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三章 如此为何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停下……”

    刘备伸出手拦住法正与文煜,看着这眼前的几幢楼宇,表情凝重,甚是紧张。

    法正闻言停下,可是在他的感知中这附近并无人迹,身为谋士,按理而言乃是对这方面最为敏锐才是,怎会有这般错漏?有些不该……

    “备备,怎么了?”

    文煜见了法正一脸疑惑,又看着刘备,开口问道。

    “姑且有一‘熟人’在此处徘徊过”

    刘备回道。

    “熟人?谁啊?”

    文煜耿直相问。

    “算了……也许是吾之错觉”

    刘备没有回答,让文煜有些意外,但也许那人对于刘备而言亦是难以言说,是故才不愿提起罢了。

    “备备你过分谨慎了……”

    文煜无心说道,毕竟刘备是有那远距离传送技能还是选择传到了离‘主场’既远又偏僻的地方,虽说也是省了不少路途,但相比之下不还是直接到达要来得‘刺激’吗?这就失了乐趣。

    “嗯……”

    刘备只是应了声,显然此时的他没有多少谈话的兴致,而这改变也不过是方才他的‘意外发现’所导致的。

    “……”

    法正沉默不语,毕竟他‘身份’在那,胡乱掺和也是‘失礼之举’。

    “走吧,吾等还该快去看看形式如何”

    刘备转移了话题,先行跑入群楼间,可你让一个‘病殃殃’还在发着低烧的文煜以及一文人如何跟得上脚步呢?也只能相视无奈,慢悠悠地跟上了。

    “嘭!!!”

    回到这目前最紧张的场景,关羽已经是‘衣衫褴褛’犹如乞儿一般,全身绿得发慌,正不断治愈着身上密集的大大小小的伤口,而张飞赵云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可没有多好的待遇,正被檀石槐继续‘蹂躏’中。

    也是不出几秒时间,三人又被檀石槐丢到了一块,‘叠罗汉’一样,而比较起来,张飞与赵云二人越发不堪,身形时虚时实,时隐时显,似有强行脱离出‘魂姿’的趋势。

    “额……”

    檀石槐‘呼’地一声,一手锁喉,将关羽锁起,看着他低垂的手,那青龙偃月刀正插在许远的地面上,也是关羽探出手去也够不到的地方,而关羽也无力挣扎了。

    “似汝这般人物,若是断了头颅,也该会死吧?!”

    檀石槐‘突发奇想’地询问已经不可能回答他问题的关羽道。

    “放……放下他……”

    张飞勉强着自己站起来,又极度费力地拾起丈八蛇矛来,怕不是又要与檀石槐‘拼命’。

    “哦?凭汝如今这副‘尊容’吗?!”

    檀石槐不屑地指明出来。

    “……”

    张飞不语,毕竟连维持身体站立就已经耗费他所有精力以及意志力了。

    檀石槐也就不再赘言,走过去只是一脚,正中张飞胸中,将他又踹去平躺了。

    这时赵云也开始‘倔强’地想要站起,这可不是什么好‘动作’,被檀石槐看在眼里,亦让他甚是不愉,走过去,照着赵云的头便是一脚下去,踩入地面三分,这才收回。

    “挣扎无用”

    檀石槐无情说出,而赵云也似乎是被‘劝退’了一样,‘砰’的一声,外表形象怦然而散,碎成点点魂光所制成玻璃碎片,显露出宿主面目,而云路也就以本来面貌示人,脏兮兮的面容,在诉说着他的‘悲惨遭遇’……

    “还不出手么?”

    某一处墙后,楚锋抱头瘫倒在墙根处,难得动弹一下,只是有英魂在不断汇报场内情况给他,让他极度煎熬。这不……楚锋的英魂又在‘提醒’着楚锋。

    “你到底是希望我怎么做……”

    楚锋开口道,语气平缓,似是已然‘平心静气’。

    “这是汝之抉择啊,孩子”

    而楚锋的英魂却‘狡猾’得很,也带着想要激怒楚锋的心罢?!

    “你就这么想要我暴露出去,好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去吗?这样……对于你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楚锋问。

    “吾曾言,你我二人,便是无敌,站于那世间对立面又如何?不过终将败于吾等手下之人而已”

    楚锋的英魂如此说道。

    “呵……你的谎言有多么拙劣,你知道吗?若你真有你说的那么强,也就不至于有这么一场争斗存在了……”

    “说到底,你不过跟历史上的那个你一样,走到头也终究是个‘骗子’,实实在在的‘骗子’……”

    楚锋反讽道。

    “‘骗子’么?还未有人如此评价吾呢……不过,吾接受了,楚锋,也许汝所言无有差错”

    “所以,汝就当是被吾所蒙骗了,去吧,又有何惧呢?可伴汝一生之挚友,难道还不足以令汝付出么?”

