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七十五章 祭以百万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天易改,人轻诺,再见时难别去欢,莫言沧桑是矫作,正许誓辞过故拙,常在,可令光阴改。

这一刹,千万人见证,一瞬,几方记挂,那将一切淹没的‘神光’,把悬念搁置到了终局,在意识概念中漫长的等待,不论鲜卑诸部,抑或三方联军都在翘首以盼,可是结果终会令一方失望……

颜良文丑二人,败了,可值得庆幸的是二人皆无生命之虞,只是失去意识;不过全身带着一团灰烬,自高处掉落下来,张合自远处发动‘攻势’,自地面斜突起两段断崖,将二人接住,再由其他人迅速上去抢下,以免被‘补了刀’。

“……”

袁绍等人都因惊讶被‘锁’在了原地,这檀石槐所操控下的‘异兽’真就那么难以抗衡吗?

但他们也明显忽略了檀石槐背后突然空旷了一大片的空地,这便是他所要承受的代价,而对于檀石槐来说,士卒只是被召唤出来的‘牺牲品’,不论鲜卑部落诸部大人也好,匈奴乌桓部族也好,甚至包括他的‘嫡系’,也不过是这场‘游戏’里,他的‘棋子’罢了。

“如此,也好”

檀石槐已经愈发感到棘手了,他的精力有限,顾不得太多,如今操纵着由百万大军凝聚而成的‘神兽’便要他难再有所动作了,如若可得脱手,哪怕一人独对万敌又有何不可呢?!

心中的这一念头一旦产生,那疯狂的思绪便会接连不断地冒出,而檀石槐以后背视以手下,神色一瞬百变,而身后众人,又如何能知晓呢?

“呼……”

檀石槐终于有所选择了,那连接着背后上百万人马的丝线由金黄过渡成了黑线,并由檀石槐身上的一端开始漫延着那‘黑色恐怖’,而那些被‘联系’着的鲜卑以及匈奴乌桓部族众人哪怕是发现了也不曾当一回事,只是发自内心地信赖着他们的‘王’。

魂力逐渐被抽取,许多士卒开始无法支撑那维持着他们‘存在’的魂力,可是他们无所怨言,他们本就是被他们的单于所召唤出来的部卒,哪怕因此牺牲,又有何困惑呢?

就这样,士兵的数量在锐减着,而那联系着他们的丝线也更加粗壮,更显黝黑,当他们倒地,甚至还在微笑着,身为无法寄宿他者的‘魂魄’,能以这种形式离去,那么他们也会更为狂热地回应他们的‘王’,因为他们坚信,‘王’终会达成所愿,会在度恢复种族的兴盛,一切的存在,便是为之而奋斗的,他们,也就该为此牺牲。

一个一个一个……兵器掉落于地,撞出声声清脆响声,似是在奏响着凯歌,天国在感召,他们应邀举手,天神也不吝仁慈,张开怀抱,灿烂的笑容在脸上绽开,「看呐……那是部族兴盛的光景,他们所交换而来的光景,是这般美妙,就连天神,也会因此而动容……」

他们也张开了胸膛,他们终将要与天神相拥,与神共饮醴泉,身着华袍,目视人间……

可是他们忽地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他们惊惧地看着那近在咫尺,却已在远离的天神,双足已被那腥臭的泥赧‘攀附’,无尽的恐慌在心中流淌开来,随血液泵涌而传至这逐渐冰冷的躯体……脚下的烂泥突然幻化出一面人脸,那妖邪的微笑,让他们懂得何为恐惧,只是下半身已如枯叶般飘零,就在眼前,没有血痕,亦无几多痛苦,可是他们就这么不住地落着泪,啊……身体一寸寸‘死去’,心也一寸寸‘死去’,原来,那希冀之处,也不过是镜中花月吗?

“呼~~”

似有风吹雨落,他们便被‘打散’了,甚至零落地面,一触无形,再难觅踪影,未觉者不明所以,只是慢慢地,愈加清晰的五官带来了‘恐怖’,一声声不甘又夹带着惧怕的嘶叫,有如野兽般的嘶叫,紧紧握住了心脏,只是下一秒,天神来到了他们面前,他们依旧慷慨地回以拥抱,而后再度重复,再度重演……

檀石槐身上以蒙了一层黑光,图腾神兽的身上也逐渐生成了黑纹,只是袁魏吴三方在失去了颜良文丑这两大最强战力之后也已经在心里打着‘退堂鼓’,哪怕对面有所异样,也不敢轻动。

“啊~”

一鲜卑部落大人突然感到有一只手压在了肩上,本就因两方交战而紧绷着的神经,在这一刻被触动了,有如惊颤着的琴弦,久鸣不禁。

回首看去,如有阴风上身,那入眼的道道黑影,皆是人形,一道道黑光经由丝线在往他这边传递,他立马明白了过来……

“单于……单于大人!”

