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四章 超凡入圣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噗嗤……嗵……”

檀石槐抽回了骨枪矛,张飞的‘尸体’应声落下,于坚实的地面砸出声来,而张飞由始至终都未有过声响,甚至连一丝动弹都未能有,也只是任由檀石槐‘摆弄’。

“生有何欢,死亦何悲……”

檀石槐一句感叹,轻手甩去粘黏在骨刃上的血液,另一只手将关羽举至眼前,依旧结刃为枪,后扬手……尽管关羽并不挣扎,亦不曾动容,只是‘低眉顺眼’地,让檀石槐提不起一丝‘玩乐’的兴趣来。

天似乎也懂得了这一切,一时的光明过去,却被那旋转聚集的黑云取代,很低,很低,一如这时的氛围,那泫然欲泣的云天,正独自诉说着悲伤,不被人所青睐,却在各人眼中,演绎了不同情感,却怎地走不出一方伤情来,也正应了这势如水火、千钧一发的时刻,衬得巧妙。

「再见!」檀石槐心中默念,手中骨矛枪往送,不断欺近关羽的‘上好头颅’。

“得意么?檀石槐”

关羽却乍然开口……

“唔?”

“安静些死去亦无不可吧?!”

檀石槐住的手,还有心去听取关羽的‘临终遗言’。

“死么……吾等不皆是‘入土’之人吗?”

关羽缓缓说道。

“呵……”

檀石槐无语,手中骨枪矛悍然捅去……

“?”

然而又是半途而止,只因有阵耀眼光芒射来,使得檀石槐闭了眼。

不过却不是关羽‘大发神威’,而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死人’张飞的‘杰作’,只见张飞是仰躺着,依旧那副‘死尸’模样,不过那光源来处是张飞的眼[技能:不瞑——取材自《三国志》,先主为汉中王,拜飞为右将军、假节。章武元年,迁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进封西乡侯,策曰:“朕承天序,嗣奉洪业,除残靖乱,未烛厥理。今寇虏作害,民被荼毒,思汉之士,延颈鹤望。朕用怛然,坐不安席,食不甘味,整军诰誓,将行天罚。以君忠毅,侔踪召、虎,名宣遐迩,故特显命,高墉进爵,兼司于京。其诞将天威,柔服以德,伐叛以刑,称朕意焉。诗不云乎,‘匪疚匪棘,王国来极。肇敏戎功,用锡尔祉’。可不勉欤!”初,飞雄壮威猛,亚於关羽,魏谋臣程昱等咸称羽、飞万人之敌也。羽善待卒伍而骄於士大夫,飞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先主常戒之曰:“卿刑杀既过差,又日鞭挝健儿,而令在左右,此取祸之道也。”飞犹不悛。先主伐吴,飞当率兵万人,自阆中会江州。临发,其帐下将张达、范强杀飞,持其首,顺流而奔孙权。飞营都督表报先主,先主闻飞都督之有表也,曰:“噫!飞死矣。”]

不过现今想要看清已是奢想,不被亮瞎双眼便算做你好彩,而檀石槐的‘龙人’形态还是好处多多,就那如蜥蜴一般掩光避水护眼的重睑,帮他滤去了大部分刺眼白光。

“‘死人’也有如此多的把戏!”

檀石槐心知了张飞未死,这可有伤他的名威,决计不可让张飞再苟活下去。

“额啊……”

檀石槐刚想动手,却发觉锁喉关羽的手是异常的灼热,而那包被着手臂的鳞片也被熔解掉了……

“怎么?!”

檀石槐不由衷地松了手,抬手一看,已是血肉模糊,特别是紧贴关羽的那部分,甚至是变成了‘白肉’,被那不知何来的高温灼成熟了。

“武魂为名!”

“忠义入圣!”

关羽飘逸遗世,独立登仙,全身的混混绿意,一时如同曝光于密闭空间的活跃气体,被急速点燃,轰然而膨化,炸成一束绮美的焰花,换作另一种颜色,成了半神之姿,八尾天龙盘旋周身,那青龙偃月业已失去了原本‘形体’,不再以固态实体的形式存在,而成了一柄有神‘神兵’,独剩其魂,却更具威慑[技能:关羽·武圣(状态·称号技)——取材自传说逸闻,“侯而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天”,自隋唐起,诸朝皇帝皆以关羽为忠义之化身,并充实以忠君爱国之气魄神魂,隋朝佛教天台宗智者大师授关羽亡灵以“菩萨戒”,由此封为伽蓝菩萨。唐高宗时期关羽入武庙,与最初的‘武圣’姜子牙并驾齐驱。而后道统又编纂‘关公战蚩尤’之故事,使之成为了道教上首排位的尊神。历代帝王更是对他屡加封号,宋徽宗封他为忠惠公,明神宗封他为关圣帝,清道光皇帝封他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比于孔子“大成至圣文宣王”甚至还要高出一筹。他在洛阳的墓地仅次于皇帝的陵墓,称为“关林”,他的庙宇,与孔庙一样,遍布中国。清朝雍正三年,朝廷颁令,以关帝庙为武庙,并入祀典,文武百官、各省县百姓按祭孔之太牢祭仪进行春秋两祀。从此,关羽成为国家祭祀的主神,达到了与文圣孔子并驾齐驱的地位,自此成圣成神]

“去!”

