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八章 强强交锋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喂喂喂,这下可不妙了啊……」折叠刀男依旧吊儿郎当,看着这副窘境,倒显得幸灾乐祸。

    「……」阎行不想理会,并回了个沉默。

    “潘将军,可助我一臂之力?!”阎行倚背相告。

    “哈哈!愿尽绵薄之力!”潘凤爽朗一笑,却紧了紧手中之斧,以全心意。

    “那便有劳将军为我护卫一会了,彦明定还你个生天之路!”

    说罢,却见阎行将手中黑铁长矛虚化收回,两股火焰自其身前凝聚而出,一阴一阳,一黑一白,缓缓循圈而绕,直至成了一股漩涡,便混杂成了混沌之色,紧接着扩成一层薄薄的混沌光膜,将阎行笼罩其中。

    而此时潘凤却悍然站立于众黄巾军将之前,无有一丝畏惧之意,全身腾起前所未有的热浪,通体砂红之色,如同血脉贲张之状,原本之貌可谓英雄本色,而现在看来,其意狂悍,其势凶戾[技能:无双「伪」(觉醒技)——取材自传说异闻,潘凤本为正史无名之辈,却为后世之人讹传其文武双全,可堪飞将吕布,可匹文曲孔明;击杀具有‘将’之印记的英魂五名,转伪为真]。

    “此躯,不移”

    潘凤以其意志,通告了他誓死护卫身后之人的意志,虽死而不移。

    「潘将军,放手施为吧,我将以全力奉陪!」健壮男感受着潘凤的熊熊心火,以不顾一切之志而相应和。

    “潘将军!真丈夫也!然各为其主,吾等……”

    “这便得罪了!”

    黄巾众将见潘凤如此,已知不可善了,然他们亦有他们的渴慕,这一切,成了无法逆转的路,若果这路上只可容下一人,那么,如此之潘凤,必将死于此地。

    程远志率先发难,双手合十,长呼一句:“天地不仁,以此残躯,诛伐无道!”[技能:将兵——取材自《三国演义》,程远志为幽州黄巾渠帅,与副将邓茂统兵五万进犯涿郡;特殊兵种:黄巾军(可召唤数:500)]

    却见其合十之手,往身前一挥,无数豆粒散弹于地,在其滚落于地之后,突然炸开,升起一股黄烟,而后在烟雾丛中,一名名身着黄衣戴黄巾的士卒自其中走了出来,不过明显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如同黄巾力士那般强势。

    “雷公继续,莫让他们放手施为”

    却见张白骑知会了一声,全身白光一闪,以残影漂移之速杀上前去了[技能:驭白——取材自《三国志·魏书·张燕传》注引《典略》,黑山、黄巾诸帅,本非冠盖,自相号字,谓骑白马者为张白骑]

    “嘣……”

    张白骑一枪,潘凤一斧,一声清脆的铁器交鸣之声,宣告了此战正式开启。

    张角见事已至此,手中符祝九节杖轻叩脚下雷云,竟却发出一声琴弦之声,底下的黄巾力士和黄巾军一同往张角看去,而后双眼红光愈发兴盛,一同往潘凤和阎行杀将而去。

    血箭喷涌,在红月的映照之下,显得黯淡,显得肮脏,那浑浊的血液,铺洒在低矮的楼房里,或是在混凝土台上汇成一洼血池,或是跟随着红瓦,渗入屋内,或是经沿雨槽,滴落地表,世间如同浴血泼墨,先前的雨已经缓缓蒸发了,血气蒸腾而上,形如血雾,可惜的是,这壮烈场景并没有尸体作陪衬,那些黄巾力士与黄巾军一经死击,便闪成了血云,散入本就浓烈的血雾中,不然的话,这就该是一副死战之画,厌世之歌。

    “咳咳咳……”潘凤咳出一口污血,以大斧作支撑,身形已经比先前缩水了一圈,而身体也不再有通红之色了,看来,该是精疲力竭了。

    「潘将军……」健壮男语气虚弱的唤了一声。

    「吾知矣,吾便拼尽所有魂力,换汝之生机罢……」潘凤却是坚守本心,却不知健壮男心中苦涩……他已经没有一丝体力了,长久地维持‘无双’的状态以及‘上将’进行防卫,已经让他步入脱力的境地了,就算解除掉魂临状态,就目前形势而言,他也没有生还可能了。

    “潘将军,久等了!”

