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八十七章 又有来人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汝知道何为‘小孩儿心性’么?”

    檀石槐忽地一笑,对赵云说道。

    “嗯?”

    赵云自忖,难道他说的是那曹丕么?

    “他会回来的”

    檀石槐‘言之凿凿’,言语中带着自信。

    “如你所愿吧……”

    赵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就只能当成客套,就此揭过。

    檀石槐也收了谈话兴致,飞身过去,星辰朝前一打,如霰弹枪般的攻击打去扇形的大范围AOE,赵云自身速度无法避过这么密集的攻击阵势,‘空营’再度开启,撑过了这一波攻击。

    檀石槐手持星辰,攻向了赵云,见此,赵云难得一喜,这种肉体实力的较量,赵云可是极富自信的。

    先是檀石槐的一刀撩起拉开战序,赵云枪杆一横,押住檀石槐的刀,而后枪尾渡力,驱使着枪尖朝檀石槐弹去,檀石槐却也不愿退,而是一个后仰躲过,回力转刀又是一击侧砍,赵云见招拆招,左手拽着枪尾收回,右脚却踢向枪头甩向檀石槐砍来的刀……

    “铿……”

    兵器一触即分,赵云单手将枪尾抬过头顶,身形后移,右手接过,左手再推,如勾弦引箭,又将手中长枪往檀石槐弹攻。

    檀石槐见赵云耍得花枪是各种‘花里胡哨’,偏是惹得他难以近前与赵云来上一番贴身肉搏,这就难以接受。

    ‘黑水’再度将檀石槐换了外形,脚下积成深潭,从中跳出四员影将,随檀石槐一招手,齐齐冲向赵云,而檀石槐也没想‘袖手旁观’,带着星辰,也一同上去。

    赵云终于能感受到什么叫‘死缠烂打’了,他根本杀不死那些影将,哪怕是一击溃散,然而檀石槐那源源不断的魂力便于瞬间将其复原,期间毫无停顿,五人的连环攻击,让赵云显得应接不暇,‘独木难支’。

    终于,赵云眼见檀石槐高跃而起,迎头一刀劈来,赵云不得不举枪相抗,可这空档,其他四员影将又非盲者,自是四刀齐上,赵云来不及防守如此繁多的攻击,在四人的刀上近乎滚了个来回,又是白光一闪,躲过这一遭,可檀石槐一脚踹来,赵云这下便无法防御,被踢飞出去。

    “咳……”

    赵云抚着腹部,这一脚中得不轻,致使一时有些气闷,连个咳嗽都无法咳个完整。

    “继续,吾可愿见你‘耍花枪’耍成什么把戏”

    檀石槐不知为何,好似对赵云意见很大。

    赵云站起,看着手中的长枪,终究是一个叹息。

    枪散成了流光,一时的‘身无寸铁’,让檀石槐有些胡思乱想。

    双手‘抱拳’,不过有些差异,那虚握拳头的方向是与寻常不同,而赵云的手紧接着有了动作,一拳一掌,缓缓分开,却开其中间隙里,有着些许电光溢出,一段水蓝色的光在逐渐展开,让檀石槐一时忌惮,不知赵云又掏出了什么底牌。

    “此乃‘青釭’剑【伪】”

    赵云向檀石槐通了手中‘神器’之名,可孰料檀石槐压根没听说过有这么一柄‘神兵’,无动于衷。

    “‘青釭剑’?不曾见识过,倒希望真有助汝‘回天’之能”

    檀石槐对赵云说道。

    赵云也不赘言,一剑轻描淡写,那光弧缓慢滑向檀石槐,檀石槐立马策动‘黑水’,于那光弧的运行轨迹前铸成三段盾墙。

    无声,却有效,那光弧不费吹灰之力,只是触碰到,那‘黑水’所结之盾墙便随之被割过,而那光弧不增不减,似乎不受什么延缓滞后,亦不受消磨减弱。

    檀石槐表示不信,将自己的身体缠成一‘甲人’,厚实的层层盔甲,将他护在里面深处,等候那光弧的接近。

    肉眼可见,那光弧匀速飘来,进入了层层盔甲里,穿过每一层,每一段,而毫无感官上的直接感触,明明是被切割开了,但就是无痕无迹。

    檀石槐殴出数口血来,被拦腰切断的感觉可不甚爽赖,上一分秒还是完整的一个人,下一秒上半身便从断口处滑落下去,酸爽也莫过于此了。

    可檀石槐乃‘不死之身’,‘死’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无足轻重,多番体验,生趣渐没,也就不愿再‘死’了。

    “汝必须死”

    接上了身体的檀石槐重新屹立在战场上,看着手持‘青釭剑’【伪】的赵云,眼中终于浮现了杀意。

    “欲要夺去么?”

