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八十六章 不当(第四声)帝王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咳咳……咳”

    “有点意思”

    檀石槐挺起身来,将手脚自地面拽了出来,带出许多石块,擦拭过嘴边血迹,看着那傲然而立的曹丕,心生激荡。

    “近前来!”

    曹丕看着檀石槐,看似是以皇帝身份命令,实则嘲讽犹甚,仿佛已经吃死檀石槐碰不到他分毫一样。

    “呵……汝以为吾碰不到你?!”

    檀石槐站起,掸了掸身上灰尘,又重新修复了盔甲,看了眼一会前才恢复行动能力的赵云,心念一动。

    身形一闪,去到赵云跟前,明显感到身体一滞,知晓曹丕猜到他的念头,但不打紧,照以蛮力挣开,一拳直朝赵云面门打去……

    “朕可有让汝‘擅作主张’?!”

    曹丕凝眸看着檀石槐又弃了他去‘欺负’赵云,这可就无法容忍了,帝剑指去,一轮剑舞展开,幻化三环剑气,往檀石槐锁定而去。

    檀石槐拿捏着轻重,一下子就决定弃了赵云这‘战五渣’,先躲过曹丕的‘怒火’为妙。

    “朕可允许汝闪避?!”

    曹丕不怒自威,看着行动‘轻佻至极’的檀石槐,手掌伸出中、食二指,于虚空画下一行‘字’,檀石槐的速度再快又能如何?脚下符文一现,照样生生挨下了曹丕的‘怒火’。

    “有意思……有意思”

    檀石槐平躺地上,盔甲又是千疮百孔不成形状,嘴角再次挂了鲜艳红彩,上身近乎赤裸,隐有几道伤口血痕,竟也笑得疏狂,还不忘进一步激怒曹丕。

    “有意思么?那便让你更有‘意思’!”

    曹丕迅速画印,檀石槐便被忽而传上,忽而送下,但无一例外地都伴随着曹丕追击而来的剑气,到最后檀石槐甚至都懒得去修复那‘不堪一击’的盔甲了,反而是用肉体直接扛下一遭遭连击。

    然而曹丕是砍得有点欢乐了,但实际还是发现了‘局限性’,那檀石槐少说被喂了诸多技能了,可他的身体除去了些许伤痕外便再无严重伤势了,这不禁让曹丕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呵啊……呵哈……”

    “砰……”

    檀石槐暂时失力跌落在地面上,毫无形象地呈‘大’字形地‘写’在地面上,胸膛大幅度地鼓涨泄气,穷尽身体技能来平复紧凑的呼气喘息。

    曹丕踏着空阶缓缓走下来,每一步,身边便加多一枚剑来,飘挂在身边周围,与其他帝剑环绕着曹丕。

    “踏……”

    曹丕离地仅有十数寸的距离,离着檀石槐也不过一步之远,细细地打量着檀石槐,自在思量这檀石槐为何不死不残。

    “怎么,这便停了?”

    檀石槐哪怕是喘着粗气还仍不肯丢下口头便宜。

    “朕,想看看,汝,凭什么笑”

    曹丕半俯下来,双手背叠在后,言语有些‘过激’,但依旧倨傲。

    探出手来,一把剑飘忽而至,随意一握,双脚一左一右走去一步,来到檀石槐面前,对着檀石槐的手掌,一剑刺下。

    “噗……咯咯”

    入肉与挤开骨骼的声音,直接穿如地下,将檀石槐的一手锁在了地上。

    “唔?这倒也新奇”

    檀石槐并没有预料中的哀嚎求饶,还‘幽默感’十足地眯眼看着曹丕,对他的行径报以无所谓的不变表情。

    “嗯”

    曹丕冷面,头一点,又有一剑飘然而来,顺势接过,对着檀石槐的另一只手掌如法炮制。

    赵云默默看着这二人的‘对台戏’,感觉有些‘光怪陆离’,自己究竟是来干嘛的呢?似乎是要讨伐那‘众矢之的’的檀石槐来着,然而表现没有,而且是一直处于被‘吊打’的局面……可如今见檀石槐终于‘沦落’了,他却无感,好恶皆无,倒像极了冷眼旁观者。

    论到‘阵营’来说,明明曹丕是跟他们‘一伙’的,而曹丕却也表现出了战果来了,然而好像跟他无关,‘局外人’一样,莫不是挨了檀石槐一拳,怕不是连这微薄的‘代入感’都没了。

    “除此之外呢?”

