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八十三章 籍籍无名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亲眼可见,当袁术手下数员大将杀上去的时候,檀石槐便也动了起来,轻松写意,莫过于一脚杀人,出手碎尸,甚至连名号还未来得及留下,袁术手下数员将领便‘与世长辞’了,而曹休更是被檀石槐一脚扫开,程普韩当等人还未能近前……

    “太弱了”

    檀石槐看着车驾上那如焦炭一般的‘佚名戟将’与曹真甘宁,真心觉着他们几个还是有点‘微末’实力的,而现在他所面对的,真的就是‘土鸡瓦狗’了,可对面几个君主将还未有所动作,檀石槐也还是不愿太过托大的。

    “风!”

    魂临后的赵云,如遁如飞,掠如疾电,闪若星辰,当那交战的火花入了双瞳,赵云伏低了全身,一蹬一进,在最终蓄力达成之际,身上有若白马奔驰,速度陡然提升,长枪雷动,白龙登临。

    “风云际会,可还有雷霆雨雪呢……”

    郭嘉作为一个‘称职’的看客,取酒就戏,不亦乐乎。

    风强贯入耳,众人避让,而乘龙之人,直追檀石槐,檀石槐一副颇有兴致的样子,抬手一拳,就对着来者轰出。

    “砰……”

    一声气爆之声,炸开周遭气流,黑白两股对力,在短暂对持之后,白风一方被消耗尽了,连缠绕枪尖的疾风也渐渐散去。

    银甲枪将,未有落地,全凭一身向力与檀石槐交锋,而檀石槐仅是一拳,赵云极具威力的一击就这么被化解了。

    檀石槐加注魂力,手上重拳再度推出,将赵云推离了开去。

    “这偷袭未免太过粗糙了”

    檀石槐对着这来着说道。

    “赵云”

    而赵云没有搭话,只是通了下名,便又摆出了作战姿势。

    “嗨……”

    檀石槐看着赵云,只觉天大的没趣。

    然而赵云可不会管这么多,他的任务,就是击杀这鲜卑单于而已,那又何须费力去‘聊天’呢?

    风阵一开,啸风汇集,赵云长枪挺起,风自然相随,那螺旋着的风尖,随着赵云手中舞动,朝檀石槐连环攻去。

    “这就是汝之‘将’属么?”

    檀石槐抬眉一问,当然,回答只有银白一枪罢了。

    ‘黑水’涌动,强化了檀石槐的单臂,眼见那银枪刺来,檀石槐探手把握住了赵云的枪,将赵云一步一步拉向他。

    赵云反手一拳携一阵凛冽寒风打去,而檀石槐无遮无拦,正中其腹部,可檀石槐却‘无动于衷’,反倒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看着赵云。

    一拳轰塌了檀石槐‘黑水’凝成的铠甲,因赵云附带上去的寒风而在檀石槐的盔甲上结出了一层冰霜,可入手的感觉不甚真实,反倒是有种被卸去力量的感觉。

    “赵云么……吾真的未曾听过”

    檀石槐挨着赵云这一拳,却没有什么表现,反而思量起对‘赵云’的印象来了。

    “无名小卒,不足挂齿!”

    赵云冷冷回了一句,抽回手来,却见檀石槐那盔甲深凹处有几个微小触手在往外探寻着,似乎是想要再擒住赵云的手,不让他逃走。

    “也是”

    檀石槐也就不做评价了,而玩弄的把戏,也该收敛下了。

    “嘭……”

    檀石槐自体内震出一股气来,赵云的枪也被放还,却引那力实在过于突然,把赵云排飞出去,赵云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却无时不刻不警惕着檀石槐。

    “如若你们再无他种手段,那么,这个夜央之时,便是汝等葬身之时”

    檀石槐似乎不愿这场‘游戏’就这么结束了,连最基本的快乐都无法品味到的‘游戏’,索然无味。

    而檀石槐确实有着享受‘游戏’的权利,当他吞噬了百万手足之后,他的力量已经足以‘灭神’了,也无有所谓的时效限制,回归到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檀石槐真的很满足于此。

    地面开始震动,裂痕自地面无端产生,也不知何来的伟力,将断裂开来的地面抬升起来,而这抬升的地面,已经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包揽在里面,而他们却没想过要撤离。

    ‘空中庭园’,缓缓抬升起,一个个密集水圈自这抬升起来的‘土堡’底下向四面八方排列延伸,直至一个完美的球体包裹住这个‘空中庭园’,而檀石槐为场上所有人准备好的陵墓也就完成了。

    “终焉时刻已经来临,晚歌唱响笙歌,死者面对长眠,骨骼亦会朽败……”

    “来吧!迎接丧礼!”

