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八十四章 帝王之争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汝亦是个身经百战之人啊……”

    两堵无形气墙将赵云‘锁’住,暂时无法动弹,而檀石槐却是意外的,连曹真都无法防住的‘暗力’竟也会被赵云这籍籍无名之人挡下。

    “呀嗬!”

    赵云啸吼一声,龙吟附会,被卡在两股‘暗力’之间的长枪,在赵云的力量下划出,一个后退,两股‘暗力’撞在一起,无声,却有了形,但也只不过是一阵黑烟飘散。

    檀石槐双手于身前交叠,而后张开,作猛虎出笼,血口噬咬状,可确确实实自其身上飞出影虎一只,背生双翼,却由黑枪平铺而成,底下影子造型亦是怪异。

    赵云将着一切尽收眼底,抬枪立定,欲要搏虎,可檀石槐手印一翻,又是一只影虎出手,赵云略一皱眉,冷面如霜,风若成实体罩卫在前,定眼一看,虎虎生威,端的是一派虎将之姿。

    ‘虎威’一开,赵云一枪打去,轰出一发风弩,那影虎不偏不倚正中,被卷风旋割了个稀巴烂。

    檀石槐脚一踏地,一道黑影追溯而去,将那被卷散的‘影子’重新聚集起来,又是完完整整的一只影虎。

    赵云无话可说,就檀石槐周身散发出来的魂力浓度而言,简直就是到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地步,那么击杀他,只需一击,也只能一击,然而赵云清楚自己这个状态的极限在哪,就算是现在‘僵局’的维持也显得力不从心了。

    背后光芒盛起,赵云心稍微有了安定,那影虎贴近过来的狰狞面目,让赵云有点恼,举枪穿透,鼓风进去,影虎也不闪避,双翼一振,弹出密集黑枪,而那怪异影子也有‘东西’露头,却是一副人形鬼脸,伸出手来揽抱住赵云的手脚……

    “檀石槐!朕!可允许汝走?!”

    怒金颜色的袁术,帝剑一挥,砍出万缕帝皇明光,檀石槐所布置下的‘坟场’,就这样‘不堪一击’地被袁术摧毁了。

    “呵……不过一‘伪帝’而已,作何姿态!”

    就算是‘老实人’被如此轻蔑多了也无法忍耐,又何况是一‘名副其实’的辽阔疆域的‘帝王’檀石槐呢?!

    ‘暗力’运起,直往袁术那边压去……

    “碍眼!”

    袁术不怒自威,又是一剑,金光盛放如炎阳,一蓬蓬黑烟散去,檀石槐这一着,略显笨拙了。

    “就看你能相持多久!”

    檀石槐自信其魂力雄厚,再如何也能安坐不败之地,可袁术不一样,‘真龙’之姿固然强大,可他的魂力能维持多久,那可是玄之又玄的事情。

    “那么,只这一剑定个胜负如何?!”

    袁术被拆穿了‘狐假虎威’的本质,也未显慌张,反而是霸气外露,剑指檀石槐,发出决战邀请。

    “呵!就算吾一人独斗你们全部又是如何?!”

    檀石槐看着豪气凌然的袁术,同为帝王,又何能退却?自然是应下战来,一决雌雄。

    “那就来吧……”

    “朕!一人足以!”

    袁术只为他帝王的尊严,而檀石槐又何尝不是呢?一方君主而败一方君主,足以树立君威帝颜矣。

    檀石槐脚下潜出四道影子,从其中爬出四具影尸,以为护卫,而另有两只影虎正与赵云纠缠,敌人除却袁术以及曹丕外,无人敢能上前来,这也就成了檀石槐的倚仗,而曹丕也不可能在此时插手进来他们这‘双帝’之争来,同为帝王,他也自该有这份觉悟。

    血红的棺椁自檀石槐跟前的影池浮出,碧血雕狼狈,金线勾骑勇;玉瑙琢鹰隼,珍石满弓刀……这副灵柩,该是檀石槐一手成就的鲜卑的底蕴了,而这一刻,檀石槐终将启用这无尽族藏,以昭王命。

    “咔嚓……”

    一线金痕缓缓裂开这副棺椁,檀石槐探手伸出,棺椁随着他的靠近而慢慢碎落,一血红刀柄呈现,檀石槐未有犹豫,握而引力拔出……通体殷红的宝刀,在遇见空气的一瞬起,便逐渐褪去血红的‘衣’,崭露出来的……

    这是星辰模样的一柄刀,这让檀石槐忆起了草原的夜晚,吱吱作响的鲜艳篝火,溢着油香的肥美肉羊,熟悉怡人的淡淡草腥,随风猎猎的草原帐篷,远处不时的孤孑狼嚎,此前热闹的勇士相扑、男女歌舞。

    他口嚼着微甘的草根,卧躺于草甸上,旁有坐马低头啄食,而他只是一心看着天空,那仿若容纳了整个世界的银河,璀璨,皎洁,就连他的身心仿佛也因此广阔纯净一般,当他策马奔腾之时,这世间万物,也将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他铁蹄下的‘被包容物’。

    于是,他开始了他的征程,北地极寒的丁零、野人,西面的西域三十六国,东方的扶余百济高句丽,甚至南向那击败了纵横草原数百年的匈奴的强大帝国——大汉,他的铁蹄到处,便是他的统属之地,他的征程,便是鲜卑的崛起,大汉皇帝的授命也被他断然拒绝,他,只会是自己的主人,鲜卑的主人,这南北七千余里,这东西万四千余里,就是他的证明。

    而今,他要再次告诉这世间,他,才是当之无愧的王者,这柄剑,就是他意志的集合,他的征程,永远不是一隅一地,而如手中的宝刀模样,是那天穹银河,是那星辰大海,是那地境高标!

