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六十五章 迷茫之人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败了么……”

鲜卑单于大帐内,檀石槐手执空酒杯,正听取着手下的战况汇报。

“……”

底下人没敢接话。

“去,调左营大军前去听命,令轲比能再去接战”

檀石槐明知轲比能已经败了一阵,还是大败特败,几乎无有还手之力的那种,却不知为何依旧让轲比能继续去应战……

“诺……诺!”

底下人以为自己听岔了,稍稍迟钝,而后回应。

人走后,这大帐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中,檀石槐该是习惯了,倾倒酒酿的声音传来,几声吞咽‘咕噜’,而后却是酒杯重重扣在台面的重响。

“轲比能!!!”

日律推演粗壮的手臂,将木讷的轲比能掐脖举起,同为‘西部鲜卑’,置鞬落罗生死未卜,而‘罪魁祸首’却还在这呆愣着,这教人如何不气,如何不恼?!

“……”

轲比能还是没有反应,日律推演怒极攻心,将轲比能勒得满脸涨红,可又实在不愿下杀手,一个猛推,将轲比能飞推出去,砸在地面上还翻滚了几圈。

“燕荔游!我们走!”

“嗯!”

日律推演以凶恶的目光剜了那如同‘死人’的轲比能一小会儿,但置鞬落罗还有存活的可能,只是在那‘箭阵’激起的尘霾外看不得真切,正值双方停手的这一片刻,便打定主意去搜寻一番,燕荔游是直肠人,也便一同前去了。

两人快步冲入那烟雾中,凭借先前知晓的轲比能所在的位置摸索过去,沿路不经意常会踩踏到命不该绝的‘杂兵’,但两人可不会去救助那些‘贱命’。

“那是?!”

日律推演似乎发现了置鞬落罗,毕竟那么壮硕的身形的‘杂兵’可不多。两人相视一喜,立马冲了过去,果然没错,确实是那‘替死鬼’置鞬落罗。

只是置鞬落罗的状态不是很好,全身可谓‘千疮百孔’,且大多是贯穿创口,只是凭借着原本‘白板’的身体恢复能力苟活了下来,只是短时间内无法恢复意识来,光是那一身伤口,养上半月方能恢复其全盛姿态了。

“唉!此地不宜久留,战事不久便至!”

“且将置鞬落罗安置好再做打算!”

两人交流一番,立马夺过置鞬落罗,往回赶去了。

话说那鲜卑左营大军驻扎处……

“什么?!”

一粗犷鲜卑大汉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通知’,那嗓子已然引起众多‘头目’与士卒的注意。

“那‘无能’之人葬送了族内数十万勇士,单于为何还要吾等听命于他,此何以服众?!”

那粗犷大汉质问那传令小卒道。

“此……此乃单于亲口命令……”

小卒被那‘大嗓门’唬得不敢喘息,却还得硬着头皮传令,不然他便是一死百了的下场。

“这如何是好……”

“那轲比能何许人也……”

“我们又要被当成那‘炮灰’吗?!”

越来越多的声音无不传达着他们的疑问,毕竟已有了‘前车之鉴’,那他们难道也要‘重蹈覆辙’吗?!还是说他们所敬畏的单于也要将他们当作那送死的‘鬼军’一般,让他们去染红那战场?!

不单止小兵小卒有如此忧虑,那些前来响应鲜卑单于号召的非嫡系鲜卑部落头领也是困惑不已,按理来说在这个世界,单于不可能再有那种‘铲除异己’的打算,毕竟孰敌孰友亦是明了,可单于这番‘操作’是如何如此呢?

“单于要我们去死?!”

兵营帐里突然传来这样一股声音,很快的,这种声音便传至这鲜卑左营各处,甚至还影响到了其他驻地的鲜卑士卒,一直以来‘不动如山’的百万异族联军军阵开始呈现混乱之势,一声声质疑在大营里传递着不安的讯息,如若再无有威能服众的人出来安抚,那么轻则支离破碎,重者啸营叛乱,此已是危急万分之时了。

“轰隆隆隆~~”

突然有震耳欲聋的声音盖过了满营的不安定,鲜卑众人齐齐寻找着那声源来处,却惊然抬头,他们的图腾又再度降临了,那如同指路之光的神兽,曾在鲜卑历史上指引着鲜卑族群一度又一度地走出沙漠困境,在那如同死地的地方,让他们存活延续了如此多年,直至现在,那马鹿神兽还是他们心中最为神圣的存在,在这种时刻,他们的心里才会生起一抹难得的平静。

“大……大人,若再拖延,单于怕会怪罪……”

那传令小卒虽已满身冷汗不已,可还是得完成任务不是?

