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十章 尚能饭否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其实,当初程普初见这群‘队友’,他的内心是拒绝的,曾经在魂域的时候,他便做好准备一人出行,随便找个‘无良’宿主,或是寻个软萌妹子,散散心,耍耍乐也落得个自在,也当是给这数百年来被‘掏空’的灵魂一丝安慰,然而他千算万算,终究没算到那群‘坑比’跟着来到了现实世界,真就无处安放的灵魂随风荡,然后荡着荡着,忽然发现身上缠了一堆‘玩意’……

    至于这小‘萌新’,程普见了之后连撞墙的心都有了,你能料到含着根棒棒糖舔到一半还要收起来说留着晚上再舔的‘小屁孩’是那个印象中的‘少年兜鍪,十五而立;举贤善任,大业龙图;纵横捭阖,三分天下’的孙权孙仲谋?!

    何况这孙权居然无法如同程普等人一般完全控制宿主的身体,按解释说是这‘小屁孩’想象力异常丰富,精神力超级强大,简直完爆了孙权的魂力,是故他还得哄好这‘小屁孩’才能偶尔出来溜达溜达……

    程普不知道他是造了什么孽,能遇到这群‘仙葩’,香蕉个芭乐也不带这么能玩的……

    “少……少主,虽然‘猪肉荣’、‘盖子’、‘裤裆’他们几个神经有点错乱,但俺老程是‘正常人’!如假包换……”

    程普实在是受不了‘小朋友’那如可怜小狗般两眼汪汪的眼神攻势了……

    “真的吗?”

    小‘萌新’仿佛一下子便想开了一样,竟然还认同般地点了点头,然后……从衣袋里掏出一根已经舔了一半但依旧很认真地用包装纸重新包好的棒棒糖,理所当然的‘小心翼翼’撕开,舔了起来……

    「主公……俺老程对不起您啊……」程普见了这一幕瞬间泪奔……

    “砰砰砰……”

    此时的战场充满了‘喧嚣’,而且某些人可能非常的‘戏多’……

    “哈哈哈哈!那老儿!可见识了吾甘宁甘兴霸之威武!”

    甘宁依旧中了‘中二’的毒……

    “威武~威武~”

    一群‘喽啰’跟着拖起了‘回音’,还自觉非常‘带感长脸’……

    “……”

    此时的檀石槐面无表情,表示不为所动,甚至还想‘吐槽’,只是‘吐槽’这操作他没练熟,不好随便‘秀’。

    “单于!此等‘宵小’不停聒噪,‘甚嚣尘上’,待吾去处了这帮‘蚊蝇’,免了这番‘罪过’!”

    某彪形大汉携一帮‘杀马特’造型的‘狠人’来到檀石槐身旁,大有‘义愤填膺’之势。

    “莫急!且让宇文部与慕容部试探此数人能为,再做计较不迟”

    檀石槐倒是镇定自若,到底是‘大佬’,也不能想武将那么暴躁。

    “诺……”

    ‘彪汉天团’只能低声应诺,也不敢造次……

    “切!”

    甘宁见无人反应,来来去去只有一些‘杂兵’在嗡嗡生烦,这让本就暴躁的他更加难以忍受。

    接下系在臂膀上的头巾束好冠发,又将刚刀咬嚼与口齿间,双臂撑于斗舰两侧,而后淡蓝光华猛然一聚,若似蛟鲨一尾,将底下实地化作‘汪洋江河’,而后疾速杀向敌阵,一众锦帆游勇健儿,自是无畏跟随‘老大’的节奏,亦是头系头巾,共乘斗舰轻舸,追随而去[技能:更袭——取材自《三国志》《江表传》,后曹公出濡须,宁为前部督,受敕出斫敌前营。权特赐米酒众肴,宁乃料赐手下百馀人食。食毕,宁先以银碗酌酒,自饮两碗,乃酌与其都督。都督伏,不肯时持。宁引白削置膝上,呵谓之曰:“卿见知于至尊,熟与甘宁?甘宁尚不惜死,卿何以独惜死乎?”都督见宁色厉,即起拜持酒,通酌兵各一银碗。至二更时,衔枚出斫敌。敌惊动,遂退。权密敕宁,使夜入魏军。宁乃选手下健儿百馀人,径诣曹公营下,使拔鹿角,逾垒入营,斩得数十级。北军惊骇鼓噪,举火如星,宁已还入营,作鼓吹,称万岁]

    宇文部与慕容部虽以人多势众为恃,但在甘宁率麾下亲兵锦帆入阵之后便失去了‘数量’这一意义,曾经的甘宁可是一晚醴酒入腹,便敢带着两百健卒,于二更夜袭号称‘四十万’步骑的曹营,更何况这才近十万的鲜卑两部合军?

    行舟踏浪而来,衔刀夺命而去,江湖豪勇,便是如此‘风流快意,好胆无畏’。

    眼见宇文以及慕容两部竟然被甘宁连同区区八百锦帆干趴下了,檀石槐这便不可坐视不理,即刻命人召来心腹大将。

    “日律推演(又名拓跋推寅,拓跋邻),参见单于!”

    日律推演前来报道。

    “率汝所部,出击攻杀那‘无礼之辈’!”

    檀石槐下令道!

    “诺!”

    日律推演充分发挥‘好部下’的品质——不多‘哔哔’就是‘干’。

    日律推演打马于百万军阵当中,大锤一举,配合上那剽悍身形,极具号召力与领导力。

    “索头部勇士!吹角集合!!!”

    日律推演一抡大锤,虎虎生风,然而‘强者’在草原是绝对顶层的存在,是故部属仆从自会争相响应。

    “可见那‘游水’之人?!”

    日律推演大锤直指正‘兴风作浪’的甘宁的位置,并高声向集合的索头部勇士唱喝道。

    “杀!杀!杀!”

    底下人的回应却是‘杀气十足’!

    “取下那渣滓头颅,以做酒具,献与无上单于大人!!!”

    “杀!”

    日律推演便先行拍马出击,身后索头部大军自是‘前仆后继’,随部落大人冲锋陷阵。

    “甘小子!莫要独占风头!”

    ‘盖子’与‘裤裆’乃至‘猪肉荣’三人见甘宁近乎以一人牵制了数十万大军的一举一动,难免自觉存在感甚低,也不得不为自身争取点‘戏份’。

    “呵!几个老匹夫!有胆便直指那鲜卑单于战台,擒那老儿来归!”

    甘宁‘划水’划得快意十足,就该乐得见那群‘老不休’晾风去。

    “哇呀呀呀!臭小子!俺来也!”

    盖子自是不愿被‘后生末进’比下去,也该为一帮老将争一口气,抢下一锦帆贼的‘坐骑’,御舟行地,直取寇首而去。

    <!-- csy:25399582:55:2019-10-18 12:23:27 -->