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七章 归去来兮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贼子安敢?!”

    关羽眉宇间尽是愤怒,全身绿意极尽而若青白,自那断臂袖口处强行长出一只全新却契合的手臂来,双手共舞青龙偃月刀朝‘檀石槐’头颅砍去,却是那‘激灵小畜生’奔跃过来咬住了关羽的虚幻之形的大刀。

    “关某敬汝为一方守护神,并不想刀斧加诸于汝,却是不知好歹!”

    关羽见被拦住,倒数落起那‘小畜生’的不是来,那‘小畜生’也就是鲜卑的图腾神兽,随着‘子民’的变化而变化,如今也只得一犬大小,吃小关羽的断臂后,也就长了一圈,实际上还没什么差别。

    然而那小兽毕竟接受了数百年的供奉敬仰,因而也非轻而易举便能解决的‘货色’,与关羽纠缠起来,也能拖住关羽片刻。

    檀石槐周边的魂力终于安定下来,那如烛火般不飘忽不定的‘黑水’也逐渐落入了身下深潭里,抽出星辰站起,身体一个‘不稳’,便冲着关羽掠作一线光,星辰也打作数十道流光,跟随着他的冲刺而冲刺过去。

    关羽一手轻拍挥走小兽,刀且横置于腰前,见檀石槐来势汹汹,转身后移,刀也便跟着旋转出一圈寒芒,最后脚一踏地停顿,甲裙飞出又回,那双眼意志神定,刀动,映光,过眼,似乎那瞳间亦带杀意,生出一线冷冽。

    “嘭~~”

    檀石槐又做了一番‘身首异处’的恶枭,也不过问他是情愿与否。

    关羽上前,拽住那‘人头’上的头发将那头颅提起,问道:

    “她如今何在?!”

    关羽质问道。

    “呵呵……”

    “试问汝会留一无用之人多久?自是‘鸡肋’,嘬去那淡薄滋味,随手弃去又奈何?”

    檀石槐也不加修饰,明明相告。

    “铿!!!”

    关羽将青龙偃月刀于身侧一拄,入地三分,空出手来,又将那‘头颅’提高,松开,再一拳砸出,便见一‘球’飞远了,其余部分还跪在地上不懂,等那‘头颅’来思考人生呢。

    也不知那小兽是什么心理,特地跑去将檀石槐的头叼回来,关羽又是一截,‘虎口夺食’,抢过檀石槐那令人作呕的血淋淋的脑袋,又聚起了那‘沙包大的拳头’……

    “汝也并非‘圣人’……”

    檀石槐已有些气虚,连言语间都透露着虚弱,怕已是‘日薄西山,半身入土’的时段了。

    “……”

    关羽不知怎么回答,事实上他身为‘武圣’,又并非自身情愿,只是‘众所周知’,他也就推脱不掉了。

    “我承认……你是很强,可是这个世界,多的就是叵测诡谲,希望你见着那些‘怪物’的时候,不至于落得我这么个下场……”

    ‘檀石槐’前言还是‘古人’,后语便成了个‘后生’,关羽实在是看不清檀石槐究竟是什么‘成分’,只是有所感觉,知晓他的混淆之理,至于深究,也是没有头绪。

    “她现今何在?!”

    关羽并不在意檀石槐的‘好言相劝’,于他这以武证道的人而言,能以武力解决的事情,便是再好不过了。现在他更想知道的,是他的发妻胡氏的消息。

    “你也会在意么?”

    ‘檀石槐’问道,关羽却是语塞……

    “我没有见过,之前说的也不过是想激一激你而已,可能她并没有到过这个世界吧……”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檀石槐已是足够‘仁至义尽’的了,毕竟谁也不欠谁什么,顶多加上一道‘民族大义’,可是这方‘荒诞世界’,谈论起这些,也显得道貌岸然多一点。

    “予吾一痛快罢……”

    檀石槐终该‘作古’,阖上了眼……只是那小兽扑到关羽身前,用它那‘獠牙’不断啃咬着关羽的裤脚,却还是被那‘无情’的圣光所阻,不起任何作用,可能也知无用,便垂着头,两片兽耳耷拉着、不断呜咽着,却还落下泪来。

    关羽心存善念,矮下身去,将檀石槐的头颅递给了它,它只是咬住头发,在关羽的实现里,走到檀石槐的身体处,让檀石槐‘恢复原状’。

    “呵……吾带它来,亦带它去,关羽,关长生,檀石槐记住了……”

    “非也,吾乃关羽,关云长”

    关羽却打断檀石槐的话道。

    “嗯……关羽,关云长”

