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七十九章 黑衣再现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喂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佚名戟将’看着那正对着自己的鬼口,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被人‘坑’的一天,虽然那个‘坑’他的人也没什么‘好下场’,但他宁愿单挑啊……

    “呵,再见”

    檀石槐手一抬,那鬼面跟着一动,自鼓鼓囊囊的口中喷出一把‘海王三叉戟’,跟甘宁打出的那把一模一样,如出一辙,风暴一样的卷浪,聚在一起,螺旋而往。

    ‘佚名戟将’看着那把巨大的‘三叉戟’朝自己飞来,转身逃是不可能的躲得过的,只能硬来了。

    “戟!”

    全身魂力尽放,贯注于手中长戟中,高抬于肩侧,成一投枪,目光如炬,身影如梭……

    “去!”

    当他打出这一戟的时候,心底是空荡荡的一片静,他也能明白,起点之高并不能决定最后的胜负,从头到尾他只展现过一招,惭愧的是他就真的只有这么一个‘技能’……「也许……当初我就该多露头,也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佚名戟将’如此想道,可是他明白,身处此地的他,再无可能回到那以往了。

    淡蓝色的幽光吞噬了他贯注了所能贯注出去的魂力了,可他该庆幸,甘宁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弱,可他也该头痛,檀石槐也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弱。

    念头一过,‘佚名戟将’便没了意识,正面吃下甘宁的这一发‘大招’,没被当场淘汰,就算他确实强悍了……

    “砰……”

    玻璃落地般的碎响,甘宁所造就的这片汪洋亦如玻璃碎裂一般,怦然零碎,随着‘佚名戟将’跌落进去,这片海也便不复存在了。

    甘宁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与一个个窟窿在注出血液,没有了水的稀释,显得血腥很多,好似躺在血液所制成的毯子上,‘安然’入睡。‘佚名戟将’砸在他旁侧,扑起一层薄尘飘散,‘叮嗡~~’,长戟自空中掉下,被地面接住后发着颤音,久久难绝……

    “这场‘游戏’,我赢了”

    檀石槐朝躺倒且失去意识的二人走去,那朵巨大的‘铁藜棘’变回了原形,原本的鲜卑神兽,何时被赋予了这种变化呢?不甚清楚,大概是在甘宁将此地化成了一片汪洋,而鲜卑神兽失去了行踪,抑或檀石槐将手莫名地探入水底的那时起罢……

    檀石槐将手臂上的两副鬼面收起,露出由漆黑甲胄包裹着的手臂,五指聚而成锐利手刀,正对‘佚名戟将’的脖颈,猛地朝之捅去。

    “咔……”

    可檀石槐的手却悬停在了离‘佚名戟将’头颅的一尺之处,一张符箓化做一层护盾,暂时护住了‘佚名戟将’的性命。

    红月与冷日的光被隐去,一层厚重的云将之拦住,让这一下藏于漆黑之中,也正因如此,檀石槐也有所注意了。

    “早已被你算计好了么?”

    郭嘉将酒盅举到嘴边,却忽地停住,看着被那符箓拦下那夺命一击的檀石槐,仰头朝后,问那漂浮离地打坐中的张角。

    “‘生而知之’的郭奉孝也有预算不到之事么?!”

    张角却没应下郭嘉略显夸赞的问题,而是反问郭嘉。

    “吾并非汝所说的‘生而知之’之人,吾,不过一浪荡子罢了”

    见张角不答,郭嘉也便失了兴致,回了话后也是漠不关心地继续饮起了酒。

    “砰……”

    檀石槐又是一击,直接将那符箓所化成的护盾击碎,这一下,‘佚名戟将’的大好人头可就无遮无拦了。

    “呼~~”

    一阵微风,不是很清晰,但檀石槐能感应得到未免夜长梦多,直接一下手刀,朝‘佚名戟将’捅去。

    “哧……”

    一道寒光亮眼,檀石槐踩地稳住,另一支手举起防御,而另一只手却还是对着‘佚名戟将’下死手。

    “贪得无厌”

    浑厚低沉的声音,并不响亮,可檀石槐却‘退’了,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他是被某人击飞出去的,他看不懂,为何一把剑不作为破甲杀人的利器,而是选择保下那个人呢?!

    “何人”

    檀石槐没能遂了想法,然则不是恼怒的时候,倒显得很淡定,等待着那个阻拦他的人出现。

    一个黑衣人自透明虚空中显出身形,如若还记得那个曾与‘张飞’交手过的黑衣人的话,大概就能认出此人了。

    “……”

    “吾也该庆幸吾吞噬了这百万大军么?!”