    檀石槐双手受限,不过还是一般嘴硬。

    “呵呵”

    曹丕笑了,直了直身体,手一招,一枚枚剑排列成一副人形,照对着檀石槐躺在地上的形状,明晃晃的剑刃在冷月下藴着薄光,有些亮眼。

    檀石槐面不改色,双眼直面那锐利的剑刃,仿佛那并非利器,而是那年冰天雪地的草原,来时星繁如波粼的雪,点在面上,还是那带着凉意的温柔……

    曹丕的手压了下去,而檀石槐全身上下,也就成了副‘剑冢’,血自他的四肢五体流出,在荒凉的郊野开出了一朵梅,起初红得灼眼,而后逐渐暗淡了下去。

    “无趣”

    曹丕丢下一句评语,甩袖离开,赵云看着檀石槐如此下场,心中百转千回,化作一眼定视,收枪离开。

    “是啊……确实无趣”

    曹丕打定脚步,额头皱成了‘川’字,转身看去,与此同时,赵云也迅速回首,亮出长枪,惊疑不定地看着那‘走尸’檀石槐。

    “喂喂喂……好歹吾也是鲜卑的王,如此‘寒碜’的葬礼,可是极大不敬啊!”

    “哐当……”

    一柄柄剑自檀石槐竭力想欲站直的身体上掉落下来,碰在一起时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刺耳。

    “是么?那么,跪求与朕吧,朕会赐予汝一场满意的‘葬礼’!”

    曹丕虽说是意外,但君王的胆识与气量让他很快便认清了‘现实’。

    “可惜……”

    檀石槐却如此回道。

    “可惜?”

    曹丕难解……为何檀石槐其他不说,就只是偏偏‘可惜’二字?

    “噗……”

    曹丕突然喉头一甜,一丝殷红自嘴角渗出,下意识的捂向心肺,却率先感到了手掌一股刺痛……低头看去,一截黑枪尖,自自己的肚腹斜下穿出来。

    “意外么?”

    檀石槐的伤口在曹丕眼前急速愈合,正如无言的讽刺,好比那一枚枚利剑,掉转了对象,未能伤人,反伤了自己。

    “王固当有王的矜傲,面对同等之人,亦当有同等之心,汝,比那袁术袁公路,差之远矣”

    檀石槐与曹丕直直对视着,彼此都能从双方的眼中读出此时的简单想法,而檀石槐满眼的失望,让曹丕大动肝火。那眼神,足以让他联想当曾经的‘不堪’回忆,远在他未篡帝之时,也是那满眼失望的眼神,让他的心,死去大半……

    “吾固有不尽的魂力治愈自己,而汝呢?!”

    檀石槐诘问着曹丕,进一步,曹丕则退一步,进,退,进,退……直到曹丕跌坐地上,他的怒气也就直接‘满格’了。

    “额啊啊啊啊!”

    曹丕鲁莽地站起,帝剑重回到手,朝檀石槐那‘可憎’的面目挥砍下去,他想让檀石槐那副表情‘吞’回去,这‘恶行’带来的‘恶果’,要让这檀石槐,亲自品尝方可解恨。

    “噗哧……”

    檀石槐没有避开,可却是曹丕自己砍歪了,砍入了檀石槐的肩胛骨,卡在了骨头里,不进,亦不退,可依旧不变的,还是檀石槐的眼神,那满带失望的眼神……

    “你……你!!!”

    曹丕气急败坏地看着檀石槐,这眼神,这深恶痛诋的眼神!

    然而檀石槐再也不想跟曹丕玩弄这什么‘高傲的帝王’的游戏了,张开大手握住曹丕的头颅,将曹丕直接提离了地面。

    “汝切切实实有‘帝王’的资质,可这‘帝王’的路途,汝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

    檀石槐向‘歇斯底里’的曹丕说道,而后蓄力一拳,在其将提着曹丕头颅的手松开的瞬间悍然打出,直接正中靶心,撞在了曹丕的肚腹上,血甚至从曹丕背后的伤口处如酒桶晃荡般洒出,只是身形于空中一滞,而后如电磁炮弹,往那远处山林里轰去了。

    “……”

    檀石槐败了曹丕,心知这场战斗,也就无有悬念了,单单这一赵云,又何能翻得起什么大浪呢?何况他哪怕是对过了这么多敌人,也只不过耗费了些许魂力罢了,就算是再来一‘神’,他也不会带怕的。

    “逃吧”

    “吾予汝这一机会”

    檀石槐看着现在场上孤零零的赵云,如此说道。

    “……”

    赵云握枪的手,往枪的两端移去,直到自觉舒适的位置,抬头,沉下身体,又横枪竖身,尖指檀石槐。

    “要仁得仁”

    檀石槐话未说完,整个人便原地消失了,随而赵云便挨了一记重击,倒飞出去。

    檀石槐又是一踏地面,整个人朝赵云飞掠过去,星辰出手,空中一个横冲转体,看着赵云的后腰砍去。

    赵云随然还未看清檀石槐的身影,但久历沙场的直感与肌肉反应终是让他‘苟’了下来,身上白光一闪,‘空营’技能自动施展,让他险险躲过了这一击。

    “扑通……”

    赵云滚落地上,扬起了薄尘,勉强用枪抵出,稳了下来。

    “汝能躲到几时呢?”

    檀石槐看着狼狈至极的赵云,轻飘飘地问道。

    “咳……吾倒想知,鲜卑王放任曹子桓而不追击是否安妥?!”

    赵云反问,却是问住了檀石槐,让他一时语塞了……

    <!-- csy:25399582:92:2019-10-18 10:24: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