    檀石槐似有深意得重复了一遍,跪着的身体也不作改变了,手轻轻搭在小兽的头上,轻轻抚摸着,那小兽也是一脸享受,不断蹭着檀石槐的手掌……

    关羽转身,六尾飞龙跟随,与檀石槐的所向的方向一样,檀石槐只是看着那伟岸的身体,心中带着从未有过的感动,闭眼。

    一行花草芬芳馥郁,开遍盛世庭宇,极尽残忍的一丝温柔,也仿佛细水茗泉‘叮咚’流,点入清潭,晕开那年冬天,他也随着老者离去,睡入那‘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好梦里……

    关羽将刀垂下,刀刃不可避免得触擦在地,也托了虚形的好处,没有一丝硝烟意,亦无一点叨(tao第一声)扰音,只有迤逦的一线魂曲在谱,身后是群芳争艳,绿叶成茵,便在这况然景致里,回首……

    那是一幕极光,垂在那极寒的极点,为那无垠的冰原,添去些人间色彩,也添去些人情冷暖,也不至于让这清寒之地,徒感伤人……[技能:武圣·春秋刀法·第三式·大义微言——取材自《史记·孔子世家》传说逸闻,孔子在位听讼,文辞有可与人共者,弗独有也。至于为《春秋》,笔则笔,削则削,子夏之徒不能赞一词。弟子受春秋,孔子曰:“后世知丘者以《春秋》,而罪丘者亦以《春秋》。”春秋笔法,亦称‘春秋笔削’、‘春秋书法’,以其微言大义,暗含褒贬,委婉隐晦而名,是故关羽悟其精髓,得成春秋刀法]

    “……”

    关羽抬首,那惨淡浓云已散,可也不知何时换成了月娘闺阁,人成孤影徘徊,抚须长醉怨尤,莫道杯酒解去新愁,却渐憔悴消瘦,这世间人心,沦为天荒地老路途上,那硌脚石头。

    归去罢,归去吧……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拾一段陶居士《归去来兮辞》文慧)

    “走了”

    酒盏新停,最是曲终人散神亦伤,郭嘉没能有心去饮下这一口‘临别酒’,只道是人事寻常,收进衣矜里,留待好情好景再去品味这佳酿吧。

    自云上站起,挡去半数月影,若不是月娇娘羞涩,恐将这‘浪荡子’的唐突记在心底。

    “嗯……”

    张角也总归可以送走这‘恶客’了。

    “何去何从?”

    张角却又话起。

    “唔……待嘉想想……”

    郭嘉作势细细思量一番。

    “嗯,去寻那‘仙人’讨杯茶水”

    郭嘉不似说笑,那嘴角虽是微勾而起,可半低着的头,却是说不尽的心事重重。

    “……”

    张角久久闭着的眼忽地睁开一只,自侧面看住郭嘉……

    “不怕死么?”

    张角不知为何会如此严重地问。

    “又不是没死过”

    郭嘉却回道。

    “若一去不回……”

    张角有点迟疑……

    “那便当一回那‘乐不思蜀’的‘嫖客’,将那些个‘怪物’作那花月女子来赏,宿醉‘怡红招袖’,岂不美哉?”

    “噗呕……”

    郭嘉还没说完自己就吐了出来。

    “咳咳……抱歉,画面太美,惨不忍睹……呕……”

    郭嘉居然被自己的一番洒脱感动了,还去脑补了下那画面,又情不自禁吐了一回。

    张角本来如钟如黍的打座姿势,听罢郭嘉的描述,也是难顶得全身一个‘战栗’,没被郭嘉恶心出隔夜饭来。

    “抱歉抱歉,哈哈哈……”

    郭嘉一笑,用衣袖拭了拭嘴角。

    “若是被那群‘怪物’记住,汝怕是再难去那风月之地去寻欢作乐了”

    张角似是心有余悸。

    “切……实际他们也并非有汝等所言的那般可怖,不还是人身人形,算不得什么‘仙神’!”

    郭嘉却道。

    “汝却未必斗得过他们手下半子”

    张角却说。

    “噗嗤……哈哈,张老道,莫要高看他们,也莫要菲薄自身,且不论那鲜卑檀石槐亦有‘弑神’之心,嘉自忖去杀杀那帮‘老贼’威风还是可以的”

    郭嘉不知从何处掏来一柄羽扇,十分潇洒地轻扇着,另一手也自然别到背后,这一姿势,也有李太白把酒邀月的神韵。

    “……小友确实不似那人间角色,却像那天上醉酒的仙官”

    张角一脸的‘苦大仇深’,这郭嘉的‘脑回路’着实清奇。

    “此言差矣……”

    郭嘉提起衣裙,露出一脚,点了点那脚下易变的云……

    “你我如今不也是那天上‘仙官’了?”

    郭嘉一言,却让张角一愣,两人相视,也不知那根筋搭不对了路,笑得格外‘猖狂’。

    <!-- csy:25399582:103:2019-10-18 10:25: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