关羽轻言一念,一尾天龙腾飞而去,寻那仰躺着如尸身一具的张飞,往那略显狰狞吓人的心窝一瞧,而后遁入,顿时幽光闪闪,张飞也终于可得‘瞑目’,闭上了眼,如藏于水晶,却不知里内有什么变化,一尾飞龙扑入了林云路体内,与张飞一同被托举离地,是吊在空中的‘飞棺’,等候着主人的眠醒。

“檀石槐,吾不曾动念过要以如此形象示人……”

“不知可是作罢觉悟”

关羽幽然不睁开眼来,那神光于这暗沉的天,宛若辉月置身夜网,炫目,不染,无垠而洁。这是上神的悲悯,终须昭示世人以善,向心于良。

“哈哈哈哈~~”

檀石槐却笑得欢喜异常……

“这就是传说中的‘武圣’吗?这就是所谓的‘神’吗?那么!”

“倒是来取吾项上人首啊!!!”

这,便是檀石槐的答案,纵使面对的,是‘神’,真真正正存于这世间天地的神!

“如你所愿”

关羽沉默过后,便是‘最终通牒’,天眼开,万物失色,众生垂首……

“砰!!!”

一步山岳震,河海断,天地凛,光阴止……所踏之地,如承受太荒之力,不堪压覆,自行崩坏,如若股股地火,喷注上空;所行之空间,变作那散碎的琉璃水晶,将一切错位,也将关羽折成了千百人身形象;地面裂了开来,沸腾岩浆滚滚上升,两岸’的山林倒倾,夷为沟壑,或成天堑……世间所有都在逐渐崩坏,无人无物可能置身事外,只能随之变化,去向那‘不毛’之地,去索取那最终梦想之所。

而此时,地狱正当来到,上神抑或降临……

落石飞下,正染着病的文煜没有太多精力去关注周围,却是法正羽扇挥去,虚空一只空手,将那石块接了去。

“咯……嘭隆……”

文煜看着眼前的所有,完整的路面大楼天空草木都在‘毁灭’着,顺着‘纹理’在溃散,透过脚下缝隙,文煜甚至能看到正在咆哮着的熔岩,仿佛就在恍惚间,世界就换了风格,本是那‘天地晴明’,瞬间便是‘终章时刻’,虽然也曾幻想过,可这来得太过随意,倒是唐突了久待的心。

“嗬!!!”

刘备身具飞翼,冲开那掉落倾塌而下的半栋大楼,雌雄双股剑应手出鞘,魂力喷涌而出,将这目前阻碍通通消去,寻着文煜那瘦弱身影,刘备征袍猎猎,翼展一振,俯游而去。

“‘走!正有泼天危险,吾等该离去了”

莫名其妙的变化莫名其妙的话,却不妨碍刘备一手一个,将法正文煜夹起,‘的卢’特效开启,腾空而起,踏着不间断掉下的石块,往着原先相反的方向离去了,甚至都未有给文煜问询的时间,自由刘备那铁青的面色可见,这形势已有超乎预料的变化。

“别吃了别吃了!快跑!”

‘渣男’冲入大厅,却见一帮‘肥头大耳’的‘猪’还在极度专注地啃着跟前吃食,完全无视了那正在‘瑟瑟发抖’的、摆放在大厅正中的玻璃制大桌,其中锁着的铁贴已经见松,随地面震动而‘铃铃’作响,可这帮人无有察觉,只等查楠‘冒冒失失’地撞门进来才有点反应。

“咔嚓……嘣……”

玻璃桌不堪高频率的震动,碎成了粉块,这帮‘无忧无虑’的‘呆头鹅’才回神,揣起手边紧急的东西相继涌出这藏身于山上学院的食堂,可刚一出食堂大门,他们就被眼前景色惊呆了,这可那是原先风光秀丽,景色怡人的校园,这妥妥的是末日进行时,逐步混沌的‘沦落之地’啊!

“‘渣男’!什么情况?!”

作为‘帮派’话事人,文哲与章武一同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大晴天玩闹一样黑了又玩闹一样来了波‘天崩地裂’,总之,很刺激……”

“刺激?!”

众人无语,可是背后一声爆炸,开始了他们‘长跑’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