“大人!单于大人!!!”

“单于!!!”

不止他一个在呼喊着,可是,他们再无收到回应,他们拉扯着,用手中弯刀不断尝试着割裂那丝线,可是……尽皆无果。

“檀石槐!”

“檀石槐!!!”

他们化身厉鬼,勾魂使者般呼唤着他们这一刻所憎恨之人的名字,手足在逐渐僵硬,喉咙在逐渐阻塞干哑,哪怕只是凭空的喉咙摩擦声他们都在竭力地发出,只是,檀石槐终究没有回头多看一眼,他们,可谓是被无情地化作了‘天神’的食粮。

“死去吧,为鲜卑一族的荣光,你们,死去吧!”

檀石槐轻声说道,在最后一人消散之际,他才似是而非般地给了这么一个答案,只是可能……再也无人聆听了。

“那么,来吧,让这世界,为吾颤抖吧!”

檀石槐迈出了脚步,那溢散而出,饱负荷的黑光,在不断侵蚀着其脚下的一切,图腾神兽全身布满的黑纹,已经剥夺了它原本‘神圣’的光芒,而经由邪恶取代,在檀石槐的操控下,随同檀石槐一同向前,往袁魏吴三军……实际上只剩下主要‘头脑’的三方联军走去[技能:控御——取材自《后汉书》《资治通鉴》,檀石槐自分其地为三部:从右北平以东至辽东,接夫馀、濊貊二十馀邑,为东部;从右北平以西,至上谷十馀邑,为中部;从上谷以西至敦煌、乌孙二十馀邑,为西部。各置大人领之,尽由檀石槐统属]

“主公,鲜卑大军……全数灭绝了……”

田丰沮授等人讶异地看着那空荡荡的鲜卑大营,以及气势突然鬼鸷的檀石槐和那只‘畜生’。

“嗯……”

袁绍神情凝重,曹丕程普亦是如此,当然,除了那个还在舔着棒棒糖的‘小屁孩孙权’。

“主公,檀石槐该是将其手下百万雄兵尽数化作养料,以强化自身了”

沮授思虑道,田丰点头附和。

“撤!”

“此时不撤,吾等必当无法全身而退!”

袁绍幡然醒悟,立马下令道。

“主公……来不及了,吾等,已无路可退了……”

是啊,这宽阔的天地,成了无法藏匿之地,退?又有何处可当作遮蔽呢?!

“陛下,吾等愿为陛下争取时间,陛下便趁此时机,与袁公以及程将军逃离此地吧!”

曹真毅然挺身而出,决心牺牲自己以拖住那如今不知战力几何的檀石槐,以期保全火种。

“……”

曹丕看着曹真,没有回话,只是他的神情显示他已经接受了曹真的提议,‘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而如今,曹丕身为皇帝,也该以自身为重,毕竟……最是无情帝王家,又何损血亲呢?!

“文烈,好好保护陛下……”

曹真对身侧的曹休交代完,便走开了,走向那檀石槐所来路径,做那‘挡路之犬’。

“曹将军……以你一己之力,可能挡下那檀石槐吗?”

曹真并不认得他,可是也算并肩作战过,也不避讳。

“真不知能否,只是在真心中,此乃真必定要办到的事”

曹真没有停留,一段光华聚,一剑霜寒成,不顾阻拦,直面檀石槐。

檀石槐只是看着这‘不幸的来者’,单手抬起,曹真便感觉周遭空气仿佛凝滞成了实体,从四面八方朝自身压了过来,而随着密度逐渐密集,竟也有黑暗之色,有如水纹般律动,却坚固如磐石。

“砰!!!”

曹真身上金光一送,也不知是那空气形状还是曹真那护盾形状,在防守之余,竟成了玲珑之态,暂且挡住了檀石槐一击[技能:节反——取材自《三国志》,文帝即王位,以真为镇西将军,假节,都督雍、凉州诸军事。录前后功,进封东乡侯。张进等反于酒泉,真遣费曜讨破之。斩进等。黄初三年还京都,以真为上军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假节钺]

“无趣……”

可只得到了檀石槐如此评价。

“咯哧……”

那护盾瞬间布满裂纹,曹真一惊,迅速提升魂力输送,可未待护盾得到修复,便碎成裂片,来回之间,也不过一两个呼吸,檀石槐的能力,居然以达如此地步了……

“曹将军!”

祖茂看着曹真被迫得呕血,心中怒火生,手挥舞着大刀,作势便要与檀石槐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