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十七章 且战却退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砰……”

一样的剧情,再多几个人也是无济于事,在场的东吴诸将,白马公孙,俱都是二流之上可堪一流的战力,却奈何不得一个檀石槐,这究竟是何道理。

不过这也侧面体现了异域结界里面的法则,历史成就越大,知名度越高,传奇色彩越浓重,那么其魂临后与之相对应的技能强度与自身强度都会被大幅放大,这便是这个世界的‘残酷’,放眼在场的,论起成就,那么檀石槐可以说是无可相匹比的存在就连孙权也不能,何况还是个没有主动权的‘孙权’?那么很正常的,檀石槐就如暴走一般,成了‘绝对’的存在。

轻描淡写接下公孙瓒与严纲的夹击,檀石槐并未表露过多的得意与欣喜,再骤然发力,逼退两人,战局又恢复如初,全然没有变化。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在场众人心中呐喊,这究竟要如何才能赢得那转圜之法啊?!

“公覆……公覆!”

黄盖双目垂垂欲闭,哪怕是公孙瓒与严纲都生起一丝‘兔死狐悲’之感,有何况多年的‘战友’的韩当程普等人……

“不!这绝然不可!”

程普悲极生怒,咬紧牙关,大刀一挥,过了置鞬落罗,也不顾及后背了,直接想要跟檀石槐拼命。

“嗬……呼……”

程普一扫那‘儒将’风范,进而脸色醉红,如丹朱抹面,自口鼻中腾其热雾,脚步虚浮漂移,动作亦嗔亦痴,却又似背生双目,灵巧之中躲过置鞬落罗的擒拿,陡然加速,大刀挥砍而出,却被檀石槐那难言技能抵挡,可程普此时的状态,容不得他思量,竟再度猛砍,猛砍,猛砍……黄盖有多危急,程普便有多疯狂[技能:饮醇——取材自《江表传》,程普常以资辈年长之故,数次侮辱周瑜,而周瑜折节容下,始终不与程普有怒生隙。因而程普敬服周瑜而愈加亲重,更向人说:“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

韩当也仿佛得了启示,跳开燕荔游的牵制,引弓而出,弦曲如月,一箭射出,再接一箭,如此数轮,威势逐增,虽起于微末之火,亦成燎原,重重轰打在檀石槐那‘无懈可击’的防护上[技能:定破——取材自《三国志》,孙策东渡,从讨三郡,迁先登校尉,授兵二千,骑五十匹。从征刘勋,破黄祖,还讨鄱阳,领乐安长,山越畏服后以中郎将与周瑜等拒破曹公,又与吕蒙袭取南郡,迁偏将军,领永昌太守宜都之役,与陆逊、朱然等共攻蜀军于涿乡,大破之,徙威烈将军,封都亭侯]

“呵!尚可”

檀石槐呵然笑道,便解去黄盖束缚,而又自行退走至周全之处,不出所料的是,在程普与韩当技能‘双开’的压迫下,就算是檀石槐也不可能硬接下来,那久攻不破的‘壁垒’,也终于被打碎了。

“那么,也是时候结束了”

檀石槐收敛笑面,却又隐退离开了,众人自是不愿放过,即将追去,可不止置鞬落罗与燕荔游,更是突然‘冒出’许多胡将,一时之间,大有双方相持之势,局势又是陷入了迷雾当中,难以挑明开来。

“莫要走脱贼首!”

韩当程普等人被‘对付’得那般惨,也不会甘心让檀石槐全身而退。

“轲比能在此,止步!”

一粗犷魁梧光头上来,打扮别说是怪异,就连‘稀奇’都难以形容,简直是杂糅了多国审美混合出来的‘怪胎’(具体参考《斯巴达三百勇士》里的波斯帝国国王)。

“轲比能……”

程普下意识念出。

“哦?汝曾听闻吾之名号么?!”

轲比能来了兴趣。

“胡族宵小,何来闻名!”

程普却鄙视道。

“嗯,也是”

轲比能却也不恼,反倒大气接受,原地站立,却也让程普不敢前进。

“撤!”

程普开口向队友们示意道。

“你们退去吧,吾不会追击”

轲比能抱臂,显得无动于衷。

置鞬落罗与燕荔游也回到轲比能身旁,没再动作,一切似乎都是趋向于双方罢战,无生事端。

“走!”

程普等人也不愿再战,毕竟废了个祖茂,残了个黄盖,人还没对面多,再打下去,对面甚至都不用‘伤筋动骨’,他们就得自绝于此地了。

双方终于还是脱离开了,一阵山风吹过,撩起千重寒意,那突然的雨,在这时有了存在感,一下子安静下来了的战场,也骤降了几个度,冷却,此时的主题……

“盖子……”

黄盖还是气短喘急,显然遭了‘重罪’,也算鬼门关前再走了一遭了。

黄公覆紧闭双目,似是维持呼吸已是勉力之事了,哪能说得出话来。

“兴霸!快退!”