“……”

那受令的人明显犹豫了,几个部落大人聚在一起,言语再加眼神交流了一通,俱是一声长叹。

“禀告单于,吾等……”

“吾等遵命”

“额……诺……诺”

那小卒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至少该有个性命保证了。

“勇士们!!!”

“集合!”

那粗犷之人,翻身上马,以自身为表率,开始召集那些还在迷茫着的鲜卑骑士们。

“嚯!!!”

先是偶有几点声音回应,慢慢的才逐渐变得普遍,变得坚定,变得声势大振,千万鲜卑骑兵翻身上马操刀挽弓,跟随着部落大人一起响应单于之命。

“出发!!!”

弯刀在日光下闪耀,大军开拔,赶赴战场,掀起漫天砂舞,遮天蔽日,那撺动的人头马匹,席卷呼啸而过,留下一片赤地,赫赫声威。

那边的事情看似解决,可这一方面,就显得颇为棘手了,至少体现出了传令小卒的难堪,身份卑微不说,还要遍遭为难,这不,那僵直在地的轲比能跟‘木头人’有何区别?

“轲比能大人,单于命你继续统领左营大军,应战袁绍势力……”

那小卒都不知重复多少遍了,可轲比能甚至都没有转头看过他一眼,只是永远看着风云善变的天空,默然无话无神。

“大人?”

小卒又唤道……

那年该是寒冬过后的春,轲比能接受了汉朝的封赏,这个曾经摧毁掉无比强盛的‘匈奴王朝’的帝国,那强大的国力让他生有畏惧,所以,他选择了臣服。

那是他一生中最为放松的时刻,不再担忧部落的存亡,因为他明白,自诩‘礼仪之邦’的大汉,那怕他们时常劫掠幽并,也不会派来大军攻伐,甚至只要不危急大汉的帝国统治,他们就算是在边境‘为所欲为’也不为过。

就如同那大汉的‘走狗’,匈奴左王于夫罗一样,掳掠了大汉的才女蔡昭姬,那所谓的大汉亦不会有任何动作。

他开始带领着所统领部落学习大汉的文化与技术,并逐渐让檀石槐死后变得支离破碎的鲜卑复兴整合起来,在伴随着实力的提升,他也逐渐生起了开拓进取的念想。

所以他开始了兼并异族的步伐,却从未敢南下攻伐他‘投诚’的大汉……可是直到那个汉臣的出现——田豫,一个他深恶痛绝的人,不断地阻拦着他的兼并之路。

在最后忍无可忍之后,他反叛了,带着他的野望与怒火……可是,他死了,如同曾经的檀石槐一样‘英年早逝’,可他却是死于非命,一个名叫韩龙的刺客夺去了他的性命,曾自诩‘礼仪之邦’的大汉,居然也会行此‘小人之事’,可他终究没了生息……鲜卑,又破碎了,连同他的野望,他的生命,尽数毁没在终结的那一天。

如今,他已经‘死’了,可却又‘活’着,在这个世界里,与那位大人相见,他们一起又聚拢了百万之众,决心向那‘汉人’复仇,可是又是汉人,一击灭杀了那十几万鲜卑控弦之士,那这百万大军,又能撑过几轮呢?难道……汉人注定不可被战胜么?

轲比能迷茫着,却唯有那‘马鹿’让他恢复神采。

「图腾啊,请指引您庇佑的儿女,请为迷茫的人指引一条道路,让失心之人可以重得心灵……」轲比能淌下泪来,一代枭雄的人物,却也会如同孩稚般痛哭流涕。

“吼!!!”

图腾神兽仰天长啸,那悠远不绝的回音,让无数的鲜卑骑兵慢了下来,如同瞻仰神圣,竟也祈祷起来。

“鲜卑的勇士们!”

“神会引领我们获得此战的胜利!就如同祂曾带领着部族走出那尘沙满天的沙漠死地,我们……”

“必胜!”

那粗犷之人声嘶力竭得唱号着,激励着千千万万驻足此地的鲜卑族人,他们奔腾,他们嚎叫,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了部族的胜利。很难想象这些曾被视为‘化外之人’会有如此觉悟,也许是自汉而来的思想,也或许是部族千百年传承下来的教诲,哪怕前方是那‘九死一生’之地,他们也会做出牺牲……

轲比能站了起来,热泪盈眶,可那紧攥着那‘猩红’弯刀的手却表明了他的决心,将刀刃握于手间,划出一串血链,上马咆哮,万军呼应。

“鲜卑!!!”

轲比能重新奔跑起来……

“鲜卑!!!”

数十万援军跟随征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