    楚锋的英魂追问。

    “说着番话之前,你不该好好反省下你自己么?!”

    楚锋反问道。

    “呵……”

    英魂没有解释,如同楚锋所言,他对于‘挚友’的处理可是一塌糊涂的说。

    楚锋的手自头上溜下,磕在铺着碎瓦砾的地上,擦出了伤口流出血来,但他恍若未知不觉,只是站起。

    “所以……你对这胜利毫不在意,又为何要‘出山’来这制造风云呢?!”

    楚锋拿起架在墙边的横刀,看着英魂。

    “吾之心愿早已圆满,来此,不过寻一番‘乐趣’而已,报复一番‘完美’的乐趣”

    英魂说的话,楚锋听不懂,似乎意有所指,但无关紧要了,他口中的所谓‘圆满’,却让楚锋想要嘲讽他,如果英魂历史上的‘所作所为’都可说是‘圆满’的话,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走吧……”

    楚锋转身,等待英魂附身。

    “呵呵……”

    楚锋的英魂化作流光点点,围绕着他,并开始逐渐附着,逐渐成形,但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这不是你想要的么?为什么又要停下呢?”

    楚锋笑了,笑得很放荡,略微有些癫狂姿态。

    “大概无需吾等出手了”

    楚锋的英魂‘鬼使神差’地将之前所做的铺垫毁得稀碎。

    “你是在搞笑吗?!”

    楚锋抽出横刀,眼里满带冷峻。

    “这不是遂汝所欲么?况且,‘虓虎’出马,何来吾等戏份”

    英魂若无其事地和盘托出。

    “就算是吕布又如何?你的‘无敌’,就是这么来的?”

    楚锋不屑道。

    “汝确定汝此时出去去面对那‘虓虎’吕布吗?”

    楚锋的英魂为何这般作态?

    “我可不害怕他,反而,是你!”

    楚锋道。

    “若是汝败了那吕布,汝当真下得了手?哈哈哈哈”

    英魂笑得莫名其妙,让楚锋有些愠怒的头脑一下当机了。

    “给我个解释”

    楚锋追着英魂,想要个确切的答案,为何要‘留白’呢?这都死了多少年的‘枯骨’,真是会捉弄人。但这模糊不清、却隐隐心悸的感觉,又是怎么一回事……

    “啪嗒……”

    楚锋坐会了墙角,思索着他的英魂留下的‘悬念’,甚至连林云路危在旦夕的紧急事态都抛到脑后了……

    忽然,他的脑海闪过一道人影,种种思绪交织缠绕成圈,做成了一个花圈,成了那年莺时春,停留在他懵懂站住,看着眼中的精心制作的‘礼物’,想要赠予给那个……让他欢喜的人,可是等那人回头,他又不自觉地揶到背后,露出一个‘痴儿笑’。那人不做言语,只是眸子随光,蔚蔚而若秋河,含着那暖春盛夏,是期年的莹莹深情,盖过积年的冬女来意,将他留在那蝶舞花香的世界,头顶的老榕滴下珠露,点在他痴了的面上,恰逢入了嘴角,微微凉,似带温柔细腻,嗯……是那人软唇的滋味,他只是如此臆想着……

    “不是……”

    “不可能的……”

    楚锋又抱着头,却不似先前那般激动了,他,在逐渐崩坏,只需一个‘事实’来到,他也就可‘束手自缚’了。

    “不要……”

    “檀石槐!!!”

    关羽看着被檀石槐捏在手中的张飞的头,而张飞哪还有意识,不过是比一摊‘烂肉’要来得美观一些罢了,可在檀石槐的‘粗鲁’举动下,张飞估计岌岌可危了。

    “想要他活么?”

    檀石槐问被他锁着喉的关羽,扬了扬张飞的躯体说道。

    “……”

    关羽哪敢说不,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那……”

    檀石槐一笑,将张飞猛地拽起,再大力抛起,就这么在关羽的眼前,举起了手……

    手中的龙鳞在‘活动’,慢慢突出,骨刃也自内敛的肉鞘里平滑弹出,并一支支聚拢,合成了一把骨刃矛枪,而后檀石槐十分满意地看着他的‘杰作’,出手。

    “噗……”

    血,如火舞,鲜艳,唯美,那颗颗在空中飘荡的血珠如泪,闪烁着佛珠般的蕴光,却悄然变形,破碎,溅成一团花,吻在地面,一如零落花瓣对根泥的情意,鲜艳时垂眸深深凝视,枯萎后却也心怀欣喜,投入大地怀抱,因为,大地在等候着它,彼此相爱的恋人,终有凄美的故事相成全……

    “滴答滴答……”

    液体顺着什么低落的声音……

    “看吧,他是因汝而死的”

    檀石槐的骨枪矛捅透了张飞的心脏,就在关羽眼前。

    <!-- csy:25399582:99:2019-10-18 10:25: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