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七十三章 我穿越了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额……”

那痞气小生一脸‘懵逼’,本是过着小酒偷闲,怡然自得的生活,比及现在,一看两大‘帮派’皆是家伙事齐全,场面一塌糊涂,看来早已厮杀过了一番,那么他是怎么到这来的呢?!

“咕噜……”

那小生举起手中酒盅……

“容我喝口酒解解酒,我一定是醉迷糊了,嗯……一定是!”

又是猛灌几口酒水,一声舒畅长吁,那小生再度放下酒盅,睁眼看去……

“我擦……我真的穿越啦?!”

那小生终于接受了现实。

“我说呢!躲着那‘丑逼’独自偷欢,才喝没两口哪有醉的道理!”

那小生气呼呼地说道,又思量了一番,这大军阵前明显不是人待的地方,该早点跑路才是。刚迈出一步,突然听见几声咳嗽声,那小生心头一颤,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你!给孤滚过来!”

袁绍被他自己召唤出来的‘东西’气到了,虽然‘那货’长得也是一副好面相,配合其散漫着装竟也有些‘闲云野鹤,怡然自乐’的风范,但架不住那人举动实在猥琐,简直‘侮辱’到了袁绍他这一召唤者!这才气急,摆起了‘大佬’派头。

“额……”

那小生反应有些迟钝,起初还不以为意,可忍受不了那‘千军万马’都在恶狠狠地盯着他,这才没有厚着脸皮装不知晓。

停住了脚步,脖颈略显僵硬地转动着,转动着……视野扫过‘凶神恶煞’的一群士兵,然后再是看到几个熟悉面孔,虽是熟悉,但是自身潇洒惯了,却没记得是何名号。

然后视野再移,看到了一个‘老学究’面孔再加一个‘好好先生’面孔,双眼瞬间放大,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严重的事情,再往后看去……

“我擦!!!”

他再度忍受不住下意识爆了粗口。

“郭!奉!孝!”

袁绍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念出那不羁小生的名字……

“额……袁公许久不见,近来可好啊?”

郭嘉露出一抹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可不见得人家会领情。

“你个混账!”

袁绍再度骂道。

“好了喂!我忍你很久了!”

郭嘉也开始发飙了!

“我在魂域喝着小酒过着滋润生活,你非要搞什么‘花里胡哨’的操作把我搞过来,老子还没找你算账!”

说着郭嘉撸起袖子露出他那‘骨瘦如柴’的小胳膊准备上去与袁绍理论一番。

“打住!奉孝奉孝,别冲动……”

沮授前来拦住,这万一失手袁绍一下把郭嘉弄死了咋整?!

“哼!”

田丰看着郭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显得十分契合他的外貌。

“少废话,速度把我送回去,我都几百年没出来溜达了,我得继续回去‘宅’……”

郭嘉十分不满地对袁绍说道。

“无能为力!哼!”

袁绍自然不会答应,废了不少力气怎么就召唤了这个‘好吃懒做’的超稀有ssr呢?![技能:门徒——取材自《英雄记》《三国志》,袁绍生而孤,幼为郎,容貌端正,威仪进止,动见仿效。弱冠除复阳长,有清能名绍少为郎,除濮阳长,遭母忧去官。三年礼竟,追感幼孤,又行父服。服阕,徙居洛阳。绍有姿貌威容,爱士养名。既累世台司,宾客所归,加倾心折节,莫不争赴其庭,士无贵贱,与之抗礼,辎軿柴毂,填接街陌。内官皆恶之。中常侍赵忠言于省内曰:“袁本初坐作声价,好养死士,不知此儿终欲何作。”叔父太傅隗闻而呼绍,以忠言责之,绍终不改]

按袁绍‘门徒’的设定,凡是一切曾在袁氏势力有效力过的且有成为或已成为英魂资质的人都可以召唤出来,但过去曾经的几次异域结界战争里,袁绍召唤出来的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嫡系’门生手下,虽然不是很强力,但至少可以发挥效力。

可这一次……郭嘉很强没错,甚至打个顶端英魂的包票也不过分,可奈何他是个‘反骨仔’,但因为曾经在袁绍底下当过一段时间的小吏,所以被召唤出来的可能性是有的,不过是微乎其微就是了,奈何袁绍一发偷渡,成功‘海豹’……

“切!告辞!”

郭嘉这可不客气了,心里晓得袁绍不可能当个好人,何况好像听说过这一招‘门徒’似乎是不可逆的技能来的。

“此地可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韩猛一枪出手,拦住郭嘉去路……

“韩将军!别冲动啊!”

沮授急忙提醒……

“你大小便失禁!”

郭嘉反手一句‘嘲讽’。

“咘~~”

一声十分清晰的‘放屁’声自韩猛身上传出。

“呃啊……”

韩猛捂住小腹,面色铁青,一副‘便秘’的表情。

“韩将军……我提醒过你了……”

沮授扶额显得很头痛。

“奉孝,莫要作弄人!”