    檀石槐看着那个黑衣人,有点无奈地说道。

    “……”

    黑衣人看来不是一个喜好言语的人,只是从其面罩无遮处见着他的双眼,黑洞般的深邃。

    “不过,你并非吾之敌手”

    檀石槐对那黑衣人说道,想要看看他有什么反应,可答案还是沉默,如此,檀石槐也便不再过多言语了。

    ‘铁藜棘’动了起来,将二人锁在一个层层嵌套的‘囚笼’里,还有数千把尖枪随连接着的锁链而伺机绕转着。

    檀石槐放下面甲,将面部保护起来,也同那黑衣人一样仅仅露出双眼。黑衣人一剑后沉,剑身靠在平展的手臂上,做防御状。

    檀石槐毫无迟疑地杀将过去,双手结成手刀,双刀一剑,战起。

    檀石槐越是战久越是心惊,这黑衣人的剑术,古朴无华,可正是这般特点,才干净利落,每一击每一式都毫无拖泥带水之嫌,而是直取要害,每次出剑,都会将檀石槐挥出的手刀逼退回护,而檀石槐‘自重’,不愿采取‘换命’的打法,这下反而被压制了。

    檀石槐不愿这么被拖住,心中一狠,进攻性地双刀齐出,黑衣人握剑的双手稳稳当当,一击打开一把手刀,再一拍磕走另一把手刀,而后回剑,剑柄驻于手心,一推而出,刺向檀石槐中胸。

    为战之人,必不可迟疑,一缓,则有失,失则有劣,久劣则败,无可厚非……

    黑衣人确实果断,然而檀石槐故意卖出了破绽,他的杀招,却是背后的枪轮,生吃黑衣人一剑,檀石槐不一定会死,而黑衣人如若中了檀石槐这一轮枪阵,则必死无疑。

    枪出,剑去,一息之间,足够二人演绎完彼此的设想,可黑衣人依旧沉着冷静,与檀石槐那将近得手的急促呼吸不同,他,是一冰凉彻底的‘杀人机器’。

    一剑为轴,分出数十柄剑影环绕于这一中剑,当檀石槐的枪阵杀到之时,檀石槐甚至都能明显感觉到那黑衣人的手伴随着剑在不断变幻着,可肉眼所见的却是一双手坚决地握着一柄素剑,朝他的胸膛直刺而来。

    “铿锵……”

    眼角的余光能看见那几乎于一瞬之间全数碎成小块的枪,檀石槐的双脚已经自然反应地带动身体往后退着,可终究避不开黑衣人这凌厉一剑。

    “咔……”

    由‘黑水’汇聚成的漆黑胸甲被一剑击穿,剑刃全数没入檀石槐的身体,自背后穿出,而檀石槐的身体甚至还没能感觉到痛楚,那黑衣人的剑业已拔出,进,无垠,出,亦无痕……

    “如此凌厉决绝的剑……幸甚……”

    檀石槐说着,一道血箭自其背后飞出,该是由黑衣人刺剑而入所贯注的力所导致的罢。

    黑衣人却并未住手,看着无法动作已近乎弥留之际的檀石槐,再度一剑亮出……

    “铿锵……”

    又是一剑,可这一剑却是直接穿透了檀石槐的心脏,紧接又是一剑,洞穿了檀石槐的头颅,而后一剑封喉……一连贯的‘操作’,在一呼内完成,连吐气都没来得及,那黑衣人便收剑归鞘了。

    “砰……”

    檀石槐倒地,黑衣人转身,分别看了甘宁与‘佚名戟将’一眼,庆幸的是他似乎对二人并无杀意,无声得踩着脚步,离开了……

    “喂!!!”

    可黑衣人却被叫住了……

    黑衣人双目一缩,转头看去,檀石槐缓缓站起,可动作踉跄,并不好妥。

    黑衣人此时距檀石槐足足有十步之遥,可他却一手把住剑鞘,一手握于剑柄。

    “嗑哧……”

    这是黑衣人的剑传出的声音,可却是收剑的声音,至于他是何时拔的剑,无人可知,只是偶有夜光闪烁明亮,檀石槐人头落地,四肢分离,血溅满地。

    这次黑衣人就没再托大了,始终看着那被他‘肢解’的檀石槐,不愿错过任一细节。

    “哈哈哈哈!”

    “你杀不死我!!!”

    檀石槐的头颅在说着话,其他身体部位黑光不断漫出,逐渐相互纠缠着。

    黑衣人略有波动,可随着调息,一呼一吸间便恢复正常。

    “战”

    不咸不淡,黑衣人拔剑,等待檀石槐重新聚合起身体,他明白,他无法奈何被他‘大卸八块’还能自然言语的檀石槐,可若檀石槐重新恢复人形,那么他这一剑,就会是必杀一剑,檀石槐不死,他无垢的剑心就会被污垢沾染,这是他不愿接受的,而这‘必杀一剑’,亦如历史上他的闻名一剑一样,将檀石槐‘完杀’于此地。

    可那由鲜卑神兽所变幻成‘铁藜棘’却在此时有了动作,本是‘囚笼’的它开始紧缩,缝隙慢慢聚合,它将不再是看着无用的‘摆设’,而将成为将人困于‘肚腹’中的‘绞肉机’,就算强如黑衣人,那也该无法逃脱了吧?!

    <!-- csy:25399582:85:2019-10-18 10:24: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