    “袁术袁公路,且让吾看看,汝身为‘帝王’的‘气量’!”

    檀石槐魂燃如重山,那‘四战’所生就的地纹刻印也在此时援来助力,这一对垒,将是檀石槐前所未有的‘认真’所带来的最强的一击,手中的星辰,也会随他一起,化作路途,登临王座[技能:征胜——取材自《后汉书》《资治通鉴》《三国志》,帝不从,遂遣夏育出高柳,田晏出云中,匈奴中郎将臧旻率南单于出雁门,各将万骑,三道出塞二千余里。檀石槐命三部大人各帅众逆战,育等大败,丧其节传辎重,各将数十骑奔还,死者十七八八月,遣夏育出高柳,田晏出云中,匈奴中郎将臧旻率南单于出雁门,各将万骑,三道出塞二千馀里。檀石槐命三部大人各帅众逆战,育等大败,丧其节传辎重,各将数十骑奔还,死者什七八熹平六年,遣护乌丸校尉夏育,破鲜卑中郎将田晏,匈奴中郎将臧旻与南单于出雁门塞,三道并进,径二千馀里征之。檀石槐帅部众逆击,旻等败走,兵马还者什一而己]

    “给朕好好期待吧!蛮夷之人,朕终以教化,送汝入葬!”

    袁术气势迭起,舒展于这天穹宙宇,似那极光画卷,恰如万宗典藏,那剑轻缓着虚空,是在书写着什么,那剑忽而飘起,光芒万丈,成了一束近日耀眼的光,随袁术双指点去,也便去向檀石槐所在之处[技能:涂名(反转技)——取材自《后汉书》《三国志》,时,舒仲应为术沛相,术以米十万斛与为军粮,仲应悉散以给饥民。术闻怒,陈兵将斩之。仲应曰:“知当必死,故为之耳。宁可以一人之命,救百姓于涂炭。”术下马牵之曰:“仲应,足下独欲享天下重名,不与吾共之邪?”术虽矜名尚奇,而天性骄肆,尊己陵物。及窃伪号,淫侈滋甚,媵御数百,无不兼罗纨,厌梁肉,自下饥困,莫之简恤。于是资实空尽,不能自立。四年夏,乃烧宫室,奔其部曲陈简、雷薄于灊山。复为简等所拒,遂大困穷,士卒散走术会群下谓曰:“今刘氏微弱,海内鼎沸。吾家四世公辅,百姓所归,欲应天顺民,于诸君意如何?”众莫敢对。主簿阎象进曰:“昔周自后稷至于文王,积德累功,三分天下有其二,犹服事殷。明公虽奕世克昌,未若有周之盛,汉室虽微,未若殷纣之暴也。”术嘿然不悦。用河内张炯之符命,遂僭号。以九江太守为淮南尹。置公卿,祠南北郊。荒侈滋甚,后宫数百皆服绮縠,馀粱肉,而士卒冻馁,江淮间空尽,人民相食]

    一切终有个收场,可有时,终无收场,若要强行定义个结果,那也只是单纯至极的输赢之论而已,一如袁术与檀石槐的交锋争胜,将这悲哀的城市远郊近半夷为了‘人工’平地,光滑,无痕,不似是一场大战后的痕迹,更像是真有‘宇宙人’光顾一般,以那足够完美的科技,将这城市‘挖’去了一块,当然,若是没有突兀的城市的‘另一半’来参照的话该会‘美丽’得多,独有那被剜去一般的‘残缺’建筑破坏了这份美感……

    “啧啧啧啧……闹大了闹大了”

    郭嘉不嫌事大一般,连差点被余波‘照顾’没了小命都还有着一颗‘看戏’之心,此时正乘着张角随手生成的飘云,不安分且‘高高在上’地饮酒打量着地面。

    公孙瓒等人尽显狼狈,那残破的着装,脏黑的面容,无不显露着他们的无力,程普在此时呕出一口浊血,看其位置,该是为那‘小萌新’孙权挡了‘刀’,而曹休按着他另一边淌着血的整只右手,正极力忍耐着那撕心裂肺透彻入骨的疼痛,赵云还好,只是发型凌乱,衣甲也残损了……

    然而这一切不过是‘调剂’,他们关心的,只会是那两人……一如众人都看向的那一处,那浓雾还未有消散的地方,等着那最后的结果,他们迫切想要知晓的结果。

    <!-- csy:25399582:90:2019-10-18 10:24: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