    赵云也知有击杀英魂夺取其‘可掉落物品’这一回事,但说出来毕竟不太好听,不过语出檀石槐之口,好像也没什么可贬的,毕竟鲜卑的‘强大’,抢掠也是重要一环呢。

    赵云举剑,檀石槐格刀,双目一会,战做一团,道是刀光剑影夸张,实乃一刀割破昏晓,一剑划分昼夜,一天一夜,也就这么过去了,天,亮了……

    清寒的晨光照来,那莹日照旧是挂在那半边天空上,只是主场时光来临,耀眼无比的日光射去,世间的一切都换了种颜色,月光退去了,在着光滑的地表,留下它的余温,天上的云在筛着光影,一处乌浓,一处却如宝石含亮。

    从这边向对头看,是调色板般的分法,由浓转淡,又由冷色调过渡到暖色系,‘丁达尔’效应穿过密林,让光有了实感,似乎也要稠密很多,林间的间隙满是镶嵌着的绿宝石,风一动,便如戴入了女子的纤纤玉手一样,随着那婀娜多姿摇曳,也更显得可爱迷人,爱就这么成为了光,打在身上,只是颜色大不对了,未免让男性不愿被照到。

    很是喧嚣嘈杂的声音,让激战正酣的二人有了短暂停歇的时间,分别拉开了距离,做调息状,而又纷纷侧目,看着那远方的扬尘,便分辨了来者。

    头巾是何其张扬,一身红白如燃着的焰火,手中那奇形武器蜿蜒曲折如走蛇,相比于檀石槐的警惕,赵云却知那人勉强算是‘帮手’,好歹是一起‘混’过的人,也算‘知根知底’。

    “你就是那赵云?!”

    那嚣张少年以那丈八蛇矛为刹,停下了他的‘暴走’,看着拿剑的赵云,有些意外,不过两眼一闭一睁,就自然知晓了是何原因了。

    “这大叔就是那鲜卑单于檀石槐了吧?!”

    那风风火火的少年风风火火地问。

    “吾不是”

    檀石槐居然否认了,还很是干脆。

    “……”

    赵云表示无‘法可’说。

    “……”

    那少年满脸黑线,有这么‘皮’的‘大佬’嘛?!

    场面冷了又冷,一时三人都不知怎么开局,尴尬地楞着。

    赵云往后一跳,其他两人很识相地照做了,事情的走势瞬间又回到了原本的轨迹上了。

    “不魂临么?”

    赵云突然开口问那少年。

    “我可不是什么大少爷,打小可是打架打到大的,这场面‘洒洒水’啦……”

    那少年回道。

    “上!”

    赵云听罢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生死无论,安危自求。

    一矛一剑,一远一近,贴着檀石槐战作一团,三人位置不断变化,可与那少年初来乍到的‘嚣张’有些反差,也该是普通人的缘故,越来越跟不上进攻的节奏了,几番险之又险,还是被赵云抢下方才没有受伤。

    “差别这么大的嘛?!”

    那少年又被逼开了,赵云无奈,一个人跟檀石槐打,却也不落下风,倒显得少年的‘多余’。

    “砰!!!”

    星辰与青釭错成一个‘十’字,檀石槐与赵云相视灼灼,同是神兵利器,二人的手上功夫虽有差距,但一个身法精妙,一个‘皮糙肉厚’,也是有来有回,难分轩轾。

    “飞哥!来!”

    那少年大喊一声,赵云一喜,对应檀石槐心一沉,自脚下窜出连锥枪先逼走了与他近战中的赵云。

    一横红影打来,檀石槐将星辰一架,挡开了这一击,入眼一威猛大汉,双臂精壮,那虬结的肌肉,紧攥丈八蛇矛,一摆一扣,皆是虎虎生威,国字脸,须髯该是精心修过的,与其面目相得益彰,衬得他更是雄伟英武非常,浓厚的男子气概,与俊美的赵云是截然不同两种风格,如果说赵云是万千少女的‘梦中白马’,那么张飞便是百万男儿的‘心中领袖’。

    “呦!子龙”

    张飞一如那少年豪迈,手中照旧往檀石槐身上招呼,可口头上还得和赵云打个招呼。

    “额……呦……”

    赵云哪怕从数十年的同事经历到现在都跟不上张飞这么‘新潮’。

    “哈哈哈哈”

    “子龙汝还是那么拘谨守礼”

    不知张飞是否语带深意,但赵云明显是多想了点。

    “翼德汝为何来此”

    赵云御剑而上,与张飞一同压制着檀石槐,不过心中有话,不吐不快。

    “嗯嘛……吾心中火热,来此泄泄火”

    张飞迟疑一下,转而笑道。

    “呵呵,翼德还是这般热心肠,云谢过了”

    赵云向张飞道了声谢,张飞没有回话,就算领受了,至于为何,大概只有二人心中清楚罢。

    “喂喂,汝等二人莫要太过‘恣意放旷’了!”

    檀石槐越打越不对,这俩‘水货’不把他当‘人’啊,还相谈甚欢的模样,真真大不敬!

    <!-- csy:25399582:93:2019-10-18 10:25: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