程普看着还在与日律推演‘焦灼而战’的甘宁,赶忙劝退道。

“这胡贼安能如此欺我!”

甘宁可没受过这种气,想当初他可是连‘大佬’孙权都能对着干的主,受日律推演多番阻拦挑衅,快意恩仇的他可不打算轻易放过,何况还是自己退走?!

“莫再纠缠!日后可报!”

程普在那,日律推演可没一人对俩的底气,便保持距离,准备随时跑路,而程普也拉着还在‘骂骂咧咧’的甘宁,缓缓退去。

“如何?”

“禀单于,如您所料,其他布置皆已得当”

一部将跪伏于台前,向早已退至后方的檀石槐回禀着什么……

“嗯!退下吧……”

檀石槐没再如何,安做座上,挥退侍者,这个大帐,也就剩了他一人。

前文提到檀石槐命丘力居前去阻敌,还是袁绍这么一路狠货,不知现在是何种情况……

“大人……我们真要去与大将军交战么?”

一部将显得很焦躁,不过也是正常,乌桓开局便是被公孙瓒吊打,后来袁绍称霸北方,乌桓便当了人家‘小弟’,随着袁绍曹操两‘巨佬’开打,袁绍败亡,而后乌桓便联合袁绍几个‘不成器’的儿子准备‘东山再起’,但还是被曹丞相吊打……这也算是汉末三国混得最惨的一族了。

“大将军之兵锋,可是吾等乌桓能应付得了的?”

丘力居反问道。

“这……”

部将可不敢回答,未战先怯可是杀头的事,但是开打,万一被送上去当炮灰呢?!

“为今之计,当尽可拖延大将军兵威,好歹撑过数日,而后吾等便可全身而退,莫管谁生谁死了……”

丘力居无奈说道。

“蹋顿吾儿,可有计策解围耶?”

丘力居问策义子蹋顿,毕竟人家可是乌桓里少有的‘智囊’。

“义父,袁大将军麾下,战将千员,人才济济;然鲜卑单于檀石槐乃不世出之枭雄,权柄武功亦不可小觑……”

“若是于两方中左右逢源,虽有一时好处,却断难长久,该择其中一方为主才是”

蹋顿讲解道。

“可是……”

“其中风险,该如何是好啊?!”

丘力居一声长叹,乌桓本不强势,偏居辽东,亦不过求安一隅,无凌云之志,亦无凌云之力,这便是弱小的结局,夹缝求生,谁愿得也?

“吾等三族联军,可堪百万之数,可不过是一盘散沙,以檀石槐之威势犹可掌握一时,然而黄巾之鉴,不可不慎重而待啊!”

蹋顿再劝。

“父亲,义兄所言虽是有理,但吾等小族,当周旋与大势方能求取生机,试看汉人诸多势力,今日称王,明日如狗丧……求人不如求己,何须看人脸色?!”

丘力居的亲生嫡子楼班却插口道。

“大人,吾等亦是如此料想!”

作为乌桓的峭王与汗鲁王,虽然是自封的,但或多或少也是有话语权的,苏仆延与乌延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罢……罢……”

“此番还是听从班儿劝诫,顿儿之策,甚险矣……”

丘力居还是选择了楼班的计策,至少在短时间内,乌桓不会因此而遭受‘苦难’,要生要死,也该是那些大势力分出了个高下后的事情了。

“诺……”

蹋顿无法改变,只能应了下来。

“报!”

“禀大人,大将军兵马已至!”

一‘哨兵’回探。

“莫要令大将军误会,速去知会大将军,吾等前去迎接”

丘力居现在是‘能苟就苟’,没办法,整个乌桓拿得出手的也就蹋顿一人,拿什么跟袁绍袁大将军打,拿头打都被人当球踢呢!

“可是大将军当面?”

丘力居已携二子及众将出了军阵前来相迎……

“何人在此阻拦?!”

一骑将先声而至,大有质问之势,一时唬吓得乌桓众将面色剧变。

“非……非是阻拦”

“听闻大将军领军至此,特来相迎”

丘力居赶忙解释,万一对面一个不对劲,那么乌桓也就没了。

“候着!”

那骑将甚是嚣张,此举也引得乌桓众人面色难看,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打马回头,那骑将该是向袁绍袁大将军回报情况去了。

“报!”

“禀大将军,前方乃乌桓族人,听闻将军率军至此,特来相迎!”

那骑将回报。

“哦?”

“有趣……”

袁绍扬鞭而来,姿貌无双,不怒自威,英武不凡,按剑横马,征衣华丽,征袍烈烈作响,端得一副好面相。

其后战将骁勇,谋臣智利,当为一派强势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