    檀石槐双目爆出一蓬‘黑水’,却是有如‘活体’般,亦如熊熊火焰,在燃烧着。

    “安眠吧”

    檀石槐闭上了眼,月光正盛,而暗潮涌起,鼓涨鼓涨,这完美的圆球,被檀石槐的‘黑水’填充着,淹没了‘地基’,漫到了众人的脚下……

    “上吧……”

    曹丕下了车驾,看着闭目的檀石槐,不知他会作何感想,只是剑出鞘了,‘背水一战’,也只能如此了。

    袁术咧嘴一笑,‘没心没肺’惯了的人,在这种时候,也就这副无厘头的‘旷达’能让人轻松。

    将手中玉玺松开,让它飘于身前,袁术双目正对着那玉印上的龙目,象征着皇室的明黄之光渡入袁术的双目之中,而当玉玺完全化作金光入了袁术体内之后,袁术的身体自然离开地面,飘然天上,双目赤金如怒,身披麟鳞点星,衣袂翻飞,细髯如曲蛟,威重如山岳。

    “……”

    小皇帝看着如此面目的袁术,那天人般的姿态,竟也会让他心生畏惧,甚至有着拜伏的念头在影响着他,这究竟是谁才是真正的皇帝,谁才是真正的帝裔。

    “檀石槐,朕之死还轮不到汝来决定,而汝已触犯朕之律例”

    “朕!判汝死罪!”

    袁术此时的声势,如日中天,一剑在手,恍若神帝,皓月当空,却无法与之争辉[技能:僭帝——取材自《典略》《后汉书》,术以袁姓出陈,陈,舜之后,以土承火,得应运之次。又见谶文云:“代汉者,当涂高也。”自以名字当之,乃建号称仲氏建安二年,因河内张炯符命,遂果僣号,自称“仲家”。以九江太守为淮南尹,置公卿百官,郊祀天地。乃遣使以窃号告吕布,并为子娉布女。布执术使送许。术大怒,遣其将张勋、桥蕤攻布,大败而还。术又率兵击陈国,诱杀其王宠及相骆俊,曹操乃自征之。术闻大骇,即走度淮,留张勋、桥蕤于蕲阳,以拒操。操击破斩蕤,而勋退走。术兵弱,大将死,众情离叛,加天旱岁荒,士民冻馁,江、淮间相食殆尽]

    “袁公路却也当得起这‘皇帝’之名”

    曹丕看着威风凛凛的袁术,却还是那副淡然样子,他自忖的,也该是欲与这袁术争一争风头吧。

    “檀石槐,朕于此地,将汝定罪!”

    曹丕衣袖一挥,背手傲立,皇帝之姿展露,不动而风起,自带‘逼格’[技能:篡帝——取材自《资治通鉴》《后汉书》,冬十月乙卯,汉帝告祠高庙,使行御史大夫张音持节奉玺绶诏册,禅位于魏。王三上书辞让,乃为坛于繁阳。辛未,升坛受玺绶,即皇帝位,燎祭天地、岳渎,改元,大赦冬十月乙卯,皇帝逊位,魏王丕称天子]

    檀石槐刚被袁术一念,睁开眼,却刚巧见着曹丕‘装逼’,看着而脚下的虚空下已成江海的‘黑水’,还在檀石槐犹疑之时,心念悄然一动,身边景色转换,檀石槐已经换了个位置,本在那逐渐汇满的‘黑球’内,可他却已经‘超脱’在其外了。

    “不知者无罪”

    檀石槐看着被他的伟力托举至半空中的‘黑球’,当它与日月叠影之后,那‘黑球’也就满了,檀石槐却没有掉以轻心,因为他知道,这一招能清掉众多‘渣滓’,却也淘汰不了‘真龙加身’的袁术以及开启‘帝姿’的曹丕,但这也就足够了……

    他本是这么想的,可他忽然感觉到十分的不妥当,这种怪异的感觉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还有他遗漏了的人吗?他不知道,只是暗自奇怪。

    突然,他张大了眼睛,一阵风盘旋而来,他明白了,赵云么……原来,他算漏的,就是这么一个‘籍籍无名’之人。

    一枪贯来,檀石槐立马结起盔甲,而这次却并没有防得下来,也不知赵云是以何法破解了他的防御……

    檀石槐虽略有松懈,但惊人的反应让他再次与赵云的长枪‘擦身而过’,而赵云凌空腾挪一周,再一枪刺来。

    檀石槐操纵‘黑水’于身前结了个水盾,可与赵云的长枪一触,崩溃于无声无形之中,檀石槐终于露出了罕见的笑容,尽管看起来显得十足‘猥琐’,但他的念头仿佛在被赵云破解了他的防御的那一刻起又开始活络了起来。

    “哐!!!”

    赵云抵住了几股‘气’,纵横沙场的直觉可谓是武将‘赖以保命’的‘东西’,赵云也不例外,正如他格挡住的那无形的‘气’一样,肉眼不可见,无味亦无形,可终究还是被他的‘直觉’化解掉了……

    <!-- csy:25399582:89:2019-10-18 10:24: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