    背后的阎行终于又了动作,手轻拍潘凤肩,令其心安。

    “哈哈哈!也不枉吾拼死相待”

    “咳咳……”

    “且容我休憩片刻”

    潘凤终于累倒了,跪坐在地,而后体力不支一般,身体失去平衡,后仰瘫坐着。

    “嗯,一切有吾,将军且在此稍待”

    一句话尽,阎行越过潘凤,一点点黑色光辉缠绕在他的臂上,而后慢慢凝聚,一把黑铁长矛自阎行手中成形,矛尖抵在瓦片屋顶上,擦出成串火花,翻烂成排的砖瓦;‘嗤’地一声,全身黑甲白绒的阎行身上燃遍了混沌之火,或黑或白,交融成难以言明的‘东西’,似是幻魔,又像虚影,吞噬了阎行身体的每一寸,每一尺[技能:囿仇——取材自《魏典》,韩遂知阎行之父未死,想设法害死其父,以使阎行忠于自己,并迫使阎行娶自己之女为妻,阎行推辞不过,只可将此仇囿于心里,多年之后才得报此仇]

    黄巾众将见状,张雷公和李大目一同出手,却发现除了产生阵风让阎行身上的火焰更为旺盛,两束火光却直接被那混沌之火吞噬掉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作用。

    黄巾众将顿时慌乱了起来,他们开了技能还是对其无效,那么他们该如何才能将阎行击杀呢?

    “退”

    张角却一声令下,让惊慌失措的黄巾众将有了头绪,收到后全体撤了回去,可是他们忘了,阎行可不会就这般轻易地看着他们离去,毕竟蓄力如此之久的‘大招’,没打出效果岂不是成了‘无用功’?

    混沌之火顺着阎行被混沌之火吞噬的手臂燃烧到他手中的黑铁长矛上,就连铁器也没入了火焰之中,失去了可见的形状。

    手一抬,矛一弹,转手拿住,而后奋力一送,飞将出去,在一股火蛇的夹带之下,一声镝鸣,倏忽便到了黄巾众将的悲后……

    张梁张宝迅速出手,自袖口撒出数十张咒符,定于虚空之中,相互链接,聚力成盾,以防御阎行这一击。

    “嘭……嗡嗡……”

    重击于符盾之上,混沌之火如若水流,在符盾之上慢慢被溢开展平,膨出一股股火弧炎浪。

    “快,施展增幅”

    而张角却看出了来者不善,迅速再度抛出数十张咒符,手上九节杖金光一放,便在黄巾众将背后再叠加了两层符盾,并与先前那道叠加于一起,成了一堵三层符墙。

    可惜,这并不能挡住阎行这一击,只因阎行在这一击上隐藏了他的另一个技能——杀击[技能:杀击——取材自《魏略》,阎行曾为小将,跟随韩遂,韩遂与马腾生有间隙,尝以矛刺马超,矛断,阎行以断矛击打马超脖子,几乎可击杀马超]

    三层符盾没能挡住阎行这一击,伴随着漫天的混沌之火,以其余威杀伤了几员运气不好的黄巾将以及众多的黄巾军、黄巾力士。

    阎行却不急不缓,脚步轻踏在瓦房顶上,发出‘喀哧喀哧’的声响,犹如临死前的晚钟回响,声声入耳,在一众受伤的黄巾将领心中,成了招魂的催命符。

    天又落起了雨,淅淅沥沥,将血舌冲了个干净,汇成一道道血河,往不知何处去了……雷云似是受到感召,向张角脚下的云聚了过来,凝成了一片云海,搭成云梯,让受伤的黄巾众将可以上去。

    张梁张宝已经与阎行交起了手,可是很讽刺的是,他们二人却是被压着打,符咒也好,刀兵也罢,竟然毫无作用,只得郁闷困守。

    “天师,现今这般,如何是好?”

    灰头土脸的黄巾众将沮丧地请求着张角的指引。

    “退罢,阎行不会久追,待吾等与其他方渠会合,可从长计议”

    张角如常,如智珠在握,诚然,如此沉静作态,自可予以手下无比的安心与信心。

    “呵呵,要走可以,再挡下吾这一击,自可离去”

    燃烧着的阎行自熊熊火焰中说道,手上业已有了动作。

    同样的手法,同样的姿势,却不知效果是否同样。

    这一回却是张角出手了,符祝九节杖被他那显得操劳消瘦的手高举而起,自法杖身上,绽放出明黄色彩。

    “以道为宗,以信传说,以善育众,以身成道……”

    “聚信!”

    一圈圈玄奥秘文层层交叠,形成一颗圆球,直至将张角完全淹没遮掩,这才停了它们的‘躁动’,而后自里面传来一声轻叩响声,那一圈圈、一层层的文字快速延展开来,间隔一致,横纵有序,却将一小方天地全然拢于其中[技能:聚信——取材自《后汉书·皇甫嵩传》,巨鹿张角自称'大贤良师',奉事黄老道,畜养弟子,跪拜首过,符水咒说以疗病,病者颇愈,百姓信向之。角因遣弟子八人,使于四方,以善道教化天下,转相诳惑。十余年间,徒众数十万,连结郡自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之人,莫不毕应。]

    “嘶~”

    阎行的混沌一击骤然分作三股,各据一蛇首,张牙嘶吼,一同撞击于张角所施展的那些符文上,却无法突破,原本那可溢散的混沌之火,似乎失去了活性,保持着原状,在符文之间,隐约可见一个玄黄色圆膜,也正是这层圆膜,隔绝着阎行的这一力击。

    <!-- csy:25399582:9:2019-10-18 12:12: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