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五章 洋洋得意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这,便是汝全力成全的!”

关羽一步,自那所踏位面以及身后所有尽数冲天而起,毁得异常彻底,六尾天龙聚,虚幻青龙偃月拖出彩色痕迹,再进一步,再行崩坏,反而不是什么‘良善’的神,而是彻彻底底的破坏机器,来到檀石槐的面前。

“呵呵……哈哈哈哈”

檀石槐却笑得猖獗。

“吾倒欲想与汝一试高低!!!”

檀石槐满不在意关羽‘武圣’状态下所展示的恐怖,而是将他所拥有的百万之势的魂力尽数放出,也如关羽一般打开了禁制,撒旦曾言:“我要在地狱升临向天,与上帝并驾齐驱”,而檀石槐也毋庸置疑成了恶魔撒旦的‘拥趸’,亦想挑战所谓的‘神’是否如世人眼中的那么‘高不可攀’。

关羽却冷眼看淡,手中虚幻冷艳锯举起,于空气中不断震颤着,而天地似乎也在回应,‘嗡嗡’其鸣。

一刀切出,‘志得意满’的檀石槐应势分作两段,‘首尾分离’,而关羽未停,偃月刀高举,冲天魂火附应,再是刀刃直入檀石槐的躯体,轰出一扇锥形坑洼地面来[技能:武圣·春秋一式——取材自传说逸闻,传闻关羽平生素爱阅览《春秋》,时常挑灯夜读而日益透彻体会,最终融会贯通,于自身刀意武道结合,故称‘春秋刀法’]

刀光去,檀石槐已成一团丑陋黑炭,不成人形,关羽自是攘须抬起刀龙,魂火再聚……

“百万大军,可有百万性命邪?!”

关羽朱面虎首一摇一晃,说不尽的轻蔑引傲。

那黑炭却自觉裂出一道缝隙,其中有粉红肉色显露,而后其中人物猛地挣开来,一大尾‘壁虎’冒出,却不见丁点‘龙鳞’护在身躯表层,虽有龙人形状,却不得其一丝神韵,倒颇具‘假冒伪劣’的意思。

“砰!!!”

关羽没等‘它’褪去那身‘狼狈’,再是一刀春秋轰杀上去,再次将其烧成一团灰灰。

“看汝还有几多性命可偿!!!”

关羽不作停顿,不断地再度砍出,而檀石槐不知还存在否,只叫关羽一通‘发泄’个痛快。

檀石槐被削去包被体表的龙鳞,再被磨去不及重生出来的毛发,而后皮肤蒸发,露出血管密布的里层**,而后不知几遭‘蹉跎’,那**也被削砍得‘一干二净’,只余下那‘铮铮铁骨’还勉强护住那重要器官,不致当场暴毙。

“嗝嘭嘭嘭……”

那一身骨头终是抵御不住关羽的‘狂轰滥炸’,或是断裂,或是粉碎,完整的五脏六腑分成了数股,血溅不到地面却又被一刀煎了个一干二净,完全留不住半点痕迹。

“呀嗬!”

关羽最后一声怒吼,使出春秋刀法第二式,万点龙鳞星河成一线,刀入,衔接成一副飞龙图,刀住,画成,而目中,再无碍物,只有一片清淡夜无光,萧漠影求身。

“呼……如此竟还不死,究竟是何造物?!”

关羽一声喟叹,这檀石槐是檀石槐真人还是别个呢?怎地挨遍了春夏秋冬却还渐去渐生还韧,不似人间造物。

“汝是见不得原型就下不得手么?!”

檀石槐的声音自周遭空气中传来,却不见他在何处,只是皆知有这么个他存在而已。

关羽按刀,闭目感受着檀石槐的所在,却发现这方圆之内,尽是檀石槐的‘躯体’,原是被关羽一手‘助力’,将檀石槐碾成连肉眼都不能得见的碎末,而今却是让关羽有些停滞。

“唧~~”

四面八方的空气突然‘长’出颗颗如同菩提子大小的血珠,朝关羽弹射而来,将关羽困在了其中,徒成一个‘好靶子’[技能:患毒——取材自《三国志》《后汉书》,光和元年冬,又寇酒泉,缘边莫不被毒。种众日多,田畜射猎不足给食,檀石槐乃自徇行,见乌集秦水广从数百里,水停不流,其中有鱼,不能得之。闻倭人善网捕,于是东击倭人国,得千余家,徙置秦水上。令捕鱼以助粮食鲜卑众日多,田畜射猎,不足给食。后檀石槐乃案行乌侯秦水,广袤数百里,淳不流,中有鱼而不能得。闻汗人善捕鱼,於是檀石槐东击汗国,得千馀家,徙置乌侯秦水上,使捕鱼以助粮]

“哧嘶~~”

那血珠之密集,关羽不慎中的,灼烧着关羽皮肉,烫出一块块乌黑,却还不似被高温所致的焦黑,而是因毒所致的脓黑,还能看得出因之**的血肉。

“呵!雕虫小技!”

关羽虎躯一震,全身热雾生,自那伤口处处升起,而后如成‘跳虱’,被他全数震飞开去,而那伤口患处再无余毒,立马痊愈[技能:武圣·剔骨祛毒——取材自《三国演义》,公饮数杯酒毕,一面仍与马良弈棋,伸臂令佗割之。佗取尖刀在手,令一小校捧一大盆于臂下接血。佗曰:“某便下手,君侯勿惊。”公曰:“任汝医治,吾岂比世间俗子,惧痛者耶!”佗乃下刀,割开皮肉,直至于骨,骨上已青;佗用刀刮骨,悉悉有声。帐上帐下见者,皆掩面失色。公饮酒食肉,谈笑弈棋,全无痛苦之色。须臾,血流盈盆。佗刮尽其毒,敷上药,以线缝之。公大笑而起,谓众将曰:“此臂伸舒如故,并无痛矣。先生真神医也!”佗曰:“某为医一生,未尝见此。君侯真天神也!”后人有诗曰:“治病须分内外科,世间妙艺苦无多。神威罕及惟关将,圣手能医说华佗。”关公箭疮既愈,设席款谢华佗。佗曰:“君侯箭疮虽治,然须爱护。切勿怒气伤触。过百日后,平复如旧矣。”关公以金百两酬之。佗曰:“某闻君侯高义,特来医治,岂望报乎!”坚辞不受,留药一帖,以敷疮口,辞别而去]

“不出来么?!”

关羽当空一问,其中声威成实质,不断‘捶打’着这空气,试图将那藏身其中的檀石槐逼出来。

“哈哈哈……”

“看来,汝还是不懂吾这般是为何,吾便好意相告……”

“这,才是吾之本质!”

檀石槐的声音如晚钟响赫,在这空气中‘跌来撞去’,回荡着的,还是檀石槐那洋洋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