田丰劝道。

“哼!相安无事,莫来惹我”

郭嘉在‘曹老板’手下也大体是这副模样,日常青楼狎妓,黄昏醉酒的荒唐日子可是他的‘毕生追求’呢!

“奉孝啊,人生蹉跎不可轻慢,若不是汝太过恣意放旷,何至于病死辽东的宿命”

田丰说道。

“……”

“元皓……我知道,但是啊,生身于世,人各有所求,有人凿壁偷光,为半生荣华;有人持节牧野,为全心尽忠……可我郭奉孝,只是一介俗人,可没什么远大志向”

郭嘉娓娓道出,而后就要离去。

“奉孝……”

袁绍却在此时叫住了郭嘉,语气也改变良多。

“?”

郭嘉回头,看向袁绍,虽曾在他手下干过活,可是郭嘉终究是‘跳槽’了,也不知这旧主有什么话说。

“咳咳……”

旁边身着黄袍的曹丕见被漠视了这么久还没有人顾及到他,只好站出来刷下存在感了。

“呦……这不是世子吗?”

郭嘉见到身着龙袍的曹丕,却也没表现得‘低声下气’,倒有点‘不以为意’的意味,也许在郭嘉心中,他的主公终究只有一个‘曹老板’罢。

“哥哥哥哥!我请你吃糖!”

‘孙权’手里拿着几根棒棒糖,背着个小书包‘屁颠屁颠’地跑向郭嘉,并递给他一根棒棒糖。

“唔?”

见着这‘小屁孩’,郭嘉有点猎奇,蹲下来跟‘孙权’玩闹起来。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郭嘉笑脸询问道。

“哥哥,我叫肖徐生,今年八岁啦!”

‘孙权’开心回道,以为终于能有个玩伴了,而且眼前这人好像是‘郭嘉’呢!那个三国演义里很厉害很厉害的军师啊!

“嗯嗯!”

郭嘉摸了摸‘孙权’的头,接过棒棒糖跟小‘萌新’吃了起来。

“哥哥,我们一起打坏蛋好不好?”

小‘萌新’用小巧的指头指向檀石槐等人。

“好啊!”

郭嘉意外的好说话呢。

“咳咳……奉孝,那个小娃娃是‘孙权’……”

田丰突然提醒道。

“额……啊?”

郭嘉一傻,再看一眼显得很亲昵的小‘萌新’,突然有种什么说不出的情绪在翻滚着。

郭嘉下一秒人便闪出了五十步之外,还‘装腔作势’地用咳嗽缓解下自身的尴尬。

“哥哥哥哥……怎么了?”

小‘萌新’小脸上写满了疑惑。

“没……没什么,大哥哥还有事情要做,要先走了”

“奉孝……”

可终究有人开口要留。

郭嘉停住了脚步,心里千般滋味。

“留一阵子好么?”

袁绍语出低沉,可在场所有人乃至曹丕都没有出言打岔,此刻的主角,是这‘主仆’二人。

“为何……”

郭嘉此时的语气却显得无比认真,又或者……还带着点讽刺。

“孤之过错,汝与文若,皆是孤之遗憾”

袁绍不知回忆起了哪年旧事,愈发伤感。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袁公”

郭嘉却堵绝了袁绍的路,没再让他说下去,郭嘉眼神似有些许飘忽,看到被某种神秘力量‘沉默’了的一群鲜卑将士,取下含在口中的棒棒糖,饮了一口酒,长袖一挥,一番风雨起,一波烟云散,却徒有其表,未见其效应。

“时无贺宾客,谁识谪仙人?”

郭嘉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诗词,便飘然离去了,留得众人一脸迷茫,恍若中邪,久久惊回梦转,终是长长吁嗟。

袁绍一股无名的沮丧袭上心头……「是啊,佳人本待君郎归,未期得人至,惟可对空阁闺墙,死心远离」

也曾想过,他所拥有的,终究流泄于指间,那本是该紧紧握住的玉瑾,然而还是被他的傲慢自矜所错过了。

‘四世三公’,多么煊赫的家世,依靠着这份身世,他从一开始便与众人相异,文臣武将,不计其数;兵员粟厘,唾手可得。然而他却败了,败给了什么都不如他的‘曹阿瞒’,那年病榻之上,他亦是思悔愤恨,可终究的,他还是在自责中走向长眠。

荀文若,郭奉孝,可怪他有眼无珠,试问郭图逢纪,审配许攸这数人如何比得上,可他还是错信了人……田丰沮授何其可惜,‘好谋无断’,终究跟随着他,直到百年史书,仍由记载。

这份悔恨,就这么,与他纠缠着,成了他难以逃脱的樊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