!我好歹跟那boss刚正面刚了很久好不!”

林云路反驳道。

“那你屁股什么时候伤到的?!”

楚锋略带深意地看着林云路。

“咳咳……阿锋,不要在意细节,我现在可是‘英雄’!”

林云路岔开话题。

“哦”

楚锋一‘哦’,算是认了。

“起来吧,跑路喽~~”

拽起林云路,带着他一起跑动,毕竟这种时候估计会有很多势力耳目前来打探最终结局的,再不走变数越大,危险程度也越高。

“停……停停停”

只是林云路直喊停。

“What'syouproblem?!”(你什么毛病?!)

楚锋止步,回头问道。

只是林云路一手扶墙,一手挣脱楚锋的牵引,往回摩挲着自身臀部,在光线熹微阑珊的街道里,林云路的身形明灭可分,但总归划归光暗两部,可也正因如此,才显得场景微妙,有种极度轻易让人想歪的感觉。

楚锋两眼一白,拍了下脑袋,走过去拉着林云路的手,将他带了过来,看着林云路一脸懵逼的样子,楚锋更没啥好心情了,俯下身子,让肩膀对住林云路的腰,两手越过他的两腿抱起,将林云路如袋米扛到了肩上,也不顾林云路千般挣扎万般不愿,直接小跑走起。

。。。。。分界线。。。。。。。

“咳哼……嗯~~”

“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是XX台重点现场一线直播记者查楠”

“现在为大家呈现的画面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犯罪团伙’,因‘作案’失败而集体‘裸奔’逃命的现场,现在,就让我来带大家深入了解、探询……”

“啪!”

此时正用手比划成话筒的‘渣男’被某不知名‘大佬’的‘拖孩’拍中侧脸让他眼镜碎裂口水飞溅,顺便让他闭上了嘴。

“MD,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来了,那个男人走过来了!章武腰间别着一条浴巾,身上纹身伤疤错综分布,并拿着脚上的另一只‘拖孩’十分暴力地走了过来,顺带一脚踩在‘渣男’的屁股上,让他做了一回翘起头尾的‘咸鱼’,然后回头……

“看什么看?!不知道什么是‘少儿不宜’啊?!”

然后一道黑影‘扑面而来’,失去信号,画面中断。

“晦气!”

章武一口唾沫落地……

“阿武,稳住”

文哲同样是腰间缠着一条浴巾,走了过来,拍了拍章武的肩膀示意他淡定。

“MD,要让我知道这些‘幺蛾子’谁搞出来的我非‘嫩’死他不可”

章武恨恨说道。

“那边动静已经持续好几天没断过了,波及到我们的‘据点’在所难免的”

文哲说着,倒没有章武那么大的戾气。

“额……哲哥武哥,现在还有什么事情吗?”

高庄怯生生地轻步走过来,又小心翼翼地问,生怕惹了两位‘大佬’的不快。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李立理表示‘生不如死’,同样是别着条浴巾,可是却是被人‘挟’(jia)着出来的,这就很‘逊’。

“哈哈哈哈,老文老章,俺老武先去睡上一阵,若是值夜轮到,便来唤醒俺”

说着同样刚泡完澡的老武便带着无可奈何的李立理大步走向房间里去了……

其实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商贸城,你说恰不恰巧,也正是楚锋他们落脚的地方,不过一个在八楼,一个在十五楼,也算是‘美丽的错过’吧。

不同的是这幢大型商贸城每一层都是不一样的分布格局,虽然墙体界限都是一致的,但奈何它们都不愿随流,而‘长’得各异。

而文哲章武他们所在的这一层不是全然由一套套的住宅房组成的,而是有更为人性化的设计取代,就如同这个‘大澡堂’,其实是独属于一户人家的,没错,这一整层楼也就被划分为四户而已,可见有多么奢侈,再结合这地方的地理位置,只能说是非富即贵才能居住的了。

而文哲章武他们也是无意却又因势利导才来到这个地方的,毕竟刚经历了跟‘世界末日’一个德行的天崩地裂的场面,误打误撞地逃来了这里时停了,那陆山桥已经被震塌了,他们虽说回去自如,但看那边‘乱糟糟’的,还不如留在城西这岸算了。

当然,由于时间仓促,人困腿酸,也就没那么多的‘闲心’去照应到这里是否安全的问题了,也许是自恃‘人多势众’,先是安心泡了个‘集体澡’,就在这里暂时停驻了下来,夜渐深,什么事都拦不住困意,他们也该睡去,将烦心的事推给明天了。

“阿武,先去睡吧,我跟小庄守夜”

文哲看着章武似乎还很不忿,这才叫他去睡一觉冷静一下,谁叫他洗完澡都清不掉那口气呢?

“算了,我现在也睡不着,我跟你守吧,小庄子先去睡觉!”

章武扬了扬手,往更衣室走去。

“哦…哦……”

高庄挠了挠头,也没什么,便转身向房间走去……

“对了,把‘渣男’拖进去”

章武叫住高庄,指了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如脱水青蛙一样趴在地上的查楠。

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往房间里看了看,一大汉睡得正酣,其余‘四小只’或席地或拥床,或相抱或背脸分家而睡,无一例外都睡得很深,便关了小灯,阖上了门,两人退了出去。

“文哥,来一口?”

章武拿出从底楼上来时自商铺里顺来的一盒香烟,打开示意文哲。

“嗯”

文哲点头,自章武手中接过烟条,又凑了过去,章武已经点了火帮他点上了,而后又给自己拿出一根烟来。

“啪嗒!”

打火机清脆点火,亮了两点火星,章武猛吸一口,仰头吐出一口浊气,表情显得轻松畅快,似乎世界好了八个度。

“走吧,去阳台坐回”

两人走去那室外阳台,靠着栏杆,感受着与现实毫无二致的清凉晚风,穿过那微湿的发间与带着些热汤温度的体表,让人自然而然生出一丝舒爽来,不觉展开胸襟来,尽情感受这风带来的喜悦与舒服。

“呼~~”

指尖轻叩,点掉一截烟灰,章武食、拇指夹住烟尾,吸去这支烟最后的‘灵魂’。

“阿武,你现实中是‘混混’吗?”

文哲的烟还燃着,也只少去半截,却跟章武攀谈起来。

“算是吧……”

章武对于‘混混’二字还是没有介意的。

“喝酒蹦迪吗?”

文哲又问。

“不全是,偶尔收收‘保护费’打打架什么的”

章武回答道,却又为自己点上了一根烟,这漆黑的屋外,又有了一点火光点缀。

“感觉怎样?”

文哲抬手轻抿了一口,吹出云雾,随风散去。

“爽!”

章武只是如此答道。

“有多少人愿意走这条路呢?”

文哲又问。

“不多……也算是有吧,总有现实失意又追求什么‘江湖义气’的……”

章武稍微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说出来了。

“嗯?”

文哲表示疑问。

“被其他的整掉了,呵……迟早的事,再正常不过了”

章武抬头,视线左右探了探,又低头,不知看着手中的烟火,还是底下的道路、树木。

“……”

文哲不知该怎么接了,也是沉默。

“其实……这条路一直不好混,我知道,最后的下场十之**很凄惨,但是,年轻嘛!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只是年少轻狂,背后总带点无知”

章武却又补充道。

“不过现在好了,清净了,什么事都没了……”

章武身体晃了晃,头一时撇去别处,文哲只当他是‘动情’了,没再‘眼神攻击’,只是莫名的,觉着他带了点哭腔,这风风火火的‘大男孩’,也该有一段难忘的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